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4.


    索性顾一野在阿秀的事情上很擅长自我安慰,字少是不是?肯定是家里的活太多了没空写。这些现实中的琐事,顾一野是真的感到无能为力,他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让她的心得到一刻的松快,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学校快点放假,放假了他才好去找她,帮她做点事,让她也能放几天假。

 

    于是,顾一野继续十页十页的写信,只要他坚持,肯定能等到字多的那天。

 

    粤东的阿秀再一次收到厚的能当木板拍人的信,内心是开心且无力的。

 

    开心的是忙碌之余她又有了放松的娱乐文字,无力的是……不是她不想回的长一点,而是她实在没有东西写,难道要告诉小顾同志每天在家里忙多少家务活,做多少事吗?

 

    那要这么写的话,小顾同志肯定心里又要不好受了。

 

    随着厚实的信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包裹,九成都是小飞和张妈妈能用到的东西,阿秀想拒绝都开不了口。

 

    如果是给她的,她真的无所谓,说退也就退了,她过的糙一点没关系。可小飞和张妈妈这一老一小都需要营养……

 

    值得一提的是,顾一野特意解释给张妈妈的营养品没花钱,是他爸那边发的福利,老头子一个人身体倍儿棒,平时吃穿住行都有保姆照顾,根本用不着这些,平时也是攒着攒着就扔了。

 

    重活一世,又跟老父亲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很多,这些事情他就不跟顾衡客气了,确实他也用不着,所以拿来利用一下也没毛病。

 

    顾衡……顾衡觉得如果能还回来个儿媳妇,也没什么问题。反正都是免费的福利,四舍五入,这儿媳妇也是免费得来的。

 

    这么一想,顾衡觉得顾一野这男的好鸡贼,他要是有女儿,肯定让女儿远离这种男的!竟然拿免费的东西去追求姑娘,呸,臭不要脸!

 

    但这种男的是他儿子的话……请继续不要脸,不要脸才能讨到老婆。

 

    至于小飞的小玩具小衣服,还是花了点钱的,重点是小玩具,衣服是顾一野让顾衡在大院里收的叔叔阿姨家里孩子的旧衣服,都是讲究人,不说根本看不出来是旧的。要不是顾衡要,人家都不一定愿意给,穷苦年代走过来的,谁舍得把好好的衣服送人,留给孙子孙女也是顶好的,还很有纪念意义!

 

    顾衡……顾衡反正是没脸了,他都提出要是没钱他这个当爹的可以借。

 

    可是顾一野说买新的阿秀不会要,旧的还能收下。还说刚开始追,攻势不能那么猛,要不该吓跑了。

 

    得徐徐图之。

 

    顾衡……顾衡觉得这个儿子可真是心眼子多,等以后年纪大了,绝对就是坏坏的糟老头子。

 

    就是糟老头子的顾一野才不管那么多,他现在就是不能做的太明显,等以后挑明了有了名分,再光明正大的买买买。

 

话虽这么说,但顾一野还是没忍住在这个包裹里夹带了一条新裙子,是她喜欢的蓝色。

 

阿秀一看这料子质地还有成色就知道这肯定价值不菲,肯定是小顾同志特意买的,不可能是别人的旧衣服。所以,这条裙子又被阿秀寄回到顾一野手上了。

 

顾一野:“······”就知道!

 

顾一野没再寄回去,而是打算等下次放假了去粤东的时候再带过去,至于怎么让她收下,自然有办法的。他不是真的20岁的顾一野,20岁的顾一野会在意的东西,他根本不在意,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好,哪怕利用排长。

 

随着放假的日子越来越近,陆院和通院的篮球友谊赛也要举行了,顾一野知道,这次应该避不开江南征了,就打算趁着这次把这事给了结了,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其实,顾一野对高粱和江南征并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偶尔他觉得这两个人和他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可能并不是他们的问题,是他顾一野自己的问题,正如父亲所说,他比旁人更加敏感,又怎么能怪别人跟不上他的思维。

 

果然,篮球赛陆院赢了以后,江南征没跟着战友们一起回去,而是选择坐在篮球场边上的水泥凳子上等他。

 

顾一野擦擦汗,很是沉着的走过去,一点也没有许久不见的小情侣见面后的喜悦激动,看着江南征的笑脸,他真的觉得自己这样很不是人。可已经过去几十年的感情,他实在很难有什么波动。

 

看他堪称冷漠的神情,江南征原本挺开心的笑脸也笑不出来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你来了。”江南征说。

 

“嗯。”

 

顾一野见她坐在自己身边,不习惯这份亲近,默默的往旁边挪了点,两人之间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想速战速决,顾一野干脆就没给江南征说话的机会,抬手制止她可能是关心也可能是想要矫情撒个娇的行为。除了阿秀的,其他人的类似举动,顾一野只觉得受不住,严重的会想吐的那种。

 

顾一野先发制人,“我们分手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南征猛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顾一野质问。

 

换20岁的顾一野,他可能会紧张,但现在的顾一野······觉得也就那样吧。

 

“字面意思。这段时间电话我不接,写信我也不回,还不明显吗?”顾一野平静的陈述着显而易见的事实。

 

他这幅淡定从容的模样,落在江南征眼里,就是大写加粗的“渣”,谈了那么久的感情,想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做到这么的平静。

 

“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这是江南征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不是。”哪怕事实就是这样,顾一野也不能承认,不等江南征在追问,他就主动坦白,“我是深思熟虑过的,你听我说完。首先,我和你父亲郑源理念不合,他更喜欢高粱,而你对高粱也不是没有好感。其次,我要照顾张飞排长家,以后只要放假我就会去他家帮忙,平时还会写信打电话,不会有空陪你。到时候,就像我其实不喜欢你在我跟前总是高粱这高粱那一样,你以后也不会想听我阿秀长阿秀短,与其那时候相看两厌,不如现在趁早结束。”

 

江南征一听就急了,忙解释:“我跟高粱就是朋友,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理他,还有张飞排长家里,我可以和你一起照顾他们,至于我爸······”

 

到这个时候了,顾一野还是很平静,见江南征急了,还能劝她冷静,“你别急着解释,你和高粱的感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问问你自己的心,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其实特别享受着这种打着朋友幌子对你的关心照顾。”

 

“顾一野,你混蛋!明明是你要分手,脏水却往我和高粱身上泼。”江南征气的直跺脚,可是她心虚,更有力的反驳也拿不出来。

 

“是不是脏水你们两个心里最清楚。你父亲方面我不好说。就说张飞排长家里,你说可以和我一起照顾,但是感情和婚姻里根本容不下去第三个人,就像高粱一直横在我们之间一样,我觉得都是朋友不好说什么但心里总归不喜他有事没事冒出来,到时候张飞排长家就会像此时的高粱一样,你眼看着我干什么都第一个想到别人家而总是忽略自己家,然而碍于情义你不好说什么,但心里总归还是不会舒服的。”

 

“这都是你想的,我都没给我机会去试试就觉得我做不到,你觉得你这样公平吗?”江南征不甘心的问道。

 

可是这就是我们曾经的结局啊,不是我不公平,是你真的做不到。原本排长家的事就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跟你着实没什么关系,你做不到我理解,并且不会怨。

 

“现实就是很不公平,就像你爸喜欢高粱却不喜欢我一样。”

 

这话听起来像是不甘心,但其实语气却很漠然。上辈子顾一野也确实这样困惑过,明明他更优秀,可是就是不招郑源待见。后来当然想明白了,归根结底,还是理念不合。

 

话说到这个份上,江南征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又问了最后一句,“你想好了,不后悔?”

 

顾一野终于站起了身,哪怕未着军装,也还是对着江南征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以表示他的决心,“绝不后悔。”

 

江南征是哭着跑开的。

 

顾一野······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下面只要专心追求阿秀和搞事业,他这辈子就圆满了~

 

然而看着阿秀回过来的第三封信,那熟悉的四个字和两个标点符号让顾一野又笑不出来了。

 

安好,勿念。

 

 

 

 

 

 

 

 

评论(4)

热度(167)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