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46.

日子过得太好太顺利,就容易招人眼红,再加上顾一野好久没回家了,外面说什么的都有。


阿秀就跟几个关系好的嫂子大娘说了顾一野是外出学习,其他都没理。


这种事怎么都说不清的,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信的,等顾一野回来了就好了。


就像之前她在乡下明明除了干地里的活儿以外,只是照顾婆婆和孩子,可是村里人非要说她肯定耐不住寂寞偷汉子,谁要是帮她一把立马就有桃色谣言传出来,久而久之就导致谁也不敢帮她。


那会儿她都不懂,为什么人心可以脏成这样,也懂了人的嘴真的可以杀人。


又一年清明节,阿秀打算带小飞回粤东扫墓,连着怀孕和带孩子,两个清明都没回去了,现在小宝大点儿了,她离开两天也不碍事。


清明节的时间她提前和饭店的老板打招呼空出来了,小飞放学当晚,她就带着他坐上最近一班的火车走了。


慢吞吞的绿皮车坐了一夜,才到地方,当初的小镇又有了好大一番变化,招待所都改名变成了宾馆。


阿秀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最熟悉的那家招待所,当然现在改名变成宾馆了。


前台还是那个大姐,好些年不见,可一打照面,她还认识阿秀。


“你是……阿秀?”


阿秀点点头,“嗯,孙姐你记性真好!”


“我们这行,就是要记性好。”有人夸,孙姐笑的越发开心,瞧一眼小飞,颇有些感慨,“小飞都这么大了呀?时间过得可真快,说起来好些年没见着你了,这是回来扫墓的?”


“对,小飞叫阿姨……前两年先是怀孕,后来孩子小走不开,这不才得了闲。”阿秀一边聊一边把证件递给她,“标准间。”


孙姐干了那么对年了,做事都有条件反射了,无论是登记还是找钥匙,都不耽误她聊天,笑的跟朵花一样,“哎呀,恭喜恭喜,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小飞见缝插针喊了声姨,然后就没说话了,十多岁的男孩就是别扭的时候,不爱跟不熟的人说话,孙姐见怪不怪了,她家那两个也是这样的。


“男孩,等过两年再一起带回来,现在太小了,不合适。”


闻言,孙姐忙不迭的点头应和:“对对对,三岁以前可千万别带着去墓地,小孩子能看见那些东西,可别吓着了。”


小飞默默望天,他这个岁数一点也不信这些鬼神说法,听见了自然是觉得这是危言耸听。


阿秀也不是很信,但是这事她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万一呢?


所以孙姐的话,她也跟着点头,但没多说什么。


“是啊,主要是离得远,这一来一回太折腾,身体受不住。”


孙姐总算做完了一切流程,没把钥匙递给阿秀,反而领着她去房间,路上还能趁机唠两句。至于前台,缺这么两分钟也没事,再说她是领人去房间,这也是工作。


现在这年头不跟以前一样了,讲究个服务态度,招待所整改的时候,新来的经理就做过培训,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样鼻孔朝天看客人了。


“哎,对了,你家那个这趟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孙姐一边走一边漫天的唠,“想当初你俩刚结婚那会儿,来这边住一晚上,那动静可真不小……”


阿秀本来听到前面还觉得没什么,结果这后面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下意识的扭头看小飞,这小子也是坑着头一副尴尬不已的模样,这让觉得自己已经脸皮很厚的阿秀不禁有些脸热,连忙扯了孙姐一把,“姐你说什么呢,孩子还在呢……”


孙姐瞥一眼小飞,不就是连喉结都还没长出来的小毛孩子?


“没事,小屁孩懂什么?毛都没长齐呢。”


小飞:“……”


虽然懂得不清楚,但确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听别的男同学说过,爸爸妈妈晚上睡觉总是做奇怪的事,但据说是生弟弟妹妹的事╮(︶﹏︶)╭


反正就是让人羞羞的事。


“不小了,现在记事了,以后大了指不定没把门儿说出来呢?”阿秀感觉自己脸烫的很,就快速的转移话题,“啊……我家那个被派出去学习了,在国外呢,还要有几个月才能回来。”


“嚯!国外学习啊?”孙姐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时人就是觉得国外的月亮圆,能去国外的就是厉害,从国外回来的就是洋气有钱。


一听顾一野出国学习,什么都顾不上了,一连串的彩虹屁和羡慕冒出来,听的阿秀脸更热了。


不过好在注意力转移了,只要不再开车,阿秀就觉得没什么,反正这马屁顾一野听不到,羡慕什么的……


也不能说听完了没膨胀感(¬_¬)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位姐,一进门,阿秀和小飞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完了母子俩扭过头,两人相视一笑。


懂那意思就行~


放好了东西,阿秀和小飞就出去逛街了,顺便还打听到了回村子的班车时间,买了点明天扫墓要用的东西,又补充了一些方便携带的吃食,留着回程的火车上吃。


买纸钱金元宝的时候,阿秀瞅见多了一些新奇的纸房子纸车啥的,连纸人也有。


不懂就问。


“老板,这是什么呀?”


老板一听,感觉要来生意了,连忙介绍,“豪宅豪车和仆人,烧给底下的人,让他们过的滋润些。”


“啧啧,真这样,那还不如去底下了,有房有车还有人伺候……”阿秀啧啧称奇,倒是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她现在眼界开阔了,自然也知道这都是做生意赚钱的法子。


你要往生的人幸福,他就贩卖幸福给你,你情我愿,没什么好说的。


阿秀一一问了价格,然后大手一挥配了一套,还特别大方的对小飞开玩笑,“给你爸烧个老婆下去,省的为我守寡了,你妈我很开明的。”


小飞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然后顺着她的话说,“行,以后你和爸哪个先走了,我也给你们烧一个下去,至于以后下去了怎么分配,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阿秀:……


不孝子!看剑!


赶路加上逛街,娘俩吃完晚饭一回宾馆就累瘫了,洗洗赶紧睡了,第二天还得赶早上的班车呢。


去村子的班车就一早一晚两班,哪有大晚上扫墓的,还不够把人吓死呢。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起个大早,睡得早这精神头也贼好,舒舒服服的吃了顿早饭,吃的是老麻抄手。


比馄饨和云吞的皮稍微厚一点,阿秀在家做过,顾一野吃不太惯,他还是喜欢皮儿更薄的馄饨,而且这个麻他也受不了。


他就喜欢那种鲜鲜的骨头汤做汤底,撒点虾皮和葱花儿的小馄饨,清爽的口感。


阿秀做的也很好吃,但是总觉得不是童年那个味儿,回到镇上吃一口,总算找回了记忆中的味道。


同样的配方,不一样的人做,味道就是不一样。


村子里的变化也很大,明显人年轻人少了很多,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老人和孩子。


阿秀先去拜访了村长家,说实话,她都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哪个山头埋着张飞了,路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村长看她回来,很是惊喜,瞅见身高猛蹿的小飞,高兴的不住的说好。


老村长又问了下张妈的情况,得知她现在一切健康,更是满意的不行。


阿秀就直接道明了来意,老村长一拍大腿,说领着他们走一趟,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路上,阿秀问了村里的情况,老村长不免有些落寞。


“都去深圳打工了,那边能挣大钱,怎么着也比在村子里种地强,就是可怜了孩子……哎,都是穷闹的。”


出去打工基本都是去工地,去工厂,都是包住的,一堆人住在一个宿舍,也不方便拖家带口。所以老人和孩子自然被留下了。


现实总是这么的不尽人意,阿秀就听着,没多说什么。老村长也不需要她说话,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心中的苦闷罢了。


唠叨了一路,老村长舒坦多了,因为没看见顾一野,转而问起阿秀,“你和那个小顾同志怎么样了?怎么这趟他没来?两年前他一个人回来过,还告诉我你怀了,不方便回来。”


“挺好的,他被派出去学习了,要不这一趟他怎么也不会缺席的。”


顾一野在给张飞扫墓这事上永远是最积极的,只要没任务耽误,他一定会去。


估摸着还是为张飞的死有点心结叭……阿秀也不知道怎么劝,她怕一提他又犯病。


可他哪里知道顾一野的心结更多的是因为娶了她,就是说,每次扫墓总觉得土堆底下的莹莹绿光要冒出来了……

  

【我来要饭啦~求赞求推荐~】

  

评论(4)

热度(1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