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8.


    收拾完八卦的老太太们,顾一野回去就拜托张妈妈不要理那些打听自己消息的人。

 

    问就是他们想给自己做媒。

 

    张妈妈:“……”

 

    这才搬过来就做上媒了?

 

    不过……也正常。这个小顾家庭条件好,自己长得也好看,职业也是受人尊敬的解放军,而且这上着军校呢,以后更是前途无量的军官,这样的女婿谁家不想要?更别提这模样在这,多少大姑娘冲这个脸也得往上贴。

 

    现在不比以前了,女孩子主动追个男同志,要是成了,也算是一段佳话。

 

    张妈妈一边应下一边打趣道:“你都不知道人家想介绍什么样的姑娘,就给拒绝了?万一是你喜欢的那样呢?”

 

    “我军校还没毕业不给结婚的,毕业了只是副连,不能随军,算起来还有好些年,这时候谈不是耽误人家吗?”顾一野多的也不说,以张妈妈的阅历,肯定懂的,“而且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我肯定得跟着政策走。”

 

    这话说的……

 

    张妈妈莫名的觉得格局大了,小顾真是有觉悟,不愧是解放军!

 

    晚上下班回来的阿秀听说了这事,心里也有了计较,看来以后遇到老太太们说话要小心点,可不能三两句话就被套出小顾的信息。

 

    不过,阿秀还是觉得小顾少来最好,他不来,老太太们想做媒也没用不是?相看人也得见面的。

 

    学校食堂的工作,阿秀做的很不错,本身她就手巧,而且也爱干净,做饭的大师傅乐意有这样利索的人搭班。

 

    活儿不算重,就是给大师傅打下手,顺便给孩子们打饭打菜。阿秀自己就是孩子妈,看见这群小萝卜头也喜欢得紧,孩子哪个菜喜欢就会多给一点,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新来的阿姨。

 

    而且这会儿的孩子们有的吃就行,根本不挑嘴,家长们乐得孩子不在家少做一顿,要不孩子在家就得想法子折腾好菜……所以只要卫生这块不出问题,就根本没问题。

 

    工作顺利,还有时间陪小飞和张妈妈,阿秀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看阿秀状态越来越好,顾一野也该离开了,就这几天假,有事情忙的话,一晃眼就过去了。

 

    离开那天,阿秀送他,趁着这会儿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顾一野把之前被阿秀退回来的蓝裙子又拿出来,送给她。

 

    “收下吧,已经退不了了。”顾一野瞧着阿秀眼底的惊讶,“我留着也只能放衣柜里生灰,不如送给阿秀你,我也没其他认识的女孩子了。”

 

    “我有裙子。”阿秀虽然有点欢喜,但理智还是在线的,连忙推脱道:“你留着,以后遇到喜欢的姑娘可以送她。”

 

    “阿秀你听过一句话没?女孩子的衣柜永远缺一条裙子。”

 

    女孩子……

 

    真是的,自己都是孩子妈了,难为小顾同志还称呼她为女孩子。不过不得不说,虽然有种羞耻感,但听着还是蛮开心的。

 

    看出阿秀有点不好意思了,顾一野装作没发现,继续说,“再说了,每年流行的款式花样都不一样,拿过时的送给喜欢的姑娘,她不怪我,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倒也有点道理。

 

    不过要强的阿秀是不能接受白拿的,尤其两人无亲无故的,算什么呢?小顾帮家里那么多,可不能再占人家便宜了。

 

    “那……算我让你代买的,等下个月发工资了,我把钱还给你。”

 

    “刚安定下来,要用钱的地方多,你别急着给我,我一个人没有要用钱的地方。”

 

    反正,以后你就会发现,还来还去,这钱到底还是进你口袋。

 

    顾一野回到军校后,一切仿佛和以前没区别,但实际上区别还挺大的。

 

    起码再给阿秀写信,这次不会再回寥寥“安好,勿念”这几个字,从繁重的农活中脱身后,阿秀有空也有精力去写信回信了。

 

    基本上都是写小飞的事,小孩子这个时候一天一个样,三翻六坐七滚八爬……到了后面,还能蹦字呢,今天蹦个“妈”后天蹦个“爸”的……通过信文字,顾一野也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温情。

 

    有时候读信被人瞧见了,还被调侃是接到对象的来信腻歪得很。

 

    顾一野通常都是笑而不语,然后就要被骂穷嘚瑟。

 

    切,换成他们自己,嘚瑟的该比他还厉害吧……

 

    都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话是有道理的,物质条件得到了满足,人才会有空去丰富精神世界。

 

    又一次探亲假,短短三天,顾一野发现小小的单间里多了些书籍,虽然都是跟烹饪相关和童话故事书,但说到底也是书。

 

    张妈妈模模糊糊看到顾一野在翻书,便跟他唠嗑,“阿秀啊,以前上学那会儿成绩可好了,但是乡下不兴让女孩子读太多的书,所以高中就没读了……这些书,她每天晚上都给小飞读,我也跟着听,怪有意思的,听着听着我们仨就都睡着了。”

 

    之后,顾一野时不时地会寄一些书给阿秀,有的是给阿秀看的,有的是给小飞启蒙用的。

 

    这次来到粤东,顾一野带着阿秀和小飞去了照相馆,这年头拍照不算便宜,阿秀觉得没必要浪费这个钱。

 

    “高粱他们想知道你们现在过什么样,我说的、你写的,他们总归不是亲眼看见的,所以我想带你们拍张照给他们看看,瞧着你们这精神头,应该能放心了。”

 

    张飞这些战友对她们帮助良多,阿秀觉得不能让他们一直惦记着,所以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成。”

 

    为了让照片看起来精神,阿秀给小飞拾掇了一番,穿上了刚改好的衣服,虽然是旧衣服改的,但是阿秀手巧,审美也不错,改一改比外面卖的新的还好看。

 

    至于她自己……想了想,最后穿上了顾一野送的那条蓝裙子。

 

    “张妈妈也一起去吧,都挺惦记您的。”顾一野想到前世张妈走了以后,除了遗像竟然再也找不出任何照片,便也提出带张妈妈一起去的想法。

 

    张妈妈笑着摆手赶他们出门,“不了不了,你们年轻人去就行,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好照的。照片记得多洗两张,好好的放起来,这玩意可容易坏了。”

 

    “好,多洗几张,让您可以随便送人看那种。”

 

    张妈妈被顾一野逗笑了,“就你嘴贫。”

 

    张妈妈不愿意,顾一野也不多说,只是打定主意下次找大院里的发小借个相机带来,他自己给这一家多拍几张,省得以后回想起来,才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连模样都模糊了。

 

    这次拍照,顾一野没穿军装去,换了自己的常服,很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放在后世,这算是白月光标配了?反正顾一野没事上网冲浪,总看到什么“穿白衬衫的哥哥,带我回到令人心动的初恋”之类的……

 

    当然,他最爱的毋庸置疑是军装,但也不想以后拿出照片来回看,都是一水儿的军装。

 

    顾一野这一身在他自己眼里很寻常的常服,搁别人眼里可是太勾人了,不夸张的说,就从家走到照相馆这段距离,不下二十,不,三十个姑娘瞅他。

 

    阿秀瞧着那些偷偷瞄着顾一野窃窃私语的小姑娘,觉得真的好青春,忍不住调侃顾一野:“小顾,今天之后,这镇上也不知道多少姑娘要犯相思病了。”

 

    “那你呢?”顾一野反问。

 

    “啊?”阿秀被打的措手不及,心里头直打鼓,不懂顾一野怎么会这么问。

 

    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顾一野连忙补救,“我意思是,阿秀你也觉得这身好看?”

 

    “主要是你人长得好看。”阿秀看看不远处同样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再看看顾一野,最终选择说大实话。

 

    “那是军装好看,还是这身好看?”顾一野突发奇想,又继续追问。

 

    “当然是军装。”阿秀想也不想就回答了,望着顾一野疑惑的眼神,又补充道:“穿军装的你,眼里有光。”

 

    顾一野没搭话,只是把小飞的抱的更紧了,在阿秀转过头去看路的时候,低头微微勾了勾唇角。

 

    这年头照相没什么花样,就是往那一坐,跟着师傅的指挥走。师傅估计是误会了,上来就让两大一小一起坐过去,然后一顿操作猛如虎,阿秀都没来得及说什么,这照就拍完了。

 

    阿秀:“那个……”

 

    “这个全家福好看啊,你们同意让我放门口做宣传照的话,我给你们打八折啊。”

 

    师傅看着这三口子,完全是男帅女靓孩子可爱,看的就让人舒服。

 

    刚到嘴的解释,因为打折,又让阿秀给咽回肚子里了,只要能便宜,误会什么的都好说。分开拍,不打折,要洗的多,还会更贵。

 

    就这样,这个照算拍完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阿秀看着这张旧照片,才突然意识到不对。

 

    “说拍我和小飞给高粱他们看的,你那天换什么衣服啊?怕不是一早就打算跟我们一起拍吧?”

 

    顾一野不否认他的小心思,反而还打趣起阿秀,“顾太太,你那天穿的可是我送你的蓝裙子~”

 

    那点朦胧的感觉这会儿被戳破也是不好意思的,阿秀又羞又恼,“那是我让你代买的,不是你送的。”

 

    然而,顾团长职位升了脸皮也厚了,振振有词道:“代买你得给我钱呐,可你也没还我钱啊,所以就是我送的。”

 

    “那是我不还吗?是还了你又偷偷塞给我!”

 

    “那不管,反正钱没到我口袋。”

 

    ……

 

    

 

    

 

 

 

 

 

 

评论(2)

热度(13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