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01.

 

   阿秀揉着撞疼了的脑门儿,睁开疲乏的眼睛看去,却发现自己身处火车上,鼻息间都是那种混杂了无数种奇怪的……异味,反正不好闻。

 

阿秀:……?

 

阿秀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明明和顾小宝挤在人群中看大阅兵啊,因为顾一野和顾小飞这爷俩都当选了,所以她和顾小宝可以挤到现场看去。

 

谁知道一转眼她就出现在火车上了,难道……她穿越了?还是重生了?

 

阿秀也是看过网络快餐小说的,电视剧也没少看,各种狗血剧情她也都接收了,所以现在这情况,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四下看看,阿秀发现她对面的卧铺上躺着个睡得喷香的小孩,应该是小飞,自己的孩子,撅个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哪怕只看那脑瓜子就能确定是他,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

 

妈呀,八百年没穿过这么土的衣服了!但她认得,这确实是她的衣服,还在粤东的时候,除了那件红裙子,这就是她最好的一身了。

 

双手在衣服裤子的口袋摸索,翻出了所有能翻出来的东西,手帕包起来的应该是钱和证件,最直观清晰的就是火车票了。

 

翻转火车票,阿秀看到了背面的终点站和日期车次,竟然是1993年?而目的地是樟木站……

 

目的地和年份其实都没问题,但这两个合起来就很奇怪了。

 

93年的这个时期,顾小宝都怀着了,到了年底都该生了,怎么她带着顾小飞还在往樟木去的路上?

 

托后世各种文学的福,阿秀现在非常容易接受,脑洞也开得特别大,比如,她觉得这个是平行时空,这里的阿秀今年才投奔顾一野去。

 

好叭,这只是猜测,也许不是顾一野,也可能投奔张飞去,这里的张飞也许没有死呢?

 

阿秀想东想西也睡不着,干脆下了卧铺,蹑手蹑脚的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顾小飞以外没有别人,这才放心的开始找行李翻行李。

 

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补全她现在空白一片的大脑。

 

好在阿秀在行李袋最里面的夹层里找到了厚厚的一沓信,大致翻了一下,应该是这么多年来阿秀和顾一野全部的往来信。

 

当然,只是顾一野写给阿秀的,但从他的信中,不难猜测出阿秀写给他什么了。

 

前面几封,阿秀看的感觉很熟悉,因为这和当初顾一野寄给她的一模一样,可到了84年之后,这信就不对头了。

 

从信中可以看出,顾一野为了更好的照顾他们孤儿寡母,提出和阿秀一起生活,阿秀当然是不同意的,并且回信回的很冷淡,甚至有时候根本不回信。

 

然而顾一野就像高粱说的那样,性子就像骡子一样倔强,他决定好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哪怕阿秀不回信,他也坚持不懈的写信,每年还去粤东探亲。

 

阿秀:“……”

 

通过这些文字,她都能想象到粤东乡下是怎么样的光景,烈士遗孀和烈士战友……自古以来就是是非非很多,不用想都知道多遭人嚼舌根。

 

这里的顾一野没有她的一野那么不要脸,也没有他能说会怼,想必受了不少奚落和白眼。

 

除了这些,阿秀还发现了最大的不同,张妈竟然三年前去世了,要知道她那边的张妈,可是一直挺到顾小宝上小学了,顾小飞高中的时候她才走的。

 

张妈死后,这里的阿秀松口了,但其实是以守孝为由拖着罢了,毕竟三年变数很大,这个年纪的男人,顾一野外表和能力都那么优秀,万一就遇到真命天女了呢?到时候这事儿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想的挺美的……顾一野这倔驴,你答应了他就更认真了。

 

这些信当然不是一下子全看完的,而是断断续续看的,期间小飞都睡醒了,她带着简单的洗漱一番后,这小子就自己看小人书去了,总之很是乖巧。

 

但阿秀知道,这种乖巧只是暂时的……无非就是这地方他根本施展不开。

 

消化完这些信,也快到站了,阿秀揉揉酸涩的眼睛,对儿子招手,“小飞,你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小飞放下小人书,钻到妈妈的被窝里,紧紧的抱着她。

 

“小飞,你知道这趟去樟木是干什么的吗?”

 

小飞点点头,但不愿意多说,只是又往阿秀怀里埋了埋。

 

阿秀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道:“顾叔叔不是和你来抢妈妈的,一直以来他更多的都是为了你能过得更好。不管你怎么闹别扭,但确实是他让你脱离了你不喜欢的老家,难道不该谢谢他吗?”

 

怀里的小男孩过了好半晌才“嗯”了一声。

 

“以后的日子怎么样,你需要自己去用心体会,妈妈不敢说没人再说三道四,但绝不会再有人说你是没爹的孩子。”

 

这一直是小飞的心病,即使是她原本的小飞,从小就和顾一野有深厚的感情,也多少为此纠结伤心过。

 

这个小飞就更别提了,她记忆全无,不知道他和顾一野感情到底如何,但想来不算太亲厚,哪怕心里渴望拥有这样的父亲,可身边萦绕着的闲言碎语足够击垮这个孩子。

 

果然,阿秀话音刚落,小飞就呜呜的哭了起来,胸前的布料一点点的被泪水浸透。

 

小飞对顾一野的感情,应当十分的复杂。

 

虽说日久见人心,但阿秀并不想这父子俩走太多弯路,所以她出手强制干预。

 

“你想叫顾一野叔叔还是爸爸随便你,但是外人说他是你爸的时候,你不能犯轴反驳,这样你顾叔叔会很难看,妈妈也会很难看。”

 

“妈妈和顾叔叔不为难你改口叫爸爸,那你也不能让我们太难看,这很公平。”

 

“你法律上的名字,以后就是顾小飞,我和你爸张飞还没来得及领证他就牺牲了,没有结婚证,再怎么说破了,你这个户口都办不下来,是你顾叔叔跟我领了证,你才有了户口,才能上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阿秀说了一大摞话,小飞都没吭声,到这了,他终于吭声了,吸溜着鼻子问,“什么?”

 

“现在国家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一家一户只能生一个孩子,你也看到隔壁春花婶子大着肚子被人抓去,回来肚子就没了……你顾叔叔认你当了孩子,按照政策他以后就只能有你这一个孩子了。他从心里就把你当他自己的孩子,你要犯轴就犯,但这点你必须清楚。”

 

这些想必原来的阿秀也没告诉过孩子,总觉得孩子还小,说了也不懂。但其实这么大的孩子已经懂点事了,这些不说清楚,他憋在心里就一直瞎猜,反而不好。索性不如说清楚,他懂不懂是一回事,但大人的态度要摆出来,以后可以慢慢的理解,不能让孩子蒙在鼓里。

 

“总之,有什么事咱们一家三口关起门来商量,不能当着外人的面难看,知道吗?尊重,是相互的。”

 

小飞虽然还有些哽咽,但已经不像刚才哭的那么厉害,一哭把心里憋着的都发泄了出来,倒也能渐渐的和阿秀说些心里话了。

 

养过两个男孩子的阿秀一整个拿捏住小飞,算起来这算是她第三个孩子了,养起来得心应手。

 

母子俩就这样搂着彼此嘀嘀咕咕到下火车,估摸着心里松快了,也在火车上憋屈久了,一到站这小子就猴一样灵活的钻出了车厢,阿秀急的直喊,生怕他被拐子拐走。

 

拎着行李包左挤右挤努力的挤,可算是顺利的下了火车,结果就看到高粱那张年轻了许多但依旧挺欠的俊脸。

 

自来熟的把她的行李包夺过去,一边招呼她一边问孩子,那头还不忘了回头喊,“顾骡子,这边这边,阿秀在这呢!”

 

阿秀忙着找小飞,暂时就没顾得上看顾一野,直到她发现那孩子蹲在那看火车轮子……

 

“阿秀……”清冽又紧张的声音响起,阿秀这才向他看去。

 

和她记忆中一样又不一样的顾一野,脸还是那张帅气勾人的脸,身材看着也差不多,阿秀只瞧一眼就肯定这身土气的运动服下藏着至少六块腹肌,就是性格不太一样了。

 

顾一野对她一直都很主动强势,说起来比她小,但阿秀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小的,他一直在她面前都是顶天立地的成熟男人,而这个顾一野,看向她的目光中有期待也有疏离,想靠近却又怕碰坏了似的,更像是男孩和男人的结合体,果实尚未成熟前还带点青涩的时候。

 

阿秀其实也没想好到底怎么办,是顺势结婚过下去,还是带着小飞离开过自己的小日子,她打算和这个顾一野谈谈再说。

 

毕竟,证都领了,结婚申请也通过了,法律上来说其实已经是夫妻了,上辈子他们可是刚领完证就圆房了。要是现在掰了,难看的是顾一野,而他俩这个情况,多少还影响他前途。

 

 

 

 

 

 

评论(5)

热度(140)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