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47.

老村长领着阿秀和小飞到了张飞墓前,两年没回来,坟头的草都老高了,母子俩撸起袖子就是干,累的腰都酸了才算拾掇好。


把祭品摆上,阿秀开始烧纸钱,小飞就磕头,阿秀一边烧一边絮絮叨叨的说她这些年的事,还说了张妈的身体,总之就是让张飞放心,家里一切都好,老人孩子都健康,她现在过的也很好。


这一折腾,就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老村长刚也没回去,只是站远了抽旱烟,看她们忙完了,又过来领他们下山。


当初离开粤东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和地都卖了,他们是没地方歇脚了,老村长知道这边回镇上的班车还得到傍晚,于是就请他们回家吃饭,正好还想唠唠。


村子里没什么年轻人,难得回来一个,自然是逮着使劲薅。


饭桌上是哪个,老村长和他老婆一直问阿秀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儿,还问阿秀现在都干些什么,阿秀一一都给他们说了。


得知阿秀现在搁饭店里当大厨,两位老人都很欣慰,自己挣钱就好,有钱在手上这腰杆子才直。


小飞早就吃好了跑出去玩了,没有意外的碰到了以前认识的孩子,只不过这么多年没见,生疏得很。


或者说,本来也不熟悉,当时阿秀被村里人说三道四,连带着孩子们也排挤小飞,要么就是欺负他,要么就是冷眼旁观。


这么多年没见,他们成了留守儿童,而小飞明眼都能瞧出来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活泼,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大城市出来的,而不是山沟沟里的。


倒也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而是环境真的会影响人的气质,从眼神就能瞧出来。


那些孩子不说话,小飞也不说话,他就自顾自的找了颗树,然后猴儿似的爬了上去,骑在树干上眺望远方,想看看这处的风景和以前有什么变化。


快傍晚的时候,阿秀就带着小飞告辞了,临走时给老村长塞了条烟,这是原本就想好了带来送他的,希望他能帮忙照看一下张飞的墓,毕竟他们谁都不在老家。


老村长当然推脱了,可是推来推去,最后也没推掉,再不接受,班车都要错过了。


回程的路上,小飞拿着新买的素描本画画,阿秀瞧了一眼,还是风景画呢~瞧着有些像村里的样子。


画画也好,不然总是问她一些她答不上来的问题,怪臊人的。


大人就不要面子的嘛!


回到家之后,小飞把素描本送给了张妈,说是奶奶没回去,他就画下来给奶奶瞧瞧村里现在什么样儿。


把张妈哄得找不着北了,搂着他直说孙子孝顺还贴心。


阿秀是没想到他这么会来事,哄老人家还真有一手,也不知道以后耍朋友的时候能不能融会贯通。


夏林和韩春雨结婚,阿秀是要随礼金的,当时她和顾一野结婚,人家也来的。结婚当天,她要办席,估计是来不及上桌吃席了,不过家里还是要派一个人去的,数来数去,也就小飞能去。


十多岁的男孩子,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年纪,他去吃,也算能吃回来点了。


高粱这段时间本来和江南征在别扭着呢,连参加韩春雨婚礼他都打算去迟点再早点走,可知道小飞要一个人去吃席,最终还是放弃了,老老实实的准时去,然后在一边照看着点小飞。


可怜小飞夹在高粱和江南征中间,一面要承受江南征颇有些幽怨的眼神,一面还要承受高粱时不时若有似无的偷瞄。


小飞:“……”


我不该在桌上,我应该在桌底。


我就想好好吃个饭,你俩有什么能不能单独解决?阴阳怪气的,怪烦人的。


小飞跟高粱玩的挺好的,感觉他也挺在意江南征,就小声问他,“你是不是和江阿姨吵架了?然后又拉不下脸道歉和好?”


高粱被小飞说的脸热,夹了块肉塞他嘴里,含糊其辞的说他,“小孩子家家瞎说什么,你懂什么?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小飞鼓着脸蛋,“哼,你就嘴硬吧,我爸惹我妈生气了也是这样的,本来还想告诉你怎么哄人开心呢,你这态度……算了不说了。”


高粱脸更热了,这桌子就那么大,说话声再小能小到哪里去?而且这一桌子都是熟人,也没有什么听悄悄话不好意思的说法。


姜卫星这个闹子一听就贼兮兮的偷笑,然后打趣的问小飞,“顾小飞,你来说说,你爸都怎么哄你妈的呀?你看叔叔们都还没结婚呢,取取经,以后有利于家庭和谐。”


十多岁的男孩子,脸皮厚,也不知道害臊,更何况父母恩爱,他也觉得很骄傲,所以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这还不简单?端茶倒水捏肩揉背泡脚,买花,抱一抱,再亲个嘴,这不就成了?”说完,小飞摊开手耸了耸肩,一副就是这么简单的架势。


牛满仓和姜卫星笑的直拍桌子,“哈哈哈哈——”


童冰一脸的不可置信,但也笑的不行,唯独江南征有些尴尬,听前男友和他老婆恩爱……能不尴尬吗?


就是说,顾一野当初对她可没这么体贴,吵架了都是冷着,任由她气死也不低头。


谁能想到他这么宠老婆又顾家呢?果然,还是人不对吧……


郑源曾说过顾一野跟他一样,都为了事业不顾家,但现在看来,他大错特错。


顾一野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寻找到了那个平衡点,这方面他远比郑源强。


身边人一个个都步入家庭,没结婚的也都是达成了默契,而她和高粱却为这个事完全没了默契。


她想结婚定下来了,但是高粱却一直不提这事,为此还躲着她。


现在看前男友家庭美满,夫妻和睦,越发的郁闷。


顾一野的底被掀了个干净,众人哈哈大笑,也就是他不在,他要在,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怎么也要调侃他两句。


高粱瞅见江南征脸色不好,赶紧一脸受不了的嫌弃样儿,几筷子菜给小飞夹了满满一大碗,“你赶紧吃吧,再不吃你爸不用出来见人了,你可真是你爸的好大儿。”


“我爸说了,宠老婆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不丢人,嫌丢人那是他自己做不到。”


得了,这一耙子打翻了一船的人,这回家还不得被老婆对象给嫌弃死?


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顾一野这是完全不给人活路了。


事业上就次次演习争第一,家庭上也天天争当模范丈夫,太卷了吧!


这以后是不是孩子也要卷?


“小飞,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高粱唏嘘一声,“别提了,奖状贴了满墙。”


众人:“……”


童冰觉得卷的有些头晕,便转移话题,“哎,阿秀姐怎么没来啊?怎么就小飞一人来了?”


“来了,在后厨忙着呢。”高粱伸出大拇指往后头指了指,“阿秀现在就在这饭店干呢,专做这样的婚宴寿宴,这次春雨姐这婚宴因为她的原因,老板还给打折了呢,可省不少。”


医院特别忙,童冰就没太关注这些,印象中阿秀还在上夜校呢,怎么突然就成了大厨?


“这么厉害!大厨工资可不低,比咱们强多了。”


“那可不,家里彩电冰箱都换上了,阿秀说下面打算买录像机,就可以放碟片那个。”


大家级别都差不多,工资也都有数,仅靠顾一野的工资,那得多抠才能省出这些钱,所以这钱应该是阿秀挣得。


得了,酸了。


跟顾一野比,比不上,跟顾一野他老婆比,更比不上,谁再可怜他为了责任娶个不爱的女人,必须上去撕了他的嘴。


怕不是天天躲在被窝里偷笑吧?这么能干的老婆,把家里照顾的井井有条,还要什么自行车?


那么贪呢?

  

【求赞,求推荐哇~】

评论(6)

热度(11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