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10.

    酣畅淋漓的夫妻生活过后,夫妻俩黏黏糊糊的抱在一起,当然,是在简单的清理过后。


    阿秀依偎在顾一野的臂弯中,手搭在他胸口,想起了睡前找到的那本存折。


    于是,轻轻的拍了他一下,“我今天在小飞的书里发现一本存折,应该是爸塞进去的。”


    贤者时间,顾一野感觉整个人都飘着,听着老婆带点软乎的声音,心里跟猫挠似的。


    “爸给的,拿着就是。”顾一野觉得老婆管钱天经地义,所以没什么看法,而且阿秀很会管钱,给她很放心。


    阿秀:“……没了?”


    顾一野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回了:“没了啊,不然呢?不都是老婆管钱吗?”


    阿秀:“……”


    行吧。


    阿秀觉得这钱不能放着生锈,不过现在说这些太早了,过些日子再看。


    “还有别的事了吗?”顾一野问。


    其实阿秀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脑子转不动,慢吞吞的回道:“没有……吧……”


    顾一野翻身再一次压住她,意味深长的悄声道:“那老公再喂牛奶给你……”


    阿秀:“……”


    第二天早上,阿秀看到桌上有牛奶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昨晚某人一直追着她喂牛奶。


    “食堂每天都供应,以后小飞每天都喝一瓶,以后长大高个~”顾一野把牛奶放到小飞跟前,拍拍他的头笑着说道。


    阿秀甩开脑子里的废料,惊讶的问,“你一早去食堂买的?”


    “对啊,奶站每天都直供,家属院很多孩子都喝上了,小飞也不能少。”


    “那多麻烦?不可以按月订吗?之前镇上很多就这样,每天有人放到门口的奶箱里,自己起床去奶箱拿就行。”


    “之前是这样的,但是有人偷奶,家属院为此多了很多矛盾,后来政委一刀切,不许送,想喝都走食堂买。”顾一野简单解释,这事当时闹得还蛮大,所以他哪怕还没住这边也有所耳闻,“食堂其实卖的还便宜点呢~”


    好吧,既然这是领导说的,那阿秀也不能再抱怨什么,也就是跑几步路的事。


    婚假有十天,所以顾一野今天还是休息,也因此可以和阿秀一起送小飞上学。


    一直被说没爹的孩子,虽然嘴上不说,但能被爸爸妈妈一起送着上学,心里肯定是美的。


    起码阿秀就发现小飞眼睛里,甚至连眉梢都带着笑。


    临出门的时候,阿秀以顾一野衬衫扣子系错了为由把他喊住,然后指着跑出门的小飞偷偷说,“看见了吗?”


    “什么?”顾一野探头看,结果发现别说背影了,连屁股都瞧不着了。


    阿秀给他整理了下领子,气不顺的吐槽,“尾巴啊,看他那尾巴翘上天的样子,心里不定多高兴,偏偏嘴巴跟用胶水粘住一样,十句话说九句半。”


    顾一野听见这话也乐了,两颗兔牙都露出来了,配上今天这身明艳的衬衫,梦回十八少年郎~


    “男孩子都这样,嘴巴笨。”


    “是吗?我看你嘴巴就挺甜的。”阿秀抱住他腹肌梆硬的劲腰,仰头亲亲他下巴,虽然他每天都会刮胡子,但那块总归还是糙糙的,亲完就放开他的腰,摸着嘴巴吐槽,“真喇嘴。”


    顾连长不允许有人亲了就跑,有力的胳膊一收,又把退开些许的女人带了回来,用下巴那块去蹭她脸,闹她,“就喇你,就喇你……”


    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以至于侦察兵出身的顾连长都没发现小飞又跑回来了,小伙子扒着门边边,探个小脑袋进来,扯着嗓子就喊,“你们快……”


    喊出来了才发现喊的时机不太对,爸爸妈妈抱一起很亲密的样子,八九岁的孩子已经知道些事儿了,但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羞涩的。


    “你们等会儿再亲呗?我上学要迟到啦!”小飞没有退出去留空间给父母的自觉,反而很理直气壮让他们先紧着自己来。


    小飞没脸红,顾一野倒是脸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还是纯情童子鸡呢……


    顾一野松开阿秀,不舍的把搂她腰上的胳膊收回来,耳垂红的能滴血,眼神也虚的很,即使如此他还是决定要维护自己仅剩不多的家长尊严,“你妈妈眼睛里进了沙子,我给她吹吹。”


    小飞:“……”


    阿秀:“……”


    眼睛进沙了,你蹭脸干嘛?我又不是没长眼睛!


    不过……还是给顾爸爸个面子吧,拆穿他也没啥好处,反而耽误上课的时间。


    “哦。”小飞敷衍的应了声,又催促他们快点,然后扭头又跑没了。


    学校离家属院不远,是部队为了随军家属专门成立的学校,早年间,里面的老师甚至都是随军家属里找的,当然这么多年发展下来,肯定都是师范学校毕业的专业老师。


    学校和家属院都在军区的范围内,除了太小上幼儿园的孩子,这种上小学的半大孩子根本没人送,都是三五成群结伴上学,因为根本不可能危险。


    阿秀看到这画面,就想起后世家长们每天接送的辛酸,甚至还有社会渣滓专门跑幼儿园小学门口伤害孩子报复社会……


    这个年代也有这个年代的好,对比来说,人要纯朴很多。


    婚假嘛,顾一野就没穿军装,依旧还是自己的常服,衬衣配牛仔裤,这个年代算是很潮了。


    阿秀穿的裙子,颜色跟顾一野的衬衣是同色系,打眼一看,就像是情侣装。


    也算是阿秀的小心机叭~这边的阿秀真的操劳很多年,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有点儿憔悴,走出去别人还以为是姐弟呢。


    养身子这事儿不是三两天能成的,所以只能从这些方面着手了,就是暗戳戳宣告主权。


    但其实阿秀自己都没发觉她脸色多红润,和刚来那天差的可多了,许多军嫂都背地里调侃她被滋润的好。


    至于怎么滋润,那就是女人们之间的禁忌话题了,都是已婚的,还能咋滋润?干就完了。


    两人牵着小飞的手把他送进校门,直到看不到他影子了才转身离开。


    难得的二人世界,两人就打算出去走走,散散心。去哪里倒成了问题,顾一野想到正好附近有个废弃的铁道,两边长满了油菜花,在这个时候,也算是难得的风景了。


    或者也可以去海边,有风有水有阳光,想来也是很舒适的。


    倒也不是顾一野敷衍,而是军区附近就那些约会圣地,小飞要上学,他俩也走不远,只能去这些地方了。


    阿秀倒是无所谓,她的心态很平,放前世,只要给她个手机,她就能安静一下午。那换到这边,来本书,她也能安静一下午。


    不想去海边,潮湿得很,于是两人分头行动,阿秀回家准备点吃吃喝喝还有书,顾一野去借车还有帐篷,打算来个野营。


    结婚那会儿好些人送水果送干货,这两天根本没捞到吃,阿秀捡了些方便带方便吃的洗干净,又抓了些坚果之类的,饼干面包当然也不能少,可惜家里灶台没弄好,不然可以做点便当带去,最后又带好了水,就差不多了。


    顾一野那边肥肠顺利,就是免不了被调侃会来事。


    “野营?你小子怕不是想野#战吧?”


    隔壁团的团长一言不合就开车,但是他看顾一野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这人不知道野#战,于是胳膊一收,把顾一野带到了小角落里,叽叽咕咕了好一阵子。


    顾一野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再纯洁的人,只要进了军队,怕不是也得被这些人给带坏了!


    不过……也没教别的,和自己老婆的事,也不算坏事。


    今天的顾一野,知道两个新名词,一个是野#战,一个是车%震。


    想想都好脸红哦,但是听起来好刺激?

    

    脑袋里装了新知识,但顾一野脸上并没表现出任何异常,神色如常的开车回家,然后帮老婆往车上搬东西。


    只是临走的时候,偷偷摸摸从床头柜拿了两个套%套揣兜里。

  

【求赞,求推荐~小透明需要热度!】

评论(3)

热度(7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