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6.

    顾一野是在午饭后到达排长家,但阿秀不在家,家里只有张妈妈和小飞在。

 

    张妈妈这会儿身体好些了,眼睛可以模糊看见些东西,只能看见有个身型高大的人走进了院子,就抱着小飞坐在院子里,小飞躺在她怀里睡得正香。

 

    “是谁来了?是村支书家的阿海吗?”张妈妈随便猜了个人,看身形是差不多的。

 

    顾一野把东西放到院子门边的空地上,“张妈妈,我是顾一野,是排长手下的兵。”

 

    张飞的战友张妈妈就熟悉顾一野一个,也只有他来过家里,更何况之前这小伙子背着她跑了几十里地。

 

    “哎呀,是小顾啊,你怎么来了?”张妈妈抱着小飞不好动,顾及着他睡着了,也不敢大声说话,只得压低声音惊喜的道谢:“上次的事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我醒的时候你已经走了,真的特别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张妈妈您这话就是把我当外人了。”

 

    “你也好,部队也好,真的帮我们太多了。”张妈妈一只手搂着小飞,另一只手紧紧抓着顾一野的,激动不已。

 

    张妈妈也是个很深明大义的母亲,顾一野知道她是真的不愿意麻烦部队和他,心里愧疚着呢,便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抚:“排长把我当弟弟,那您也就是我妈妈,母子之间不需要谢。”

 

    话是这么说,但哪能真的这么不客气呢?不能仗着人家心里愧疚就无止尽的索取。

 

    张妈妈听阿秀说过,飞伢子是为了救这个小顾同志才死的,要说怨,刚知道的时候确实怨过,为了战友撇下母亲和妻儿,也不想想家里没了他怎么过……但是平静下来后就没这么没想过了。

 

    换成任何一个人,飞伢子都会去救的,要换成飞伢子有危险,这小顾同志肯定也会救得。而且听另一个姓高的小战士说,小顾同志也是为了给受伤的飞伢子找个担架养伤,谁知道那个门板下有地雷……

 

    想到这,张妈妈就拉着顾一野语重心长的劝:“小顾啊,你为这个家做了很多了,就是飞伢子在也不过如此。真的。听我的,以后别来了,忙点你自己的事,多回家看看父母,多陪陪对象,别耗在我们这。你看我现在好了,以后能帮着阿秀带带小飞,日子会越过越好的,你别担心。”

 

    可我想要的对象就在你们这啊……

 

    这话顾一野不敢明说,但张妈妈的话茬他也不应,转而提起工作的事。

 

    “张妈妈,我这趟来,是为了阿秀工作的事。”

 

    张妈妈疑惑,“工作?什么工作?”

 

    “国家有政策,有些岗位是针对烈属的,优先录用。都是些普通岗位,钱不算多,但胜在稳定。镇上的武装部给阿秀在学校的食堂安排了工作,就饭点忙一忙,每周还能休一天,不耽误照顾家。”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对于工作有种莫名的稀罕,毕竟能拿工资的话,谁想一年在地里干到头,然后还得为了几毛几分的收购价跟商人扯皮。

 

    算下来也没很挣钱,刚够家里嚼用罢了。

 

    果然,张妈妈惊喜的不行,“真的啊?那……那太好了啊,这样阿秀就不用下地了。”

 

    怕顾一野误会,张妈妈连忙解释:“不是说阿秀不想下地懒,就是阿秀之前家里是养蜂的,对地里的活儿根本不懂,之前生孩子还伤了身子,她不懂又没体力,实在是辛苦。可问题是辛苦了,收成还不好……哎……”

 

    这些顾一野当然知道,所以他这不是带着工作来了吗?可不能再想上辈子那样陷地里陷两年再出来。说个那啥的话,少下两年的,阿秀也许还能多活几年呢。

 

    “我知道,您别着急。”顾一野安抚张妈妈,瞧着小飞皱起眉头似是被吵到一般,连忙轻轻拍拍他,见他眉头舒展开来,才继续,“所以我趟来也是为了帮你们搬家的,镇上离这那么远,阿秀不能来回跑,也不安全……再说,镇上离医院近,对您修养身体也好。”

 

    “这……我们家在镇上没房子,租房子又要花钱,飞伢子的抚恤金没多少了,不能动的,小飞以后上学要用钱呢。”

 

    张妈妈当然知道镇上好,但要有那个条件早就去了,还能等现在吗?

 

    “小飞还小,您身体也不好,阿秀要照顾你们就不可能睡别的屋,在食堂工作基本都能带饭菜回家,所以啊,租个单间就够了,没多少钱,阿秀的工资够的。”顾一野简单跟张妈妈分析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只有您身体好了,阿秀才更轻松,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花小钱买您身体健康,总比病重了花一大笔要来的划算,不是吗?”

 

    “是这个理。”张妈妈点头道。

 

    “而且镇上学校好,以后对小飞上学也有好处。”

 

    对张妈妈来说,小飞和阿秀都是最重要的,只要为他们两个好,张妈妈没有不同意的说法。要说她现在不同意的有什么,那就是不同意阿秀非得赖这个家里被她老婆子拖死,要不凭阿秀的长相和能干,根本不愁找不到下一家。

 

    想起这个,张妈妈就忍不住啰嗦了,但她又觉得这事儿拜托小顾同志不太好,然而她能拜托的都托过了,奈何阿秀听不进去啊。

 

    “小顾啊,能不能帮我劝劝阿秀,多去相看相看人?阿秀之前就是我们附近出了名的漂亮姑娘,而且孝顺又能干,自打飞伢子去了以后,好几波媒婆替人上门说亲了。我就想她挑个好的,家里有个男人,日子会好过很多的。起码村里的混混绝不敢再对她说些脏污话……”

 

    顾一野:“……”想都不要想!

 

    阿秀是我的!我恨不得把她抱回自己家,怎么会让她去相看别人!

 

    也就上辈子的自己那么智障,还真的替张妈妈和村支书劝了两回,现在想想……真的回头把自己暴揍一顿。

 

    “那个……”顾一野想直接拒绝,但是他没立场,只能含糊的暗示张妈妈,“阿秀马上都要去镇上工作了,您说是村里的男人条件好还是镇上的好呢?您也说阿秀这好那好,等去了镇上,真有想过日子的男人,还能看不着阿秀吗?谁娶了阿秀都是祖坟冒青烟了,您说是不是?”

 

    “对对对,阿秀是最好的媳妇……也是飞伢子没福气……那就照你说的,等先去镇上再说。”张妈妈被顾一野说服了,边说边感慨,“哎,当初她要是不找飞伢子,这会儿肯定日子好着呢。可惜啊,被我这个老不死的绊住脚了……”

 

    张妈妈这话说的让人心酸,但是却也是事实,没有张妈妈的话,阿秀真的可以轻松很多,不过这日子就是这样的,总不会什么都让你逞心如意的。

 

    初步搞定了张妈妈,顾一野下一步就准备去说服阿秀了,向张妈妈问了阿秀的位置,就直接跑着去了。

 

    留下张妈妈一脸懵圈,这小顾能找到地儿吗?他又不是村里人,哪里能找到?

 

    顾一野确实能找到,上辈子他就去过得地方,怎么会找不到呢?

 

    “阿秀!”

 

    到了地方,阿秀正带着草帽站在地里捶腰,一看就是弯腰劳作了很久,腰疼的受不了了。

 

    顾一野可心疼坏了,他上辈子第一次下地干活,那几天还腰酸受不了,那个感觉比军队里的训练还难忍受。

 

    顾不上阿秀对他突然出现而诧异的眼神,直接把她赶到树阴底下坐着,“你歇歇,我帮你干。”

 

    “别别别,小顾同志,你不会……”阿秀拦着不让顾一野去,因为张飞总是在信里说顾一野,所以她是知道这小同志家里条件很好,根本不懂农活儿,“再说了,哪有让客人来家干活的道理?你真的没必要这样,你已经为家里做太多了。”

 

    “谁说我不会了?别看不起人了。”顾一野故作生气道,原本带着笑意的脸一下就变成了面无表情,瞧着怪吓人。

 

    起码阿秀是怂了。

 

    顾一野见她不在阻拦,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几十年没干了,但是在上辈子,这段日子难得的是和阿秀一起的时光,他便时常翻出来反复想。

 

    两人争论期间,几位妇女说说笑笑的往这凑,发现顾一野拿着工具下地了,便意有所指的调笑道:“解放军可真是助人为乐啊,我家地也要人帮忙,您也去帮帮呗。”

 

    这要放上辈子,顾一野绝对的只能握紧拳头咬牙不动手,并且一点话都说不出来。但他现在是钮钴禄一野了。

 

    “我帮的是烈士遗孀,你们也是?”

 

    阿秀:“……”好嘛,一句话就把人家的男人都问死了。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咒谁呢!”反应过来的妇女气的跳脚。

 

    “你们怎么说话的我就怎么说话的,怎么享受着张飞用命换来的和平安稳,却连他的遗孀都不能善待?”顾一野烦死这些八婆,“自己不知道帮就算了,还见不得别人帮,我就好奇同样的水,怎么能养出差别这么大的两种人!”

 

    【求个小爱心❤️】

评论(2)

热度(14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