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看了一会儿了,众人惊觉,凌不疑这一世的名字还没出来呢,是的,众人坚信这是凌不疑的转世,这天幕放出来的是未来的世界。


【男兔子走后,梁友安把小刘叫来说教了一顿,语气很平静,但其中暗含的不满是都能听出来,不过她说的有理有据,再加上职位高,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小刘自然是跟孙子一样听着。


马拉松比赛开始,梁友安安排这个交代那个,忙个不停,比陀螺还要转的快。


画面播放了一些马拉松的镜头,也更进一步展示了这个世界的模样,引得众人惊呼不断。


梁友安在补给站为选手送水,另一边她的老板蒋杰,舒舒服服的坐在休息室里和对手唇枪舌剑,被对方的钱海战术整得心里有点打鼓,但还是在强装淡定。


画面转到“凌不疑”这边,眨眼的功夫,他面无表情的匀速跑着,身上栓了一个气球,随着他跑动飘在后头,就怪逗的。


跑着跑着,两名女子左右包抄,把“凌不疑”紧紧的夹在中间,他左右瞄了一眼,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矮个女子主动出击,“小哥哥,加个微信啊?”


“扫一扫啊~”高个女子也搭话道。


“凌不疑”被左右夹击的手臂手没法摆动,默默地加速往前跑了一点,两名女子对视一眼,再次默契的跟上,把他夹在中间。


“小哥哥,你说我们跟着你跑,是不是就能完赛?”高个女子笑的跟朵儿花一样。


“凌不疑”再一次往前跑了一点,冷着脸说,“完赛靠腿,不靠嘴。”


高个女子继续纠缠,“那要是我们跟着你,跑到终点,就可以扫一扫了吧?”


矮个女子嗯了一声,期待的看着冷面“凌不疑”。


“凌不疑”有些不耐烦,一口答应,放话道:“行啊,有本事你就跟。”


说着开始加速,一下就把她们都甩到了后面。


谁知道,看到这一幕,两位女子反而更来劲了,一脸花痴的感慨,“年轻真好~”


“是,冲!”


画面转到梁友安,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但听起来在跟艾迪总说话,让他快点调货给补给站。


说着拉开车门,准备去后面几站补给站再看看饮用水和功能饮料的消耗情况。


谁是刚碰到车门,老板蒋杰打来了电话,因为对手的钱海战士而担心,问她押宝的三个选手能不能夺冠。


梁友安表示押宝和赌马一样,都有运气成分在,让老板耐心等等看。


可蒋杰却问她,“我不是批了五个人的预算,为什么只押三个?”


听出蒋杰有些不安,想要找茬,梁友安依旧淡定应对,“这省下来的钱咱不是要雇男兔子吗?”


“好,我知道了。”


结束了和老板的通话,梁友安松了口气,转身看向赛场,却正好看见“凌不疑”到达补给站。


梁友安疑惑不已,她知道这个是关门兔,按理说不该跑这么靠前。


“凌不疑”拿了杯水喝,刚喝进嘴里,之前的矮个女子跑上前来,一巴掌拍上他肚子,“又见面了,小哥哥,好有缘啊~”


吓“凌不疑”一跳,水都滴到下巴上了,他吃惊的看着矮个女子,这时高个女子也跑上前来,指着他,信誓旦旦的放话,“你跑不掉的,都是马拉松爱好者,一起跑啊~”


边上的矮个女子拿自己的杯子跟他碰了碰,水溅到了他杯子里,这热情属实吓到了“凌不疑”,丢了杯子赶紧跑路,一下子就跑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的梁友安,知道了原因,却也忍不住笑了。】


“真诚服务,礼貌待人……这话予倒是觉得不错。”宣后很喜欢梁友安这女子,长得好又有能力,是她想要活成的样子。


文帝还为那个小刘对好大儿趾高气昂而气不顺,听到梁友安训斥小刘,立马附和,“就是,梁友安说的对,不管三千还是五千,都是子晟自己跑出来的,又不是他给的钱,明明是公司的,经个他的手罢了,看把他牛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凌不疑脑阔疼,再一次强调,“陛下,那真的不是臣……”


“你不要云!”文帝抬手阻止他说话,“我又不知道他叫什么,就先叫着子晟叭。”


难得看凌不疑吃瘪,众大臣及家眷都目光炯炯的看热闹,越妃更是一直调侃。


“就是啊,子晟牺牲这么大了,兔耳朵都戴上了,还被这么多女娘调戏。”


五皇子比谁笑的都开心,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这就叫钱难挣,屎难吃啊~”


瞬间,凌不疑的眼刀子就射过来了,笑容僵在脸上,连忙端起茶杯掩面喝水。


文帝自然也没好脸色,这么粗俗的话,什么屎不屎的,有失皇家体面。


程少商要被乐死了,那个煞神还有这样一面呐~


“这位阿姊好厉害,这些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万萋萋羡慕不已,“那个世界的女娘可真好,有这么多机会。”


程少商也很羡慕,虽然梁友安看着很累,但是她能肆意的表现自己的手段和能力,这让没怎么出过门还被阿母一直拘在家里看那些狗屁不通的书的她很难不感慨。


“是啊,不像我们这里,女娘生来低人一等,和儿郎放在一起的话,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萧元漪原本因为她话多想说她两句,让她像她堂姊姎姎学学,谁知道听到这话,心虚之余不由怒上心头。


“我倒要问你,你这话是在指摘谁?”


程始见状连忙拉她,“小声点,圣上还在呢,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圣上在?


那可就太好了。


程少商笃定阿母不敢御前发飙,虽乖巧的低头,却阴阳怪气的回道,“自然是指摘干过这种事的人,嫋嫋既没指名道姓,又没说您,阿母您气什么?”


“你!”萧元漪差点就拍桌而起,被程始和两个儿子一起拉住,万松柏瞧她这样儿就开心,给嫋嫋丢了个佩服的眼神,开口拉偏架,“娣妇啊,圣上,圣上……可别御前失仪,小心祸连全族啊!”


天天拿规矩体统的堵人,万松柏今儿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她气到快要升天确实能憋着,过往的郁气一扫而空。


转头小声对程少商说,“没事,等走的时候啊,你和萋萋一道,去伯父家躲几天。”


程少商连连点头,本来有些打鼓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画面中,“凌不疑”在跑道上肆意奔跑,梁友安坐在这种吃着东西,背景响起一阵听着就让人忍不住激动兴奋的乐声。


这张马拉松最终是易速押宝的选手夺了冠,并且押宝的三个包揽了前三,蒋杰的脸上总算露出满意的笑来。


“许总,这看起来还是我们易速的运气比较好,你看这一不小心,包揽前三。”


许总被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蒋杰偏还不放过他,指着梁友安对他说,“对了,这仨都是我特助挑的,眼光还行吧?”


梁友安不卑不亢的对许总点了下头,许总咬牙笑着祝贺。】


“这梁友安能力真不错,不仅会做事,还做的好。”文帝肯定这女娘的能力,话音一转又万分可惜,“就是年纪太大了点,要不和子晟多般配~”


宣后觉得今天的文帝格外讨人厌,不由得出声提醒,“陛下,梁友安好像也没看上子晟,反倒是子晟……”


皇后很懂断句,话不说完,剩下自己体会,她就不直说了,说出来有些人尴尬不是?


其实越妃也觉得文帝很烦,就是懒得怼他,看人谈恋爱不比跟他说话香吗?就是很意外,宣后今儿竟然站起来了。


缺心眼的阿飞跟哥哥阿起嘀咕,“咱少主公喜欢的,就没有不优秀的,虽说三十二了,但其实看着比少主公年轻多了……”


???


凌不疑摸摸自己脸,心说自己这么显老嘛?二十一岁竟然看起来三十多?


“阿飞,去领十军棍。”


八卦的正嗨的阿飞脸一垮,“为什么啊……我又做错了什么?”


阿起翻个白眼,懒得搭理蠢弟弟。


【颁奖仪式开始,梁友安却收到了不好的消息,天幕上文字滚动,竟然贴心的翻译成了时下通用字——疑似身着易速运动服女子跳楼,旁边还有图。


很明显是个假人,但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刚刚歇下来的梁友安又赶去处理这件事,确认真的是假人。明摆着的就是恶心人,故意中伤易速。


梁友安在了解情况以后,迅速在微博上作出回应,初步摆平了这件事。但蒋杰却仍不放心,让她继续追查这件事。


挂了电话,梁友安身体累心更累,靠在座位上休息,等会儿还要去赛场收尾,可这时事情又找上来了,小刘发消息过来,说赛场那边有件事需要她处理。


到了赛场,小刘领着“凌不疑”到梁友安跟前,事情和他有关。


“友安姐,他刚刚管我要钱,但是我没给。”小刘把装着钱的信封从口袋拿出来,看一眼换了一身黑衣的“凌不疑”,“因为他没有按照关门兔的规定时间跑回来。按理说,应该扣掉两千块的。”


梁友安立马接过装着钱的信封,然后赶人,“我来吧,你去忙。”


小刘走了,“凌不疑”叹口气,似乎是认命了,“我就是冲钱来的,但确实,我没有带好时间,你们要是扣我钱的话,我没话说。”


“拿着吧。”梁友安把钱递给他,并不打算追究的样子。


原本转身就要走的“凌不疑”听到这话又转过来,有些震惊,也有些不解。


“今天大家都挺累的,就别互相为难了。”梁友安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种温柔安抚了倔强的“凌不疑”,那股子刺头劲儿一下子就消了,接过钱反问,“为什么?”


梁友安舒了口气,然后真诚的说,“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今天可以顺顺利利的。所以不想再有节外生枝的事发生。”


说完,梁友安转身离开,“凌不疑”却叫住了她,“你等一下。”


梁友安转身看向“凌不疑”,等着看他还有什么事,谁知道他却从背包里拿了瓶水出来,拧开瓶盖递给她,“你喝口水吧,嘴都起皮了。”


来自陌生人的善意让梁友安不由得笑了,抿了抿唇,接过水,一边道谢一边喝了起来。


而“凌不疑”却趁机从她身前挂着的牌子上,得知了她的名字——梁友安。


偷偷看名字的年轻人在梁友安的提醒下回过神,把瓶盖递给她。


没走几步呢,梁友安又接到电话,身后的“凌不疑”一直目送她离开,直到看不到人了,听到“叮叮”两声提示音,翻出手机看。


正是易速那条上了热搜的新闻,他大致看了新闻和道歉声明,然后滑到假人图片的时候,却放大了假发的照片看,然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似是从中发现了什么。】


“真体贴~”文帝既吃味儿又欣慰,“还偷看人家名字,小心思真多,这行动力,可比某些人强多了!”


最后这一句,文帝是故意大声对着凌不疑说的,什么意思他自己清楚。


凌不疑:“……”


女娘们都为“凌不疑”的细心体贴而心动不已,把他默默地加入了郎婿榜的排名中。


“他之前肯定和小刘为了那两千块争执了,不然别人都走了,他怎么还没走。”程少商肯定道。


万松柏点点头,同意她的猜测,“是啊,估摸着是看到梁友安不好意思争了,少年人,在心上人面前都是要面子的。”


【求赞求推荐~不要逼我会下来求你们啊!】

从来不知道观影体这么难写,快一万字了,我竟然连第一集还没写完😂今天少写点,还要写隔壁的三生友幸的相扑呐~


评论(21)

热度(13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