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灿烂观影爱情而已1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PS:不混饭圈,只看剧磕CP,所以饭圈的不要来找不愉快,写这个就图个乐子。

《星汉》我站疑商,《爱情而已》我站三生友幸,也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文帝领着两个,哦不,三个老婆以及一群孩子站在最前方,刚刚准备开始走祈福流程,结果突然之间传来阵阵雷霆巨响,天空乌云压顶,似是天要被捅个窟窿出来似的。


突现异象,自然是不祥之兆,可谁敢明目张胆的说呢?凌不疑反应极快,带着黑甲卫将文帝以及皇室中人团团围住,就这样徐美人还被吓得惊叫连连,惹得越妃白眼连连,文帝和宣后也是一脸的无语。


就说在场的皇室成员哪个不比你高贵,咱还没叫呢,你在这喊的跟真的一样。


一块银色的光幕徐徐的出现在空中,光幕细细的闪动了好一会儿,突然出现一位容貌姣好的女子。


【女子留着一头短发,穿的衣服很奇怪,竟然露了那么大的锁骨出来。只见她面带微笑,神色从容的说,“我今年32岁了,六年没有换过公司,工作很稳定,税后的收入,应该可以达到您的预期。”


说着她转头打量了下四周,接着又开始自言自语,“房子确实是我租的,一室一厅,大概有七十来平,不要小孩没问题啊,我都单身五年多了。”】


众人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想到这是古往今来都没有过的异像,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来。


结果听到了什么?


32岁还没结婚,并且不打算要孩子?


这对重视子嗣的古人来说根本就是离谱到了极点,大大的不孝!


那女子要是都这么想,这以后哪里还有壮劳力种地打仗?


文帝一脸的不赞同,直呼,“荒唐!谁家教出这样的女娘来?三十多了还不成亲,想干什么呀!对得起父母嘛!”


说着又想起了自家的好大儿至今二十有一还不愿意成亲,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又一波三折又三折,忍不住重重的叹口气。


宣后其实觉得这女子看着过得挺好的,起码比她们这些成亲的女子都要好,但是文帝的话她也不好反驳,只皱了皱眉,默默地离文帝远了一些。


而越妃向来无所顾忌,白了文帝一眼,“人家父母都没说什么,轮得着陛下您操心吗?有这功夫您先管管咱们老三,一把年纪了还不娶妻。”


文子端:“……”您真是亲娘!为了个外人,拖我这个亲儿子下水!


“是呀,陛下,咱们小五也还没嫁出去呢。”宣后对于越妃这个嘴替十分满意,也出声支持。


五公主不可置信的看向宣后,气急败坏的跺脚,“母后!”


比起皇室的母子/女相残,底下的大臣们就没那么多想法了,尤其是坠在尾巴的程家。


程少商本来因为失恋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结果看到这个光幕倒是来了精神,拉着把子万萋萋和堂姊程姎小声嘀咕。


“你们说她在干嘛呀?”


“莫不是相看人家?”


“不是吧,一点羞涩都没有吗?”


萧元漪听着后头叽叽咕咕的说话声,忍不住回头瞪她们,瞬间世界安静了。


【女子说罢,神色突然凝重了许多,郑重的说,“希望你能考虑我,优先考虑我,但是你别误会啊,虽然说我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但是我可喜欢小朋友了。”


女子的笑意带着一丝讨好,画面一转,一只狗趴在垫子上,吐着舌头,奶呼呼的“呜呜”一声,可爱极了。


女子惊喜的说,“一二三冲我乐了!他喜欢我!”


画面顺着一二三的身子往上移,一位胖乎乎的,脸上带着奇怪圆片东西的女子出现。


原本笑着的,但是这会儿却有些欲言又止,“不是一二三,是伊尔萨,伊~尔~萨……”


开头那位女子跟着说了一个“沙”,惹得胖女子笑容再一次僵住。


“算了,没关系。”胖女子不在为难自己,也不为难别人,果断放弃挣扎,然后抚摸着一二三,笑的温柔,“我家伊尔萨啊,马上就要一岁了,我是舍不得送人的呀,但是我家囡囡,对狗毛过敏太严重了,实在是养不了了,我就是想保证,领养他的人,是稳定、可靠且有爱心的。”】


“好可爱的狗!”


“一二三……没错呀,有问题吗?”


“不是,是伊尔沙!”


“去去去,伊尔萨,你们都错了!”


年轻人们都忍不住嘀嘀咕咕起来,这口音问题,还真是难啊!


文帝摸了摸小胡子,没好气的哼哼,“朕还以为在相看人家呢,结果是领养狗……”


“这女子倒也负责,哪怕是狗,为其下家,也是操碎了心。”宣后笑着说。


越妃换了个位置站到宣后身边,与她小声讨论起来,“我看这位女子倒是很合适。”


“予也觉得如此。”


【画面继续播放,原本一切应该进展顺利,可女子却接到几个电话,最后因为工作太忙被拒绝了。


随着女子的讲述,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众人眼前展开,这是个光看就特别先进的世界,女子可以和男子一样出门工作,并且只要肯努力,职位还不低,像这个女子就是“总裁特助”,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总裁,但看样子有点类似管家?】


“这个电话是何物?看起来可以即时和远方的人联系?”文帝作为皇帝,关注点更多,对于电话这个新事物很是好奇和向往,“这女子干的活儿倒是有点像曹成?”


曹常侍笑着应和,“奴婢也觉着有点像。”


凌不疑本来就没多太看天幕,他不感兴趣,但是这个电话还有电脑自然也引起了他的注意,还有那个装人会移动的铁盒子。


文帝一提,他也顺着搭话了,“看样子是这么用的,如果我们也有这种神物,可就方便太多了。”


这种一封书信就要骑马传十天半个月的效率,太耽误事了。


三皇子和太子见状也跟着讨论起来,文帝至此正式重视起这个天幕来,大手一挥,让曹常侍安排好位置,好坐下来看,这么一直站着,可受不了。


【继续看下去,通过女子和朋友的对话得知她叫梁友安,比起她的名字,众人更惊讶于那个会动的铁盒子,移动速度那么快,看起来还酷炫极了。


到了这里,梁友安工作的地方随着她的走动展现开来,看起来就是个不错的地方。


转眼来到了第二天,梁友安和她老板杰总来到了一个像是举办大活动的地方,一个男子迎了上来。


“友安姐,出了点儿问题。”


梁友安接过男子递上来的东西挂在脖子上,同时男子也转过身来,露出了正脸来。】


“老五?!”文帝大惊失色!


五皇子本来看的津津有味,结果这一下子就成了焦点,混混日子罢了,什么时候这么有存在感了?吓得直擦汗。


“父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五皇子怂的直接跪地上了。


在对比屏幕上那么干练的男子,文帝真是恨铁不成钢,一甩袖子怒骂,“你要有这天幕上一半儿强,我也就不说你什么了!”


五皇子:“……”那我也不活不到今天吧?


【梁友安又一次凭着大胆和能力解决了突发状况,随后因为要看兔子,离开了老板身边,临走还不忘交代五皇子,有问题随时打电话。


“大赛的官方配速员都在另一个帐篷,这边就只是我们易速提供的商业兔,友安姐,怎么说呢?你这个选拔标准,定的也太绝了。女子马拉松,你安排了一水儿的男兔子,这太养眼了。这谁看了不想追啊~”


梁友安和另一位女子边走边说,话音一落,一群露着胳膊腿儿的、几乎算是衣不蔽体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本来以为兔子就是兔子,谁知道……


文帝一手一个给两位老婆遮眼睛,气急败坏,“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越妃直接挡开他的手,兴致勃勃的看着画面,笑的十分满意,“这画面也太养眼了,一群大老爷们儿露个胳膊而已,多大事啊,陛下你也太刻薄了。”


说着,越妃还把文帝挡着宣后眼睛的手给拿开,然后阴阳怪气的说,“刚才陛下看那些露胳膊露腿的女子怎么没说成何体统?我不也没说什么嘛!”


文帝:“……”


别说越妃了,底下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个个都是一边捂脸一边从老大的指缝间偷看,而成婚数年的妇人们则是光明正大的看,并且完全get到了梁友安的用意。


男色动人啊~


程家这边,程姎已经羞得不敢再看,而程少商和万萋萋这是两个就无所顾忌,看的可开心了,还偷偷讨论哪个身材更好。


惹得萧元漪和程颂一起瞪她俩。


【“就我戴?凭什么?”


一道挺耳熟的声音响起,一个毛茸茸的兔子耳朵的东西被扔到了桌子上。


“你不戴头饰可以啊,那你就别当关门兔了呗。”


梁友安顺着争吵声看去,一位背对着他们的男兔子正和负责的男子争吵。


“我当不当关门兔,跟戴这个有什么关系?”


“普通兔子劳务是三千,关门兔子是五千,这样,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决定,戴还是不戴!”负责的男子趾高气昂。


“跑就完事儿了呗,干嘛非得扮上啊。”


梁友安发觉情况不妙,便向着那边走去。


“你那么要脸,就别要钱啊你。”负责的男子毫不客气的说。


“小刘。”梁友安叫住这个男子,“我来解决。”


看到梁友安,小刘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边把兔子耳朵递给梁友安,一边乖乖的喊,“友安姐。”


一直背对着画面的男兔子转过身,露出了他正脸。】


!!!


“子晟?!”


文帝刚坐下,正喝茶呢,一口茶水喷了大半,至于凌不疑本人,也是整个僵住了。


按照座位坐好的大臣们此时也交头接耳的嘀咕起来。


竟然是凌子晟!


谁能想到还有他的事!


其实刚刚看到五皇子以后,他们还都以为这是跟五皇子有关的呢。


现在凌不疑一出现,他们就知道没五皇子什么事儿了。


“这这这,怎么到哪儿都有凌子晟啊!”五皇子拍着大腿,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文帝抬手砸过去一个茶杯,正巧擦过他额头砸地上去,算是一个警告。


“有你什么事!给朕闭嘴!”


文帝看到好大儿别提多开心了,结果老五这家伙扫兴的很。


“哎呀,瞧瞧子晟这眼神,都拉丝了呀~”越妃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可劲儿的打趣凌不疑。


宣后也半掩着笑了,“是呀,莫不是一见钟情了吧?”


难得见这位皇后这么情绪外露,可见她是真的开心.


凌不疑很尴尬,下意识去看隔得不远的程少商,生怕她误会了,结果却看见她手舞足蹈的和万家那个女娘说的开心。


“……”凌不疑冷着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波动,“这只是和臣长得像的人,并不是臣。”


【虽然这个和凌不疑长相一样的男子努力的克制,但还是能看出他内心的不平静,为了掩饰异样的情绪,他甚至移开了视线,看向远方。


“每个人身上背的时间都是事先确定好的,枪声一响,所有来比赛的选手,会根据自己的配速,选择适合她的领跑员。”


梁友安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很让人舒服,完美的安抚了正在气头上的人,原本有些气呼呼的,瞬间就被顺好毛了。


本来不敢对视看远方的,结果还是忍不住转回视线看说话的人。】


“竖子!想看就看啊,瞧瞧这个情窦初开的样子!这么害羞是追不到女娘的!”文帝摸着小胡子乐的不行,果然恋爱还是看别人谈比较有意思。


越妃和宣后一脸姨母笑,自家的猪拱别人家的白菜,就是这么的快乐!


偏这么快乐的时候还有搅屎棍子出来找事儿,五公主口无遮拦,“这贱婢,竟敢勾引子晟!”


裕昌郡主气的帕子就要绞烂了,“那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勾引凌将军,真是不知羞耻!”


“就是,32都能当奶奶了,还来勾引年轻男子。”王姈也嫉妒的要命。


都不曾正眼看过她们的凌将军,还能这样温柔专注的看人,偏偏这人都三十多的老女人了!


程少商撇撇嘴,悄悄和万萋萋吐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三十多怎么了,只要人家喜欢,她管人家那么多呢?”


“就是,我要是凌将军,我也宁愿喜欢三十多的梁友安,也不会看她们一眼,云泥之别。”


程颂又来犯贱了,“哟~万十三,云泥之别这个词儿用的不错,还真被你用对了!”


“滚,程颂你别找打!”


皇室三巨头在这,哪轮得到这公主郡主说话,文帝斜眼一瞪,五公主就一脸不忿的闭嘴了。


【“负责三小时关门的配速员,他将决定整个比赛完赛的选手有多少,很重要。”梁友安说完,期待的看向了这位男兔子。


男兔子明显动摇了,就是还放不下身段,眼神有些飘忽的转开。


梁友安大约知道他需要一个台阶,便举着兔耳朵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送台阶。


“这蝴蝶结确实有点不合适啊,是我们考虑不周了。”说着就把粉色的蝴蝶结给撕了。


结果好好的兔耳朵平白多了个大洞,她有些为难的抠着洞,男兔子的手有些无措的动了动,想接过来,却又有些犹豫。


随后梁友安灵机一动,把手机上的一只小狗头给粘到了洞上。然后将粘着狗头的兔耳朵放到脸旁边,“是不是好了很多?”


吐舌头的可爱狗头,配上她甜美的笑容,让小男生完全移不开眼。


专注的眼神有些飘忽,随后他无奈的笑了,这笑中有那么一点溺人。


男子接过兔耳朵戴上,然后眼神有些期待的瞄向梁友安,似是想得到她的肯定。


梁友安笑着点点头,男子这才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双手叉腰再次看向远方。


“所有配速员,前往场地准备了。”

  

男子回过头,犹豫了两秒,道了声“谢谢”,然后就随着大流往场地走。

  

结果却被梁友安叫住。他转过身疑惑的看向她。

  

梁友安在他背后忙着什么,让他别动,他偏过头想看,却怎么也看不到,耳朵因此悄悄的红了。

  

别针别好了掉下的时间牌,梁友安双手拍拍他的肩,喊了声“OK!”男子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往前跑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瞧一眼梁友安。】

  

文帝啧啧称奇,“这一步三回头的样子啊~”

  

“这小眼神,小动作,也太有意思了!”越妃都舍不得眨眼睛,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宣后也是兴致盎然,“还从没见过子晟这副模样呢,这兔耳朵子晟戴着怪可爱的。”

  

自从看到凌不疑戴上兔耳朵,众人有一个算一个,早就憋着笑了,看看黑脸端坐在太子身边的那个煞神,再看看天幕上那个羞涩的小鹿乱撞的凌不疑,这反差绝了呀!

只是碍于凌不疑位高权重,谁也不敢笑出声,也就皇室那群人敢笑出声。

  

【看的人多就继续写~求赞求推荐!】

评论(20)

热度(218)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