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3.


    顾一野这步棋走对了,涉及到他的学业和事业,阿秀除了让步,别无他法。

 

    不管以后如何,这次得先把人送到学校上课去,总不能一直耽误在这。

 

    阿秀只能答应下来,总算送走了顾一野。

 

    回到学校的顾一野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给阿秀写信,内容没什么出格的,基本就是分享平时在学校的日常,然后根据这些展开一下,说说以前去过的地方,一些风土人情什么的。他知道阿秀喜欢看这些,忙碌的生活一直把她困在家庭中,于文字中了解这个世界,是她一直都喜欢做的事。

 

    至于江南征……他直接避着走了。再一次不喜这个时间点,但凡早几天,他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尴尬,要不这会儿本来就是分手状态了,也不需要再烦什么。

 

    搞不懂年轻时候的自己,分就分了,还和好干什么!看不出来高粱的虎视眈眈和江南征的摇摆不定吗?虽然是真的不喜欢了,但顾一野还是觉得脑袋有点绿绿的。

 

    以前的自己到底怎么想的?

 

    画板报的时候,一直躲着人的顾一野还是被高粱逮住了,问了下排长家的情况,然后开口就是让他去搭理一下江南征。

 

    讲道理,顾一野也是不明白高粱,你这爱情也太伟大了,一直把喜欢的人往别人怀里推,然后自己在人周围各种打转关心,但这难道不算为爱做三吗?放到21世纪,这就是很多人说的绿茶吧。

 

    上辈子到后来,顾一野退出了这段奇怪的三人关系,就剩高粱和江南征两个人了,按理说该是毫无阻碍百年好合了,结果……他俩还是磨磨蹭蹭拖到四十多才结婚。

 

    以顾一野的角度看,他也不知道他俩磨蹭什么,明明互相都表现得很有意思,父母辈也看好,但折腾来折腾去,谁知道呢。

 

    “你们脑子里除了谈恋爱,就没别的正事了吗?”顾一野不耐烦的很。

 

    “谈恋爱不是正事吗?你以后不结婚?要结婚那就得谈恋爱不是?”

 

    顾一野冷漠脸:“那你和她谈去,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嘿,你个顾骡子……”吃着面条的高粱面也不吃了,被他怼的只想把面盖他头上,但是还没动呢就被顾一野躲开了。

 

    “别总说我,倒是你,想清楚你在做什么,喜欢你就去追,你为她做了那么多,她还能真信你的话把你当朋友?怎么没见你为满仓他们跑前跑后忙名额的事,怎么过命的战友情比不上女人?你放不了手,又总把她往我这推算什么,要么就放手干脆点,一段感情里三个人,你俩不累,我累,行吗?”

 

    顾一野第一次直白的表现他对高粱的不满,那点小心思全被他摆出来丢地上踩,高粱被他说懵了,“我……不是,那我以后不出现你们跟前……”

 

    “你还不明白吗?问题不是你出不出现,是我不想在被你们牵扯进你们的感情游戏中。”

 

    “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说完顾一野的板报也画完了,把剩下的粉笔收好,整理好军装,转身就走。

 

    然而一转身就看到了父亲顾衡正在不远处看着他,长久的思念突然淹没了他,差点就哭出来。于他而言,真的是有一二十年没见过父亲了,非常标准的……恍若隔世的感觉。

 

    “爸!”

 

    顾一野惊喜的小跑到顾衡跟前,任由他严肃且犀利的上下打量他,冷淡的老父亲眼神中隐藏的关切是骗不了人的。

 

    没挑到一丝问题,顾衡也不吝啬于夸两句,“不错,军容严整。”

 

    “您来这是给我们讲课?”面对严肃的老父亲,顾一野也能笑着问问题了。

 

    “嗯,特约教学。”顾衡发现儿子状态不错,心情也好了很多,欣慰的拍拍他的肩,“我们谈谈。”说完抬脚带头走了。

 

    顾一野连忙跟上。

 

    路上人来人往,不是谈话的地方,父子俩一前一后来到了教学楼的天台。

 

    顾衡点了两支烟放到台阶上,随后就看着军姿挺拔的顾一野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还以为以你的敏感,状态会很不好。”

 

再大的事,经过几十年,也该淡了。真论起来,顾一野现在心理年龄其实比顾衡还大,但是父亲就是父亲,以他现在的心态去接触父亲,以往不理解和不甘都找到了答案。

 

今天顾衡想说的话,顾一野都知道是哪些,重活一世这种诡异的事,顾一野不知道怎么和父亲去说,一来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算不算一场梦,二来……可能说了以后父亲会把他带去看精神科。

 

    “突然,想明白了。”

 

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显然有些话是不想说的,顾衡一直是不会插手孩子过多的父亲,看顾一野不想说,他也不逼迫。

 

但有件事,作为父亲,他必须要点一下才行。

 

只因为他是父亲。

 

“是吗?以你的敏感,想必已经发现了张飞遗孀阿秀的问题。你想要修正这个问题,是不是?”

 

其实,上一世在部队中越往上走,顾一野越能发现父亲并不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为了培养他的独立自主而对他彻底放手,许多事,稍加推敲就能从中看到父亲的手笔,只是当年的自己太年轻,太急于摆脱大院子弟的标签。

 

但,直到后来身居高位,顾一野才发现,大院子弟的标签带来的不仅仅是孤立,还为他奠定了远比其他同级军官更坚实深厚的军事素养,也正是这个优势,让他即使不受郑源待见,却依旧能在部队稳步前行。

 

郑源不待见顾一野,但又无法舍弃他的才能。想来,这就是当初转业事件时,父亲说“如果他不想走,没有人能让他走”的原因。

 

摘下军帽,顾一野虽面露难色,但还是坦然的承认,“我······想追求阿秀,想和她结婚组成家庭。”

 

顾衡了然于胸,显然并不意外儿子的决定,他并未明确反对,只是站在儿子的角度推心置腹,“你是不是觉得,在战场上你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战友,但这时却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如果把阿秀交给别人,她过得不幸福,你就更对不起张飞。”

 

顾一野不否认顾衡的话,他也知道顾衡接下来的话是什么。作为父亲,顾衡不希望他挺身而出,害怕他变成第二个受害者,害怕他后半生变得面目全非,害怕他毁了自己也毁了阿秀······上一世正因为害怕对阿秀造成二次伤害,他才在深思熟路后放弃了和阿秀一起生活的想法。

 

再往后的很多年里,顾一野都在反复会想,如果可以在做一次选择······可其实他很明白,这个选择他没有错,错的是他后来的怯懦。

 

“爸,我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我爱阿秀,不是因为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只是因为我心疼她,所以我想靠近她,想照顾她,想成为她的依靠。”

 

昨天还抱在怀里哇哇大哭的小男孩,这就长成会说爱的男人了。顾衡不去怀疑儿子的真心,爱这个字和喜欢不一样,儿子既然开口了,那肯定是真的,只是作为父亲他多少有点不放心。

 

“那江南征呢?”儿子在连队的事迹还挺轰动,顾衡隔了大半个中国还有所耳闻。

 

“我承认,曾经喜欢过她。但我们理念不合,我和她父亲郑源也理念不合。”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顾衡听儿子思考至此,看他说起这些话是坦荡荡的眼神,明白了他是真的整理好了。

 

“那爸爸祝你,和阿秀早日修成正果。”顾衡终于一改严肃,露出老父亲般欣慰的笑容。

 

闻言,顾一野乐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心境不一样的他,此刻还敢和顾衡开玩笑,“我就是说,您怎么不早点把我生出来,你看我现在想结婚都还不到法定年龄。”

 

顾衡笑脸一收,没好气的瞪他,“你还嫌出生晚?我把话搁着,你要能在法定结婚年龄之前追上阿秀,我顾衡的名字,倒着写。”

 

臭小子,想的比他长得还美,也不想想,人家阿秀还不一定乐意嫁给他呢!

 

对自己很是自信的顾一野在收到阿秀第一封回信时,深深的感慨老父亲怕不是乌鸦嘴?

 

不是,他写了整整十页的信纸,阿秀就回了他四个字?加上标点符号也就六个,不能再多了!

 

安好,勿念。

  

围脖已更40+,afd陆续搬运40+带车完整版

 

    

    

评论(13)

热度(15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