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4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看别人谈恋爱就是有意思,就算是跟凌不疑不对付的人,此刻也兴致勃勃的。


可以说,除了五公主、裕昌郡主这些爱慕凌不疑的,其他人都当热闹看,还看得很开心。


【开放式布局的咖啡厅里,梁友安和“凌不疑”面对面坐着,梁友安看着这个前男兔子,心中疑惑不已,“你怎么找到我的?”


“凌不疑”放下手机,“你们易速的品牌满赛场都是,不瞎都能看见。”


“我不是问你这个,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梁友安思路清晰,狠抓重点。


说到这,“凌不疑”有些不自在,但依旧强装镇定,“那天你脖子上挂了名牌啊。”


梁友安了然,垂眸不语。


谁知他又补充了一句,“名字还挺好听的,就记住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这种尬撩让梁友安有些无语,于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在这等了我两个小时,就为了夸我名字好听吗?”


“凌不疑”也意识到这撩的很生硬,原本看着梁友安的眼神飘忽着移开,尴尬的舔了舔唇,然后拿起咖啡,战术性喝了一口。


又清了清嗓子,果断转移话题,“马拉松那天,掉下来的假人,不是广告模特吧。”


梁友安神情突变,原本的那点笑意瞬间消失,紧盯着他沉默两秒,随后声音微冷的明知故问,“你什么意思?我们易速已经发过声明了。”


“凌不疑”还没意识到梁友安情绪上的变化,神色如常的继续说,“那个街角我跑过的时候,上边根本就没有广告位。”


梁友安脸色微变,不动声色的四下看看,害怕有人偷听。


“监控稍微往前查一下,就知道,你们发出的声明根本站不住脚。”


梁友安自己摆平的事,能不知道这bug吗?微微叹口气,认命了,“那你今天什么目的啊?谈条件吗?”


“凌不疑”没想到自己的好心竟然被曲解至此,轻轻转头,有些不可置信的抬眼望着她,黑眸中满是嘲讽,“瞧不起谁呢,就当我白扔两个小时,今天算我没来过。”


说完,立马起身走人。


梁友安意识到自己误会了,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刚刚的话我收回,我跟你道歉,真的不好意思。”】


文帝看的开心,“哟~瞧这委屈的样子,生气了~甩脸子走人了~”


就是说,臭弟弟还是有些脾气的~


“他这样说话,谁能不误会啊?”袁慎莫名的很爽。


“就是,直接说你来帮忙的不就好了,好好的话跟威胁一样。”文帝没好气的说道,说着还白了凌不疑一眼。


凌不疑莫名其妙的被瞪,完全摸不着头脑,“有吗?他明明说话很温和,那眼神多诚恳。”


众人:“……”


也就只有你觉得温和了,是,对比你那冷脸来说,确实很温和。


有颗七窍玲珑心的二公主倒是帮着说话了,“话不能这么说,子晟好心来帮心上人,结果反被误会,发脾气也正常。这可是心上人,和别人可不一样。”


凌不疑:“……”


不是我心上人!


这个混蛋的名字怎么还没出来!老是顶着我名字算怎么回事!


【梁友安一道歉,刚还冷着脸的“凌不疑”立马被哄好了,脸色微缓,拿出手机翻看起来。


梁友安还在努力的挽留他,她有预感,这能帮到她,职场打工人能屈能伸,这算什么?


“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今天等了我这么久……”


话没说完,梁友安的话就被打断,手机屏幕怼到她跟前,正是假人的那张图片,眉头微动,有些不解。


“她头上这顶假发,应该是我们家的。”


正愁没线索,梁友安一听就带着他去存放东西的档案室。


两人边走边聊,“凌不疑”四下看看,忍不住感慨,“外面看着挺大一公司,里面还是一人一格子。”


“一人一格子,那个叫骨灰堂,这个是工位。”梁友安笑着纠正他,“你是不是还在上学?”


感觉被小瞧了,“凌不疑”有些不乐意,简单回答:“我上班。”


“你做什么工作的?”


“反正跟你们不一样,我不用坐格子。”


这话就有点冲了,不过年纪小嘛,正常。梁友安笑笑,并不在意。】


“看看他这不值钱的样子!这就被哄好了?”好大儿没出息,文帝没眼看。


三公主脑子不灵光,看得有点迷糊,“所以他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


文帝这也才发觉,还不知道这个竖子是干什么的呢,家里有个假发店,但他没有继承家业。


“看吧,应该快了。”越妃说。


宣后倒是不在意工作,观察入微的她很快发现了他的小情绪,“子晟很介意被说年纪小。”


“看来女大男小在那边也有闲话啊~”


程少商大胆推测,“总觉得他的工作应该很不一样。”


“而且应该拿不出手,要是拿得出手,他也不至于这么含糊其辞了。”


【假发翻开,里面的小标牌露了出来,“凌不疑”捏着小标牌给梁友安看,轻笑道:“我就知道,TL,这就是我家的假发。”


“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让家里人问一下,什么时候卖出的,卖给了谁。”


梁友安一脸感激,特别真诚,顺势问,“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直接过去吗?”


宋三川望着她没有立刻回答。


梁友安以为他没时间,于是便说,“没关系,我可以自己过去。”


宋三川抓紧了包带子,撇过头故意不看她,无声的拒绝。


梁友安看他这别扭的样子,立马领会,低下头再次道歉,“不好意思,你今天为了这么个事,等了我那么长时间,我还……跟你说出了那种话。”


“哪种话?真心话吗?”宋三川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既然她提了,自然是一吐为快,“昨天马拉松看出来我需要钱,今天就以为我还是来讹钱的,是这个想法吧?”


梁友安轻笑一声,神色尴尬,“你……倒也不用这么直白吧?”


宋三川越说越觉得心气不顺,拎起假发抖了抖,语气有点硬,故作冷漠,“搁平时我也不是这种多事的人,但冲昨天那两千块,我还你个人情,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说着,他还撇开头,气嘟嘟又委屈巴巴~】


宣后轻叹道:“子晟这是自卑了。”


“正常,梁友安确实很优秀,他要是不喜欢她也就没什么,但是喜欢的话,就忍不住比较,以目前看到的来说,确实他和她不是很般配。”越妃分析道。


二皇子妃是个能干的女人,见帝后妃三人讨论的开心,为了丈夫二皇子,便不动声色的加入了这个小群体。


“更主要的是,梁友安没把他当成平等的人对待,一直有种对小孩子的包容,凌将军在她心里,可能也就是比罗勒稍微大点的孩子。”


“这竖子,小情绪很多嘛~”文帝点点头,觉得老二家的说的很有道理,这天幕当真越看越觉得有趣,当然他依旧觉得自己的好大儿更棒,就是忍不住喊话,“好好学学,这样多好,天天冷着脸,跟谁欠了你钱一样。”


大人物们讨论,小人物们也讨论,袁慎不知何时跟人换了位置,坐到了程家近前。


程少商跟兄姊们感慨道,“梁友安真是能屈能伸,她作为年纪大点的那个,做错了就能道歉,这点好好。”


万萋萋赞同,“对啊,一般年长者都是错了也死不认账,还要我们小辈先低头,凭什么!”


这话是万萋萋说的,万松柏对这女儿一向宠溺,自然不觉得有什么。


而萧元漪却觉得这话是在指桑骂槐,但不是她家孩子,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憋着。


程姎、程颂和程少宫敏感地察觉到什么,所以都没搭腔。


袁慎这个家伙疯狂找存在感,立刻开口说,“圣人云……”


“你不要云!”程少商打断他。


远处凌不疑瞧见这一幕,心中郁闷不已。


【梁友安看他这气呼呼的样子,觉得怪有意思,笑着说,“其实昨天跑半程的时候,我看到你加速了……“


梁友安回忆起那一幕,出于好奇便问他,“你往前跑的那一刻,想过自己的钱会跑没了吗?”


“想过,但还是觉得她们烦,不想忍。”


不想忍就可以不忍。


这正是梁友安想做,却又不能做的,真的羡慕。


“挺奇怪的,你豁出去的那一下,挺戳人的。”


“为这个没扣我钱。”总算知道原因了。


“人嘛,能不为难别人的时候,就多一点善意,这样的话,福报不就来了吗?”梁友安心态非常好,说话一直带着笑,“你今天能来,真的帮了我大忙了。”


说着,梁友安顺势提出,“方便的话,可以加您一个微信吗?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扫您。”


“凌不疑”轻轻的嗯了一声,立马拿出手机。


“叮——”


梁友安说了声好,“凌不疑”立马把手机收回来,手指在屏幕上点动,“叮叮”一声,梁友安发了个表情图过去。


随着“凌不疑”收起手机,又“叮叮”一声响起,梁友安低头看手机。


“宋三川……”梁友安慢慢的读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道,“你名字也挺特别的。”】


“名字终于出来了。”文帝感慨道。


凌不疑也松了口气,以后不用在听他们说子晟怎么样,凌将军怎么样了……


“之前那两个女子要扫一扫不同意,梁友安一说,立马给扫,哎哟~”程少商觉着自己真的磕到了。


万萋萋疯狂点头,就说有哪个女娘不偷偷看话本子呢?这话本子演出来看的更有趣。


“啧,还故意装作不在意,有本事别那么快拿手机出来呀。”


越妃虽然知道是宋三川不是凌不疑,但她还是忍不住打趣的看向凌不疑。


“该说不说,子晟多少也是这样的。”


【宋三川嗯了一声,然后开始收拾东西,“那个……别折腾了,也没有帮忙帮一半的,我带你去店里,今天直接把这个事情搞定。”


说完宋三川带头就走,梁友安立马跟上去。】


“之前不答应带她去就是为了要加好友吧?”文帝乐的直拍腿,“这小心思还真是可爱。”


“倒不如说加了好友,他不忍心再拒绝了。”宣后也为了这种小心思而笑个不停。


越妃拿了个果子啃起来,“总算在心上人面前有了姓名,不错~”


三皇子冷哼,“大丈夫,为了区区女子,竟如此没出息。”


太子很喜欢这轻松又顺利的发展,听见三弟这话,连忙劝他,“三弟,等你有了喜欢的女娘就明白了。”


听见这话,太子妃神色有些不明。


女娘们因为宋三川的区别对待而心动不已,就说他也太会了!


“还可以这样的吗?”程少商惊呆了,“他自己不觉得打脸吗?”


有心上人的程颂特别理解宋三川,对妹妹解释,“打脸又怎么样,加上心上人好友才是重要的,追女娘不能要脸。”


“呦~程颂你知道的挺多啊?莫不是……”万萋萋怀疑的看向他。


程颂一脸期待。


“莫不是你祸害了哪家女娘?”


程颂:“……”

  

【看完留个小红心呗~求赞求推荐!】

评论(21)

热度(10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