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14.


    顾一野这恩爱秀的,韩春雨也不好意思再搭话,借口有事就拉着江南征走了。

 

    望着两位妹子走远,阿秀这才用胳膊肘拐了顾一野一下,结果肚子上都是硬邦邦的腹肌,倒是阿秀自己胳膊肘撞疼了。

 

    “你说话能不能委婉点?你看看……”

 

    “阿姐,你听过一句话没?”没关自己被撞的肚子,顾一野一边给她揉胳膊肘一边反问。

 

    叫阿姐都算情趣了,莫名的就想起了昨晚有人在她耳边一声声的……

 

    阿秀耳朵有点红,“什么?”

 

    “对待前任,无论死没死,都要默认为是死人。”

 

    阿秀:“……”仔细想想,有点道理?

 

    被默认为是死人的江南征这会儿正在接受韩春雨的劝慰,作为失恋人士,韩春雨很有经验的。

 

    “你啊,别想那么多,也别觉得没有阿秀你俩会怎么样……都说是责任,但谁说始于责任,就不能终于爱情了?”亲自见过顾一野和阿秀的相处,韩春雨倒是觉得流言有些片面了,“这也是一种缘分。我们身边始于爱情的倒是不少,但是最后也没几个终于爱情,所以有什么好说别人的。我看顾一野和阿秀感情是真的好,你们分手都三年了,他再找一个原本就很正常,他常接触的就是阿秀,日久生情在正常不过。”

 

    “我知道,我就是……”江南征说着又没了话,低头一脸纠结。

 

    “不甘心。”韩春雨帮她补全了,倒也不是不理解,“你就是觉得阿秀配不上顾一野呗。”

 

    江南征被说中了心思,有些恼,毕竟这不符合她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不是这么说……”

 

    “你就是,也别觉得被说中了丢人,你问问知道的人谁不这么想。”韩春雨直球揭穿她的面具,虽然曾经是情敌,但也是战友,她希望她清醒点,别干傻事,“是,阿秀农村来的,文化不高,还嫁过人,有个孩子,但是那又怎么样,顾一野就喜欢她,他迫不及待的娶阿秀,你样样比阿秀好,但他也没不顾一切的娶你啊。”

 

    江南征低头,“就是这样才不甘心啊。”

 

    “农村来的不怪她,她也不能选择父母,农村的女孩子一般都没书读,因为那是男孩子的特权,她嫁过人有孩子,但是战争夺走了她的幸福,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再也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吗?还是说,我们都觉得她就该一个人拖着老人孩子负重前行,就算嫁人,也是在伤心劳苦很多年后,找个不怎么样的人嫁了?”

 

    江南征想要反驳,但是却说不出口,因为细思极恐,她真的潜意识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样公平吗?”韩春雨这么质问江南征,又何尝不是质问自己,“不知道还以为阿秀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可是她没有,阿秀是战争受害者,她从来不欠谁。我们当兵是为了少一些这样的受害者,而不是让这些受害者再次受到伤害。”

 

    “你说得对,是我庸俗了。”说起职业使命感,江南征难得清醒了点,“阿秀有权利追求幸福,可是因为那个人是顾一野,所以我魔怔了,其实春雨姐你说的没错,他早晚都得再找一个的,比起别人,那还是阿秀吧,除了那些世俗的条件,她是个好女人,她值得被爱。”

 

    两姐妹努力和过去的自己和解,而家属院关于这件事的闲话也没少,工作机会那么点,多数军属都是闲在家的,这闲着不就是容易嘴碎?

 

    昨天顾一野在前台那一出可让女人们多了一整天的谈资,一群已婚女人,那说话还能纯洁的了?别说火车了,直接是火箭程度。

 

    “这么着急,看着挺正经老实的。”

 

    “你有病啊,自己老婆有什么好正经的,二十多的男人了,着急办事也正常。”

 

    “那是,我家那口子刚结婚那会儿,吃个饭裤子都能绷紧……一天到晚就想着办事。”

 

    “可惜只是副连,级别不够,不然过些日子就能瞧见那妹子人了。”

 

    “也就三年,升到连长了肯定得随军,不然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日子怎么过?”

 

    “就是一年见不了几次才适合他家吧?毕竟只是为了照顾那一家老小。”

 

    “照顾也不耽误办事啊,他俩总得要个孩子这个家才稳。军婚不好离,更何况他俩情况特殊,整不好要耽误晋升的。”

 

    “男人啊,是个洞就行,照顾归照顾,可该办的事也不会少的。”

 

    “真好,二婚还能找个那么年轻的,不像我家那个老不死,都不中用了。”

 

    “你就知道小顾中用了?男人这事可不是看脸好就行。”

 

    “就那脸,我自己抠都乐意。”

 

    “哈哈哈哈……你乐意人家不乐意,尽做梦。”

 

    “哎哎,可说呢,我有个嫂子在招待所做清洁的,说昨晚俩人闹腾到半夜,床架子撞墙的声儿就没停过……”

 

    “小年轻,那肯定带劲~”

 

    “得亏是二婚,大姑娘哪受得了这么造。”

 

    “看来婚前没干过啊,要不昨天那么着急呢,听说领证前一天,小顾只是把人送去,可没留下住。”

 

    “那就对了,可不能再犯糊涂,她前头一个就是打完报告没领证就洞房了,还是手底下的兵闹得给他俩关一个屋里的,谁知道第二天就上战场。”

 

    说到战争,这群军嫂纷纷都住了嘴,都是当兵的,谁知道以后这事会不会轮到自家,说什么闲话也不能说这个。

 

    ……

 

    家属院的八卦可影响不到顾一野和阿秀两个人,买完东西,两人就回招待所,赶下午的火车。

 

    收拾的好好的,阿秀就被顾一野从后面抱上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脸贴着她的蹭啊蹭……

 

    “不想让你走……”

 

    阿秀被他蹭的有点痒,拍拍他搁在她腰间的手,笑着说,“很快就来了,那边也没多少东西的。”

 

    “好,顾一野等你。”轻轻咬了一下软软的耳垂,顾一野收紧胳膊,让两人身体紧紧相贴,战术性挺腰,“顾二野也等你。”

 

    “……臭流氓。”感受着某些微妙的变化,阿秀动都不敢动,只能小声嘀咕着暗骂。

 

    顾一野也只能耍个流氓,干看不能吃,不然这火车怕是赶不上了。

 

    新婚的小夫妻俩正是腻歪的时候,坐着等火车的功夫都要依偎在一起说话。

 

    “等我去接你们,你一个人带着小飞和张妈妈不行。”

 

    “行,这边房子定下了你就看着办,大件的东西你该添置添置,小东西等我来了再说,你买不好。”

 

    “好,别的不说,床我肯定买个好的,不能一动就响。”

 

    阿秀本来笑的温婉,一听这话立刻没好气的瞪他,“你这人说话看着场合,又不是在家里。”

 

    “家里大件怎么不是正经事!”顾一野振振有词,“是你自己思想不纯洁。”

 

    阿秀无话可说:“……”

 

    阿秀决定跟这个不正经的男人冷战三分钟,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就一夜的功夫,怎么就跟打开了另一个开关一样?

 

    冷战三分钟也不耽误什么,反正上车时这对小夫妻有亲亲热热的穷腻歪,依依不舍的样子,谁看都知道是新婚。

 

    可是再不舍,也得走的,阿秀狠下心,头也不回的上车,就怕看见顾一野那眼巴巴的可怜样儿。

 

    瞧见阿秀这架势,顾一野气呼呼的嘟囔,“狠心的女人……”

 

    下次再收拾她!

 

    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床上除外。

 

    再次回到粤东,阿秀感觉这边的空气呼吸起来都不一样了,可能是心境变了吧,感觉看什么都松快。

 

    到家的时候,小飞还没放学,家里只有张妈,听见门口有动静,立刻就扬声问:“是阿秀回来了吗?”

 

    “妈,是我,我回来了。”阿秀也扬声回答她。

 

    “哎,回来好,累着了吧?”张妈拍拍身边的小板凳,对她招手,“快来歇歇,等会儿在收拾也不急。”

 

    “哎,好。”

 

    阿秀放下东西,坐到张妈身边,习惯性的把她胳膊拉过来捏捏,“妈,这两天家里还好吧?”

 

    “这边能有什么事?好着呢。”张妈妈笑着回答,紧接着就问她,“那边还顺利吗?”

 

    “顺利,我和一野昨天就领证了,他还看好了一个房子,这趟回来就是让我把这边处理一下,然后接我们一起去那边。”

 

    “领证就好,领证好……”张妈想起了张飞和阿秀的憾事,少了这张证,着实多了很多不便,就说小飞,差点户口都上不了,“你俩以后好好过,再生个孩子,往前看……”

 

    “嗯,他说我生小飞伤了身子,这几年先好好养养,孩子过几年再说。”阿秀其实觉得先生孩子也没事,她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就很好,可是顾一野坚持,她也不好明着反对,因为这事真说不定,就那晚那个情况,指不定哪天就意外怀上了呢?

 

    “小顾是个会疼人的,你听他的,可别想岔了,你啊,福气还在后头呢。”张妈妈拍拍阿秀的手,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我想过了,迁户口的时候,你就把小飞改成顾姓,本来张飞也没养过他一天,不能老让孩子因为他受罪,省得以后身边人老问,你怎么不和你爸爸姓……”

 

    “妈,张家就小飞了。”

 

    “害,又没皇位,有什么好传的。我有你了,也用不着占个姓让他给我养老送终。谁养的,就是谁儿子,小顾也不欠我们家什么,不改姓,别人还以为咱们挟恩图报呢。”

 

    改成顾姓,确实能省不少麻烦,阿秀又想起顾一野说的孟母三迁的故事,最终也放弃了那点子落后思想,张妈都不介意,她介意什么呀,应下来,“那听您的。”

  

  

【完整版在afd~】

评论(1)

热度(11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