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1.


顾一野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火车上,身边都是因为坐火车而疲惫不堪的老百姓,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心中大概有了数。

 

从鼓鼓的口袋里拿出所有的钱和火车票,翻转火车票,背面的终点站和日期车次告诉他,他猜的没错。出于谨慎,顾一野又数了一下钱,和当年的数是一样的。

 

他回到了一九八四年,那个最无助也最迷茫的八四年。

 

为什么会是八四年呢?但凡早一年,他也能做点什么,枪、炮无眼,哪怕不动木板他可能也依旧救不了排长,但他可以不闹那个洞房。

 

如果那年没带头闹洞房,阿秀就不会未婚生子,也就不会有后面深陷流言和白眼的操劳半生。或许失去张飞会让她消沉一些年,但这个坚强独立的女人不会让这种情绪长久的拖垮她。也许刚开始两年会很辛苦,可一旦送走了张妈,她就可以彻底为自己而活。

 

她这么好,一定能遇到让她幸福的人。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天不遂人愿,阿秀还是陷入了这种困境,这次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不那么辛苦?

 

上一世,他曾想过跟阿秀一起生活,替排长养大小飞,为张妈养老送终。但作为一名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出任务,回不回得来还是两说,而且他的职业注定无法照顾好家庭,真的生活在一起,这个家庭的重担还是会压在阿秀一个人身上。而他当时上军校,就算要生活在一起也得等他毕业,那么这和没结婚有什么区别,他就占个名头罢了,并不能实际对这个家庭有太大的帮助。

 

出于种种考虑,顾一野压下了这个不成熟的想法,转而跟阿秀开诚布公的谈判了。阿秀不想麻烦部、队,愿意独自撑起这个家,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么犟下去,好说歹说,甚至拿小飞和自己的前途威胁,利用她的善良,总算让她安心的接受他在金钱上的帮助和时不时的探亲。

 

照顾阿秀的自尊心,两人还签了合同,这些钱最迟要在小飞工作后连本带息还回来。可怜小飞才几个月大就背负上了时代的巨债,这事儿直到他娶了媳妇生了孩子还要时不时拿出来调侃。

 

受顾一野的谈判影响,为了更好的照顾张妈,也为了小飞有更好的成长环境,阿秀先后搬了很多次家。事实证明,脱离了粤东那个致郁的环境,这个家庭看起来和寻常的家庭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个男人罢了,顾一野时不时以家中弟弟的身份探亲,哪怕丈夫早亡,可这种家庭在哪个时代都很多,再者家中有个军官弟弟杵那,门前的是非确实少了很多。

 

九十年代经济飞速发展,有点头脑的都忙着挣钱呢,没脑子的,只要有钱也能远离。

 

张妈是在小飞上小学那年走的,这个中年丧夫、晚年丧子的伟大女人能撑这么多年谁也想不到。送走张妈,小飞又常在学校,阿秀彻底能放开了搞事业,凭借着这些年烹饪学校学到的手艺,自己一个人弄了个小吃店,里外都她一个人忙,虽操劳的很,但钱挣的真不少,没两年挣得就比顾一野多了。

 

阿秀能干还踏实,手里有钱也不会因为贪心瞎来,虽然错过了很多大机会,但日子也是越过越好。可到底是早年操劳多了,身体底子太差,哪怕后来用心养了,还是在五十出头就早早走了,好在那会儿小飞已经结婚,了了她一桩心事。

 

顾一野自己的人生跟她比起来就无趣多了,工作上不算顺风顺水,但退下来的时候也是位将军了。而个人情感上就困难多的多,跟江南征分手后就一直单着,部队上也给介绍过,但他都没应。

 

都说他心里还有江南征,但······还真不是。

 

只是心里的那个人,他不敢去触碰罢了。比起和江南征那段年少时浅薄热烈的一见倾心,阿秀于他是细水长流的爱情。只是他懂得太晚了,等他知道自己爱上阿秀的时候,已经过去很多年。

 

她太好了,他不配。

 

当年从战场上下来后,顾一野和江南征之间就有种隔阂感,之后自然越来越疏远。他不爱听她说高粱这高粱那,她也烦他总是阿秀长阿秀短,每次打电话都是不欢而散。所以,进入军官学院学习两年后就默契的分了。值得一提的是,那两年两人只见过一面,就是分手那一面。

 

分手的那一刻,两人只觉得解脱,年少的不甘终究在长久的疏远中磨灭。

 

阿秀走了之后,小飞时不时到家里看他,自己娶了媳妇也当了父亲,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就都明白了。有时候就调侃他,但凡他当年努力一把,这会儿他也不会一个人住在部、队分的带院子的小洋房,这会儿家里也该三代同堂了。

 

虽然没说的很明白,但顾一野都懂。

 

再后来,已经成为团长的小飞问他,后不后悔当年没有娶他妈。

 

顾一野说心里那个苦,比黄连还厉害。

 

怎么不后悔?可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缺少了当年的情境,再也没有那个勇气和冲动,只能一直憋在心里,任由那点心思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等他身体彻底不行了,临终前,小飞还骂他,一直在他妈身边晃悠,无形中赶走了他妈身边的所有男人,却又不给个准话,耽误他妈寻找第二春。他自个纠结好些年张小飞和顾小飞,都做好准备做顾小飞了,可终究还是他想多了。

 

说真的,阿秀要是真想找,是他顾一野晃悠就能行的?

 

说到底,只是两个胆小自卑的人相互耽误罢了。他们之间隔着太多的人和事,不是谁往前迈一步这么简单。

 

重回八四,望着火车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顾一野心中盘算起来,这一次,他要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并没有占用顾一野太多的时间,因为当他踩在粤东土地上的那一刻,他就下定决心,这一世他要和阿秀生活在一起。

 

做好决定,顾一野就不再去纠结,加快脚步往村里赶,来的匆忙,很多既定事实无法扭转,所以这一夜,还像上辈子那样,他和几个乡亲轮换着跑了七十里地,把张妈及时的送到了医院。

 

肩伤也和上一世一样,伤口又撕裂了,血水浸湿了肩头那一片的衣服。

 

阿秀如上一世那般扶着他坐下,但他没有如上一世那般故作坚强,当护士问,“你没事吧?”

 

“他扛着我妈跑了七十里地,累着了。”阿秀怔然的说道,看得出来,愧疚此刻已经要淹没她。

 

顾一野原本该说,“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别担心。”

 

但他这次却稍微改动了一下,“肩伤有点撕裂,不过不碍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生怕阿秀不心疼他,顾一野又添了把火,道:“别担心。”

 

“旧伤撕裂怎么会不碍事?你们还是赶紧挂个号好好处理,以后这个伤要是惯性撕裂,有他好受的。”护士叭叭叭的训斥装坚强的顾一野,话音一转又回到张妈身上,“老人情况很稳定,你们放心吧。趁着现在老人休息,赶紧把伤处理处理。”

 

护士的话宛如神助攻,果然阿秀原本内敛的担忧心疼瞬间迸发,跟护士打商量,“同志,能不能先给他处理?我这就去交费。他是解放军,这个伤不能拖着,会影响他训练的。”

 

“那行,你跟我来,你去交费。”前一句话是对顾一野说的,后一句是对阿秀说的。

 

要是一般人,护士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万一赖账怎么办?但解放军就另说了,真赖还可以找部、队,不想要前途就赖呗。

 

说交费,但阿秀哪里有钱呢,张飞的抚恤金并不多,早前家中还有欠债,听说张飞没了,生怕以后要不到了,一个个都赶来要还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家里困难,张妈和阿秀还是把钱还了,要不家里一天天的不得清净。

 

还完债,剩下的也早就在给张妈妈治病中用的差不多,心脏病在这个年代就是无底洞,治不好不说还得一直吃药静养,是很吃钱的病。

 

顾一野把钱交给阿秀,不等她说什么借不借的就先开口解释,“我的伤我自己出钱,至于张妈妈的,部、队会承担全部医药费,我只是先垫着。”

 

阿秀捏着钱,神情复杂的看着顾一野,似是在怀疑他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虽然不想麻烦部队,但这个时候部队能伸手帮一把,她除了感激就是庆幸。可部队是部队,顾一野是顾一野,她不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拖入这个破碎的家。

 

多活了一世,顾一野通透很多,阿秀很多心思想法非常好懂,便又说道:“真的,是我来的匆忙,部、队的很多流程还没走完,你要不信等会儿我带你去打电话问。”

 

顾一野这些话没有一丝掺假,只是把顺序调换了一下,按照上一世发展,应该交完费他才接到部队通知。

 

军装和长相都是很能骗人的,很巧的,顾一野这两样都占,阿秀终究还是选择信他,她也只能选择信他。她没有那么多钱,而张妈妈和顾一野此刻都需要治疗。

 

 

 

评论(8)

热度(495)

  1. 共8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