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04.


    开荤的小顾折腾到第二天公鸡打鸣才抱着阿秀睡过去,想当然第二天都睡过了,一觉到中午才醒,还是给饿醒的。

 

    新婚嘛,可以理解。

 

    两人睡着的时候,俩人昨晚的战况已经被传的有鼻子有眼,主要消息来源于顾连长家隔壁那户人。

 

    另一个连队的王连长,年纪比顾一野大点,今年据说有望往上升了。房子都是一个规格,这薄薄一堵墙能挡点声儿不错,但是床架子撞墙的声音可挡不住。

 

    那家结婚早,这都有三四年了,过了新婚的稀罕劲,但正常的夫妻生活还是很热衷的,来一次满足了就睡了,偶尔兴致好来个两回,再多是不行了,第二天还得训练呢!

 

    谁知道!

 

    自己这边完事了,隔壁新婚的顾连长可谓是不舍昼夜,闹到大半夜才消停,那床架子撞墙的声音都不带歇的。

 

    精力可真好。

 

    王连长媳妇羡慕嫉妒恨的掐了丈夫一把,人比人气死人,长得比自家这个帅就算了,这事儿也那么有精力。

 

    这位王连长知道媳妇啥意思,但愣是装死不作回应,应了那句老话,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回不够要两回,两回还嫌不够,那他能怎么办?所以有时候他都不敢回家。

 

    太费腰了。

 

    快被媳妇掏空的王连长回忆了一下以前澡堂子一起冲澡时看到的顾二野,深觉上天不公,怎么就能啥啥都让一个人摊上了。

 

    饿醒的顾一野醒来后就羞得浑身都泛了红,这让阿秀很无语,合着闷骚禁欲和娇羞无措都让他一个人演完了呗?不过她也得装装羞涩就是了。

 

    顾一野简直不敢相信昨晚床上的那个人是自己……当然也想不到另个人在床上还有那番模样。

 

    非要问那番模样好不好,顾一野当然是觉得好的,多有滋味啊。

 

    想着想着,顾二野同志又闹了,好好的被子突然被顶出个小包,不瞎都看得见。

 

    眼瞅着情况不对,阿秀赶紧把被子卷紧了,也不管顾一野那边没了被子,整个人暴露在空气中。

 

    “你先起吧,我等会儿。”阿秀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精神抖擞的顾二野……

 

    顾一野食髓知味,更何况素了二十八年了,昨晚其实特别的餍足,也累的很,但这个岁数的男人,睡一觉就又生龙活虎了,更何况这会儿大白天,小飞还不在,不免有了想法。

 

    “阿秀姐,你摸摸,这怎么出门啊。”

 

    阿秀其实真不会想的,她能感觉到那边不舒服,于是特别不耐的推他,“你自己弄出来。”

 

    “可我就想喂给阿秀姐吃。”顾一野得寸进尺的摸到被子里。

 

    阿秀直捶他,“都说了歇歇,歇歇,不信你自己看看,那里都被你弄中了,哪里还能再弄?”

 

    “真的?”

 

    顾一野连忙掀开被子去看。

 

    结果还真是,既然如此,顾一野可不敢来强的,只能委屈巴巴的自力更生。

 

    释放之后的顾二野吃饱喝足,总算老实下来,顾一野这才穿衣服出门洗漱,让阿秀好好休息,看这架势,她今天一天都得躺床上了。

 

    这个点的洗漱间很冷清,军官们上班去了,军属们不是在家里忙活就是也出门上班了,所以早上跟下饺子似的洗漱间这会儿就小猫两三只。

 

    洗漱区是男女分开的,但那条走道不分男女,顾一野迎面碰上了整个家属院最八卦的两位嫂子……

 

    顾一野:……

 

    原本抱着盆子有说有笑的两位嫂子看到顾一野的那一瞬间,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的随身听,一下子这整条走道就安静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嫂子好。”顾一野先发制人礼貌的问好,不等两位嫂子说什么,又抢在她们之前终结话题,“我媳妇急着要用水,嫂子再见!”

 

    说完,顾一野脚底抹油溜了,只要我跑得快,八卦就追不上我!

 

    但他还是太天真了!

 

    最八卦之所以会是最,那肯定是有她们的过人之处,比如就这么一句话,她们也能找到黄色的点。

 

    “哟,这是昨晚没洗就睡了?累着了吧!”

 

    “嫂子,瞧你这话说的,人家这是新婚。”

 

    打趣声儿不小,再大点估计整栋家属楼都能听见,顾一野凭借着坚定的意志愣是没有搭理那俩八卦之王。

 

    不过问题来了。

 

    要用水的地方那么多?怎么就断定是用来擦身子的?我拿来烧水喝不行吗?

 

    等会到家顾一野发现还真不能烧水喝,因为家里根本没灶……

 

    这个一室间从分到手就是顾一野自己整理装饰的,直男审美带来的后果就是很简洁利落,该有的都有,还不花里胡哨。跟北京的家比起来,自然是简陋的不能更简陋,但是想到以后这个屋子里会有他的妻子和孩子,那份归属感瞬间就来了。

 

    事事俱到的顾一野却没想到这个屋子还缺灶,一个从小到大都吃食堂的人漏了这个很正常。

 

    其实顾一野觉得以后带老婆孩子一起吃食堂也行,省的阿秀每天买菜做饭洗碗……食堂的伙食除了不太好吃,可便宜不说分量还很足,甚至吃完都不需要自己洗碗。

 

    但阿秀不可能真的跟他去吃食堂。

 

    家里能做更好吃、更喜欢吃的菜,为什么要多花钱去食堂,忙一天回家没有一口热饭,那还叫家吗?

 

    显然,起床完毕的阿秀也发现了这个家最大的缺件是什么,等她洗漱完回到家,就提出下午一起去买厨具。

 

    顾一野点点头,而后又心虚的打量她几眼,“你不用再歇歇吗?我看你挺累的。”就这一会儿,不知道捶了几次腰了。

 

    “顾一野!”

 

    阿秀又气又恼,没好气的瞪着他,她这么累还不是他害得,还好意思提,还是说他好意思邀功请赏?

 

    天地良心,顾一野真的是操心阿秀的身体,但是阿秀却以为他在搞黄色。

 

    摸摸头,顾一野觉着自己今早可能在阿秀这不受待见,与其多说多错,那还是少说为妙。

 

    “我们去接小飞吧,然后吃完饭一起去逛逛,看添置点什么。”

 

    “行。”

 

    新婚小夫妻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主要是阿秀有重新盘算了一遍缺什么,怕自己忘了还找顾一野要了纸笔记下来。

 

    出了门,顾一野就去牵阿秀的手,阿秀觉得这样就很好,有顾一野牵着,她可以放心的四处看,都不用看路了。

 

    至于牵着会不会有人说闲话,不在她的在意范围之内。讲道理,反正她和小顾怎么样都会被说闲话,那还不如牵着,说他俩咱俩腻歪,总比说他们不恩爱要好。

 

    顾一野不知道这么多弯弯绕绕,没被甩开他就觉得很满足,毕竟按照阿秀的性子来说,当着外人的面,她都很羞涩的。

 

    现在这种改变,难道是昨晚深入交流带来的?

 

    也对,最亲密的事他们都做过了,牵手算什么?

 

    就这样,顾连长乐呵呵的牵着媳妇儿的小手出门了,面对一路上若有似无的打量,两人完全是权当没看见,顾一野一直都很高冷,阿秀则是忙着看风景,偶尔实在避不开了,她就客气的对人笑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他俩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认识的忽视,认识的上来打招呼了,顾一野就带着阿秀认人,阿秀一路看着老顾升到中将,作为他的夫人,自然这些人际关系很会处理,搁到现在用,哪怕故意藏拙,也太够用了。

 

    惹得这些军官挺奇怪,因为都说顾一野娶得他老排长的遗孀,乡下来的,还带个孩子,想来就是个无知粗俗的乡野村妇,谁知道瞧着长得不赖就算了,说起话来还挺有文化的……

 

    这样的遗孀娶回家也不亏,有些个精明的都觉得顾一野的福气还在后头。

 

    顾衡住的军区招待所,顾一野和阿秀找到他们的时候,小飞正跟他学打军拳,八岁的小男孩出于对军人的崇拜,打的像模像样,哪怕看到母亲来了,也没半途而废。而是等到一套拳打完了,才飞奔到母亲怀里。

 

    “妈妈!”

 

    “哎,昨晚乖不乖?没闹爷爷吧?”阿秀把随身带的帕子拿出来给小飞擦擦汗,边说边跟顾衡道谢,“辛苦爸了,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好带得很。”就是皮了一点,但男孩子不都这样吗?顾衡觉得比顾一野小时候好多了。

 

    “妈妈,妹妹呢?”小飞突然问,左看看又看看没看着别人,就去摸阿秀的肚子,“妹妹在这里吗?”

 


评论(1)

热度(7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