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12.

    大早上的就车%震,虽然过于放%荡了些,但确实有够刺激和满足。


    顾一野收拾好了车子,又往树林里面开了一点,然后把后备箱的东西都拿出来,开始扎帐篷。


    刚才阿秀在四边逛了逛,发现这边靠着小溪,正适合野营,这个天正适合光着脚进去泡脚踩水玩。


    顾一野扎帐篷,阿秀就把餐布拿出来铺好,然后将带来的吃的喝的都一一摆开。


    部队的帐篷顾一野很熟悉,本来这也是训练内容之一,所以阿秀还没收拾好,他就扎好了。


    “这么快?”阿秀神色上惊讶,语气却满是佩服。


    当然其实她并不惊讶,老顾和小飞都是扎帐篷的好手,就算是网上买的超大帐篷,他们不看说明书也能弄好,但是厉害就要说出来,小顾需要夸夸夸。


    顾一野有些不好意思,便解释道:“这个平时都有训练的。”


    阿秀却充耳不闻,低头继续摆弄吃喝,固执的夸道:“那也厉害,我老公就是厉害,什么都会~”


    脸红ing……


    “也没那么厉害,当兵的基本都会的。”哪怕嘴角快咧到耳后根去了,顾一野还是要谦虚这一下。


    “会不会不重要,愿不愿意做才重要。”阿秀笑吟吟的看他一眼,手下的事儿也没停,就这样跟他唠,“你们当兵的住在部队,很多事都要自己干啊,洗衣叠被这些干的又快又好,可你看家属院里的,有几个男人愿意干的?”


    不干就算了,问题是不干还要挑刺。这种垃圾也不是没有~


    不过大部分随军家属都是家庭主妇,不挣钱自然也没底气,只能这么过呗。


    别人家的事,顾一野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自己家的事他是能说上话的,立马给自己立下军令状,“我愿意干,家是我们的家,自然家务活也应该是我们一起承担。”


    阿秀立马摆摆手,特别善解人意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出去工作训练一天,回到家不想动弹很正常,你们很辛苦的。咱家活儿没多少,拢共就三个人,不需要你做这些,你好好工作就行。”


    要是老顾的话,就知道这是茶上了,但是小顾并不懂,所以垂直入坑。


    “别这么说,在家里也很辛苦,家务什么的很繁琐,身体累心更累。之前在粤东,地里的活儿比训练还累,我干完回家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可你还要忙里忙外的操持家务活儿,我都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多的精力。”


    以前的日子,是真的苦啊。


    那段日子对阿秀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她都记不清了,仔细想想吧,只觉得苦。之后嫁给老顾这么多年,除了床上,他从来没让她累到一点,真的成了其他人口中享福的军官太太。


    但是那么苦的日子,听顾一野一说,她自己再脑补一下,想到他在那个斑驳的小院子里看她忙进忙出,就觉得又有一点甜。


    “可能我菠菜吃多了吧。”阿秀开个玩笑,又俏皮的对顾一野眨了下眼。


    顾一野被逗乐了,“这个我知道,大力水手,现在小孩儿就喜欢看这个,之前我买给小飞的连环画就有这个。”


    阿秀拉他坐到餐布上,餐布特别大,足够他们一起躺下还绰绰有余。把带来的几本书搬过来,有符合顾一野文青取向的诗歌散文,也有符合阿秀逗乐子取向的小说。


    这个年代的小说,不是琼瑶就金庸,阿秀没得选,两人各选了一本带着。


    金庸的武侠小说看名字就很荡气回肠,琼瑶的小说名儿就很梦幻了,这个年代十分符合文青的心意。


    果然,顾一野看到《一帘幽梦》这个小说名,就忍不住拿起来翻看起来。


    阿秀心里偷笑,拿起《射雕英雄传》翻开,然后等着顾一野的反应~


    顾一野看书很快,更别提琼瑶小说压根没什么深度,就是通篇的矫情,他不说一目十行,但是一目五行也是有的。


    所以很快就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这个不对啊,楚濂和绿萍不是一对吗?怎么和紫菱又……?”顾一野渐渐的觉得出不对劲了。


    阿秀偷笑,拍拍腿让他枕着自己躺下来,发现他皱着眉头,便伸出一根手指头给他抚平,“直白点,姐夫和小姨子是吧?”


    顾一野:“……严格来说还没结婚呢,也不算?”


    “怎么不算呢?他们确实在谈恋爱啊,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流氓罪以前可是要枪毙的!”


    顾一野被说服了,立马支棱着坐了起来,一脸荒唐的翻书:“这这这……这种东西也能出版?好好的孩子都要被教坏了!”


    “追求真爱,怎么能算学坏?楚濂都说了,和绿萍在一起那是被父母逼的,这是冲破封建传统的束缚,多有意义?”


    “追求真爱也不能无视道德吧!绿萍做错了什么?父母偏心还要怪她自己太优秀衬托的妹妹太平庸?”


    顾连长看个小说给自己气的不行,阿秀连忙把凉开水递给他,看他咕嘟咕嘟的灌,完了还嘟嘟着脸可委屈,更觉得乐得不行。


    “其实我也觉得这书怪怪的,要不别看了,来看这本,我刚看个开头,觉得还不错。”阿秀把早准备好的《傲慢与偏见》从最底下拿出来递给小顾,“老板说是在国外可受欢迎了,不过你可能看过。”


    “没有,我一直想看的,但是还没机会,高考前忙着学习,后来就进部队了,能带的书不多,每天训练也没什么时间了。”


    “那咱看这个,别看这个不教人好的书了。”阿秀把《一帘幽梦》从他手里给抽出来,往旁边一丢。


    顾一野又捞回来,看那样子有点不甘心,“不行,我要看完,我要看这两个狗……最后什么下场。”


    阿秀完全知道他想骂狗男女,但是估计没好意思当她面张口。


    “我看完了,要不我告诉你?真的不值得,我怕你半夜都得气的蹬被子。”


    这招叫反向劝看,顾一野就不信这个邪,捞回来躺在她腿上继续看,时不时地张嘴接受来自老婆的投喂果干。


    看小说嘛,一页接着一页,时间过得快得很,就是总坐着,腰受不了。


    阿秀拍拍顾一野,用手捶着腰,“坐累了,我先去帐篷里躺会儿。”


    顾一野看的正在气头上,扔了不看觉得不甘心,毕竟都看这么多了,看吧又觉得实在是膈应的很,一听阿秀不舒服,心里竟然悄悄松了口气,这台阶来得及时。


    “那一起吧,我给你揉揉。”


    “行啊。”


    那本书就这样被丢到角落里生灰了。顾一野丢之前翻到最后一页看结局,然后忍不住yue了。


    还好他放弃了。


    不然真的要yue死。


    现在知道了这么yue的结局,暗自庆幸放弃的早,不然浪费更多时间看这么本垃圾书,他都觉得对不起这十天婚假。


    帐篷是双人款的,空间还算宽阔,阿秀提前还准备了薄垫子,所以躺着很是舒适。因为要揉腰,她就趴在了垫子上,顾一野盘腿坐在她腰侧,轻轻重重的揉压按摩。


    “都是我不好,都没注意你坐了那么久,我还拿脑袋压着你。”顾一野有点自责。


    “确实是你不好,出来玩还不安好心,竟然带着那个出来。”阿秀被他按的舒服,虽然抱怨,但语气还算平和,“昨晚明明都做过了。”


    “昨天是昨天,难道你不喜欢吗?”


    阿秀锤他一下,没有正面回答,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阿秀你会不会觉得我太重#欲了?”顾一野有些担心阿秀这么想他。


    阿秀摇摇头,一脸坦然,“刚结婚不都这样吗?等再过几年,可能就真的盖着被子纯聊天了。”


    顾一野连忙摇头,非常断定的说,“不会的,那怎么可能?这么爽的事,怎么也做不够呢!”


    “你看你今天都做过了,不然晚上别做了,好吧?”阿秀趁机要休假。


    顾一野不想回答:“……”


    他晚上还想做。


    睡觉之前不做一次,他会睡不着的。


    “好嘛好嘛,让我歇歇嘛~”


    老婆一撒娇,顾一野就没法冷下脸不搭理了,只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摸向裤兜里还剩下的那个套。


   晚上不给做,那白天补呗?


   是不是很合理?

  

 【满脑子废料的小顾~求赞求推荐~么么~】

评论(4)

热度(5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