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09.

 

    等到过年军校放假,顾一野跟顾衡招呼一声,就屁颠颠跑去粤东跟阿秀他们一起过年了。

 

    学校之前就放寒假,阿秀自然也跟着放假,所以三口子就回到乡下,把老家的屋子打扫打扫准备迎接新年。

 

    托学校小萝卜头们的福,去买年货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孩子家的摊子,知道阿秀平时在学校对自家孩子好,所以买东西的时候都给算便宜了。

 

    自从张飞走了,阿秀感受过善意,但是更多的确却是恶意,就像村子里的女人们和流氓总是对她指指点点,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家里没有男人。

 

    而在镇子上生活的这段时间里,却是善意大过恶意,虽然也有人因为家里没男人看轻她,但更多的是像这些家长一样,无关有没有男人,只是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也对你好,有来有往,不存偏见。

 

    平时,顾一野可以借住村支书家,但是这过年了,村支书城里的儿子也要回来,自己家都住不开,更别提给人借住。所以,阿秀收拾出了原本打算用做新房的屋子给他,自己带着小飞跟张妈妈住,原本她们就是三个一起住,家里没别人,一起有安全感。

 

    离开村子半年,再次回来,自然少不了流言蜚语,不过阿秀原本就不爱搭理她们,现在自己日子过得好了,就更不回搭理他们。

 

    给她发工资的又不是他们,只不过见着她没有他们预想中的那样惨,眼红她平静的日子,心中不平罢了。

 

    而他们能编排的事,用脚想都知道是带着桃色的,这个跟她传桃色谣言的人选除了顾一野,再也没别人了。

 

    照相馆摆在店门口做宣传的那个照片可是谁都能看见的,其实那个照片摆了两天,阿秀就觉得这样不合适,又跑去把钱补足了,让老板给撤了下来。

 

    但是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被看到了又怎么会因为撤下来就没这回事呢?

 

    这村里人一传,可不就越发的离谱了。

 

    村支书在就听过村里的风言风语,但是阿秀他们不在村里,并未影响到什么,他不好管也就没管,但是过年他们回来了,顾一野也来了,村支书觉得还是得探个口风。

 

    “解放军同志,村里有人看见镇上的照相馆有你和阿秀一起拍的全家福,这是真的吗?之前她们不在村里不碍事,这回来了,如果是假的,我就好说他们了。”

 

    顾一野抱着小飞溜达呢,听见村支书问,想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回答,“这个事啊……是老板误会了,原本是部队里的战友们想看看阿秀和小飞现在什么样,结果去了之后老板也没问就拉我们拍,拍都拍了我们不要到时候还得吵架,再加上老板说放门口宣传可以打折,我们就同意了。”

 

    村支书觉得是这个理,这年头拍照多贵,拍了说不要弄不好得打架,但是作为过来人,他还是想提醒一下。

 

    “解放军同志,你想帮张家,我清楚。你是好人,张飞那么多战友就你一个站出来了,从出事到现在忙前忙后的跑。”说着村支书自己都有些臊得慌,“但是,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一个没结婚的男人,平时还是多注意点。说到底,你回了部队,就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了,可阿秀他们还生活在这,镇上离这里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谣言传过去只是时间的问题。”

 

    顾一野没去看村支书,只是一直逗怀里的小飞玩,等村支书说完了,才含糊的应了声:“好,我知道了。”

 

    村支书:……

 

    你知道啥了?

 

    小飞快一岁了,现在已经可以自己扶着东西走几步,话还不会说,但是简单的喊人,含糊的会几句。

 

    顾一野一直拿磨牙棒逗他,却不给他吃到,长牙的小家伙牙痒得很,口水因为长牙泛滥成灾,这么一会儿口水兜就要兜不住了,急了,就奶声奶气的喊了声“爸”……

 

    上辈子,顾一野和小飞情同父子,但碍于顾一野和阿秀两人的怯懦,一直也没成现实,顾一野自然也没听过小飞叫一声爸,谁成想,重回一世,这么早就听到了。

 

    一声“爸”叫的顾一野心花怒放,笑的两颗虎牙都露出来了,一边应声一边把磨牙棒给了小飞。

 

    村支书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总有种那么一些不太对的预感。

 

    亲亲小飞的嫩脸蛋,顾一野笑着扭头对一边目瞪口呆的村支书说:“小飞叫我一声爸爸,我就一辈子是他爸爸,您想的事我都知道,但是把他们母子俩交给谁我都不放心,所以他们往后的幸福我会负责,您放心好了。”

 

    下巴都要惊掉到地上了,村支书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咳了几声才说道:“这……这事阿秀知道吗?”

 

    “她还不知道,但我最近会找机会跟她说的,您可别说漏嘴。”

 

    村支书:“……”我说不说漏嘴好像都没什么影响吧?

 

    不是村支书觉得顾一野配不上阿秀,就是觉得太配得上了,所以……可能不会这么顺利。

 

    阿秀过年自己买了年货,顾一野来了之后又买了,所以家里的肉着实有点多,而且家里没冰箱,吃不掉的话就会坏掉。于是阿秀只能把多出来的肉加工腌制熏干,这样保质期长,以后想吃了就能拿出来吃。

 

    自家留一点,剩下的都给顾一野带上,战友多,带少了根本不够分的。张飞出事后,战友们多多少少都帮了不少,家里这样也没什么拿得出手,只能做点好吃的回报了。

 

    做饭这上面,顾一野除了劈柴烧火端盘子,其他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他之前在镇上的小单间倒是做过一顿面条,然后……阿秀再也不让他做了。

 

    还说这个面条的味道和他的脸反差很大。

 

    顾一野:“……”

 

    也就是没什么味道罢了!这样的健康!

 

    临近过年,租了张家地的几户人家纷纷送来了抵作租金的粮食,粗粮细粮都有,斤两也不差,就算小飞是个半大小子,也完全足够三口人吃了。

 

    这乡下地方,只要一串门,就准有点事要发生。

 

    这天,顾一野在院子里劈柴呢,张妈带着小飞坐在院子里玩,小家伙现在学走路呢,屋里根本待不住,铁了心就要往外跑。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红戴绿的中年妇女笑的很浮夸的走了进来,就……基本不用问,都知道她是媒婆。

 

    那一开口,就更知道她是媒婆了。

 

    “小飞他奶奶,一段时间不见,您身体瞧着好多了,我今天来是有件大喜事跟您说的。”

 

    顾一野一边劈柴一边面无表情的吐槽:成了你有钱拿,当然是喜事,反正合不合适还不是全凭你一张嘴说。

 

    这架势,张妈哪里能不知道是干什么来了,她一直很操心阿秀的婚事,就想在走之前能看见阿秀能再找个好男人,过上正常年轻媳妇的小日子。

 

    所以相比顾一野和阿秀的冷漠,张妈是很热情,连忙招呼王媒婆坐下,抓了一把瓜子塞给她,唠嗑似的搭下话茬,“什么喜事能让你王媒婆这么高兴,谁出来我也听听。”

 

    “有人托我来你家说亲,就隔壁村的王厨子,你知道的。”

 

    “啊?”张妈脸上的喜色一顿,犹豫道:“可王厨子都能给阿秀当爹了……这……”

 

    知道张妈误会了,王媒婆笑的不行,连忙解释,“哎哟,我的老姐姐,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是王厨子,人家孙子都几个了,哪能想这个,我说的是他家的老二,不是之前媳妇难产走了吗?这有两年了,也该找了。”

 

    “哦哦,王家老二啊,听说很能干。”张妈听过这个年轻了,“当年我们村好几个姑娘都想说给他。”

 

    “那是,一直跟着王厨子做宴,这两年一些小场面,都是他掌勺,王厨子放心的很。”王媒婆那嘴叭叭叭的跟机关枪似的,都不带歇的,“阿秀又孝顺又能干,那手艺没的说,真的成了,以后夫唱妇随,好日子在后面呢!”

 

    “那他家有说什么别的吗?”二婚就是拉扯多,张妈必定得问清楚,“主要是小飞,我这病部队给管,阿秀能隔三差五来看看我就行,省得哪天走了也没人知道。”

 

    “王家多富,村里第一户楼房就他家建的,养个孩子养得起,嫁过去两人在生个孩子,一个妈生的,还有人能亏待了小飞不成?”

 

    “好,情况我清楚了。阿秀面子薄,回头我跟她说说,再给您答复。”

 

    王媒婆说那么多亲,基本上都这样,私底下总得好好合计一下的,要她说,这个婆婆不错了,还愿意让儿媳改嫁,她见过多少人家都是婆婆一哭二闹三上吊不给改嫁。

 

    “好好好,我还有别家要说,先走了。”王媒婆顺势答应下来,“年底家家户户都有闲钱了,想娶媳妇都趁这个时候说。”

 

    “哎,你忙着去吧。”

 

    王媒婆走了,张妈也没立刻找阿秀说,虽然阿秀都知道,厨房和院子就一堵墙,门还开着,说什么都能听见。

 

    这婆媳两个都不慌不忙的僵持着,只有顾一野一个人觉得煎熬,熬着熬着他觉得这样不行,再这样下去,以后每个来说亲的,他都只能干看着。

 

    顾一野斧头都来不及放下,就冲到张妈跟前,“张妈妈,你非得给阿秀相看的话,你看我怎么样?”

 

    “……啊?”张妈不知道是被顾一野的斧头吓得,还是被他的话吓得,一下子愣是没反应过来。

 

    “我妈走得早,我爸配的有保姆照顾,我是家里独生子,阿秀嫁给我,不用处理妯娌关系,也没公婆要伺候,我一直当小飞亲生的,所以结婚以后也不用再生孩子……”

 

    “小顾同志,你别说了!”窝厨房里的阿秀被顾一野这话吓得拎着菜刀就跑出来了,气急败坏,“我谁都不嫁,你不用牺牲你自己,我们现在日子挺好的……”

 

    张妈妈最近眼睛能看得清了一点,瞅见这俩一个拎着菜刀一个拿着斧头的架势……

 

    “有话好好说,你俩先把斧头和菜刀放下。”

 

 

评论(7)

热度(12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