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3.


    这年头,虽然挺多处对象敢大街上走一块牵牵手了,但再进一步亲个小嘴儿什么的,还是要找没人的地方的。

 

    能光明正大亲一块儿的,也就只有电影里了,港片里都这样,要不那么多年轻人追港星呢?

 

    就算结婚,顶对也就是闹洞房的时候钓个苹果想法子让两个亲一起去,像顾一野这样,直接婚宴上自己主动亲的,目前还没见过。

 

    哦,有的,国外和香港电影里,结婚会有新郎吻新娘。

 

    大胆是大胆,不要脸也是真的不要脸,但战友们都是一边骂着不要脸一边使劲拍手欢呼,就差吹个口哨臊一下了,但碍于长辈们在,不好太过,只能呱唧呱唧拍手拍桌子。

 

    总结,虽然不要脸,但爱看。

 

    不仅战友们爱看,连长辈们也爱看,自家小辈甜蜜,有什么不爱看的?

 

    好在顾一野还知道适可而止,只是轻轻一吻,没有深入,也没有纠缠,不然阿秀会原地爆炸的。

 

    再来……现在亲的太狂野,等闹洞房那得什么样儿啊?总得留点空白给他们闹去。

 

    顾一野就这样搂着害羞的阿秀,等欢呼声渐渐的消下去,才继续发言,“行了行了,我老婆害羞了,各位看的开心就好,都吃好喝好,我就不啰嗦了。”

 

    “不啰嗦,不啰嗦……”爱闹的高粱不会放过他,“会说你就多说点,你不说,就让新娘子说,这结婚的大喜日子,不说两句吗?”

 

    也就高粱有这个胆子闹新娘,闹顾一野都没问题,但是闹阿秀还真没想过,所以一时间,众人也不知道该不该起这个哄。

 

    顾一野见高粱闹,忍不住给他使眼色,但是高粱装看不见╮(─▽─)╭

 

    只要他不看,就看不见!

 

    阿秀虽然真的害羞,但也不想气氛就这么down下去,而且,顾一野说了那么多,她一句都不说的话,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于是,阿秀抓着顾一野的手,鼓起勇气,拿出她最大嗓门说,“那个……我不太会说话,就简单说两句,各位就当听着玩。”

 

    新娘子发言哎,那哪里还有人敢不安静,一个个小绿人纷纷跟见首长似的,挺直腰背,一副谨遵教诲的模样。

 

    咱就是说……倒也不必这么肃穆?

 

    “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和一野的婚礼,原本我是想简单办一下的,但一野说,别的新娘子有的我也必须要有,既然这样,那别的新郎有的他也得有,所以有了这场婚礼。”

 

    众人倒还不知道这场喜庆的婚礼这么曲折,他们其实理解新娘简单办的想法,这年头没谁二婚还这么大办的,都是低调办了算了。奈何碰上了顾一野这个倔驴,大家多少都知道阿秀和张飞其实是没办过婚礼也没领证,结婚报告刚审过就上了战场,真的简单办了,这个女人这辈子大概就没一场像样的婚礼了……想想也是很遗憾了。

 

    难怪高粱总喊他顾骡子,这脾气确实配得上这个称号。

 

    “首先,我想感谢我妈,就像一野说的,如果不是她的帮助和支持,我们没那么快走到一起。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我的拖累,但其实没有她,过去那些日子,我才是撑不下去的那个,是她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她一直放心不下我,那我就趁今天想告诉她,我已经找到了可以让我幸福的那个人,您就放心吧,以后我们会越过越好的。”

 

    原本张妈因为瞧着小两口甜蜜而止住的眼泪,一下又冲出来了。

 

    “其次,我也要感谢爸,虽然看着挺严肃,话也不多,但是一直都默默地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所以,在这里也请爸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一野,对他好的。”

 

    顾衡对阿秀点点头,欣慰的笑了笑,彻底放下了心。原本他觉得这段感情中,儿子一直是强势夺取的那个,而阿秀过于柔弱顺着他,总担心哪天有个万一这种矛盾爆发了,两个人都受伤。

 

    但是现在看来,阿秀这个小姑娘其实是外柔内刚,关键时刻能扛事,更懂得珍惜和回报,她现在就是在回应儿子的付出,让这台戏的女主角有了更强烈的存在感。

 

    “再来,我还要感谢我的儿子小飞,他一直都很乖,跟一野也相处的很好,有时候我还得嫉妒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好……”

 

    小孩子其实还不是特别懂这些大人间的事,只知道妈妈提到了他,还感谢他,瞬间就得意的不行,挺起小胸脯,跟妈妈挥挥手,告诉妈妈,我在这呢~

 

    “最后,我要感谢一野,这一路走来他付出太多。他比我勇敢,也不轻易放弃,还时常怕我受委屈,但其实跟他在一起,从未受过委屈。当时答应他在一起,是想让他觉着出来我们不合适,没想着有以后。可现在你要问我为什么跟他在一起,我会回答,因为我想跟他过一辈子。”

 

    说这么多,已经是用尽了阿秀毕生的勇气,话音刚落就捂着脸埋进顾一野怀里,不敢去看下面人的反应,顾一野才不管他们什么反应,这会儿自然是抱紧老婆傻乐,这话……和表白无异了,哪能让他不开心呢?

 

    气氛就是这么来的,众人手都要拍烂了,这夫妻俩,一个比一个会来事,听着就挺羞人的,换他们自己结婚都不一定说得出口,但是……

 

    我爱看!

 

    新郎新娘都发完言了,接下来就该长辈说点了,顾衡原就没打算发言,但是看今天气氛这么好,临时决定上台说两句。

 

    长辈上台,下面的人就更不敢说什么了,尤其顾衡还是给他们很多人上过课的教导员,瞬间有种年级主任开大会的既视感。

 

    “我儿子眼光不错,阿秀真是个好女人,这个儿媳妇我很满意,所以……把顾一野交给她,我很放心。”顾衡人狠话不多,上来就是划重点,表明他对这桩婚事的态度,“爸爸就在这里希望你们以后能够互敬互爱,相互帮助,相互包容,也祝你们两个人从此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张妈到现在还哭的没缓过来,自然就不发言了,但真的缓过来了她也不会发言的,这位老人,这辈子也没在这么大场面里说过话。

 

    之后就是顾衡领着顾一野和阿秀挨桌敬酒了,这年头不兴请人表演节目,都是到了一桌,一群人起头一起唱歌,这么十桌下来,等婚宴结束,时候也不早了。

 

    高粱几个想等晚上闹洞房,自然不会轻易走,跟着顾衡带着张妈回了他们家,然后就嗑着瓜子吃着糖等待夜晚的到来。

 

    客人们走了,顾一野和阿秀这边可不能走,得跟饭馆结算清楚,可不能隔天再说,要不很多事会掰扯不清楚的。

 

    等这对新人回到家,已经是傍晚,看见高粱他们那兴奋的样子就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哎哎哎,这个点还没到睡觉的时候呢,你们可别太兴奋。”

 

    “哎呀,吃个晚饭,我们闹一闹,正好不耽误你们洞房。”牛满仓平时抠门就算了,这时候算计时间也可精准了。

 

    高粱也帮腔,指着厨房对顾一野说:“是啊,饭我都给做好了,便宜你了。”

 

    顾一野:“……”

 

    阿秀:“……”

 

    真体贴?

 

    热闹的吃完高粱整的一桌菜,还别说,顾一野必须要承认他手艺很不错,也就比阿秀差那么一点点叭?

 

    吃完饭,也收拾好碗筷桌子,高粱几个就拥着这对新人进新房了,顾衡和张妈对这群爱闹的年轻人只能边笑边摇头,然后就回自己屋呆着了。

 

    当然,顾衡没忘记把小飞一起带回去,对于想去凑热闹的小飞,他老人家也是废了很大得劲才哄好。

 

    有热闹却参与不了,这对孩子来说可是很严重的!

 

    新房里,顾一野和阿秀被几个战友摁坐在床上,高粱这个最能闹的代表发言。

 

    “原本想着弄个香蕉苹果让你们一起吃的,可看你们婚礼上那样,估计不觉得有什么,所以啊,我们玩个高难度的。”高粱对姜卫星使个眼色,后者拿出了一根红色丝带,“摸手辨新郎,新娘蒙着眼,通过摸几只手,分辨出哪个是新郎的,错了我们不惩罚,想必新郎自己会惩罚新娘的。”

 

    顾一野&阿秀:“……”

 

    这心里还真没底,那手不都差不多嘛?都是五根手指头,不是训练就是干活的,都有茧子……

 

    可这由不得他们愿不愿意,蒙上眼,这游戏就开始了。

 

    高粱可没过度为难阿秀,第一只手是拉着韩春雨的给摸的,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还是挺不一样的。

 

    “这……是妹子的手吧。”阿秀确定的说道。

 

    “下一个下一个。”

 

    第二只手就是顾一野的,阿秀摸了又摸,然后又闻了闻,感觉有点像,可心里始终不敢确定。

 

    “有点像,先放着,等下我再看看。”

 

    “行!”

 

    第三只手是姜卫星的,阿秀先用手比划着量了一下,然后还是去闻了闻,就果断的确定,“这个不是,一野手比这大。”

 

    “去去去,下一个。”

 

    第四只手是高粱自己的,阿秀还是比划一下带闻闻,这次更确信了,“这个也不是,有葱蒜味,一野今天没摸葱蒜呢,这……是高粱的吧。”

 

    高粱:“……”还能这样啊?

 

    自己抬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还真是,一股子蒜味,肯定是剥蒜的时候沾上的,蒜味最难去。

 

    第五只手还是顾一野的,只是刚才是左手,这次是右手。

 

    这就太鬼了!

 

    顾一野忍不住瞪高粱,不太厚道呀!这二选一的话,那算对还是算错?

 

    那不管,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果然,第五只手让阿秀陷入了纠结,又让高粱给她再摸一次第二只,结果,摸完更纠结。

 

    “这……感觉都很像。”

 

    “只能选一个,快做决定,我数十声,1……”

 

    被催的急,阿秀也顾不上那么多,分别抓着那两只手试了试十指紧扣的握法,然后感受了一下,破罐子破摔道:“这两个都是一野的手。”

 

    “确定?如果非要你选一个呢?”

 

    “两个,都是。”

 

    “那行,你自己摘下丝巾看看对不对。”

 

    阿秀连手都没松开,直接低头把丝带蹭掉了,然后发现……自己猜对了!真的两只手都是!

 

    “行了,你猜对了,我们就不闹了,本想着你猜错了再来个游戏的。”高粱挥挥手,一群人一个接一个的出了房,走在最后的高粱,还贴心的替他们带上了门。

 

    顾一野坐在床边,晃了晃被阿秀牵着的手,见她张嘴想说话,连忙竖起食指示意她安静。

 

    然后指指房门,一边起身往门口走,一边正常的说,“阿秀,时候不早了……咱……睡吧……”

 

    话说完,他手也握上了门把,然后用力一拉,一群人叠罗汉似的摔进了房里……

 

    看那姿势,刚才肯定是把耳朵贴门上想偷听呢(¬_¬)

 

    “能听见吗?我特意做了隔音的。”顾一野好笑的看着这群不要脸的战友。

 

    众战友:“……”

 

    谁不要脸?竟然还做隔音!难怪啥也听不见!

  

  

  

  【求红心~求蓝手~】

    

评论(1)

热度(12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