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0.

    办婚礼的日子定下来后,顾一野就开始到处吆喝战友们来参加婚礼了,顾衡那边也开始安排后面的课程,好空出日子去参加儿子婚礼。

 

    就这一个儿子,怎么可能完全撒开手不管呢,而这个婚礼,儿子还特意打电话让他一定到,要不儿媳妇会多想觉得他嫌弃……

 

    讲真的,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想太多,有啥好嫌弃的,有人能收了儿子,高兴还来不及,他下次清明去看老婆,就能给她报喜了。

 

    顾一野要在北京结婚,顾衡肯定得请大院里的邻居们参加婚礼,但他在广东办,隔了大半个中国,就没必要了,等他出发去广东的时候挨家挨户发个喜糖就行了。

 

    当然了,顾衡其实更想发红鸡蛋……就是不知道儿子计划里有没有这一项。

 

    父子俩忙着,阿秀这边在过渡了两天以后,也为婚礼开始准备起来了,顾一野说要好好办,但他忙着工作,其实琐事还是阿秀自己操心,忙的阿秀直呼上了他的当。

 

    张妈看她忙的嘀嘀咕咕骂顾一野,忙着给她缝新被的老人却看透了一切,打趣她,“矫情,明明心里抹了蜜似的,虽说你这是二婚,但也是头一次当新娘子,小顾还不是为了你,说两句得了~”

 

    “妈你知道我矫情,干嘛非得说破呢?”阿秀不好意思了。

 

    “看不得你在我这个寡妇跟前炫恩爱呗。”

 

    阿秀:“……”这话我就没法接了。

 

    “对了,我看你最近喝药呢?怎么回事啊?身子哪里不好?”缝被子这个活儿就是枯燥,没人唠嗑就太难受了,张妈想起来就问了。

 

    按理说这新被是不要新娘子自己动手的,但阿秀跟娘家断了,这边也只有张妈一个,所以婆媳俩就自己缝了,哪有那么多讲究呢?

 

    “妈你之前跟他说过我身子不好,一野就带我去医院看看,医生开了点中药,说养个两三年再要孩子比较好,不然老了遭罪。”

 

    “真会疼人,一般男人哪管这个,先把孩子生了再说,谁家女人不是这样的。就小顾讲究多。”张妈是真为阿秀开心,她催她再嫁是不想她被这个家拖死,但也怕找个不咋样的害她后半辈子,但是有时候看她为这个家劳累,又觉得再苦也比留在这个家好,现在能找到小顾,日子这么安稳,是真的放下心了。

 

    婆婆夸顾一野,阿秀倒是不谦虚,点点头应和道:“我说不去,他就说我要是不去看医生,以后就不要孩子了……我当他瞎说,结果他连结扎的事都问好了。”

 

    张妈:“……真是个狠人。”

 

涉及到孩子的这事,可不是开玩笑,尤其现在都计划生育了,各家各户就能生一个,多少人家想办法偷着生,哪里会去想着法儿不生呢?

 

一个多月的时间,放在后世准备婚礼,那肯定是不够的,但是放在这个年代,加上两边基本没什么亲属要请,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阿秀这边自己在附近的饭馆尝了个遍,然后根据顾一野报的人数定了12桌,其实十桌就差不多了,另外两桌是预留的,就怕到时候有带着对象或者家属来的,总不能挤着坐,提前留出余地来,大家都舒坦。

 

菜品也是阿秀根据饭馆出得菜单删删改改后定下的,无论怎么样,都得让人吃的开心吃得好,人家出了礼金不说,要是办不好,丢的还不是主家面子吗?

 

自己二婚拖着孩子这个是事实没法改变,在他们眼里就够觉得顾一野委屈了,这其他方面,阿秀是再不会让顾一野再丢面子的。

 

琐事被阿秀安排的井井有条,顾一野就想着婚纱和结婚照的事,这年头是没有婚纱照的说法的,而结婚照就是在照相馆借那边的婚纱和西装,手里拿着一捧花,背后拉个假背景拍拍完了。

 

但是顾一野看来,真的是很土啊。

 

别的不说,那个假背景就够够的······

 

所以在他的多方打听之下,发现广州那边已经有日后的那种影楼,几通电话托广州那边的熟人问清楚,然后就定了那边的西装和婚纱,并且加钱让摄影师出个差来樟木给他们拍一组婚纱照。

 

摄影师小周原想着樟木这听都没听过的地方,真的有景可以取吗?但在听顾一野说有海滩以后,就立马应下了。

 

这年头,在海滩拍婚纱照的可不多,对他来说也是个挑战。

 

等小周见到顾一野和阿秀两个人之后,更庆幸接了这一趟活儿,顾一野就不说了,那模样比他们影楼的模特还俊俏,再加上从军多年的军人气质,简直让人移不开眼。而阿秀虽然看着有点沧桑,但好在不算严重,小周觉得只要好好化个妆就行,保准化完妆是个秀外慧中的小美女~

 

这年头服务行业刚兴起,能做大的都是服务态度好的,更何况顾一野加钱了,小周自然是一见面就把俩人猛夸一顿,什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好听话就跟不要钱一样一个接一个蹦出来。

 

听的俩人心里美滋滋,谁不爱听人夸呢?

 

这年头婚纱还很保守,顾一野选的那款虽然不露肩臂,但是胸以上到胳膊肘以上都是一层薄薄的蕾丝,若隐若现的更加引人入胜~反正阿秀换上这一身婚纱出来以后,顾一野眼睛都看直了,愣了半天才在小周的呼唤下回过神。

 

顾一野看阿秀看呆了,阿秀看他那西装革履的模样儿也不遑多让,虽然原本的白皙的肤色因为训练黑了不少,但五官俊俏中带着一抹书卷气,帅气中又带着一抹军人的铁血气质,两种略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混合出一种相得益彰的感觉,复杂而又迷人~

 

就这俩现在这状态,随手一拍都能做影楼宣传照了,小周想着等会儿拍完了跟他们商量打折换他们答应做宣传照这个事,肯定能吸引来一大波顾客。

 

两人先规规矩矩的在小雏菊花丛间依偎着拍了一张,男帅女靓,眉眼间都是温柔和幸福,而这张两人早就说定以后要挂在家里堂屋,要给人看的,不能太出格。

 

拍完规矩婚纱照,后面就可以自由发挥了,在海滩上,除了小周的大胆建议,还有顾一野更狂野的想法,反正最后阿秀都不知道顾一野是不是趁机占便宜了,好好的婚纱照他要亲亲,可以啊,但是怎么亲起来还有那么多姿势?

 

一会儿抱着亲,一会儿抱着举起来亲,一会儿又坐那亲,一会儿又躺那亲······

 

想要亲回家亲呗,干啥要在这亲给别人看?多不好意思!

 

顾一野却不以为然,振振有词,“洗出来都放家里,柜子上放,墙上也得挂,来人就能看见,看哪个眼瞎的还说这婚我结的委屈。他们是不委屈,也没见拍出我们这么幸福唯美的婚纱照。”

 

都是拍照,顾一野还让高粱把放学的小飞从幼儿园送来了,也给这小子换上白衬衣和背带短裤,可可爱爱的惹人疼,抱着牵着拉着又拍了几张。

 

谁规定婚纱照不能带孩子拍了?

 

你们想要还没有呢!羡慕去吧!

 

“等以后有老二了,我们再来拍一次,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顾一野打算的可美了,却惹来阿秀的白眼。

 

“婚纱照哪还有再拍的?你还想离婚再找一个不成?”

 

“谁说婚纱照只能拍一次,你问周师傅,婚纱照只能拍一次吗?”

 

莫名其妙被拉入这场夫妻battle的小周挠挠头,露出营业假笑,“随着时代的发展,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会补拍婚纱照的,毕竟谁还不想留下美美的样子呢?”

 

打折还有做宣传照这事,顾一野交给阿秀去谈了,毕竟现在家里的财政大权在她手里,自己则是跟一直在边上看着的高粱闲聊。

 

“可以啊,顾骡子!”高粱这下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摸摸顾一野这一身,粗声粗气的调侃他,“果然还是你们读书多的人会浪漫,你这结婚照一出,以后我们这些男人要结婚了,那可就惨了。”

 

“就你们?”顾一野打量他一眼,嫌弃的摇摇头,“就你们长这模样,拍出来也没咱这效果。不是我以貌取人,论模样,你还行,那要搁满仓和卫星身上,就是灾难。他俩也就穿军装还能入眼,能骗骗人。”

 

“就你自恋,不是我吹,我要穿这一身拍结婚照,绝对比你帅。”

 

顾一野丢个白眼给他自己体会,然后就拉着他嘀咕,“你说,婚礼那天我选一张洗一张大的,竖在饭馆门口,让人一看就知道今天我和阿秀在那边办婚宴,这主意好不好?”

 

“你可做个人吧!”高粱因为嫌弃,那脸皱的都能揪出褶子了,“本来你选这个海滩拍婚纱照,就够伤某些人的心了,你再把这照片放出去,这简直杀人诛心。”

 

顾一野满不在乎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不成天的脑补我委屈。”

 

要不是时代不允许,顾一野甚至很想做个幻灯片,用大屏幕滚动播放这些婚纱照,杀人诛心?他们膈应我们夫妻的时候怎么没觉得难受呢?

评论(1)

热度(14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