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7.

     怼完八卦的妇女们,顾一野瞧见边上有些自卑的阿秀,不由想起初见的那个勇敢大方的少女阿秀,谁能想到仅仅是几个月而已,可以让一个人发生那么大变化。

 

    “阿秀,张飞是为了千万人的安稳幸福牺牲的,他是英雄,作为他的遗孀,你是伟大的。不要因为某些人浅薄的眼界而自卑,你有一位顶天立地的丈夫,有待你如亲女的婆婆,还有可爱的孩子,比她们所有人都强。”顾一野无视即使气愤却还不愿离开的妇女们,深深地看着阿秀,意有所指:“你说可笑不可笑,有些人连自家婆媳问题都处理不好,还有空管别人家的闲事。”

 

    顾一野都帮到这份上了,阿秀也不能再装鹌鹑,抬头莞尔道:“是呢,婆婆待我极好,小飞乖巧听话,只不过没男人罢了,但是有些男人活着还不如死了,小飞爸爸要是活着,肯定不会给我委屈受得。”

 

    “那是,排长之前就跟说,他爱你,想给你最好的。”

 

    听到这,阿秀那张因为生计而憔悴不少的脸上蓦地浮现一抹羞涩,属于女人的娇羞之色蓦地绽放。

 

    哪怕是为了张飞而绽放,顾一野也不禁看迷了,自信如他,相信在不远的未来,这个女人肯定会独独为他而绽放。

 

    闹到这份上,再加上工作有了着落,顾一野干脆拉着阿秀回家,不等她问就直接道明原因,“镇上武装部为了照顾烈属,给你安排了工作,这地这两天就要租出去,留给租户弄吧,不差这一两天。”

 

    “啊?”什么都不知道的阿秀有些懵圈,也有些不敢相信,她虽然生活在乡下,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这种好事,家里不找关系是落不到自己身上的,十里八乡也不是她一个烈属,也没见人人有着落。

 

    估计又是小顾同志帮的忙吧,她听张飞说过,小顾同志家里条件很好。

 

    但是小顾同志放弃高考参军,就是为了摆脱靠家里的说法,这要是为了她们家动了家里的关系,不是让他打自己脸吗?

 

    回去的路上,阿秀就忍不住说:“小顾同志,你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妈现在身体好了,小飞再大点,我们一家也就熬出来了。这人情欠下,要还还得拿人情去换,没必要为我们付那就大代价。”

 

    “排长的命,我的命,难道不值得这点代价吗?”顾一野反问,“你不必觉得有所亏欠,这个工作不给你,就会落到蛀虫的亲戚头上……所以你得到是理所应当的。”

 

    这话说的阿秀不知道怎么回,这算是两权相害取其轻吗?

 

    “阿秀,这种环境……真的有利于小飞成长吗?古有孟母三迁,环境对于孩子的成长很重要,为了小飞,一切都是值得的。”

 

    阿秀:“……”

 

    有理有据,无话可说。

 

    阿秀觉得自己快要不认识小顾同志了,还记得初见,他还是个为了掩饰不好意思而咳嗽的大男孩,一场战争,让他成长为可靠的男人了。

 

    真的,每说一句都能狠狠抓住她的点,现实而又让她无法拒绝。

 

    不过,她不也因为这场战争从少女成长为持家的女人了吗?

 

    只能说,战争太残酷了。

 

    接下来的一段路上,顾一野和阿秀详细讨论了搬家以及租地的事宜,因为那边的工作催的急,没留给阿秀多少时间慢慢处理。

 

    托妇女们的福,没到晚上,关于张家要租地的事就传的全村皆知。张家地不少,一时间整个村里都人心浮动,自从张飞去了,多少人都眼馋那些因为阿秀来不及处理而荒废掉的地。

 

    这不,到了饭点,一个两个都拎着吃的喝的上门来打听了,说句难听的,张飞办丧事的时候都没这时候热闹。

 

    张妈妈和阿秀商量过后,第二天就找村支书正式放出要把地租出去的消息,然后又将心里属意的租户给说了,全权委托村支书办理。

 

    基本都是平时帮过张家的人家,这种时候总归是愿意回报的。

 

    这年头租地没多少租金,阿秀也没那么贪,只要每年给够他们三口子的粮食就成。

 

    两个女人一个孩子又能吃多少?租了就是稳赚不赔。

 

    拜托完村支书,阿秀就跟着顾一野去了镇上,先到武装部拿了介绍信,然后去了工作单位报道。

 

    最后,则是忙着租房子。

 

    工作是有了,但不可能提前预支工资,所以房租只能动用所剩不多的抚恤金。但想到以后能有稳定的收入,阿秀这房子租的毫无心理负担。

 

    正如顾一野所说,阿秀果然租的是个单间,看大小也就只能放两张床和张小桌子,但对于她们孤儿寡母三口人够用了。

 

    等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两天后,而正如顾一野所预感的那样,阿秀又要赶人了。

 

    “小顾同志,你看我们这都安排好了,没什么事要担心的了,趁着还有假,你赶紧回去吧,陪陪家人和对象,别总耽误在我们这。”

 

    “我爸不知道跑哪教学去了,至于对象……我没对象啊。”

 

    “啊?”阿秀惊讶,神情有点为难,总觉得自己太八卦了,但是为了这个小同志好,她不得不开口劝,“张飞之前说你在连队处的有,挺漂亮的,你别为了忙我们的事而亏待了人家姑娘。”

 

    “……”排长怎么那么八卦啊!顾一野吐槽归吐槽,但觉得这样正好,他可以把事儿说清楚了,省得以后被别人添油加醋的说出来膈应人,于是无辜的眨了眨眼,“她喜欢上别人,我们分手了。”

 

    但我也喜欢上别人了。

 

    就……算是双双……劈腿……吧?

 

    “就是高粱,排长跟你说过没?他借钱买了20条裙子送给我前女友,她也没拒绝。”

 

    ???

 

    阿秀为这魔幻的发展不禁皱起眉头,现在小年轻谈对象玩那么花啊?没记错的话……

 

    “高粱……不是你朋友吗?”阿秀小心翼翼的,并且语气有点微妙。

 

    顾一野像是没听懂一样,自信的挺起胸膛,肯定道:“对,我最好的朋友!”

 

    这一刻,顾一野觉得自己的脑袋上肯定是绿油油的~

 

    事实上,在阿秀看来,顾一野戴的军帽还蛮应景的,都是绿的( ̄ー ̄)

 

    更何况还是一身绿。

 

    第一次,阿秀觉得军装貌似有点不好看……

 

    不过这小高同志怎么这样啊,看着浓眉大眼的,怎么能干挖兄弟墙角的事呢?上次见面还真没看出来他是这种人。

 

    也亏得小顾同志傻,竟然都没觉着出来,真……可怜。

 

    “那个……下次再谈朋友,不到结婚,就不要介绍给高粱认识了。”阿秀委婉的提了个建议。

 

    哈哈哈哈哈,顾一野真的觉得阿秀很逗,看看为了照顾他自尊心都委婉成什么样了。

 

    就这样,顾一野又留了下来,只是这次只能住招待所,起床之后再去张家。

 

    刚工作需要适应时间,顾一野就让阿秀先别担心家里,他会帮张妈照顾小飞,不能刚开始工作就给领导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

 

    顾一野……顾一野也不会做饭,会做这边也没灶给他做。所以都是买了饭打包好带回去跟张妈妈一起吃,小飞暂时只能喝奶,每次都只能在怀里留着口水盯着他们吃。

 

    真可怜……

 

    但是必须得说,看得到吃不到的小飞带动了张妈妈的食欲。

 

    人都是八卦的,新搬来一户人家,却只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并且每天还有穿军装的男人出入。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不自觉的关注。

 

    这不,在观察了两天之后,午后抱着小飞出门遛弯的顾一野被坐在树荫下乘凉的一群老太太逮住了。

 

    “后生,带儿子出来遛弯呢?”老太太浑浊的双眼闪着名为八卦的亮光。

 

    “嗯,这我哥的孩子。”顾一野含糊的回道。

 

    另一个老太太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连忙插嘴问: “那你哥呢?”

 

    “去年打仗,牺牲了。”

 

    老太太可惜的感慨:“那你嫂子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和老人,不容易啊。”

 

    “是啊,不过这年头谁都不容易,幸亏部队照顾,给安排了工作。”

 

    这话说的,老太太们都不约而同笑的意味深长,老而成精,都明白里头肯定有门道,镇上烈属不少,也不见都安排了,说到底还是有关系。

 

    至于关系……除了眼前这位还能是谁?

 

    就冲这个,以后也不能随便看轻了这家人。

 

    “那你怎么不把嫂子和你妈接到身边照顾?靠的近方便。”

 

    你当我不想吗?那也得真的是我妈和我嫂子啊。

 

    “我读军校呢,等毕业了津贴多了,就把她们接过去,现在就是过渡一下。”

 

    还读军校呢?

 

    那可有前途啊。

 

    这一打听,老太太都起了做媒的心思,便又试探,“那要是未来对象介意怎么办?”

 

    我未来对象绝对不会介意。

 

    这么想着,顾一野无所谓道:“那不行,以后我的津贴肯定都是给我妈和我嫂子管的,都是一家人,她们还能害我不成?我妈养我不容易,我嫂子也对我可好,而且以后我们家的东西肯定都是我家小飞的,他可是长孙,做人不能忘本。”

 

    老太太们:“……”吐血。

 

    大清都亡了。

 

    但……说心里话,大孙子小儿子,长孙确实意义不一样。

 

    哎,这要是自家儿子就好了,要不在家里还能受儿媳妇的气?可这要是自家女娃的对象,那还是算了。

 

    整个一傻子。

 

    谁给他介绍对象,家里都要被吐沫星子淹死,这样的智障也敢介绍?

 

    顾一野将老太太们的神情尽收眼底,心说,以我跟着保姆看了多年“金牌调解”节目的经验,还能治不了你们?

 

    

评论(7)

热度(11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