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13.

 

    脸皮厚的顾一野在送阿秀回招待所的时候,就把结婚证给前台的服务员看。

 

    “有证的,我今晚可以住这吧?”一个房住几个人就要登记几个,这种军区招待所尤其管得严,顾一野当然不能给这些人留下话柄。

 

    这前台的服务员就是家属院里的军属,对于顾一野和阿秀两个人的事一直很好奇。

 

    说起来顾一野打结婚报告的事不稀奇,但稀奇的是他结婚对象是战友遗孀,这就不得不让无聊的军属们八卦了。

 

    这事已经成了大院里最新的饭后谈资,说什么的都有,当然,大多数女人们提起来都觉得只是出于责任罢了,嘴上说着不好听的,但其实心里很难说羡慕不羡慕,毕竟顾一野这脸绝对的军中一草,谁还不想多看两眼?

 

    昨天看见顾一野把人带来也没留下,还以为真的是责任多,谁知道今天那么速度就领了证,这刚持证就要住一块,也太急了吧?

 

    不过……男人嘛,又是自己媳妇,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身份证或者军官证。”前台提醒他出示证件。

 

    顾一野把军官证拿出来,又把结婚证递过去,以证明他俩是持证开房,不是耍流氓搞破鞋。

 

    阿秀……阿秀低着头不敢看人,其实是没脸看人了。

 

    感觉就跟告诉所有人他俩今晚要那什么一样。

 

    “有带卫浴的房间吗?”顾一野问的仔细,说着不做什么,但是做出来的事全都是为了做什么准备。

 

    前台心里暗自“啧”一声,面上倒是没显出什么,“有的,加钱就可以升级。”

 

    顾一野商量都没跟阿秀商量一下,直接自己拍板决定,“升。”

 

    一路沉默的回旧房间拿行李,然后又去到新房间,直到门关上,顾一野才想起照顾害羞的阿秀。

 

    “那个……这是我们结婚第一晚……”顾一野脸皮厚不错,但是面对阿秀,他还是紧张的,摆在裤缝的双手不住的磨蹭。

 

    顾一野就想着,今晚要是不抓紧抱媳妇,后面好像好久都抱不到,就算他去探亲,那边小单间也没他地方睡,总不能单独把阿秀带到招待所一起睡吧?

 

    所以,今晚机会真的很好,完全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这话是这个理,但总归是两人的第一晚,哪里真的能放开。

 

    “洗洗睡吧,不早了。”不然阿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努力的自然一点,“衣服脱下来给我,等会儿我好洗了,这样明早还有的换。”

 

    “我自己洗就行。”顾一野觉得自己洗快一点。

 

    “……也行。”阿秀想着顾一野可能是不好意思让她给洗内裤,干脆自己全都洗了。

 

    虽说有单独的卫浴,但其实就是隔了个小隔间出来,连门都是布做的帘子。

 

    就这么大的地方,里面的洗澡,外面都能听到声儿,很难不让人多想。

 

    心中平复了一会儿,阿秀就专心的收拾东西,下午买了不少东西的,现在整理好了,省的走的时候忙乱。

 

    “我洗好了!”

 

    阿秀:“……哦。”

 

    其实阿秀是感觉自己还没怎么收拾,顾一野就洗好了。感觉他洗的也太快了?

 

    然后顾一野就坐在床边一边擦头发一边盯着阿秀看,屋里就他们两个,他也没别的可看了。

 

    阿秀虽然是背对着他的,但越来越觉得火辣辣的,感觉他那眼神能吃人一样。

 

    所以还没收拾好,就犯怂的去洗澡了,实在挨不住他继续盯了。

 

    ……(拉灯,afd有)

 

    昨晚刚度过美好新婚夜的小夫妻俩一觉睡到大早上,先醒的是顾一野,平时这个点他早就带兵训练了,生物钟让他早早就醒了。

 

    醒了才发现今天他请假了,然后就心安理得搂着阿秀继续睡。

 

    但是年轻人火气大,香香软软的老婆躺在身边,心里痒得就是怎么也睡不着,搂着搂着他就不老实。

 

    然后……当然是厚着脸皮哄着阿秀又来了次晨练。

 

    阿秀:“……”

 

    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面对阿秀的控诉,顾一野倒是振振有词,说什么都是“有证的”,他抱自己老婆怎么有问题啊?香香的老婆抱怀里,他不做点什么才是有病。

 

    闹完,顾一野抱着没力气的阿秀去冲澡,顺便还得帮她清理,整个过程比床上办事还让人脸红心跳。

 

    整得阿秀忍不住骂他,“你还是人嘛!怎么就不带歇的。”

 

    “这说明我年轻健康啊~”看出来阿秀不想做,顾一野算着昨晚到现在也弄了三次了,再来估计阿秀也不舒服,所以坏点子贼多的他,凑到阿秀耳边低声嘀咕,“这样……这样……”

 

    阿秀:“……”玩的还挺花。

 

    不过只要可以不做,咋样都行。

 

    当然,这个决定在洗完澡以后,阿秀就后悔了,做不做都不行,都好累啊( ̄ー ̄)

 

    这趟来主要就是为了领证的,这任务完成,阿秀就可以提前走了,毕竟粤东还有婆婆的孩子,拜托人照顾总归是不放心的。

 

    顾一野也想多腻歪一会儿,可是家里老人孩子,比他更需要人照顾,所以也没说挽留的话,起来后带着阿秀买了点东西,让她带回去,然后就准备送她走了。

 

    漳木这地方就那么大,顾一野觉得是不是老天在做弄他,分手三年也没遇见过的人,今天倒是遇见了。

 

    还正好是他带着老婆的时候,这就是后世经典的前女友和现老婆的修罗场吧?

 

    江南征是和韩春雨出来逛街散心的,散心主要还是因为听说顾一野要结婚的事,而且结婚对象还是阿秀……

 

    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就想着,当初顾一野要分手,是不是就为了好照顾张飞排长一家,那当初完全可以说实话啊。

 

    这俩人也是信了家属院传出来的洗脑包,为了责任牺牲自己的婚姻。

 

    顾一野:“……”

 

    吃饱喝足剔牙.jpg

 

    真的牺牲他也认了,上辈子他就不该想那么多,为了责任娶回家也好过耽误一辈子,哪怕始于责任,也可以终于爱情,不是吗?

 

    虽然没见过江南征,但是出于女人的直觉,阿秀见到江南征的第一面就瞬间意识到真的是顾一野的情债。

 

    扭了扭被顾一野牵着的手,阿秀笑着问:“遇到朋友了?你俩谈谈?”

 

    顾一野不仅没放开,还又给换成十指紧扣的牵法,摇摇头直接拒了,“不用。”

 

    三个人的修罗场,四个人的尴尬……

 

    韩春雨很无辜,她是真的在这段关系里完全没得存在,所以这会儿她开口倒也最合适。

 

    “这不是阿秀吗?顾一野你把人接过来也不和大家说一声,明知道我们惦记着呢。”

 

    顾一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不对,奇怪的瞧一眼韩春雨,“我媳妇我自己还霸不够呢,干什么通知你们来分她的时间?”

 

    “能分你多少时间?这都遇到了!”

 

    顾一野心说自己连夫妻生活都得算着过,分你多少都是多。

 

    “她下午还得赶回去呢,真的没时间。你也别着急,等过阵子我们结婚,到时候把你们都请来,那不就见到了?”

    

    虽然早知道顾一野打了结婚报告,但亲口听他说出来还是不一样的,韩春雨没有感情负担,自然这会儿也是祝福为多。

 

    “真的?那说定了!什么时候办事啊?”

 

    “等我爸那边算好日子,不过还得有一阵,等阿秀把哪边事处理好来这了,就快了。”顾一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紧接着又强调一句,“不过我们昨天已经领证了,现在就是差个婚礼。”

 

    “婚礼当然要好好办,毕竟……”韩春雨本想说一辈子一次,但是想想阿秀情况,又给咽回了肚子里,打着哈哈又给圆回来,“要请那么多人,人情往来难搞得很,是得好好合计的。”

 

    顾一野意味深长的瞥她一眼,心想还算机灵。

 

    这时候江南征也回过神了,都领完证了,事已至此,她也不该在想了,便故作潇洒的打趣他,“没想到顾大公子是我们之中最先结婚的呢……”

 

    “先成家后立业。”顾一野传统了一把,但也知道这种理由很敷衍,神色一变,十分严肃认真的说,“你们现在还不懂,总有那么一个人,会是你想要奋不顾身抓住的,如果没有这种不顾一切的冲动,那就说明他还不是那个人。”

 

    “在我这,阿秀,就是这个人。”

 

    这直球打的阿秀根本接不住,这要是在房里她还能做点什么,但是在大街上……除了扯扯顾一野让他收着点,也不能做什么了。

    

【省略的在afd,虽然没有一万,但有五千】

评论(7)

热度(1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