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02.

虽然确认了怀孕,但是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梁友安没有和安从和她妈说。


毕竟她已经是高龄孕妇了,万一情况不好,两位老人家白欢喜一场,还得回过头来安慰他们俩。


罗念不放心她一个人,所以晚上就留下来了,正好可以给她传授传授孕妇经和育儿经。


闺蜜俩激动了一夜没怎么睡,一直聊啊聊,仿佛说不完的话题。


后来还是看时间觉得不行了,怕睡太晚影响第二天的孕检。


这天梁友安自然是请假的,她要孕检,罗念就不行了,所以一大早就爬起来跑楼上去洗漱,然后送罗勒上学,再和张岩一起去上班。


张岩昨晚就知道梁友安怀孕了,毕竟老婆一夜没回家呢~


“宋三川那小子知道了吗?”张岩后知后觉的问罗念。


罗念经常因为张岩的后知后觉很无语,一边补妆一边说道:“当然,本来他今天的飞机飞回来,不放心她,昨晚就买了火车票,这会儿估计该到家了。”


“反正他后面几天也没比赛,不回来就不是宋三川了。”


这倒也是。


另一边,宋三川回到家都来不及拾掇拾掇自己,行李一放,就忙着伺候梁友安。


不过因为怀孕,梁友安不打算化妆了,或者说她刚下单的适合孕妇的化妆品还没到呢。


所以这个早上动作格外的快。


即使如此,两人到医院的时候也还是排了一会儿队才挂到号,专家号,人稍微少那么点。


孕检是很复杂的,不同时期要做的检查都不一样,好在九周的孕没那么多项。


可是B超,排队真的超级长,这个没有特殊通道,只能老老实实的排。


折腾了一上午,报告终于出来了。是单胎宫内孕,胎儿生长发育正常,还听到了胎心。


像是钟表走动的“滴答”声,特别有趣。


新手爸妈总是对一切都很激动,不用梁友安说,宋三川就已经拿手机出来录了。


出了医院,一切都还算平静,等到了车上,梁友安就绷不住了,看着那份报告就哭了。宋三川被逗笑了,解开安全带倾过身子给她擦眼泪。


梁友安看他笑,本来是哭着的,突然就有些羞,也有些恼,可又不知怎么的跟着他笑,这些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有些无所适从,于是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抱住。


梁友安紧紧捏着手上的报告,“宋三川,我们有宝宝了!真的有宝宝了!”


“是,我们有宝宝了。”宋三川抱着梁友安,轻轻拍着她的的背部安慰她。


看着B超上面的一个小豆子一样的东西,宋三川笑着笑着就忍不住眼眶红了。


这种感觉很玄妙,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B超就忍不住眼眶红了,也许是因为这个孩子不仅有爸爸,还有妈妈,还承载着父母所有的爱出生?


两个人抱了很久,一直到情绪稳定了才上路回家。


回家的路上,梁友安想着刚才宋三川发红的眼眶,就忍不住调侃他,“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还说什么不贪图赠品,明明都快哭了。”


宋三川转头看她一眼,坚决不认这个事,“你这个观点不对啊,我不会因为要赠品去买正装,但是如果买了想要的正装还送了赠品,那为什么不要?合该是我的。”


“话都让你说完了,理都在你那(¬_¬)”


“本来就是,不过是赠品而已,最爱的当然还是正装。”


梁友安一脸的受不了,默默扭开头嘀咕,“越来越招人喜欢……”


车里就这么大,怎么会听不到呢?


宋三川笑了,“怎么?招人喜欢,不招你喜欢?”


“球都揣上了,还能不喜欢?”梁友安一脸的理所当然。


不成想宋三川凉凉的说,“那看来你也挺喜欢奈特的,之前还想借他生子。”


???


!!!


梁友安本来是舒舒服服靠在座位上的,一听这话,差点蹦起来,脑袋真的都快撞车顶上了。


“不是……”梁友安都要疯了好嘛,狐疑的四下看看,然后压低声音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看她这小心翼翼生怕人偷听的样子,也不想想自己车里,怎么会有旁人。


“就那天你拒绝奈特,我让你请喝咖啡,晚上你去吃小馄饨那次,我不是也去了?老远就看你在那手舞足蹈的打电话……先说清楚啊,你说话声那么大,我想听不见都难。”


“你当时说没听啊。”


“当时怕你尴尬呗,难道要质问你,为什么找他不找我?”


就奈特那连中看都不中看的身体……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年轻体壮的他难道不是更合适吗?


梁友安:“……”


有道理。


想想都要尴尬的脚趾扣地,起码能扣出一栋别墅来。


这种话题,过过过!


说多了都是梁友安的社死场面,前男友这种事都是非常晦气的,偶尔想起来,她也很好奇当初怎么就眼睛那么瞎,看上那种货色……


和垃圾桶里找男人有什么区别?


回家后,梁友安和宋三川分别给妈和爸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梁友安的妈妈刘悦梅女士一直都劝她别结婚别生孩子,怕她步上自己的老路,所以一直没有催生过。


安从自己给人当后爹的,都没亲生孩子,对于孩子这是也不执着,梁友安和宋三川不提,他也不会讨嫌提。


但真听到梁友安怀孕这个消息,当父母的别提多开心了。


刘悦梅开心的立马发了个朋友圈儿,就是炫给前夫看的,这样前夫的现任也就看到了。


她纯粹是被梁桃她妈给气到了,粱桃怀孕生个孩子,明里暗里的炫,跟谁不会生似的!


梁友安现在也怀了,她就不信以自己闺女和宋三川的基因,生的孩子会没粱桃的好看?


安从听到自己要当爷爷了,乐的给假发店开启了打折活动,庆祝小宝贝的到来~


可以说,这个孩子还没生下来呢,就已经被所有人期待了。


粱树是个缺心眼,他看到朋友圈以后,一点也没避着现任就乐,然后翻箱倒柜找东西,说要带去看梁友安。


毫无疑问,被粱桃她妈一顿臭骂。


不过自从粱桃生了孩子,粱桃她妈一直帮忙带孩子,满心满眼都是孙子,对于这些事,她也不像以前那么一直盯着说说说。


骂完之后,她就拎着包出门,去女儿女婿家看孙子。


粱桃她妈知道以后,少不得当着粱桃的面叨叨,于是蒋焦焦也知道了,再然后,整个俱乐部在梁友安和宋三川还没公布消息的时候就都知道了。


八卦的传播速度让张岩和罗念叹为观止。


只能说,他们的圈子重合太多了叭~


通知完父母以后,宋三川就跟梁友安提起买房的事。


之前没有孩子,只有他们两个,而宋三川有童鹿留的房子,刘悦梅的房子以后想必也是留给她的,以后老了住哪都行。


所以都没考虑买房子,再说,这边的房子租着住的也很好。


但是既然有孩子了,就要为孩子考虑了,起码……学区房要买吧?


学!区!房!


足以掏空一个家庭的存在。


一提起买房子,梁友安的兴奋之情少了一半儿,直说还没生呢,就要赔那么多进去。


“我昨天坐火车的时候就想过了,这几天我就去把我妈留的小房子挂出去卖,卖不卖的出去再说,但是房子一定要赶紧看。如果是期房,指不定上幼儿园了,还住不进去呢。”


“对,是这个道理。”


梁友安突然就觉得好忙啊,俱乐部的工作要忙,怀孕还有各种孕检注意事项,这边又要忙买房子的事,买了房子还得装修……


“我们两边一起进行,我找朋友问问看最近有什么好楼盘,你先去处理妈留给你的房子,卖不掉也无所谓,万一哪天拆迁,指不定能当包租婆了?”梁友安开玩笑的说道。


宋三川戳了戳她脑门儿,笑着吐槽,“拆什么迁,这谣言从我小时候传到现在,都二十多年了,要拆早拆了,那地方一般开发商可拆不起。”


无论哪个城市的老小区都难拆得很,大城市更甚,主要是拆迁赔偿搞不起了。


“还不能做个梦吗?”


“想做包租婆现在就能满足你,那房子本来也是租出去的。”宋三川把租户的微信翻出来,给她看租金的转账记录,“就是租金少的可怜。”


梁友安:“……”


是蛮可怜的。 

  

【艾薇巴蒂,求赞求推荐哇!火车上睡不着码的,各位五一快乐~】

评论(9)

热度(10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