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4.(和谐版)

    听别人夫妻墙角被发现,着实够丢人了,这做了隔音还听个屁?

 

    一群人意兴阑珊的走了,主要是想着以后自己还得结婚,到时候万一顾一野报复,那就完球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心黑着呢!

 

    送走了这群闹子,顾一野赶紧的关上门赶着洞房去了,哪怕早就办过很多次事了,但这事哪有嫌多的呢?

 

    ……【此处走afd~】

 

    于是,办完婚礼的第二天,就是洗衣机上岗的时候,为了洗床单……

 

    大红色的床单上深一块浅一块的,还糊的一块白一块斑的,咋看都是羞死人了,只要结过婚的谁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弄的?

 

    院子中随风飘扬的大红色床单,也就羞了阿秀一个人,顾一野是不提了,他嘚瑟还来不及呢,而小飞压根不懂这玩意,顾衡和张妈两个……当然懂了,但也只是欣慰,只觉得这么下去,家里添丁在即啊。

 

    顾衡就这样带着满心的欣慰回了北京,当然少不了带些阿秀自制的东西回去,孩子的一片心意,实在拒绝不了。

 

    好好办场婚礼花销不小,但所幸战友们都是实在人,给的份子都不少,所以回了不少本,算起来也没用很多。

 

    这剩下来的钱怎么办呢?

 

    阿秀要存起来,当做应急的备用金,顾一野没意见,钱给老婆管就给她管了,他不过问,要用钱说明理由伸手就好。

 

    婚假有三天,所以顾衡这趟走是顾一野和阿秀一起去送的,当然他坚持不要送,但是没啥用,还是被送走的。

 

    送走了顾衡,顾一野就拉着阿秀去了夜校报名的地方,因为很久前阿秀就听他说过,所以这会儿倒也不排斥,老老实实跟着他一起听夜校的老师介绍这些专业。

 

    “你喜欢哪个?”顾一野问着阿秀,然后又转头问这边负责的老师,“可以回去想想再来报名吧?”

 

    “可以,学习专业的事,当然要好好考虑。”老师见多了这样的情况,大多数回去想想就想没了。

 

    “不用了,我就选烹饪,我喜欢做饭。”知道顾一野婚假不多,哪能让他跟着来回跑浪费时间,阿秀就果断的做出选择,还对顾一野夸下海口,“先学这个,以后还有想学的,再报就是了。”

 

    “看把你能耐的~”顾一野斜睨她一眼,然后就找老师要了报名表格,递给阿秀,又去拿笔,帮她打开了钢笔帽才给她。

 

    接过钢笔,阿秀觉得有点脸热,小声嘀咕:“我又不是没手。”

 

    老婆偶尔的矫情撒娇,顾一野很受用,认输道:“你有,是我想帮你打开,行了吧?快填表吧?”

 

    报完名,交完钱,这个夜校就算妥了,只是这个新班还没到开班时间,上一批的课程已经快到结尾了,插班的意义不大。

 

    不过老师说要是感兴趣,今天可以先听一节课,就当试听课了,原本很多来报名的都会要求先试听一节课,像他们这样听都不听直接报的,真的很少。

 

    晚上怎么会没空呢?阿秀巴不得晚上可以来上课,这样就省的又被顾一野摁在床上这样那样,不然晚上吃完饭还能干什么?

 

    于是,阿秀兴高采烈的拉着顾一野回家了。

 

    顾一野不知道阿秀的想法,只当她是因为可以学习了开心,老婆开心,他当然也跟着开心。

 

    就是回去的路上,阿秀给小飞买糖葫芦的时候,顾一野看着路边的自行车发了会儿呆,然后等阿秀买完了,就指着自行车问她,“秀,你会骑自行车吗?要不咱买一辆?”

 

    “不会啊。买这个干什么?你别乱花钱!”

 

    无论原生家庭还是后来的张飞家都没这玩意的,原生家庭养蜂的,到处赶花季,自行车不丁用,而张飞家纯粹是太穷了买不起。

 

    “夜校离家距离可不近,买这个你能节省点时间,再说了,晚上也不安全。”顾一野说是这么说,但经历过严打才过去四年,这时候的治安不说最好,但肯定不会差到哪个地步,可当老公的艹心老婆安全,哪有那么多可说的?

 

    “不用,我吃完饭走一段就当消食了。”阿秀早就打算的好好了。

 

    “还可以在想我的时候,骑车给我送爱心。”顾一野面不改色的说出自己最主要的小心思,一脸坦然,“有时候要是遇上演习任务什么的,是没时间给我们回家整理行李的,都是家属给送去部队,家属院离得近,可没有自行车的你怎么去啊?路不算近,骑车快的多。”

 

    “那……”说起这个,阿秀就犹豫了,她自己怎么都可以的,就是涉及到顾一野,不能差不多了事,“你买个二手的吧,便宜,这样我学的时候就算摔了也不心疼。”

 

    顾一野:“……”

 

    这逻辑绝美,竟然让他无话可说。

 

    自行车行有新的也就旧的,这年头自行车算是家庭必备的出行交通工具,通常一辆车用到报废才来换新的,但也有那种急着用钱的把半新不旧的推来换钱用。

 

    然后他们捯饬捯饬又跟新的一样,价钱比新的还便宜上不少,许多讲究性价比的就爱买这种,都是自行车,能骑就行,哪那么多事儿啊?

 

    但也有担心旧自行车有问题,就爱买新的,总之这玩意就是看个人预算和观念的。

 

    顾一野和阿秀一到就表明要买二手自行车,老板也没说看不起不在意,都是生意不是?二手自行车利润反而更大点呢。

 

    “二手的价格不固定,都是看新旧程度的,越新的越贵。”反之,越旧的越便宜。

 

    这会儿的自行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单一的全是二八大杠,二八大杠确实承重和里程一绝,但是体型太过笨重,不是很适合女性骑,尤其前面那个大杠,太费劲了。

 

    所以顾一野压根没往男性天堂的二八大杠区那边看,反而看些更适合女性骑的小巧些的自行车。

 

    老板是有眼色的,一瞧就知道这是主要为了阿秀买的车,不然一般家庭铁定的二八大杠,大杠上俩孩子,后面还能坐个大的再抱一个小的,挤一挤一家五口人没问题,简直是神器。

 

    “这种前面没大杠的是女式自行车,骑车比大杠舒服,不信让你对象试试,绝对体验感不一样。”

 

    来这的女顾客,基本只要试过,就没有能逃过女式自行车的魅力的!

 

    “……我还不会骑。”阿秀尴尬的说道。

 

    “没事啊,让你对象扶着,你上车试试,从这就不一样了。”老板搬了一辆二八大杠放在女式自行车边上,对比可太明显了,“你看,个头就不一样,大了一圈呢,而且确实这个大杠男的爬上去都费劲,但耐不住这个大杠能坐人,其实买哪样就看你们的需求。”

 

    “不要大杠。”太丑了。

 

    顾一野眼光一向都比旁人高,他看中的几款自行车都很好看,其中一个前面还带个小篮子,老板倒是觉得篮子不篮子没什么,指着门口一摞篮子,“这个篮子可以装的,挺多女同志都喜欢装篮子,方便搁东西。”

 

    那这样啊……

 

    阿秀果断拉走顾一野,看那些没篮子的,有篮子的那个最贵!

 

    虽然好看,但没必要。

 

    最后阿秀没选那些花里胡哨的粉的咖啡色的,就选了个黑色的,不能说不好看,只能说中规中矩,没什么特色。

 

    “真要这个啊?”顾一野还是觉得那个粉色的好看,配阿秀的。

 

    “就这个,万一你要骑呢?而且小飞以后要骑怎么办?你俩怎么能骑个粉的自行车呢?”

 

    阿秀的想法就是时下的想法,颜色和性别的区分非常鲜明,男的用粉色会被笑话的。

 

    顾一野的思想比这会儿的人都朝,不是很在意,还说,“猛男就要用粉色。”

 

    顾一野突然冒这么一句。

 

    阿秀:???

 

    老板:???

 

    哎,顾一野心中忍不住叹气,没人懂他啊。

  

【此章完整版8900+,求红心,求蓝手~】

评论(4)

热度(9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