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2.

    张妈妈不知道,但赵红樱和韩春雨还能不知道吗?说起来,江南征和顾一野那一段,大家都觉得很般配,他们分手大伙儿也没当真,毕竟年轻人谁还没经历过吵吵闹闹呢,谁知道没等到他们复合,倒是等到顾一野结婚了,还是和他老排长的遗孀,这很难不让人多想。

 

    可······今天看到这婚纱照,又觉得顾江以前那段真是幼稚的可以。不能说那时候没有真情,只能说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意切吧。起码顾江站一起时候那个感觉,就没现在这小夫妻俩在一起那么的真,光婚纱照里,这俩人的眼神可真的算得上是拉丝了~

 

    当然,顾一野都结婚有段时间了,现在拉扯前一段感情,着实没什么必要。要说他是为了责任,替他委屈,可今天看起来,并不是这样,人家小两口甜蜜着呢。

 

    所以,有些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好了,人还是向前看的好。

 

    看江南征那个样子,估计又伤神了,韩春雨觉得顾一野太不地道了,但又觉得这样没什么错,为了以后大家都好,这时候怎么扎心都不为过。

 

“行了,看把你羡慕的,等你跟高粱,你们也拍这样的。”韩春雨把相框硬是夺过来,放回张妈的床头,然后跟张妈打哈哈,“还别说,这样拍真好看呢……”

 

韩春雨是喜欢过高粱没错,但是既然决定放下,她也接受夏林了,当然是不能再想东想西,不然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吗?这样对得起谁?连自己都对不起。

 

    “是啊,看到这个,我就觉得我和老秦拍的那个太土了。”赵红樱顺着韩春雨的话茬接下来。

 

    韩春雨撞撞她的肩,有意闹她,“那你俩再去拍一个这样的呗。”

 

“拉倒吧,老秦那个大老粗,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配合拍这种的。也就顾一野……”讲是这么讲,但哪个女人还能不期待一下呢?赵红樱红着脸,“我们这一个师,也就高粱能跟他比比浪漫,想当初,他借遍了朋友,一送就是20条裙子。”

 

小高是张妈除了顾一野以外,最熟悉的儿子战友了,帮他们家不少,听到他的八卦,张妈来了兴趣,也意识到江南征这个漂亮女同志是高粱的对象,只看她模样就觉得不差,连忙帮腔:“小高是个好孩子,看着就是会疼人的。”

 

想让江南征彻底死心,韩春雨就没了顾忌,跟赵红樱对视一眼,然后就打趣张妈:“张妈吗,那您觉得高粱跟顾一野,谁更会疼人啊?”

 

“那当然是小顾。”张妈毫不犹豫的回答,说着就感慨万千的长叹了口气,“这孩子可是个心细的,我之前就随口一提阿秀之前月子没坐好,还下地干活累到了,这不,一来这就拉着阿秀去看医生,开了好多中药回来给她调理身子,还说,身子不调理好,就不要孩子。”

 

“啊?”

 

不管结没结婚的,三人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孩子这个事,结不结婚那都是知道厉害的,讲个不好听的,人结婚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延续香火吗?现在计划生育,多少男的为了家里头是个女儿没儿子闹呢,这顾一野倒好,直接都不要了。

 

“那不能吧······”赵红樱觉得这多少有点离谱了,娶遗孀归娶遗孀,那么多娶遗孀的,也没见人家不要孩子啊,除非身子有问题要不了。

 

张妈见赵红樱不信,像是找到知音一般拉着她,压低声音对她道:“我也这么想的,但是阿秀告诉我,他连结扎的事都问好了,你说狠不狠。”

 

张妈是顾忌江南征和韩春雨没结婚,所以特意小声说的,但是屋子就那么大,再低又能低到哪里去?

 

赵红樱心有感慨,心说秦汉勇要有这一半,不,三分之一也好啊,但男人是自己选的,再怎么也得过下去的,“确实狠,不过啊,也确实会疼人。”

 

韩春雨只说想炸出点小恩爱,结果张妈上来就是王炸,这你还能说什么呢?拉着江南征的手拍拍,对她点点头,虽然没说什么,但两人心里都懂得。

 

瞅着时间差不多了,顾一野和顾衡就招呼着宾客们去饭馆,离家不远,走几步就到,所以这百来个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阿秀没跟顾一野一起,她挽着张妈在后面慢慢的走,小飞则是被高粱几个带走了,赵红樱几个不放心,便也陪着阿秀一起照看张妈。

 

都是已婚妇女,不免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琐事,所以赵红樱和阿秀还算有话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韩春雨和江南征于这些事搭不上话,一时间就没说话。

 

等到了饭馆,借地方换婚纱的时候,江南征自告奋勇要帮阿秀化妆,这······赵红樱和韩春雨不由的面面相觑,不放心的跟着一起,生怕出个意外,把人婚礼搅黄了。

 

江南征倒也不至于那么下作,其实就是初恋难忘,更何况顾一野无论长相能力都那么优秀,再者说,她是真没想到,顾一野会和阿秀走一起,但事情都这样了,她当然是祝他们幸福的。

 

江南征家世好,因为母亲的缘故,早早接触化妆打扮这类事物,别的不说,她这个新娘妆确实弄的很像样子,阿秀觉得除了婚纱照那天,今天的自己大概是最美的了。

 

“南征妹子,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这······”可能就真的素颜上阵了。

 

“不用,这都是举手之劳罢了。”对阿秀,江南征一直是可怜心疼的,哪怕有了顾一野这层关系,她对这个人也没任何意见,见她这么客气,有些不好意思,为了她放心,便说:“阿秀你要是实在感谢我,那以后我结婚了,把你家老二借我当花童就是了,好看的花童不好找,你和顾一野的模样,孩子肯定也漂亮。”

 

这话说的,真不怪阿秀脸皮薄,不好意思道:“这······老二还没影儿呢。”

 

“我和高粱决定各自在奋斗几年,那时候,顾老二肯定都会走路了。”

 

“那借南征妹子的吉言。”

 

看到这,韩春雨和赵红樱总算放下心了,看来是她们小心眼了。

 

这年头越来越多年轻人爱在饭馆办婚宴的,所以饭馆也紧跟时代变化,专门辟了婚宴大厅,专门有个台子供新人及其家人发言致辞的。现场布置的很喜庆,彩条拉着,气球还摆出爱心的形状,大大的双喜贴在墙上,还弄了个拱门出来,两边的墙上挂了些新人的婚纱照,装扮简单又不失庄重,看的人温情又舒服。

 

阿秀换婚纱的功夫,宾客们都已经吃上了,顾一野在大厅口子等阿秀来,至于,顾衡,自然是带着小飞吃席了,等会儿还要上台致辞,在后面要领着新人敬酒,可没空填肚子了。

 

小飞今天穿的还是那天拍婚纱照的一身,白衬衣搭背带短裤,像模像样的还打了个领结,配上他养的圆嘟嘟的小脸,很是可爱。

 

“顾小飞,还说你爸最帅,我看你小子快把你爸这个新郎的风头抢光了。”高粱盘了盘小飞的寸头,跟他开玩笑道。

 

小飞可不上高粱的当,经过顾一野的培训,他也是钮钴禄飞了,一派天真的怼回去,“是吗?我以为最帅的是爷爷,最帅的爷爷才能生出这么帅的爸爸。”

 

顾衡哪里经历过这么直球最甜的孩子,乐的摸摸小家伙的嫩脸蛋,一向严肃的脸都笑出了褶子,眼睛都要笑没了。

 

“哎呀,这个嘴啊······”牛满仓也是开了眼了,啧啧摇头,“你小子长大了,得伤多少小姑娘的心啊。”

 

钮钴禄飞也不会任他们打趣,“那叔叔你小心了,以后可别生小妹妹呀。”

 

“嘿~我这还没对象了,你就惦记上我闺女了!”

 

姜卫星趁机损他,“你可拉倒吧,有没有人惦记你都别生闺女,闺女随爸,长得像你,那还能看吗?”

 

“童冰,你不管管?”

 

“别闹,新娘子来了~”

 

这一嗓子喊下来,谁还吵架,都纷纷往入口那看,新娘子哎~哪怕刚才见过了,可不耽误他们现在还想看!

 

姜卫星这个小机灵鬼,立马站起来吆喝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吃饭拉到新人身上,“来,大家安静一下啊,下面有请我们今天的新郎和新娘登场~”

 

“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脸皮厚归厚,但自己大喜的日子,这么多人看着,原本不紧张的顾一野这会儿心脏竟然紧张的怦怦跳起来。顾一野都这样了,更何况比他脸皮薄的阿秀,挽着顾一野胳膊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两人伴随着热烈的掌声,一步一步的走着,短短的一段竟也走出了天荒地老的感觉,最后穿过拱门,来到了台子上站定。

 

随着他们的站定,掌声默契的渐渐变小,直至消失。

 

这年头没有话筒加持,全凭一腔正气的嗓门吼,顾一野看着父亲顾衡欣慰满足的神情,心中的紧张消了几分,但其实他自己不知道,他呀,这笑的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和阿秀的婚礼,来共同见证我们这一段美满爱情开花结果。你们的祝福,会让我们的婚礼更加完美!”

 

说完,顾一野把目光转向了顾衡,“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我的父亲,首先是他把我养大,为人子女的我常常让他很操心。他一直很支持我和阿秀的这段感情,虽然他话不多,但总是最懂我、最理解我、也是最支持我的。在这里,我想对他说,谢谢您,以后我们一定会幸福,请您放心。”

 

这直球打得,让顾衡的双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一直以来他们父子间都维持着一种默契,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儿子开始打破这种默契,他并不是说这种发展不好,只是多少有些不习惯,但在这之余,更多的是欣慰和开心。

 

“其次,我想感谢张妈妈。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和阿秀不会这么快修成正果。感谢您的帮助和信任,愿意把当女儿一样疼爱的阿秀交给我,请您放心,让她幸福、快乐的生活是我的职责。余生,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爱护她······和小飞。”顾一野看向小飞,这小子正捧着小脸在笑,完全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娘要嫁人的小情绪。

 

再看张妈,这位半生不幸的老人早就热泪盈眶,一边抹泪一边不住的说“好”。

 

“最后,当然要感谢阿秀,多的不说了,往后大家看着吧,幸福不是靠嘴说的,但是······”

 

话没说完,顾一野就在众人好奇莫名的眼神中搂紧了本就半偎在他怀中的阿秀,另一只手扶上她的后脑勺,然后偏过头微微俯身,在她惊讶的眼神中吻上了她······

评论(3)

热度(10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