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18.

    阿秀第二天早上睡到十点多才醒,醒的时候顾一野带小飞出去玩了,没在家。

 

    想起昨晚的自己,阿秀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色了?而且感觉那事有点不对劲,怎么还有点上瘾了呢?

 

    顾一野要知道都能笑死,巴不得阿秀对那个事上瘾,他现在看到她就想把她拉床上收拾,上瘾了才好配合他啊。

 

    就……顾一野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有病,怎么就那么惦记这个事,怕不是X瘾吧?但是悄摸打听了才知道很正常,刚结婚的男人都是这样的,毕竟才接触,又那么爽,不惦记才见鬼。

 

    这个点才起床,阿秀怪不好意思的,但她确实是想多了,赶了两天路,睡到这个点太正常了,张妈和小飞也就比她早一点点,但他俩昨天歇的早呀。

 

    唯一一个正常起床就顾一野了,要不就说当兵的体力好。确实好,明明晚上出力的是他,可早上起最早的也是他……

 

    顾一野带小飞出去吃早饭的,回来顺便给阿秀和张妈捎带,因为家里目前只有灶,却没有碗筷盘子什么的,今天他请假主要也是为了陪阿秀去把东西买齐了,顺便去医院一趟。

 

    回到家,顾一野东西还没放下就看见阿秀拿着块抹布擦拭家具呢,听见动静,头也不回,“回啦?正好,收拾一下我们去把东西买买,家里想喝口水都没水杯倒。”

 

    “行,小飞要带着吗?”顾一野有顾虑,拿不准要不要带着孩子。

 

    小飞一听可能不带自己,连忙急急的叫嚷,“我要去,我要去!”

 

    阿秀把抹布放盆里搓搓,摇头道:“不带他去,要买的多,哪有空抱他?”

 

    “我可以自己走。”小飞急忙表明态度。

 

    知道孩子小想出去玩,但阿秀实在是感觉事太多了,顾一野的假也有限,今天不把重要的办了,后面还有的拖。

 

    虽然镇上离部队很近,但是顾一野级别不够,事情也多,不能天天回来,除了周末以外,其他还真说不定,但总比之前几个月就见一次强太多了。

 

    阿秀蹲下身子平视着小飞,摸摸他的头跟他打商量:“听话,在家帮爸爸妈妈陪一下奶奶,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过几天妈妈带你出去逛,好不好?”

 

    从小和妈妈奶奶过,小飞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下来了。完了伸出小手指头要跟阿秀拉钩钩,“那说好了哦。”

 

    “说好了,不骗你。”阿秀勾住小飞的手指晃了晃,这个约定就成了。

 

    买日用品的过程就不多说了,无非就是阿秀砍价,顾一野掏钱拎东西……

 

    后来干脆,顾一野把钱都给阿秀,让她自己看着办,“我挣钱,你管钱。这个家还得你操劳,放我这,万一我出任务找不到人,家里怎么办?你就放心拿好了。”

 

    “好。”

 

    既然都结婚了,家用这种东西,着实没必要矫情推辞,反正……顾一野现在的工资也就刚好够养家,没什么可以挥霍浪费的空间。

 

    这么一想,阿秀更想早点进步早点赚钱了,一来自己赚的钱用的心安,二来也可以给一野缓解养家压力。赚大钱她是没想法的,就是赚小钱感觉可以展望一下。

 

    买了一大堆锅碗瓢盆,两人决定先把东西送回家,然后再去医院检查身体。

 

    顾一野刚提这个事,阿秀第一反应就是不去,“我身体好好的,去医院干什么?”时人的思想就是无病不往医院跑,可没后世那种定期体检的思想。

 

    “你不想给我生孩子了?”顾一野也不说别的,就直接反问。

 

    想起床上的一些话,阿秀脸一红,“这……这跟生孩子有什么关系,咱俩努力不就行了,就……你别用那个就行。”

 

    这要是平时,顾一野指定还得逗逗阿秀,但是这说正事呢,就忍住了,担忧的眼神落到她身上,温声道:“张妈妈跟我说过,你生小飞伤了身子,生完也没好好坐月子,带你去医院就是查查哪里不好,咱把身体养好再生老二。”

 

    “生完了再养呢?”阿秀感觉自己蛮好的,至于要到需要养身子怀孩子。

 

    顾一野拉着阿秀的手,语气认真,“生养孩子多辛苦,底子不好的话,你身子会更差的,你看你……还没怎么做呢就喊着不行,还说自己身子好。”

 

    “那是我的问题吗?是你……你那样的还是人吗?都不给人歇的。”阿秀没好气的瞪顾一野。

 

    阿秀虽然经验不多,但她听得多,那些个大姐的男人做完都得歇会儿才能继续,哪像顾一野,只需要换个套就能接着干,都不给她喘口气的机会。

 

    “……”并不觉得自己有问题的顾一野摸摸鼻子,没搭腔,他不歇是他年轻精力好,别人想要还求不来呢。

 

    看阿秀就是不愿意去医院,顾一野心里有气,带着俊脸都有点气鼓鼓的,倒是有点可爱,但张嘴就是直球,“你要是不去,那我们就不生孩子。本来也有小飞了,一个就够了,我可不想你因为生孩子坏了身子走在我前头,那我结婚图什么。孩子以后结婚有自己的家又不能陪我到老,跟你结婚就是想你陪我白头偕老的。”

 

    这个直球可真是……

 

    阿秀最不擅长接直球,顾一野只要一打直球,她就只能败下阵来,无论床上床下都是如此。

 

    被直球整得心里软成一滩水的阿秀只得点点头应下:“那听你的。”

 

    真可爱!

 

    要不是在街上,手里也有东西,顾一野真想把她搂怀里好好亲亲。

 

    回去的路上看到卖糖葫芦的,顾一野想去小飞,就让阿秀去买两根。

 

    买了两根糖葫芦回来,阿秀喂了一只到顾一野嘴边,还调侃他,“给,我的好大儿~”

 

    顾一野意味深长的斜睨她一眼,张嘴咬了一颗,然后就把糖葫芦推回去,“你吃吧,我不爱吃这口。”

 

    “那你要我买两根?”

 

    “你和小飞一人一根。”

 

    “我又不是小孩子。”阿秀抱怨,这玩意都是孩子才吃的。

 

    顾一野笑着回:“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什么的好臊人啊,阿秀心里美滋滋,嘴上却说他没正经,“吃颗糖葫芦,看把你嘴甜的。”

 

    “甜不甜,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有糖葫芦我还尝你干嘛?你刚不也是吃糖葫芦甜的。”

 

    顾一野可惜的叹口气,但看着拿着糖葫芦笑的跟个小姑娘似的阿秀,又觉得很满足,他的阿秀就是该这样笑。

 

    夫妻俩说说笑笑的回家,小飞立马跟见着鸟妈妈的小鸟似的扑过来,阿秀一根糖葫芦就给他打发走了,然后跟张妈说了一声,才又去的医院。

 

    医院人不算少,两人咨询了一下才挂号,又耐心的等了几个号,才轮到他们。

 

    看着俊俏的顾一野和有点苍白的阿秀,老医生心里貌似有了点数,“手伸出来,我先诊诊脉。”

 

    阿秀听话的把手伸出,然后就见老医生把手搭在她手腕那块,闭上眼……

 

    过了一会儿,老医生才放下,瞧着俩人的眼神有点打趣,“这……房事还要多多注意,不要太激烈,任何事都讲究一个过犹不及。”

 

    阿秀的脸唰一下全红了,连着脖子都是。

 

    顾一野……顾一野心想怎么连这个都能诊出来啊?

 

    脸皮厚如顾一野,此时还能坚持解释:“我们刚结婚,以后会注意的。”

 

    “年轻人,理解。”老医生都什么岁数了,什么样的都见过,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房事这玩意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媳妇以前过得操劳啊,气血两亏,以前生过孩子的吧?”

 

    “是,现在四岁了。”阿秀回答,但心里觉得其实也就那样。

 

    以前苦是苦,但村里的女人其实都差不多,不下地还可能要受婆婆气,只有生了儿子才能舒服几天。

 

    “她以前在乡下,一家老小就她一个人照顾,生完孩子就下地了。”顾一野给她把话补全了,看医生就是要把问题说清楚了,医生才好对症下药。

 

    “月子没做好,后面还累到了……以后还打算要孩子的吧?”虽然这么问,但这刚结婚,孩子都四岁了,想来是前头带来的,老医生想着肯定还是得生一个的。

 

    “要的。”阿秀赶紧抢答,就怕顾一野说什么不要的话,“就是我丈夫想要我养好身子再考虑。”

 

    “有福气呀,丫头。”老医生颇为赞赏的看了一眼顾一野,“他想的对的,你是得好好养养,不然老了受罪是小,还可能影响寿命。你想想你要是走了,以后就有别的女人抢走这么好的男人,还欺负你的娃,能忍吗?”

 

    本来阿秀觉得她真的走得早,顾一野再找一个最好,但是被老医生这个说法,着实气到了,睡我男人还欺负我娃?

 

    那不行!

 

    阿秀连忙摇头道,“那不成,医生,那我以后要怎么做啊?我这身子还能要孩子吗?”

 

    “想什么呢,谁说你不能要孩子了,想要你尽管现在生,就是以后受罪。那你要好好喝药,将养个两三年,然后再好好做个月子,就齐活了。月子带来的病,还得月子带走。”

 

    “好,好,我一定好好喝药。”

 

    也就是这夫妻俩看着好,态度也好,老医生才愿意费这个劲说这么多,要是换个自己作死的夫妻,他还真懒得说那么多。不然他是费了口舌还落不得好,里外不是人。

 

    开了药,老医生细心的交代了怎么熬,还有每天的用法用量,然后又说了下次复查的时间,临了不放心,还特意交代,“养身子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懂吗?”

 

    “懂得懂得,医生,下次到时间我还陪她来。”顾一野连忙答应。

 

    “行,你……好好做好避孕措施,房事不要太频繁,这事得两个人一起努力。”

 

    顾一野:“……好。”

 

    几个月才一两回,哪里频繁了?

 

    好叭,最近两回是间隔很短。

评论

热度(11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