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38.

   这年头要孩子的旧物很正常,就算在后世,二手婴儿床也比新的吃香。新的还得担心甲醛超标,边角不圆滑刺着孩子,旧的就没有了。


    所以,顾一野想也不想答应了,毕竟他也不可能生老三了……


    “行啊,如果没坏,等我家老二用完了就转给你。”


    姜卫星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背,龇着大白牙,“好兄弟!”


    送完婴儿床,高粱和姜卫星又看了眼顾老二,一周大的宝宝,比出生那会儿更好看一些,起码不会皱巴巴的了,毕竟那会儿可是泡了好几个月的羊水,现在这小脸蛋子才是真的嫩滑。


    阿秀原本想留他们吃饭,不过部队里还有事,两人连忙带着车回了。


    对了,还带上了顾一野亲手煮的红鸡蛋。


    高粱直说回去得把这个蛋供起来,这可是顾大公子亲手煮的啊~


    为此还被顾一野踹了一脚……


    回了家,那可比在医院舒服多了,床又大又软,比医院架子床来的舒坦。


    急了五天的张妈终于也摸到孩子了,明明眼神儿不好,可是刚抱到孩子就是一顿夸,什么浓眉大眼……


    是的,这个年代对帅哥的标准就是浓眉大眼,最典型的就是朱时茂那种?


    可天知道,顾小宝这崽子现在几乎算是没有眉毛,一点也不浓,那眉淡淡的甚至都像透明的╮(─▽─)╭


    老人家嘛,她说他们听着就好,再应和两声。


    反正不管随爹还是随妈,这模样都丑不了,话虽如此,阿秀还是希望小宝像顾一野多点,这样以后找媳妇占便宜。


    顾一野就不同意,“找老公可不能看脸。”


    阿秀白他一眼,“那看什么?你要不是有这张脸,也勾不住我。”


    不想,顾一野却抓着她的手摁在他硬实的胸肌上,又慢慢的往下滑,来到壁垒分明的腹肌上,“脸差一点,这身子也能馋你。”


    不知想到了什么,阿秀尴尬了,“那……倒没有。”


    她也算是混过妇女圈,平时大家聊的那些,就知道,对男人的硬件设施不能脑补太多,就像身高肌肉与那啥的大小完全没关系。


    有些人就是童颜巨O,而有些人……不提也罢。


    但不管如何,总得有一样占个好,既然有脸了就不能期待别的太多,不然也太贪心了。


    而顾一野这种脸和硬件设施都顶配的,实属捡到宝了。


    回家一通收拾,有了新生儿之后的确是不一样,之前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东西,但是有了新生儿之后,满满当当都是顾小宝的东西。 


    本来挺宽敞的屋子,瞬间就拥挤了。


    到了晚上,阿秀给顾小宝喂乃的时候,顾一野一如既往坐在旁边盯着看。


    阿秀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你直勾勾的看什么,不无聊吗?”


    不想,顾一野又凑的更近,几乎就是趴在她胸口看,看着看着还笑了,“不啊,多有意思,看这臭小子吃多香~”


    阿秀不是第一次乃孩子,但顾一野是头一回看女人乃孩子,之前小飞那会儿,他俩还是遗孀和烈士战友的关系,得避嫌,甚至看到阿秀急匆匆把孩子抱进屋里,都会臊的脸红。


    “……”阿秀偏了偏身子,不搭话。


    不搭话是因为她已经猜到顾一野想干嘛了。


    她不搭话,奈何顾一野脸皮厚,等顾小宝吃完了,立刻就被他接手抱到婴儿床里去了,小家伙吃饱喝足就睡,被丢到婴儿床自己睡都不知道。


    放好顾小宝,顾一野拿热水湿了条毛巾,帮阿秀擦干净胸部,结果擦不干净,乃水一直往外流。


    阿秀哭笑不得,“王姨的汤也太补了,小宝现在胃口又小。”


    “那正好~”


    顾一野把热毛巾丢开,直接埋头去喝,张口含住就吸了起来。


    他都馋好几天了,从阿秀第一次喂孩子他就馋,但是又不好意思跟孩子抢,可这会儿多的止不住往外流,那就不算抢,他只是不忍心浪费。


    阿秀臊得脸发烫,看他含住吸,嘴巴在蠕动,有点不好意思,想让他滚,但是又怕乃水止不住流。  

  

  哪有那么好喝……他喝的这么津津有味。 

  

  甚至这边吸完了,换另外一边吸着喝。 


    整得她自己都好奇的想尝尝了。


    顾一野嘴上喝着,手还忍不住往另外一边揉了一下,因为要喂乃变大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因为乃水多,捏几下还会喷乃,太性感了。

  

  等顾一野离开,已经不出来乃水了,他喝的多,顾小宝都没有他喝的多。 


    阿秀的烦恼解决了,顾一野的新烦恼来了,那明晃晃的一顶帐篷,瞎子才看不到。


    肉当然是吃不到,不过喝了点汤。


    等顾一野伺候阿秀漱完口,便搂着她靠在床头说话,这些天在医院,有些夫妻话不好说,毕竟隔帘有耳。


    “秀,过两天我想去结扎。”


    “啊?”阿秀多少也有点了解的,不明白怎么他突然提出这个,“等我出了月子去上环就好,到街道开个证明,免费的呢。”


    “我这也是免费的,上环以后还得取出来,那个环材质也不好,容易引起妇科病,损害身体健康。结扎手术简单,风险也小,而且避孕效果比上环更好。”


    结扎的原理不太懂,阿秀想起之前听过的那些闲言碎语,谨慎的问,“那……对那个没影响吧?”


    顾一野:“……”


    “怎么会有呢?切断的是输精管,又不是……别听那些没文化的瞎咧咧,就他们那X功能,还有降低余地吗?”


    呃……


    阿秀觉得顾一野这话过于损了。


    征得阿秀同意了,顾一野隔天就去街道开证明,然后去医院结扎。


    由于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结扎的男性,所以在这个片区引起了轰动。几乎是人刚到医院,消息就传的整个街道都知道了。


    只不过阿秀在坐月子,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不好过回来打扰,但是每天要出门买菜的王姨就跑不掉了。


    不过王姨可不会跟他们八卦,主要是她也听不懂,所以基本是嗯嗯啊啊的装不懂敷衍过去,她们觉得没趣,也就过去了。


    这边人基本都说粤语,偶尔说普通话的,那也是很奇怪的普通话,这让王姨一个地道的老北京人槽多无口。


    出门一趟归来,顾一野归来就成了结扎的已婚男士。


    阿秀仔细的打量他,然后招他到身边,好奇的问,“结扎是在哪边动手术?”


    “蛋蛋。”


    顾一野简洁的回答。


    “整切?”


    “……”顾一野哭笑不得,抬手一个爆栗送给她,“瞎说什么,是在蛋蛋上开一个小小的切口,然后把输J管切一段,断口两端绑起来,然后放回去就行了。”


    听着怪疼的,阿秀眼神不由自主的盯上了某处,“疼吗?”


    顾一野抱住她亲亲,“局部麻醉,做手术的时候医生还跟我聊天呢,而且跟你生孩子比起来,那可不能比。”

    

    这话听着真舒心,嘴也太甜了,阿秀嗔他一眼。


    “术后有什么注意事项?”


    “24小时内不能洗澡,1-2天不能运动,5-7天避免体力活儿,最后是……”说起这个,顾一野一脸愤慨,“失策了,我没想到这个手术做完需要禁欲一个月,一个月后做个J液常规检查,没有J子了就说明手术成功了。”


“那正好,这一个月本来也不能同房。”阿秀倒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她本来就要坐月子,就是顾一野不老实,时不时的要喝点汤,这下正好连汤也省了。


其实,仔细想想,顾一野也觉得没什么,他还有十天假期,足够他恢复了,至于一个月不能同房的事,本身之后就得回部队,攒了半个月的活儿,想也少不了,之后顾小宝的满月酒可能他都抽不出空安排。好在王姨在这,有她帮忙,阿秀能轻松点。


再说了,张妈妈找顾一野说过,想给阿秀坐双月子,虽然馋,但他更想阿秀有个健康的身体,这种事以后有一辈子能做,不急于这一两个月的。


新生儿每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吃,醒着的时候很少。基本醒着的时候都被王姨抱出去,跟张妈一起逗着玩。


顾一野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因为据他来看,顾小宝反应很少,逗半天都不带笑一下,可是即使如此,两位老人还是被一直笑个不停。


有理由怀疑,不是她们逗孩子,是孩子逗她们吧。


顾小宝是个很好带的孩子,除了饿了哭两声,其他一点也不闹腾,就连晚上醒的次数都少。对比就是小飞,阿秀说小飞以前两个小时醒一次,一晚上得三四回,顾小宝则是两三回。别看只少一回,但这一回可以让阿秀休息的更好,毕竟很久没有整夜觉了。


有时候阿秀都醒了,顾小宝还没睡醒,有几次都是阿秀怕饿着他,愣是给他弄醒了喂的乃。


顾一野:“······”


其实他觉得自然醒最好,而且不醒也不耽误吃乃,这小子都是闭着眼吃乃。


半个月假期匆匆结束,顾一野再回到部队,惹得高粱调侃他,“阿秀坐月子还是你坐月子啊,也就十天不见,你都胖了。”


顾一野摸摸腹肌,再捏捏脸,好像腹肌是软了点?


“你懂什么,天天下乃的汤水,她只喝汤,肉都是我吃的,我不胖谁胖?”


好在他回部队了,以后每天有操练,他长得那点肉会消失的。


这趟回部队,顾一野带了很多红鸡蛋,当初说好了要发红鸡蛋的,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通知要红鸡蛋的可以来了。


人太多了,发了好几天才算发完。


甚至······


顾一野还让高粱和姜卫星帮忙把红鸡蛋带给韩春雨和童冰她们那一拨女战友,惹得高粱直瞪他。


“你怎么那么损!还故意给前女友送红鸡蛋,生怕她气不死是吧?”


顾一野理直气壮,“结婚我都请她了,红鸡蛋怎么能少她的。”


高粱:“······你心真黑。”


“要不你思想有问题,我作为已婚且有两个孩子要养的男人,这种态度有问题吗?”说完顾一野恨铁不成钢的斜他一眼,“是我损还是你脑子有毛病,你自己好好想想。”

  

【求红心,求蓝手,文文需要热度~】

评论(4)

热度(10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