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10.

一个冲动,让顾一野的寄出去的信件再也没有回音,突然就很想念之前的“安好,勿念”了,但是要问顾一野后悔没有?

 

顾一野可以很肯定的说,一点也不后悔!

 

早该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上辈子就是犹犹豫豫的才裹足不前,早点摆明态度,也省的想那么些小心思了,直接光明正大,何必藏着掖着?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小心翼翼,才会让阿秀多想,进而越发怯懦自卑,其实她又哪里知道,自卑的是他顾一野自己。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顾一野都清楚,在这段感情中,他才是索取更多的那个,阿秀有没有他都能过得越来越好,而他没有阿秀,有没有未来就很难说了。他的敏感,注定了他无法靠自己走出这场战争,而阿秀,是他唯一的药。

 

是他贪心,原本只是想看她过得好,可是后来,越看越想要拥有她······

 

在他遇见的异性当中,阿秀不是最漂亮的那个,也不是家庭背景最好的那个,但她却是最懂他的那个。

 

读着军校,顾一野所谓的光明正大追求,也不过是信里的内容大胆了,其他······隔着那么老远的距离,能干啥呀?

 

偏偏阿秀一封信也不回,嘴上讲着要坚持,不能丧气,但被心爱的姑娘这样无声拒绝,任谁也受不了吧,就是觉得很难······很难······

 

他顾一野,在学校门门课程拿优的人,追求姑娘这门课程倒是彻彻底底的不及格。

 

高粱这小子时不时就来打听顾一野的进度,知道进度不行,还脸大的要给他出主意,说他是读书读傻了。但是······他自己追那么些年都没搞定江南征,凭啥嘲笑他不行?怕自己跟他似的要爱情长跑,所以顾一野坚定的拒绝了高粱的帮助。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阿秀渐渐的开始回信了,但只是恢复成了原来的“安好,勿念”,顾一野探亲假也照样去粤东,每次阿秀都赶他,但是一来他住招待所,二来腿也长他自己身上,走哪她也管不着。

 

小飞是一天一个样,说话也越来越溜了,在顾一野时不时的教育下,每每都能把阿秀掰正的称呼再给掰歪了,看见他就喊“爸”,时常气的阿秀直跺脚,但是阿秀也没办法狠下心去跟小飞说这不是他爸爸。

 

孩子想要爸爸,又有什么错?

 

阿秀看的分明,每次顾一野回来,小飞就很开心,跟平时的乖巧懂事不同,顾一野回来就像是释放了他调皮的本性,仗着有顾一野在,各种作死。孩子觉得有依仗,才会仗着宠爱放肆,平时家里只有妈妈和奶奶,孩子出于直觉和避祸本能,也不敢给她们添麻烦。

 

阿秀原以为这么冷着顾一野,时间一长他就该放弃了,少年人的气性,大多是经不住这样的冷遇的。可是几次探亲假下来,他不仅没放弃,还心思表现的越发明显了。门口人精似的老太太们,哪里会瞧不出苗头不对?再加上住久了,村里人的闲话也传过来了,所以渐渐了就有了些不好的流言。

 

直到有一次,老太太们指指点点说闲话时被带着小飞玩的顾一野听见了。

 

小飞两岁了,大人的很多话他可能听不懂具体的意思,但是好话赖话还是能知道的,抓着顾一野一根手指头的小手握得紧紧的,但是小家伙头却低着,想来是为了这事不开心了。而且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听这话了······

 

“来,小飞,把头抬起来。”顾一野半跪在小飞跟前,大手捧着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带着他抬起头来,“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你可以伤心,但不可以自卑,你应该骄傲。因为你爸爸张飞是战斗英雄,是烈士,而你是英雄之后。”

 

小飞那双遗传自张飞的大眼睛盈满了泪水,似乎对于这样的说法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心酸,小奶音哽咽着问:“真的······吗?”

 

“当然,等下一次来,我就把你张飞爸爸的军功章带给你。”顾一野轻柔的帮小飞擦了擦泪,然后指着那群集体噤声的老太太们说,“你爸爸是为了保护千千万万这样的人而牺牲的,没有成千上万的他那样的军人的奋斗,就没有现在这样安稳和平的日子。”

 

小飞眨巴眨巴大眼睛,眼泪就跟豆子似的大颗大颗往下掉,不理解的大哭,“为什么······要为了······这样的······牺牲······”

 

“是不是觉得不值得?”虽然小飞说的断断续续,还含糊不清,但顾一野却理解了其中的意思,瞧着老太太们一个个面如菜色,便意有所指的继续道:“这样不值得的人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更多的是为了像你妈妈和奶奶那样勤劳朴实善良的人,能过的安稳幸福······这就是你张飞爸爸牺牲的意义所在。你说,有一位这样的爸爸,是不是很伟大?”

 

“嗯!”小飞抬起袖子抹抹泪,坚定的点头。

 

“那你要不要为有这样伟大的爸爸而自豪?”顾一野又问。

 

“要!”小飞红着眼圈,大声回答。

 

“记住现在的感觉,以后再有人为了爸爸的事嘲笑你,就这样想,知道了吗?”

 

“好!”

 

一直听着顾一野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老太太们,可忍不住,被臊的气急败坏,“谁拿他没爸爸说事了,说的是你和他妈,还烈士遗孀,随随便便跟男人不清不楚的,真丢烈士的脸,我要是烈士,都能气的从坟里爬出来找她索命!”

 

“你——”被说没爸爸,小飞可以忍,这是事实,但是说他妈妈,他就忍不了了,两岁的小崽子,气的要冲上去踢人,得亏顾一野捞住了。

 

一边拍拍小飞安抚,一边奇怪的瞧老太太一眼,顾一野惊讶道:“怎么的?大清都亡了,寡妇反而还不能改嫁了?我一个适婚男青年不能追求一位寡妇?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了,说来我听听。”

 

老太太被噎的一梗,老一套开始道德绑架:“男人才死多久就守不住,还是个当妈的,光知道自己痛快,一点也不为孩子想想。常言,有后爹就有后娘······”

 

“要给您去居委会申请个从一而终的贞节牌坊?这都建国多少年了,还能听到这种封建发言。我和她男未婚女未嫁,无论是我追求,还是她嫁我,都是合法合理的。再说了,我爸都同意的事,怎么偏你想不开?想摆架子回你家找你儿子儿媳摆去,我又不欠你的,还得听你在这叭叭叭的。”顾一野一顿怼,见她想张嘴反驳,没给她机会,继续怼,“我这个后爹好吃好喝好玩好用的都供的起我家小飞,你家孙子倒是有亲爹,他亲爹有这本事供得起吗?有本事上次还抢我家小飞玩具干什么?供不起平时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不知道的还当有多了不起的亲爹,原来也不过如此。”

 

那十年过去也没几年,说起封建什么的,老太太们也怕得很,哪里敢搭这个话茬子,后面听他贬低自己儿子,又气的不行,偏偏顾一野说的句句是实话,这把老太太憋的,直捂着心口叫唤。

 

“别装啊,说不过就想碰瓷是不是?”深谙碰瓷文学的顾一野连忙捞起小飞就跑,边跑边教育小飞,“以后遇到这种耍无赖的老人,千万不要靠近,不然自己摔倒了还得怪你不扶他,到时候讹你钱呢。”

 

“哦哦~”小飞似懂非懂的点头答应。

 

阿秀本是不知道这事的,但老太太们闲话的地方本就是公众场所,哪里能叫别人都不知道呢?她下班回来后就被隔壁的郑嫂子拉一边去,连说带比划给她转播了。

 

郑嫂子也是受过那群老太太气的,这会儿就特别的解气,浑身舒畅,所以不免助攻一把,“阿秀啊,嫂子比你大几岁,有些心里话就跟你说说,不想你走弯路以后后悔。”

 

“哎。”阿秀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郑嫂子这样对她好的,她愿意听的。

 

“这小顾这一年多的表现咱都看在眼里,我们外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真把你放在心上,也是真不在意你结过婚带着孩子,碰上这样的,还是赶紧抓住的好。一个男人为不为你想,就看他愿不愿意为你出头。你看,他平时那么闷一个男的,为了你,跟一群老太太吵起来了,关键还吵赢了。哪像我家里这个,窝里横,真要他出头,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

 

其实这些话,真的很多人都和阿秀说过了,但是阿秀就是觉得顾一野值得更好的,他们哪哪都不般配,真的答应了,以后她会成为顾一野闪光人生中唯一的黯淡,他应该有更灿烂幸福的人生,而不是年纪轻轻,就背负着她们一家三口负重前行。

 

人虽然自私点会幸福很多,但人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那么自私。

 

“嫂子,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就是想······再想想,好好想想。”

 

回到家,顾一野和小飞张妈已经吃过了。

 

“顾一野······”阿秀想叫顾一野出去彻底的做个了断,但是刚开口,就被张妈给打断了。

 

“阿秀,我有话跟你说,小顾那边,你等会儿的在跟他说。”

 

婆婆很少这样,阿秀觉得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便答应了下来,“好。”

 

评论(3)

热度(1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