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1.

    顾一野是个有想法就要行动的人,但这个想法遭到了阿秀的反对,并且是强烈反对。

 

    “照片把你拍那么帅,这往大街上一放,以后就得多少小姑娘惦记你啊?”你是我一个人的!

 

    老婆吃醋,顾一野心里美滋滋,这种小醋吃吃也挺好,要不然按照自卑阿秀的想法,估计巴不得有人惦记他,好把他推出去,放他自由。

 

    然后顺着阿秀的想法这么一想,也觉得不行。

 

    “把你拍的也可好看了,这给人瞧见了,不得好多大小伙子惦记吗?不行!”

 

    “……谁会看上我。”阿秀白他一眼。

 

    这倒不是她自卑,而是她一看就是一个打乡下来的,乡村野妇哪里能跟镇上的娇俏小姑娘比,还是个有主的,但凡要点脸的男人也不会把眼神往她身上放。

 

    “你的好,聪明的男人才能看到。”

 

“尽给自己脸上贴金。”

 

嘴上是这么嫌弃着,但心里什么滋味,不用问,光看神色都知道,肯定是美的。

 

顾一野除了周末以外,平时回家的时候不多,主要是连离训练很忙,而顾一野又是有想法的人,所以他所在的连队训练任务比其他的要重些。部队知道他娶了遗孀,还把人带到镇上随军了,出于照顾,就给批了辆车,供他天天晚上回家使用。

 

确实很照顾他了,但是这个照顾吧,顾一野觉得还是别真的天天用的好,一次两次还好,用多了,哪能没有闲话?确实,阿秀是遗孀,前夫为了保卫国家战场上死了,但是这种情都能记多久呢?日子久了,他们一家占的资源太多,就成了挟恩图报的人了。

 

所以,顾一野周六周日是固定回家的,平时周一到周五只回个1-2趟,省了阿秀每天为了他上下班做饭留灯,吃食堂也挺好的。别以为他不知道,家属院的嫂子们最烦的就是男人回家吃饭,得亏中午都不在家,不然一天三顿多烦人啊!就这,早晚都得忙,巴不得他们在食堂吃完回家,省的还得为了做饭绞尽脑汁想着吃什么,男人不回家吃,基本都吃的很随意的。

 

日子在忙碌中来到了婚礼那天,顾衡提前一天就到了,虽然他坚持要住招待所,但是阿秀也很坚持的让他就住在家里。家里又不是住不下,小飞那屋那么大,平时都很少有人睡,顾一野回家他跑去跟奶奶睡,顾一野不回家就是跟阿秀睡。顾衡来了,无论是他带着小飞一起住那个屋,还是他单独住,小飞跟着张妈或者阿秀,都住得开。

 

顾衡看着不苟言笑,但相处下来却发现是很随意的人,就是比较在意仪容端庄,时不时就能看到他帮小飞扯扯衣摆、整理领子,其他不管吃的喝的住的,他都没什么要求。

 

大约是从小就缺少男性长辈的陪伴,所以小飞很是亲近顾衡,而顾衡这个在顾一野口中从小把他丢寄宿学校颇为冷漠的老父亲,也可能应了隔辈亲的说法,对小飞很亲切,总是笑着跟小家伙说话,不管小家伙问什么,他都能回答的上来,惹得小飞更喜欢粘着他。

 

所以,顾衡在家是带着小飞一起住的,爷俩处的很好。

 

来镇上生活了一个月,小家已经初具雏形,院子的一角搭了个鸡窝,几只刚抓来的小黄鸡成天“啾啾啾”个不停,另一角则是砌了个花坛的样子,因为才种下,还不知道是什么。

 

顾衡好奇啊,就问阿秀这都是些什么,阿秀挨个指着告诉公公,这小块地是葱,那一小块蒜,这边边是西红柿,那角落是小辣椒······反正都是些家里能用得到的蔬菜和调料品。

 

其实,顾衡以为种的是花呢······

 

不过,过日子嘛,这样规划也正常。

 

和儿子相依为命快二十年,顾衡是好久没见家中这么有人气和烟火气了,住两天,他也就懂了,为什么儿子会爱上这样的女人,因为她身上有儿子缺少的东西。是儿子更需要她啊。

 

儿子结婚,买房子添置家具什么的都没找他借钱,想来是老婆给准备的老婆本够了,但他做爸爸的不能什么都不给准备,还特意打电话问儿子家里都添了什么家电。

 

家电?

 

电灯和电话算吗?

 

好吧,顾一野这么回答的话,顾衡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70年代流行的三转一响这会儿自然也是很体面的,但更体面是三大件,电视、洗衣机和电冰箱,顾衡自然是有能力全都送的,但是觉得全都送了的话,儿媳妇又该不安了。

 

所以,顾衡最终定了一台洗衣机,还买了块梅花牌女式手表,洗衣机是给这个小家添置的,让儿媳妇从洗衣服的活儿计里解放,有这功夫干点什么不好呢?手表当然是送给而儿媳妇的,方便看时间,出门了什么的对时间把握也有数了。

 

为什么不送电视或者电冰箱,顾衡是有考虑的,这年头家里但凡有电视,到了晚上,左邻右舍就来串门蹭电视,想来阿秀是不喜欢这么热闹过头的,而电冰箱嘛,基本做几个菜都能吃完,都不带剩的,要来也没用不是?想来想去,还是洗衣机最实用。

 

你可以不剩饭,你还能不洗衣服嘛?

 

添大件的事,顾衡来了就跟阿秀提了,同时也把买的那块表给了她。

 

阿秀很想推辞,但是推辞了又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太矫情了,看着那块手表,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顾衡知道阿秀的顾虑,便安抚她道:“这年头娶媳妇,在我们那大院里都是得添三大件的,我这才送了一件,这表也是三转一响里的一件,你也别觉得我花了很多,算算啊,其实比人家花的少得多。还是你觉得,这个表能抵得上电视和电冰箱啊?”

 

“······那当然是不能的。”阿秀连忙回答,小心翼翼的收下这块表,然后说,“这就够了,电视、电冰箱什么的家里也用不上,爸您可别再破费了。”

 

“我也这么想,洗衣机还能用得上,电视和电冰箱估计你们也用不上,所以才没添置。这些东西啊,以后你们攒下钱了,自己看着添置,我就不烦了。”

 

“哎,好,我们自己看着办就行。”

 

洗衣机得婚礼那天送上门,就是为了好看体面。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送洗衣机的就上门了,知道这家今天办婚礼,还特意给洗衣机的包装箱上缠了一圈大红花,喜庆的不行。

 

图吉利,也图喜庆,顾一野给两位师傅一人散了几支烟,喜糖也没少,让他们带回去给孩子吃。

 

有东西拿,两位师傅自然是很用心的安装调试,还很耐心的教阿秀怎么用,直到把她教会了才道着恭喜离开,还有别家的货要去送呢。

 

婚礼,并着家里添大件,哪一件都是新鲜事,门口看热闹的把家门口堵的水泄不通,有几个这些日子处的不错的嫂子大胆的带着孩子进了门凑热闹,主要就是冲着洗衣机来的,稀罕物,谁不想瞧?

 

这个年头结婚,没有后世迎亲的说法,而阿秀娘家算是断了,就住在一个家里呢,真的迎也没地方迎去,干脆就没有这一步。

 

顾一野和阿秀两人起了个大早,顾一野直接穿那身西装,阿秀没穿婚纱,而是挑了件红裙子穿,方便招待客人,打算等到了饭馆用婚宴的时候再换婚纱。

 

婚宴在中午,所以送走来送洗衣机的师傅以后,顾一野的战友们就来了,开了辆部队里的那种带棚的大卡车,一个接一个小绿人从上面蹦下来,这是集体请假跑来参加婚礼了。

 

高粱、姜卫星和牛满仓三个自然是冲在第一个的,一进门就被挂在堂屋里的巨大结婚照给腻歪到了,倒是一点也不出格,只是在花田间依偎着罢了,但是就是莫名的腻人。

 

“这玩意不挂你们房里,挂在堂屋干什么啊?房屋里放全家福,你懂不懂?”高粱说着嫌弃的话,但是却一直看着结婚照笑,那表情,有点像是家里的猪终于拱到好白菜的欣慰。

 

牛满仓拉拉高粱的袖子,指指边上,“全家福有呢,你看,就是小了点。”

 

说是小,其实就是正常尺寸大小罢了,明明是结婚照那张太大了。

 

战友太多了,往家里一走,满眼的都是一片绿,阿秀忙着给他们倒水发糖,几个邻居的嫂子看她忙,也上手帮起忙来,当然,忙的时候也不免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适龄的可以发展一下,毕竟亲戚朋友的好些姑娘都待嫁呢~

 

赵红樱带着江南征和韩春雨艰难的挤进了堂屋里,秦汉勇没来,因为部队里有事,不过赵红樱来了就行,两人夫妻一体,来一个就代表他们一家了。

 

高粱他们随着小飞进了他的房间,然后和顾衡聊了起来,大多是说些顾一野的糗事,顾衡愿意听,小飞就更愿意了,爷俩听的津津有味。

 

堂屋人太多,阿秀就把赵红樱她们领到了张妈屋里,这里人不多,还有地儿坐,正好他们三个也一直想看看张妈的,所以对这个安排没什么意见。

 

张妈今天穿的也是喜庆的新衣服,阿秀给做的,早早换好了坐这等着招呼小孩子们,她早告诉小飞,有小朋友来尽管领到她这,别让妈妈再烦,小飞做的也很好,这不,床上一大盘子喜糖已经发出去一半了。

 

张妈床头放了两个相框,一个是一家四口的全家福,一个是顾一野和阿秀的婚纱照,和堂屋里的不同,这张是他们自由发挥的那种。

 

江南征拿起相框仔细看,只见照片里西装革履的男人将穿着纯白婚纱的女人托着腰举起来亲吻,两人脸上均是幸福的笑容······

 

而身后的背景正是他们曾经嬉戏玩水的那个海边。

 

这只不知疲倦、谁也无法阻挡的海燕,终归还是找到了属于他的海边岩石,愿意停歇了。

 

张妈看江南征盯着相框发呆,也没多想,只是这照片吧,她是看一次都得老脸红一次,忍不住拉着赵红樱碎碎念,“小顾和阿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洗了好多这种照片,家里东摆一个西摆一个······现在年轻人结婚照都这么羞人的吗?”

 

啊······这······

 

赵红樱想说,只有你家这两个年轻人是这样的吧?

评论

热度(129)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