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11.


    婆媳有话要聊,顾一野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留在这听,又怕小飞打扰他们,便借口带他出去抓萤火虫,把小家伙给带走了。

 

    家里只剩张妈和阿秀两个人,一时间安静的有些过分,恐怕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阿秀。”张妈先开的口。

 

    “哎,妈。”阿秀答应道,其实心里有点打鼓,想着婆婆是不是知道白天的事了?

 

    “你别紧张,我就是问问你对小顾是什么想法,当然,我是不反对了,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想你再找一个的。”张妈年迈的声音中满是温和,“飞伢子爸死的早,我懂守寡的不容易,我让你找不是为了找个冤大头养活小飞,就只是为了你自己再找一个可心的人,哪怕苦点累点,那心里也舒坦。”

 

    “妈,瞧您说的,你看咱身边有几对是好的?说起来比咱强,但那日子,细想起来,还不如我舒心呢。有些男人,有还不如没有。”

 

    张妈被阿秀的说法逗笑了,真的没法否认,有些男人确实真的有不如没有。

 

    “咱就说小顾,小顾这样可靠又尊重人的,总不能是有不如没有吧?”张妈直白的夸起顾一野,“虽然年纪小,但是这两年,没有他,咱们家哪里能过成这样,这小同志能扛事,性子也好,真的是个不可多得可靠能过日子的。”

 

    阿秀听这话的意思,感觉张妈就差直说让她赶紧嫁了。

 

    “妈,你说的都对,但就是太好了,是我配不上。”婆婆说的,阿秀知道都是为了她好,但是,她也有自知之明,“别说我现在是带着孩子的寡妇,就算我还是大姑娘,也配不上他呀。”

 

    “照你这么说,飞伢子也配不上你啊。那你还不是一眼看中他,那会儿那么勇敢,现在倒是胆儿小了。”张妈可有话堵她,“你家里比我们家可强多了,要不你父母能不同意?他们怕你嫁过来受苦,结果真应了,你从嫁过来就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现在有个好孩子稀罕你,结果你又犯上轴了……”

 

    “妈,不能这样比的。再怎么比,我和飞伢子都是乡户人家,我家顶多是比张家富裕点。可小顾他什么家庭呀?别的就不说了,就说文化上,我一个初中毕业,怎么能和他一个军校毕业的有共同语言呢?”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文化上的差异那是你被落后思想耽误了,你有心,自然可以慢慢提高自己,你又不笨。”张妈觉得儿媳妇真的是被生活磨小了胆,越发的心疼她,“你俩这样僵持也不是个事,不知道还以为你吊着他呢。要我说,他离毕业还有一年,一年之内他也不能结婚,你不如试着跟他处处,合不合适你俩心里还能不清楚?真不合适,到时候分开也不耽误谁,也许还能合了咱的意,为了避嫌就不往这来了。这不是我们一直都想的吗?他这样忽略自己家庭,一直往我们这跑,也不是个事。”

 

    “那我想想。”

 

    张妈的提议,阿秀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可她又很怕到时候不合适,顾一野出于责任心硬不放过他自己。

 

    可确实是那句话,一直拖着,不是个事。

 

    阿秀这一想就想了两天,眼瞅着顾一野又要回学校,没时间耽误了,阿秀才找到顾一野,准备好好谈谈。

 

    两人默契的去了镇外的小河边,这地方人少风景好,近些年有发展为情侣圣地的趋势,主要真的是因为人少。

 

    “你为什么想和我好?”阿秀直接问道,难得的没有低眉顺眼避开顾一野的眼神,而是直直的迎上,跟他对视。

 

    “一开始是心疼你,后来是喜欢你。”顾一野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眼前的阿秀,不等她再说什么就主动解释,“我能分得清同情和心疼的区别。如果是同情,那你们这样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就是因为喜欢你、心疼你,才觉得你应该还可以过得更好,然后才想让你过得更好。”

 

    阿秀不需要同情,但是顾一野说心疼她的时候,她心中的那堵墙便像遇到了推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下子就塌了。

 

    ……

 

    顾一野没想到这一趟探亲竟然意料之外的有了进展,虽然只是答应和他试着处处,但在顾一野这就没有试着这种说法,和答应他结婚没有任何区别。

 

    关系上有了改变,但是在行动上……没有改变。

 

    两人依旧是写信维持联系,改变的是信的内容,不是“安好,勿念”,也不是通篇的家长里短,而是掺杂了小情侣之间思念,凭空的就腻歪了起来。

 

    一年的时间在两次探亲假中过去了,顾一野这一年临毕业,毕业后涉及到下连队,所以没那么多时间来回跑。

 

    好在写信的功夫还是有的,这两次探亲,在关系上也算是有进展?

 

    第一次探亲,顾一野带阿秀看电影,然后黑暗中他大胆的摸上阿秀的手,牵着,一直到结束了才放开。

 

    心里美滋滋~

 

    然后顾一野就仿佛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就是能找到各种机会牵小手,虽然时常被害羞的阿秀给拍开,但……打手也算是肢体接触了呀!

 

    第二次探亲,两人手牵着手在情侣圣地散步,然后远远的瞧见另一对情侣在……交换口水……

 

    赶紧的红着脸带同样红着脸的阿秀给绕路躲开了,但是看见因为害羞而脸颊红扑扑的阿秀,顾一野忍不住想做一样的事。可又怕吓着阿秀,最终只是亲了亲她被自己牵着的那只手。

 

    轻轻的一吻,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那一触即逝的温热,却深深地烙在了两人心头上。

 

    谈了恋爱的女人会变,更何况是谈了甜蜜恋爱的女人?阿秀就是眼瞧着面色红润精神足了,不像原来总是有什么忧愁压在身上。

 

    张妈有时候还调侃阿秀,直说小顾的男人气概真会养人。

 

    阿秀:“……”

 

    听着怪怪的,好像她是会吸人精气的白骨精似的?

 

    随着新的一封军中来信,信中顾一野除了说自己被分配到连队做副连长,还给出了新的地址,让阿秀再回信记得换新的收件地址。

 

    还有……

 

    顾一野提出了结婚的事。

 

    看到这的时候,阿秀都想不到一年时间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

 

    同意,感觉太快了。

 

    不同意,她也没理由拒绝,因为两人感情一直很稳定。

 

    顾一野是不想耽误,以免夜长梦多。虽然现在结婚也还没到随军的级别,但是他这样就好找借口让阿秀带着张妈和小飞离开镇上了,远离那个满是流言蜚语的地方,来到新的城市,以新的身份重新生活。

 

    顾一野这么想,也在信里这么写了,孟母三迁的故事再一次被他提及。

 

    阿秀这样就更没拒绝的理由了,自从一年前她和顾一野处对象以来,舆论环境对他们一家确实越来越不好了。

 

    为了小飞和张妈,也为了她自己,阿秀再一次鼓起勇气,准备向着看得见的美好未来前进。

 

    下了决定的阿秀办事很利落,先是把自己的政、审资料连带着回信一起寄给顾一野,然后告诉他,什么时候批下来了,她再把粤东的事处理了。

 

    如果顺利,粤东这边估计除了扫墓,就不会回来了。但万一有变故……也不能处理的那么快。还是等审核通过再做准备的保险。

 

    阿秀是烈士遗孀,政、审过的非常快,倒是办这事的秦汉勇磨磨唧唧的,再三的问顾一野,“想好了?”

 

    顾一野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吗?估计以为他是为了照顾一家老小,牺牲自己的婚姻吧。

 

    然而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终于可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

 

    最终程序还是得阿秀本人去才行,顾一野都想好了,审核通过就去领证,以免……夜长梦多!

 

    好巧,阿秀也是这么想的。她和张飞就差一张证,也就这个证,让小飞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的非议。

 

    吃过这个苦,阿秀是心有余悸了。

 

    要去漳木处理结婚的事,阿秀就拜托隔壁的郑嫂子帮忙管一下饭,当然是给了饭钱的那种,至于接送小飞上下幼儿园,郑嫂子家的二丫和小飞一个班的,都是顺路的事。

 

    再次从漳木火车站下车,阿秀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每一次来,好像心境都大不一样呢……

 

    顾一野拿着一捧小雏菊走向她,笑的露出两颗调皮的小兔牙,像是当年那个还没历经战火的小战士。

 

    “给你的,喜欢吗?”

 

    阿秀惊喜的接过小雏菊,意外于顾一野竟然知道这件事,凑近了闻一闻,才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她还以为以顾一野的性格,可能会送玫瑰什么的。

 

    顾一野笑吟吟的打趣:“这都不知道,我也配做你对象?”

 

    阿秀白他一眼,对他这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行为,很是无语。

 

    “好啦,走,一路的火车,累了吧?带你吃好吃的去。”顾一野非常自然的牵起阿秀的手,晃了晃,莞尔道:“你抱着花,我牵着你。”

 

    阿秀低头又闻了闻小雏菊,呼吸着清香,嘴角微微翘了翘。

 

    

 【afd已更41章+7🚗……

 【求个爱心❤蓝手~】

评论(3)

热度(12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