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3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勒勒,不要着急啊,你妈妈一会儿就来接你啦!”一位女子温柔的抚摸着个孩子的头安慰。


画面转到一个小女孩身上,白净可爱,备着小书包趴坐在动物石墩上,似是等了很长时间一样。


梁友安从一辆车上下来,临走交代师傅稍等一下,然后就小跑着来到女子和小孩面前。


“不好意思,老师,您久等了。”梁友安歉意十足。


女子温和的回道:“没事没事,我们都习惯了。”


“快,跟萨米老师再见。”梁友安对小姑娘说。


小女孩对萨米老师挥挥手,梁友安再一次抱歉的说,“耽误您下班了。”


萨米老师直说没事,随后转身进去了。


梁友安点点小女孩的鼻尖,宠溺的问,“谁家小朋友这么不高兴啊?看我给你带什么了?”说着就开始翻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兔耳朵。


小女孩立马露出笑脸来,梁友安给她戴上发箍,夸着真可爱,然后就拉着小女孩上车,还答应她等会儿上车给拍好多好看的照片。


画面一转,来到家里,梁友安换了一身更松快的衣服,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来,宝贝儿,趁你妈还没下班,抓紧时间,吃点炸鸡。”


因为鸡腿和鸡翅之争,意外得知小女孩有了男朋友,还被要求保密不告诉她妈妈。


小屁孩还交男朋友,梁友安乐的直笑,然而欢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明宇给她发消息,因为大老板要来公司,蒋杰让她帮艾迪总做汇报用的PPT,于是这位干妈只能让小女孩自己吃饭,而她则去工作。】


“原来是干娘,吓死朕了,还以为有孩子了呢,之前还说单身没孩子呢。”文帝松了口气。


然而谁也没理他,越妃宣后被小女孩可爱到了,凑一起嘀咕,至于其他人,更不会搭理他了。


“这个公司只有梁友安一个人?怎么什么都找她?”万萋萋不理解,“我要是她我也想转岗,天天都这些琐碎的事情,老板全凭一张嘴,也没见多有能力。”


“予倒是好奇,这个男朋友是何意。”


二公主猜测,“相好的吧?”


文帝不觉得,“这么小就有相好的?”


“青梅竹马,多好,干嘛这么上纲上线的。”越妃丢个白眼。


程少商眼里只有炸鸡,从小饿着长大的她对吃食格外在意,悄悄和不着调的程少宫说,“三兄,我想吃那个炸鸡了。”


“我还想呢,问题去哪弄去。”


【深夜,一个女子进了梁友安家门,一边换鞋一边问罗勒,得知睡了,才松了口气,“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本来都不抱希望了,没想到你能有时间。”


梁友安手里拿着两罐元气水,高兴的宣布,“马拉松结束,我终于可申请转岗了~”


“真的?恭喜!”


女子坐下,两人干杯,喝了一口之后眼神一瞟,突然问,“你是不是给我姑娘吃炸鸡了?”


梁友安一脸心虚,“不可能吧,我俩专门到楼下把鸡骨头垃圾分类了,我还特意开窗透气儿呢,有味儿吗?”吸吸鼻子,随后肯定的说,“没味儿啊。”


女子从桌子上捏起一粒渣子,梁友安算是服气了,“你太可怕了,你是女福尔摩斯吗?”


姐妹俩笑闹一会儿,女子突然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扛过今年,我准备让罗勒读寄宿小学。”


梁友安不理解,但女子工作太忙,无暇顾及孩子,送去寄宿小学她才能安心赚钱。


梁友安就劝她,让她搬到楼上住近些,互相有个照应。


女子眼中闪起泪花,吸吸鼻子,然后道:“你知道吗?我当初能这么坚决的离婚,有一半的勇气都是我亲生闺蜜给的。”


最终,女子在送孩子去寄宿学校这事上,答应在考虑考虑。随后就去看孩子了。


梁友安则是在电脑上填写营销部入职申请。她的一些基本资料也清清楚楚的揭露。】


女孩子之间的友谊让许多女娘为之动容,年轻未婚的女娘们期待自己也有这样的姐妹,已婚数年的妇人们,早就看透了人心,更觉得难能可贵。


宣后很是佩服这女子,有了孩子还能果断和离,一个人拉扯大孩子,好身边还有个这么好的姐妹。


这是她想做又不敢、不能做,想要却又不曾拥有的人和感情。


万萋萋和程少商紧紧抓着彼此的手,“从今以后,咱俩就是亲生闺蜜啦!”


两家孩子要好,万松柏和程始两兄弟也欣慰得很。


“大学……这不就是太学?这梁友安这么厉害?学富五车也不为过。”


文帝越发满意,但是也越发可惜,还是那句话,年纪大啊。


这简历也成功让许多装文化人的贵女们脸热,谁知道能这么能读书啊?


【一扇看起来有点破旧的门被推开,画面晃动得厉害,看起来有点吓人。


来人走到床前,床上赫然躺着“凌不疑”,穿了件背心,凸显的胸肌贼大。


黑发散落,睡着的“凌不疑”似有所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随后瞬间清醒,吓得大叫。


一个不修边幅的男子冲着“凌不疑”笑,回过神来的“凌不疑”一把将假发薅下来,怒骂,“安从,你有病吧!”


安从把乱了的假发拿来整理,“别闹,刚拾掇好的,一会儿客户还来取呢……起来吧!”


“凌不疑”掀开被子坐到床边,安从一边整理假发一边质问,“我问你啊,昨晚上你怎么回来那么晚啊?”


“凌不疑”一脸痛苦的扶着腰起床,不耐烦的回道,“挣外快。”随后就往房间外走。


扶腰加上晚归,成功的让安从误会了,大惊失色的跟上他,“哎哟,儿子,违法的事咱不能干啊。”


顶着鸡窝头的“凌不疑”大胸长腿细腰,身材绝好,听见这话,扭头就冲他,“快闭嘴吧你,谁是你儿子啊?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意yin……”


“凌不疑”走一路,安从在后面跟一路,对于他的叛逆权当听不见。


走到洗手间门口,“凌不疑”转过身,拽拽的问他,“我要真叫你一声爸爸,你敢答应吗?”


“哎,乖儿子~”安从答应的非常快,完了还呵呵笑个不停,像是捡到什么大便宜似的。


回应他的,是禁闭的洗手间门。】


这对父子实在是太欢乐了,短短的一段却又暴露了许多潜在的问题,最直观的就是,这俩估计不是真父子。


但不是真父子,却胜似亲父子,相处起来这份亲密自然,许多亲父子都比不上。


文帝很是欣慰,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这阿父可比某些亲爹强多了,别看这竖子嘴硬,其实心里就把安从当亲阿父呢!”


越妃和宣后也很欣慰,这孩子这一世有爹等于没爹,后世倒是有个好爹,虽说不是亲的,但总算享受到父爱了。


皇室三巨头为好大儿开心,凌不疑也不由得被吸引了,专注的看了起来。


至于女娘和妇人们……


都忙着对“凌不疑”的身体流口水呢,就说,这也是她们不花钱不嫁给凌不疑能看的吗?


这胸肌,这肱二头肌……


年轻真好!


武将真香!


左御史安静了这么久,终于找到机会了,迫不及待的蹦出来,老调重弹,弹劾凌不疑忤逆不孝。


文帝烦死这个货了,可言官不好动,一个不好他这个当皇帝的落人口实。


凌不疑迷弟三皇子冷嗤,“敢问左御史,该怎么把天幕上那个忤逆不孝的凌不疑抓回来问罪呢?”


左御史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愤的坐回去。


文帝借着喝水偷笑,可不是嘛,他是皇帝也没这本事不是?


不过……


“这个凌将军好像很穷啊?”王姈和楼缡交头接耳。


“是啊,房子那么旧,房间小就算了,连床都不够长。”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么穷困潦倒的凌不疑,她们觉得他也没那么好了?


【安从和“凌不疑”在吃饭,桌子上只有简单的一锅粥,几根油条,以及咸菜咸鸭蛋。


“凌不疑”夹起没了蛋黄的咸鸭蛋,一脸离谱,“谁家咸鸭蛋没有蛋黄啊?我蛋黄呢?”


“煮的时候嘴闲着,抠着吃了。”安从摆烂道,这架势,大概是不会再给他弄咸鸭蛋去了。


“凌不疑”摇摇头,嫌弃的把没了蛋黄的咸鸭蛋放下。


这时楼下有人喊老安,把他之前定的茶叶从楼下扔给他。


接着画面将这一片的生活环境展现,就是个城中村,比起高楼大厦磕碜得很,但是很有生活气息,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铁门自下而上的被拉开,“凌不疑”从里面走出来,去对面大辉哥的小店拿了两个咸鸭蛋。


再回家时,扫地的安从突然递烟,“来一根?”


“凌不疑”无语的看着他。


“嘿,行,没接。”安从开心的把烟放回兜里。


“凌不疑”吐槽道,“你无不无聊,从我十八岁到现在,你就这一招,狗都学会条件反射了。”


说完,就往楼上走,准备继续吃早饭,安从在他身后吆喝,“这不就试试你吗?我跟你说,干你这行绝不能抽烟,知道吗?”


这时,一个带着帽子的人从身后喊了声老板,安从转身一看,认出了来人,连忙招呼着女人和孩子一起进店。


画面一转,安从把假发修理完毕,宽慰起生病的女人,期间还被误会老婆已经死了,女人有些抱歉,觉得自己引起人家伤心事,他连忙解释,老婆是出走,不是死了。


“哎呀,她这一走啊,抛下我跟儿子……”


“凌不疑”拿着好多毛巾正好下楼,肩上还搭着毛巾,听到这话就盯着安从看,看的他有些心虚。安从连忙把围布递给他,“凌不疑”瞧着有些不乐意,但还是接过,打开推拉门进去。


见他进去,安从才小声对女人,有点炫耀的说,“我儿砸~”


完了继续安慰鼓励生病的女人,又多送了瓶护发素,结账报了折后价三百,女人从信封里拿出钱。


“谢谢老板,这钱也是个好心人,放到我抽屉里的,也许是一位病友……”


里面洗毛巾的“凌不疑”动作一顿,停下来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他见着就剩下我们娘俩了,就给捐了。”女人继续说。


安从若有所思,“凌不疑”眼神闪烁……


画面进入回忆,女人在店里跟安从倾诉,“久病见人心啊,她爸爸嫌我拖累,走了我能理解,可是孩子也丢下了,我要真走了,她怎么办?”


“凌不疑”陪喝着汽水的小女孩坐在店门口的台阶上,他拿起手机,看到了兼职——女子马拉松配速员招募,回头看看小女孩,他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店里的安从也在跟女人说,喜欢哪个到时候可以打折。


画面再次转变,带着帽子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凌不疑”推开门,轻手轻脚的把装着钱的信封放到抽屉中,然后又悄悄地离开。


病床上,赫然躺着的是那个买假发的女人,抱着小女孩熟睡中。


回忆结束,女人因为安从的话以及好心人的支持而对未来充满信心,期待满满。付账的时候,安从只收了二百,女人开心的领着孩子走了。


“凌不疑”拧着毛巾从里面走出来,调侃安从,“真行啊,卖一顶假发又亏五十。败家子说的就是你这种。”


毒舌是毒舌,但他明显就是挺支持的,就是嘴硬罢了。


做亏本生意,多少理亏,安从有些别扭的解释,“这不看人带着孩子呢吗?也挺困难的。”


“是,她要是走了,那孩子就没妈了。”此时的“凌不疑”有些落寞。


安从知道他是想到了他也没妈……连忙转移话题,表示咱也不差这五十。】


这一段又温馨又揪心,这就是最真实的底层人的日子,贫穷与病痛交织,充满了无奈与现实。


“哎,这爷俩都是好人啊,小本生意而已,还要帮扶别人。”文帝感慨万千,越发觉得这个就是自家好大儿转世,不然怎么那么像呢?


一样的至纯至真。


三皇子还惦记刚才左御史找茬,此刻就cue他了,“我倒要问问左御史,这种抛妻弃女的男人,要论何罪啊?是你不觉得抛妻弃女有错,还是就只单单针对子晟一人?”


左御史哪里敢回答,这根本就是送命题,连忙跪下向文帝讨饶,发誓绝无此意。


文帝看他就嫌烦,摆摆手说,“朕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只是故意的罢了,你不要再云,只需记住,无论天幕之上的人做什么,都和子晟无关。”


底下的女人们都在骂那个抛妻弃女的男人,当然也有同情安从和“凌不疑”的,他俩是被抛夫弃子了……


凌不疑倒是觉得这个和他长得一样的男子挺幸运,虽然被阿母抛弃,但好歹还有个这么好的阿父在身边。


不过这个安从倒是让他想起了崔侯,也是上赶着要当凌不疑的爹。


【“凌不疑”拿出手机,把易速假人的图给他看,“你给我看一下,这假发是不是你出的。”


安从瞥一眼,立马回道,“不是。”


“好好看看是不是你出的!”


“我说不是就不是,你别挡着我。”安从把他搭在电脑上的手拿开。


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心虚劲。


“凌不疑”询问无果,只能无奈放弃。


另一边,梁友安坐在边上,等蒋杰和其他老总们一起开会,蒋杰和高力唇枪舌剑,没有一句话是不带刺的。


高力趁机挑拨离间,向蒋杰要梁友安来销售部,虽说没多少真心,梁友安也努力的圆场,但蒋杰还是微微变了脸色。


直说梁友安还需要再历练两年,这让梁友安的笑容有些勉强,她有预感这次转岗的事,估计难了。


开完会,蒋杰认为都是假人事件导致这次马拉松不能完美收场,让梁友安继续调查。


梁友安答应下来,然后提出了转岗的事,这是蒋杰很早答应下来的,但她递出转岗申请后,蒋杰却面色不虞,很勉强才接收。


“行,你放这儿吧,回头我给你签啊。”


听到这话,梁友安总算放心了,道了声谢就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工位上,明宇发现她手受伤了,问她怎么了,梁友安说没事。明宇便没再多说,然后将纪念金币给她,说是蒋杰特意给她留的,全营销部就这一块。


梁友安瞧一眼纪念金币,还来得及反应,又听明宇说,“楼下有个人等你两个小时了。”


“谁啊?”梁友安好奇。


“没见过,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就是特别帅!”明宇说着说着就八卦起来了。


梁友安无语,“就记得帅了?你见都见了,不知道帮我问问正事啊?”


“放心吧,我都给你安排到咖啡吧了,刷我自己的卡买的咖啡。”明宇邀功请赏。


“刷你自己的卡?”梁友安有些惊讶,随后感慨,“看来是真帅啊……”


明宇回头瞪她。


梁友安笑笑。


来到咖啡吧后,梁友安观察哪个是她要找人,却在这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


“梁友安!”


梁友安转头看过去,手里拿着杯咖啡的“凌不疑”站在不远处正专注的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就是好激动好激动,尤其是女娘们。


“又遇见了,又遇见了~”文帝开心的直拍腿,“这就对了嘛,追女娘就是要主动的,光在原地等是等不来的!”


后一句又是有意大声,对某人说的。


凌不疑:“……”


越妃瞧文帝这样,就忍不住怼他,“陛下,您不是嫌梁友安年纪大吗?怎么还这么开心呢?”


“这个子晟多穷啊,梁友安能看上他不错了,这还是他高攀了。再说了,这竖子现在这样,别说年纪大,就是寡妇,这儿媳妇我也能认!”


“话也不能这么说,子晟也没特别穷,应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品性还是好的。”宣后很认真的评论起来,“不过我要是梁友安的阿母,大约是不放心找子晟这样的,年纪太小了,心性不稳,不靠谱。”


“是啊,这要是我女儿,这种小男人只能做幕僚……”


时下公主的幕僚就是面首,文帝斜睨越妃一眼,为她的口无遮拦而无奈。


太子一向心软爱共情,忍不住担忧,“这梁友安的老板不想放她转岗,这可如何是好?”


“我要是有这么一位能干的下属,我也不愿意放人。”三皇子也觉得不容乐观。


凌不疑终于开了金口,“若不转岗,这梁友安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特助这个职位已经被她做到顶,毫无前途可言。开会只能坐在一边的等着,明明前后做了很多事,功劳全是老板的,也没有资格参与决策。”


另一边程少商和兄姊们也在说这事,“不如直接走人不干了,我感觉她做的不开心。”


“是啊,这么有能力,去哪儿干不出一番事业!”万萋萋支持这个提议。


程颂撇撇嘴,并不看好,“可是都这么多年了,哪能甘心?”


“那假发不会就是安从那买的吧?”万松柏猜测。


萧元漪对于丈夫这义兄的脑子很服气,“这不是明摆着吗?”

  

求赞求推荐啦~一万五千字,竟然才写完第一集,观影体这么难写吗?果然这玩意还是看别人写的最好看😂第一次写观影体,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啊。ps:因为剧里此时宋三川的名字还没出来,所以暂时用081代替,等剧里的名字出来了,以后都会是宋三川了。】

评论(19)

热度(11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