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5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拥塞的小道,车是开不进去的,宋三川让梁友安把车停在外面。


狭窄的巷子中,人和人之间几乎是比肩接踵,宋三川和梁友安一开始是并肩而行,走着走着就成了一前一后挨着。


梁友安看着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城中村,觉得别有一番滋味,“你假发店是开在这儿?”


“对,这块离医院近,客人多。”宋三川指指不远处的肿瘤医院。


梁友安了然的点头,这个配置确实不错,因为肿瘤医院的病人有这个需求,自然也有这个市场。


宋三川带着梁友安进门,对安从介绍道,“这位是易速……”


“川儿的朋友是吧?”安从一边拧茶杯盖儿一边站起来,笑着打量梁友安。


梁友安落落大方的问好,“您好,我叫梁友安。”


宋三川就没带过朋友回来,安从自然为他的交友情况有改善而高兴,开玩笑道:“一看就不是客人……面色红润,神清气爽,最主要这头发是真的呀。”


梁友安有些get不到这个笑点,略尴尬的笑了,“您真会看~”


“姑娘,要是想留板寸的时候,告诉我,你齐根咔嚓一剪子剪下来,我收,给你最高价。”安从继续散发自己的幽默。


宋三川听不下去了,莫名有些丢人,赶忙阻止,“行了行了行了,你这一屋子,差人家这一头吗?”


梁友安顺势转移话题,看了一眼宋三川,问他,“这位是……”


“安从。”宋三川不耐烦的回答。


谁知安从跟他同时开口回答,“我是他爸。”


宋三川“啧”一声,不满的瞪他。


安从无视,自来熟的对梁友安说,“别叫叔,直接叫安从,亲切~”


“行。”梁友安答应下来,随后看向宋三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个……假发!”


宋三川收回白眼,从包里翻假发,梁友安则是对安从解释,“想让你帮忙确认一下假发。”


从包里拿出假发,找到那个标牌,宋三川捏着它往安从脸前怼,质问道:“我问你,这是啥?”


安从低下头,心虚的不说话。


宋三川再次质问,“我那天问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实话?”


“你光给我看了张新闻照片,肯定没好事,我干嘛承认。”安从理直气壮的回他。


宋三川当没听见,把假发递到他跟前,“赶紧的,人家着急呢,查一下。”


“姑娘别急啊,我给你查一下。”安从一边翻标牌一边笑着对梁友安说道。


梁友安笑着道谢,“谢谢。”


安从看完标牌后,又翻出笔记本,很快就查到了记录,“上个礼拜出的,一个男的买的,这我又印象,他也不是病人,当时我记得是吃晚饭的时候,六点来钟吧。”


梁友安四下看看,问安从店里有没有监控。


安从说一屋子假发人头,太吓人,就没装。


随后梁友安通过支付宝的收款记录联系客服,声称交易入账出了问题,希望客服帮忙联系付款方,让对方主动联系。


宋三川和安从在一旁看她干脆利索的处理方法,不由得对视一眼,必须要承认,被她厉害到了。】


“这梁友安的应变能力当真不错。”


三皇子虽然不太看得上梁友安配他的偶像凌不疑,但他很认可她的工作能力。


“大臣们要是个个跟她似的,朕还愁什么呀?”文帝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的憋屈,这些个开国功臣,一个个的就差骑他头上跳舞了。


太子也……


他真的急需这种能收拾烂摊子的人才,凌不疑确实非常会收拾,但是他太吓人了,每次都能把他怼的哑口无言,不像梁友安这么好说话。


梁友安的工作能力让每一位身居高位的人稀罕,而妇人女娘们则是更看重感情线。


“明明宋三川和安从关系很亲密,怎么每次都不承认安从是他阿父?”万萋萋不明白。


程少商倒是有些能理解,“嘴硬而已吧……或许其中有什么故事。”


“应该和他母亲有关。”袁慎插嘴说道。


程少商这才给了袁慎一个好脸,兴致勃勃的和他讨论,“你也觉得?”


“没错,而且我认为宋三川那个阿母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抛夫弃子。”


看到程少商和袁慎聊得开心,凌不疑脸色漆黑,而楼垚则是一脸落寞,可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落寞?


【联系完客服,梁友安就坐到店外面的长椅上等着,宋三川从隔壁大辉哥的店里拿了两瓶水,一边喊着“记账”一边来到她身边,把水递给她。


梁友安道了谢,接过水自己拧瓶盖,但是由于手指头有伤,所以十分别扭。


本来拧瓶盖喝水的宋三川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关系也就是点头之交,不好做些什么,只能撇开头喝水装作不知。


梁友安喝了一口水,为了不尴尬,就没话找话,笑着对宋三川说,“你爸看着挺年轻的。”


“我姓宋,他姓安。你觉得我俩能是父子吗?”宋三川反问。


梁友安没想到这夸人还能夸劈叉了,有些尴尬的“哦”了一声。】


“竖子!这么不会说话呢!”文帝气呼呼,这给人堵的,他一个外人听着都噎得慌。


崔侯啧啧摇头,“这么好的机会,都看到手受伤了,怎么不知道帮人把这盖子拧开呢?”


“就是!就是!”文帝附和,说起这个他十分有经验,眉飞色舞的,“想当年,朕和阿姮啊……”


话说一半儿,突然瞅见宣后斜睨着他,再看越妃悄悄翻白眼,便讪讪的止住了。


底下,程少商依旧和万萋萋吐槽,“这个宋三川怎么和袁善见一样,说话那么噎人呢?”


袁善见:“……”


万萋萋不赞同,摇摇头道:“我看不像,宋三川就是嘴上厉害,其实嘴硬心软。”


那边宣后和太子说,“别看宋三川每次都解释不是父子,但其实看得出来他很在意安从,就是少年人有点犟罢了。”


萧元漪这个重规矩的心中不喜,对程始说,“就算不是亲父子,养他这么多年了,俗话都说,生恩不及养恩,他这般当真是不孝。”


程始拍拍她手劝道,“你怎知后面没有反转?再看看,也许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这一冲,气氛瞬间有点尴尬了。


“那你说那个大卫马……”


宋三川连忙转移话题,把水放到一边的窗台上,坐到了她身边。然后一边从包里翻找着东西,一边问她,“他会回电话吗?”


“回的话就容易一些,不回的话,我也有大概的方向了。”


宋三川从包里翻出便携碘伏棉签,撕开包装忙活起来,回答完的梁友安注意到了这一幕。


“你那个手啊,消一下毒,不然会发炎的。”


宋三川边说边把包装袋扔到边上的垃圾桶里,然后就把棉签递给梁友安,而梁友安误以为他要帮自己弄,所以只伸了手,谁知道他只是递而已。


“哦。”梁友安意识到自己有点想多了,连忙接过棉签自己给伤口消毒。


宋三川则是又从包里翻出创口贴,等她消完毒,正好撕开包装,然后非常自然的凑过去帮她贴伤口上。


而梁友安本来是打算自己贴的,谁知道这次宋三川却帮她弄了,一时间倒是有些愣住了。


宋三川仔细的把创口贴弄好,瞧见梁友安手上用过的棉签,伸手接了过来,“给我吧。”


然后连着刚才创口贴的包装一起,扔到垃圾桶里。


梁友安看他忙前忙后的,由衷的对他说,“谢谢你啊!”


这一道谢,宋三川觉得不好意思了,反手把窗台上的水拿下来,再次战术性喝水。


梁友安感觉到他的拘束,轻笑两声,转移话题,“我……能问一下那天你跑马拉松赚的钱,干什么使了吗?”


“吃喝玩乐耍,眨眼就给造了。”宋三川故作潇洒纨绔。


梁友安觉得他不像这种人,但人家的私事,她也不方便多问,于是顺着他的话感慨,“大意了,这钱还是得扣。”


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细心体贴的男孩子最要命了!


不少女娘羡慕心动的不行了,就说穷是穷了点,但这么体贴,瞧着也是心地善良的,自家有钱,到时候让娘家出力帮扶一下就是了,就是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大问题。


爱慕凌不疑的三公主和五公主嫉妒的要死,她们可没见过凌不疑给她们好脸,更别提笑了。


尤其是五公主,心想这宋三川要是在这的话,她说什么也要把他弄进公主府里做幕僚。


裕昌郡主忍不住代入了自己和凌不疑,越想越甜蜜,笑的像朵花一样。


与之相反的,程少商则是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说顶着凌不疑脸的宋三川这么温柔体贴,还真是让人很难习惯。


虽然说之前拔箭疗伤以及其他时候她多少也体会过,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直到现在,她才清晰地意识到,宋三川和凌不疑是完全不一样且独立的两个人。


万萋萋更别提了,她就没见过凌不疑笑,这会儿简直是惊悚万分。


“我想象不出凌不疑这么笑……”


“我也……”程颂等人纷纷附和。


比起这些年轻公子女娘们,文帝这群长辈可就不一样了,仿佛看到了凌不疑谈恋爱一样兴奋。


“这就对了嘛~”文帝摸着小胡子满意道。


“原来在这等着呢~”崔侯也不住地点头,不由得cue凌不疑,“子晟啊,看看人家多主动多会啊,好好学学。”


这话文帝简直不能更赞同了,“就是!别整天板着脸,你那张脸,笑起来多好看,这宋三川笑起来多迷人,朕看这梁友安心理多少是有点什么的。”


宣后却不看好,她觉得梁友安大概只是把宋三川当弟弟,没往那方面想。


女人了解女人,越妃其实也这么觉得,但她比较乐观,递了个果子给宣后,“姐姐安心,现在是弟弟,以后可不一定。”


“也对,来日方长。”

  

【求赞求推荐~小透明需要热度!话说,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写到一夜过后被抛弃?无关紧要的剧情比如易速的商战,我也许不需要那么详细的写?还是星汉众人的反应可以少一些?】

评论(34)

热度(10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