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07.

    时代特色,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毕竟以前阿秀也觉得这样很洋气~


    夫妻俩合计好这些,顾一野就让她先收拾一下等会儿出门,他去还车,顺便借辆摩托回来,好带他们去镇上玩。


    当然了,瓷砖会用摩托拉回来的,本身也没几块。


    阿秀等顾一野出门后,就去家属院找小飞了,这孩子已经玩野了,就昨晚洗个澡的功夫,已经和大壮成了好兄弟,一早就跟人屁股后头出去疯。


    这样也好,阿秀本来还担心小飞在这边没有朋友,会很无聊。上辈子在去北京之前,家里一直住在八月镇上买的平房,小飞十岁之后就住校了,只有周末回家,同学也都是家附近的邻居,所以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最主要的是,小飞受老顾的影响,特别会怼人,当他面说三道四,这小家伙能把人气的直哭。


    说来也奇怪,这边的小顾不知道怎么了,一点也没老顾那么能怼,哪怕在相同的年纪,那嘴上功夫差别真大。


    但是本质上,两个人还是相似的。


    可能经历不同?


    她和老顾结婚蛮早,婚前感情也很热烈,而这边小顾感觉小心翼翼的,好像她是易碎品似的,生怕伤到她。而原本的阿秀,也就是这里的她,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自卑。


    这种心路历程也是阿秀本身经历过的,只是老顾比小顾不要脸,表达感情更热烈更直白,渐渐把她带开放了。而这里,两个人都很委婉含蓄,可能唯一的奔放只有在晚上……


    找到小飞的时候,这家伙正拿着顾一野给他做的木头枪跟一群男孩子玩土匪官兵的游戏,本来喊了都不应她,一听要去镇上,立马溜溜的跟上了。


    把垫在他背后的汗巾抽出来,毫无意外已经湿哒哒的了,阿秀又给他换了条新的,然后把湿的也递给他,让他去洗漱间洗把脸回来。


    小飞洗脸的功夫也把头洗了,反正就是直接对着水龙头冲,然后拿搓了两下的汗巾随手擦了擦,就发梢滴水的回来了,气的阿秀想抽他。


    “顾小飞!让你洗脸,你洗头干什么!”


    “头上都是汗,不舒服。”


    “那也不能直接冲啊,明天要是感冒了,看我揍不揍你屁股!”


    话是这么说,但阿秀还是认命的拿干毛巾帮他擦头发,换了两条毛巾才算擦干。剃的小平头,天气又热,其实这样一折腾,已经和吹风机吹干没什么差别了。


    擦完头发,小飞就蹲到新砌的灶台跟前,好奇的打量,“妈妈,这是顾爸爸砌的吗?”


    “对啊,你顾爸爸是不是很厉害?”阿秀一边找干净衣服一边随口夸,“又会做玩具,又会砌灶台。”


    小飞有点别扭,原本不想搭理的,但是又怕妈妈生气,于是就嘟嘟着脸,傲娇的嘀咕:“是有点点厉害,不过就一点点哦。”


    阿秀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得慢慢来,于是当做不知道小家伙别扭似的,继续唠:“不过灶台的样式是妈妈想出来的,妈妈也很厉害,对不对?”


    “灶台不都这个样吗?”小飞觉得就还好的样子,“没有顾爸爸,妈妈你也只能想想。”


    “话不能这么说,手艺是有价的,创意是无价的!”


    “是吗?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


    母子俩斗嘴斗得开心,阿秀找好衣服就招呼小飞过来换衣服,小飞已经八岁了,自然自己会换衣服了。


    阿秀想起砌墙的事,就想着提前跟小飞说一声,毕竟这孩子一直是跟她睡的,这两天才分床呢,兀然要分房,可能接受不了。


    “小飞,过两天这边会砌两堵墙,隔两个房间出来,你是想要靠里面的房间呢,还是靠窗的房间呢?”


    小飞一听,老不乐意了,他就知道,先是抢走妈妈跟他睡,现在连一个屋都不让待了!过分!


    “我不要!”


    “你看你现在都不让妈妈给你洗澡了,觉得不好意思,那妈妈现在换衣服还要当着你的面,也很不好意思啊。”


    小飞一想也觉得有道理,他知道男生看女生的身体不好,女生看男生的也不好,除非是夫妻。但他总觉得不止是这个原因,肯定还有别的。


    “就只是为了这个吗?”小飞狐疑的看向阿秀。


    阿秀正直脸,坦然的反问,“不然呢?”


    小飞还是觉得不甘心,怏怏不乐的又追问:“那如果我是女生,是不是就不用和妈妈分房睡了?”


    “当然也要,如果你是女生,不分房的睡的话,那你就要看着你顾爸爸换衣服了,或者你顾爸爸也得看着你换衣服,你觉得合适吗?”


    小飞连忙摇头:“……不合适。”


    “这跟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没关系,而是你长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间。你可以自己打扮自己的小房间,你想想啊,以后你邀请朋友来家,有自己的房间的话,就可以把朋友带到自己房间玩了,这样不好吗?”阿秀开始给小飞画大饼,这个年纪的孩子说什么都没用,让他在孩子中有面子最重要。


    小飞本来还觉得哪哪都不好,但是被妈妈这么一说,他就觉得……哎?还不错啊!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打扮房间,还可以邀请朋友们到自己的房间玩,多有面子?


    反正乡下还没有孩子有这种待遇,年纪小点都是兄弟姐妹挤一个房间,年纪大了就是男孩们一个屋,女孩子们一个屋。


    这么一想,小飞对分房的排斥就少了很多。


    自己的崽,撅个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阿秀见他动摇了,又乘胜追击,给他加了个把火。


    “实在不行,那妈妈作为女生单独一个屋,你和你顾爸爸一个屋,怎么样?”


    小飞招牌嘟嘟脸,“才不要!”


    阿秀捂嘴偷笑,就这,还不是被一整个拿捏住?


    小飞大了,也知道什么事不合适,比如这么大了还和妈妈睡,会被笑话,这么大了还看妈妈换衣服什么的,也不合适。比起这些,粘着爸爸更遭人笑话……


    “那我要里面的屋子,但是要给我留个小窗户。”


    阿秀脑补了一下,觉得问题不大。


    等顾一野回来,娘俩早就收拾好了,他三下五除二就把瓷砖贴好了,尺寸还是让那边的师傅帮忙裁的,他们有机器,就是划拉一下的事。


    一切搞定,三口子才出门。


    正是工作日,不过对于年轻男女来说,工作日也是要谈恋爱的,所以看电影的也不算特别少。


    三口子看了半天,选了香港电影《国产凌凌漆》,周星驰的电影,想必很搞笑吧。


    其他的顾一野觉得不太适合,肖申克的救赎还有阿甘正传之类的,小飞估计就不爱看了。


    不过时间不太巧,离开场还有将近两个小时。


    正好他们还没吃午饭,所以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吃饭,很巧的,就是阿秀上辈子兼职的那家。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不算饭点了,所以生意不算忙,老板娘还有空亲自招待呢。


    “哎呀,解放军来啦~这次是亲戚来探亲?照顾生意来了?”老板娘笑的跟朵花儿一样。


    顾一野面对热情的老板娘有些局促,因为以前都是高粱负责的,算账总能抹个零……也就高粱那个不要脸还有点姿色的能招架住。


    “这是我爱人。”顾一野把阿秀扯到自己身边,又把小飞拉到身前,完美的隔开热情的老板娘,“这是我儿子。”


    老板娘有些惊讶,但想到他是军人,又觉得正常,毕竟不是每个军嫂都能随军的。


    “原来是大妹子啊,那……这是来随军来了?”老板娘领着他们到四人桌,还是个角落靠墙,比较清幽的地方。


    “是啊,我想着夫妻俩不能长期异地,这样他下班回来也能有口热饭吃,大姐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对对对,是这个理。大妹子你一看就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小顾还是有眼光啊~”老板娘觉得阿秀特别对她味儿,好相处。


    不像高粱那个对象,总有点夹生,还娇气!也不知道高粱怎么想的,没眼光!


    点完菜,老板娘就离开去吩咐后厨了,之后又让服务员给他们送了盘瓜子花生。


    看出来,顾一野算是常客了。


    “跟高粱他们总来这聚餐。”顾一野很守男德的跟阿秀解释,生怕她误会。


    阿秀奇怪的瞥他一眼,有点想笑,但终归是忍住了,扯开话题,“他家菜单上有哪些你特别喜欢的?以后我在家做给你啊,我刚才看了,那些我都会做。”


    “啊?都会?”顾一野有些懵,他知道阿秀手艺不错,但两边菜系不一样啊,“我不挑的,就是不太能吃辣。”


    “那我看着做了。”


    “嗯嗯。”


    小飞本来在剥瓜子,剥着剥着就抖腿,还越抖越厉害,阿秀感觉到了,连忙催促他,“想上厕所就去,别憋着,像什么样子!”


    顾一野还奇怪怎么有抖腿的习惯了,这两天也没有发现,原来是想撒尿却犯懒。


    “我带他去,我认识。”顾一野忍着笑对阿秀说。


    “嗯,快去,别尿裤子上了。”


    这岁数的孩子最怕尿裤子,连忙蹦起来拉着顾一野走,“才不会呢!”


    俩人刚走,阿秀就把小飞辛辛苦苦剥的瓜子仁给一把吃了,这才是吃瓜子的正确打开方式。


    正巧老板娘送饮料来,没瞧见顾一野和小飞,就问了,“爷俩呢?”


    “放水去了。”阿秀委婉。


    老板娘get到了这文雅的说法,放下饮料就感慨起来,“没想到小顾孩子都那么大了,你们结婚真早啊。”


    “您误会了,我们刚结婚,孩子是我带来的,我前头那个……”说到这,阿秀战术性停顿一下,低下头似是陷入了回忆,等再抬头的时候,眼角明显有点发红,“打仗牺牲了,这些年多亏他照顾我们,慢慢的……就有了感情。”


    当然,说到最后,阿秀又不好意思的露出淡淡的笑意。


    整个一幸福小女人的做派。

  

【求红心,求蓝手~文文需要热度!】

评论

热度(7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