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2.


    肩膀上的上很好处理,或者说乡下卫生所条件有限,最多也就这样了。

 

    顾一野很清楚自己的肩伤,相比起真实皮肉的撕裂之痛,远比不过情绪上来之后的麻木颤抖,起码前者他还能感觉到痛,后者他是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仿佛……这一整只胳膊都没了一样。

 

    所以这里的医生怎么处理他都无所谓,因为怎么处理都没用。

 

    交完费的阿秀一路找到顾一野这,想看看他怎么样了,顺便问问医生后续要怎么养伤。

 

    门是半掩着的,阿秀在外面问了一声,得到了医生的首肯才进的,谁知道一进去就看见还没处理好伤的顾一野。

 

    要上药,所以上衣没穿。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一眼都没敢多看,阿秀赶紧的退了出去。

 

    倒不是说阿秀有什么歪心思,纯粹是俩人又不是亲人又不是夫妻,搁谁身上不尴尬啊?就算是亲人,那兄弟姐妹还有父女之间也会很注意避嫌的,更何况这两人是战友和战友遗孀的关系。

 

    而且就那一眼,也让阿秀深深记住了那血肉模糊的右肩,眼眶里忍不住盈满泪水,连忙抬起头深深吸气,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阿秀的无心冒失,确实顾一野的有意为之。他就是故意让阿秀看见他的伤,就想让她心疼自己,这样他才好得寸进尺提要求。

 

    有了上辈子的相处经验,顾一野可知道这个女人吃哪一套呢!他就慢慢磨她,还就不信拿不下了。

 

    至于其他……那只是顺带。反正身材好的人,就是那么自信。

 

    过了不知道多久,医生这才对外面喊:“伤口处理好了,家属快进来把人领走,下一个病人还等着呢。”

 

    阿秀顾不上旁的,听到医生的话连忙进去,把刚刚买来的汗衫帮顾一野套上。

 

    “那套脏了,你穿干净的,伤口可不能碰脏。”

 

    有人帮忙穿衣服,顾一野乐得享受,跟阿秀面前坚强是没用的。

 

    “等会儿我给你洗干净,天气热,过会儿就能干了。”

 

    就算是脏衣服,阿秀也给叠的整整齐齐,顾一野知道这是她出于对军装的尊重,上辈子无论是他还是小飞,两人的军装只要经她手的,洗完了还要慢慢的熨,不容许有一点褶子留下。

 

    阿秀要照顾病重的张妈,还要照料小飞,顾一野哪里舍得麻烦她,伸手去拿自己的军装,“我自己洗就行。”

 

    “你肩膀还有伤。”阿秀往边上避了避,躲开他伸过来的手,“一件衣服而已,费不了什么功夫,你已经帮我们那么多了,我能做的也就这点小事。”

 

    就像顾一野说的,不让他们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他们作为排长战友心里都不会好受。阿秀也是一样,面对顾一野多次伸出的援手,她不做点什么,她心里也不好过。

 

    对于排长的死,顾一野其实已经放下了,虽然他上一世做的不算多好,但也不算太差,于张妈妈和小飞,他一点也不觉得亏欠。唯有阿秀,这个善良、朴素、自尊的女人,让他从内心尊敬,遗憾于她为了生活,而没能为自己而活。

 

    生活的重担,让她早早从少女长成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一切以家人为先,从没想过自己。

 

    阿秀去洗衣服,顾一野就提出帮她照看一会儿张妈妈和小飞,张妈妈目前还昏迷着,小飞则一直都很乖,顾一野只是右肩要少动,不代表是残废,暂时照看个小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顾一野的提议合情合理,有理有据,而阿秀急着帮他把衣服洗好了好赶人走,所以只得同意。

 

    再一次抱着四个月的小飞,顾一野心中一片柔软,上一世他们虽然没有父子之名,但最后在病床前给他送终的确是他。待他长到八九岁的时候,因为每年回粤东扫墓,耳边难免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流言,打那会儿起,小男孩就跟他闹起了别扭,根据小飞后来的回忆,就是那时候,他开始思考起张小飞和顾小飞的问题。

 

    不过再大一点,这孩子就发现他纠结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两个大人都止步不前,他一个小的纠结的跟真的一样。索性觉得这样也挺好?但是,等到他自己成家立业了,小飞开始后悔当年自己没有推一把……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小飞在他阿秀去世后,每次来看他的时候随便唠的,妈都不在了,好像也没什么可尴尬的,最遗憾的还能是他这个儿子不成?

 

    顾一野其实不后悔当年放弃和阿秀生活在一起的决定,因为他知道那个时候他只是出于责任,并不是出于爱阿秀。可能婚后他们会始于责任,终于爱情,但放在那个阶段,他更多的是出于让自己好受些,所以自顾自认为自己是那个做好人的代价。

 

    现在想想,自己着实是过于自负了,若真的那么发展下去了,他凭什么觉得自己是代价,明明名利双收的是他自己……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不和他一起生活的阿秀,也能过得很不错。

 

    起码比很多有丈夫的军嫂要过的好的多,和平年代,很多军人都失了血性,被花花世界迷了眼,为了私事闹腾的整个大院都鸡飞狗跳的不在少数,可为了前途晋升,大多数都是就那么过下去,还能离怎么的?他能说那些军嫂的生活比阿秀好吗?

 

    并不,阿秀虽然为生活忙碌,但眼里有光。那些军嫂的眼中有的只是一潭死水……

 

    顾一野后悔的是,他发现自己爱上阿秀之后,没有采取行动,而是止步不前。因为那些看不见的人和事,怯懦了。

 

重活一世,心爱的人就在眼前,这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和庆幸,让顾一野不再犹豫。他爱阿秀,所以他要和阿秀结婚,只是他和她两个人的事,和任何人都无关。

 

只是虽搞清楚了自己要的是什么,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这个时候无论他怎么说怎么做,旁人都会以为他是出于责任,无关爱情。最重要的是,还有个江南征没有处理好。

 

上一世,所有人都以为顾一野单身是因为忘不了江南征,哪怕后来江南征和高粱都结婚了,还时不时有人拿这些刺挠高粱,高粱······高粱确实也多少有点在意。男女这些事,想来就说不清楚,除非顾一野找个比江南征更优秀的,他的反驳才有人信,否则没有用的。并且顾一野顾忌这闲话说到阿秀头上,因此一直懒得解释,在阿秀受伤和高粱夫妇受伤上,他果断选择让高粱夫妇受伤。

 

顾一野有心吗?

 

起码对江南征是没有的。

 

他的心都给了阿秀了,为什么还要管别人受不受伤?

 

这一世,无论怎么样,都得先把江南征那边处理好,再来追求阿秀,不给任何人留话柄。不然以后说起来他是为了道义要照顾阿秀才和江南征分手,一膈应就是两个家庭四个人,烦人。

 

军装洗好,晾干,顾一野知道他要被赶走了。多说无用,而且学院那边确实不能再耽误了,爱情他想要,但是事业也不能丢啊,不工作他怎么养老婆孩子呢?更何况,他的强军梦这一世还没实现。

 

“小顾同志,赶紧走吧,别耽误你上课。”阿秀催着顾一野走,“以后啊,你也别来了,你帮我们的真的够多了,就算飞伢子是为了救你,你做的也够了。”

 

“阿秀你听我说,排长一直说把我当弟弟,我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我妈去世的早,我爸忙于工作,所以我一直在寄宿学校,性格用高粱的话说就是很讨人厌。排长是第一个无条件对我好的,他把我当弟弟,我就把他当大哥,那现在他不在了,我这个弟弟代他照顾家里,不是合情合理吗?”深知阿秀的性子,顾一野就很会挑话说,他知道怎么才能打动她,怎么才能让她让步。

 

听了顾一野这些掏心窝子的话,阿秀有些动容,觉得这个小同志也怪不容易,但理智还是占了上风,着急的反驳:“小顾同志,这······不能这么算的。”

 

“阿秀你别觉得我做的多。其实就算是排长活着,他能做的其实也就这么多,级别不够,你也不能随军,还不是他在部队你在家,真的家里出了什么事,他赶回来最多待两天又得走,算起来,无论是我还是他,真的都做不了太多。”

 

阿秀知道他讲的都是实在话,也有道理,“可他是儿子,是丈夫,也是父亲,他做多做少都是他应该为这个家承担的。而你又何必把这个家扛在自己肩上呢?你该有自己的生活。”

 

“可现在我不做这些,我心里不好受。”

 

阿秀低头沉默不语,这不是又绕回原点了。可她是不可能同意让他掺和这些事的,她不能仗着他的愧疚和好心,就把他一起拉入泥沼。

 

“从我第一次来这,我的一部分就留在这了,你不让我做点什么,我根本没心思去做别的,这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学业,以后还可能影响到我的事业。”顾一野说完,就等着阿秀的反应。

 

果然,阿秀抬头震惊的看着他,慌张的语无伦次,“小顾同志,你真的······不要这样······飞伢子不会想看见的······”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偶尔的探亲和一月一封的慰问信,只有知道并且看到你们过得好,我这心病才能慢慢治愈。”

 

 

评论(11)

热度(22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