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45.

顾一野做了决定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这个猎人学校他决定了要去,最后还真让他抢到了名额。

这个事还惹得高粱跑来跟他嘀咕了一阵子,说早知道和他一起报名了。

上辈子是高粱跟他一起去的,这次是他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军人一起,也不知道高粱这辈子去的时候是什么光景。

定下名额后没多久,因为跨国,军人出国限制多,所以流程费了点时间,但是两国之间的军事交流,所以一切都有绿色通道。

等待的这段时间,顾一野除了在部队里忙着交接工作,就是回家抱老婆滚床单。

折腾的阿秀天天起床都扶腰,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精力,毕竟一直动的是他,忙活到大半夜,第二天还能精神抖擞的出操,就十分的佩服。

几乎等于要出去一年不回家,顾一野特意找小飞聊了聊,他这一走,小飞就是家里最大的男人了,十一岁的半大小子,搁在农村已经能下地干活了,所以一些事可以交代他注意点。

最重要的是,有急事可以给爷爷打电话,顾衡离得远不假,但他学生遍地开花,真遇上十万火急的事,他出面可比顾一野出面还管用。

其实顾一野倒不担心家里寻常日子过不好,有钱有人还时间自由,说起来比家里有男人的家庭过得还滋润。

就是怕遇到那种不可抗力的急事,比如万一张妈妈突然发病……又比如小飞或者小宝生病伤到了……

天灾人祸以及生老病死这种事最不好说。

顾一野两面打招呼,猎人学校的事确定下来之后就跟顾衡打了电话,父子俩一直都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多的不需要顾一野说,顾衡已经知道接下来一年要多多留意儿子的妻小。

离别总是来的很快,阿秀不知道这个猎人学校是可能出人命的,还和顾一野说比他出任务都要放心,去学习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怕阿秀担心,顾一野就没说,当然他也不打算说,哪怕安全归来之后。他都不说,其他人自然也不会说,这多闹心啊。

高粱在顾一野走后,倒是隔三差五的会来家里,每次都带着东西来,还挑阿秀不在的时候,大约是为了避嫌叭。

虽然阿秀不在,但是家里其他人都在,小飞不知道怎么的,跟他玩的挺来劲,而小宝正是学说话的时候,不知道高粱干了什么,这小孩偶尔冒出来的话竟然有高粱平时那个口音了。

阿秀:“……”

亲爹的北京话没学会,亲妈的湖南话也没学会,怎么就学会了高粱那茬了。

不行不行,得掰回来,说普通话才对,这以后要是歪了,上学可就麻烦了。

现在学校的学生都说普通话啊~

其实顾一野在家不在家,区别并不特别大,他一年也就20天的假,还不是连着放的那种,零零碎碎的放着,几乎感觉没有假期。

放假的时候很少,还时常出任务,一走少则一周,多则几个月,家里早就习惯了,没他也能转。

他不在的这一年,家里的生活都很正常,甚至阿秀的事业干的更好了。

冲着她手艺来的客人越来越多,许多办酒席的都会来这家饭店做。

因此别家饭店的老板都跑来问她有没有跳槽的意愿,这边的老板为了留住她,又给涨了提成。

甚至还有人问她愿不愿意接那种自家摆酒席的掌勺,阿秀知道这种,乡下的酒席都是这种自家门口摆桌子,掌勺的大师傅一个人搞定,至于食材是主家自己买还是要掌勺的师傅包了,这就是两个价格了,全包和半包,当然价钱不一样了。

光是饭店定的那些席就做的够够的了,有点休息时候她还想陪陪孩子,所以即使开价很高,她也给拒了。

主要是不想绝了其他厨子赚钱的路,本来她在饭店里做席和他们自立门户做席的是互不相干,谁也不碍着谁。没有谁会因为阿秀只在饭店做席,就跑来饭店订席,毕竟饭店的席比起自家办酒肯定要多花不老少,谁跟钱过不去呢?

来饭店订酒席的就是图一个省事,只需要给钱就好,其他不需要操心,带人来吃,吃完了走人,烂摊子都不需要收拾,省心省力。

既然目标明确是为了省事,当然只会在几家饭店里做比较,自然碍不着专做自家摆酒的那些人财路。

现在搁饭店做,不管怎么说,这些杂事,老板都兜着,她要是为了挣钱连外活都接,影响了饭店的活不说,那些被影响了生计的厨子才是麻烦,要是来找事就不好了。

阿秀只想挣点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并不想惹其他麻烦,断人财路犹如杀人老母,不能沾。

最主要的是,阿秀不想把时间都砸在工作上,家庭始终是她心中的第一位。

于是,顾一野离开的这一年当中,家里陆陆续续添了两台电视机,分别放到了张妈以及他们自己房里,至于小飞……小孩子家家好好学习,看什么电视!

冰箱在小宝几个月的时候就添上了,说起来80年代的结婚三大件就差个电视机了。

不过时代发展太快,现在的三大件已经是空调、电脑、录像机。阿秀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录像机,这样可以买碟片回来看,喜欢的碟片可以反复看,省的电视上错过了心急得慌。

至于空调和电脑,电脑家里用不上,而空调嘛……太费电了,等赚到钱了再说,现在没空调也不是不能过。

邻居们眼瞅着顾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虽然羡慕眼红,但这个成功之路根本无法复制。

首先,军官当不上,其次,没有阿秀那手艺,人家两口子都是靠真本事挣钱,又不是下海做生意挣来的,连叨哔都没法叨哔。

这天,又有人来咨询婚宴,因为据说夫妻俩都是军官,所以老板特意让阿秀去瞧瞧,万一是她认识的呢?熟人的话,这单生意就十拿九稳了不是?

再说,混个脸熟打折呗,这样以后还能连带着接军属的生意呢~

部队大院儿里,也有席面要做不是吗?

阿秀也好奇是谁,但为了避免不认识闹尴尬,她先远远的瞧了一眼,结果还真认识。

“是韩春雨妹子吗?”阿秀走近了,怕自己认错了,就先问。

韩春雨认出了阿秀,连忙点头,笑着答应,“是啊,你是阿秀,你和顾一野结婚的时候,见过的。”

说着,韩春雨挽上夏林的胳膊,大方的向阿秀介绍,“这是我爱人,夏林,最近准备结婚呢,这不出来看看在哪办婚宴。”

夏林和顾一野关系不咋地,他结婚,顾一野没请,他就没去,自然不认识阿秀,但是听韩春雨这么一说,碍于情面,也不能冷着脸不搭理。

“你好。”夏林酷酷的冲阿秀点点头。

“你好。”阿秀也笑着冲他点了下头,然后继续和韩春雨寒暄,“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婚宴?我现在就在这家饭店专门做席的,要不你们试个菜,如果合意的话价格都好说,老板刚说了,给员工价,可以打折。”

最后打折那话,阿秀是压低声音凑近了说的,不一样的价这种事,被别人听见了不好。

韩春雨和夏林级别都不算高,能省当然是要省的。听到这话,又想到刚才老板报的价,如果可以打折,不管多少,那都是周边最低价了。

本来就是竞争关系,其实价格都大差不差,只是这边阿秀手艺好,稍微贵了那么一点点。

那如果可以打折,当然是选好吃又便宜的。

韩春雨和夏林都是军人,都不那么有时间,这种事并不想太磨叽,在试过菜以后就定下了,这单生意就成了。

等送走了人,老板拉着阿秀暗示会给她提成,不要白不要,阿秀觉得距离录像机又更近了一步。

羊毛出在羊身上,做他们的席赚的钱除去随礼,还能有剩~

四舍五入等于没有花钱。

阿秀:美滋滋.jpg

  

【我来要饭啦~求赞求推荐!(* ̄3 ̄)╭♡】

评论(5)

热度(11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