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6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安从告知梁友安大卫马来电话了,梁友安和宋三川赶紧的进店里。


梁友安点开录音,示意安从可以开始了,安从便接通了电话。


    安从以那批产品有问题,需要补寄新假发为由,找大卫马要地址,不过被他拒绝了。


“线索断了……”安从无措道。


梁友安连忙安慰他 ,“没事儿,够用了,”


“这就够用啦?”安从惊讶的问。


“嗯……”说到这,梁友安面露尴尬,故作淡定的解释:“这个电话是易速的座机打过来的。”


宋三川瞬间理解了,惊讶道:“啊,你们自己人干的?!”


安从惊呆了,眼睛瞪得圆圆的。


梁友安沉默,怎么说呢,家丑不可外扬,莫名的有些丢脸呢。】


太子肯定道:“肯定是那个小高总干的,他怕蒋杰太顺利,压他一头。”


“吾儿说的甚是。”文帝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说这是显而易见的,估计老五都能猜出来,但这太子也没说错不是?器重的嫡长子嘛,夸两句又何妨?平时就是没干过能让人夸的事,尽让人生气。


说实话,这个事有点小儿科了,在场女娘公子们都猜到了,只是懒得说,这个勾心斗角对比朝堂和后宅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线索到手,梁友安就不留了,宋三川领着她走出假发店。


梁友安看了眼时间,然后笑着对宋三川说,“等我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之后呢,就可以安排工作交接了,所以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有时间的话,回头我请你吃饭吧,作为感谢。”


宋三川意动不已,但他嘴硬的拒绝,“不用了,我干这个事儿是为了两不相欠,你不用在意吧,一会儿回去之后互删微信,也不用觉得不礼貌。”


这话就有点冲了,梁友安被他这带着点赌气意味的话逗乐了。


“行……不用送了,今天麻烦你……”


梁友安再次道谢,但话没说完,就被宋三川单臂一把抱住搂进怀中,她诧异的望去,两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埋头走,眼里完全没有别人,仿佛这条街是他们家的。


宋三川放开她,不爽的盯着那两个横冲直撞的男人,上前两步,看样子是想去理论一番。


不想多事,梁友安连忙拦住他,“哎,没事,没事……”


“我送你出去吧,这条街人挺杂的。”


说完,宋三川转身带头就走。梁友安只好跟上。】


五皇子喝了口刚上的酒,开口就是不正经,“啧啧,姐姐的腰,杀人的刀……”


话一出口,文帝抬头又一个茶杯砸他身上,吹胡子瞪眼的骂道,“闭嘴!轮得到你说话嘛!”


这话吧……是男人都懂,就说梁友安年纪大了点,但是身材是真的好,这一身职业装,小腰细的,也难怪宋三川看了走不动路。


但是懂归懂,哪能明说?


越妃和宣后自然是毫不掩饰的翻白眼,拿下流当有趣,这些男人真垃圾。


“这小子口是心非呢,嘴上说着互删微信,其实目的就是让梁友安不好意思真的这么做吧。”越妃吃瓜吃的贼欢乐。


宣后掩面抵笑,谁说不是呢?


文帝也加入两个老婆的讨论组,“说起来还得谢谢这两个汉子,给了宋三川一个抱人的机会。”


“何止,这不就可以名正言顺送人家了吗?”崔侯照样给凌不疑疯狂使眼色,让他好好学学。


凌不疑:“……”


羡慕嫉妒恨,宋三川能送姐姐回家,还抱到姐姐了!而他……


不提也罢。


天家的事毕竟离得远,谁又知道的清楚,女娘们一个个春心萌动,“啊啊啊……这一抱好有安全感!”


【另一边,安从假发店里,刚才那两个差点撞到梁友安的男人正在找茬挑事,非说妹妹死前在这买过假发,让安从退钱。


假发也没带来,退钱也得退货吧?安从哪里能答应,自然是拒绝了。


一言不合,那两个男人就开始砸店。


刚动手砸,身后来人,一脚猛的把两人踹翻在地,正是宋三川回来了。


一脚踹翻俩,宋三川看向安从,担忧的问他,“没事吧?”


被推倒在椅子上的安从摇摇头。


宋三川看他只是受到惊吓,放心了一些,视线落到柜台上的骨灰盒……


他一下掀开盖子,然后捧起骨灰盒看了两眼,心中有了数,眼神凌厉的看向那两个男人,“这你妹是吧?”


光头男连忙叫嚷:“你给我盖上,死者为大!”


不说还好,这话点燃了宋三川的怒火,骨灰盒冲着这俩男人一扬,白色粉尘漫天飞扬。


“我大你妹!”宋三川暴躁的骂道,

“谁家骨灰不装袋儿里,直接铺盒里啊!”


宋三川一边指出他们的漏洞,一边把柜台上的打火机拿在手中,然后冲着他们作势要点燃,恐吓道:“我告诉你们,现在空气中这种浓度的面粉,我一点你们身上绝对炸,要试一下吗?”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两个男人畏畏缩缩,不敢动弹,惊恐的盯着宋三川手里的打火机,生怕他点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们这家店不卖也不搬,你以后再来,就不一定是谁装盒里了。”


宋三川放完话,就疯狂的按打火机,滋滋的火花冒出,吓得那两个男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滚蛋,滚蛋,滚蛋,滚蛋,滚蛋,滚蛋,滚蛋,滚蛋!”发完脾气,也把人赶走了,宋三川看到门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没好气的挥手赶人,“散了散了散了……哎,大辉叔你凑什么热闹?看你家店去!散了!”


安从扶着腰从椅子上站起来,后怕不已,“疯了吧你,这真炸了怎么办呐?”


一听这话,宋三川又拿出打火机冲着安从按了起来,把安从吓得哇哇叫,捂着脑袋直躲。


“唬他们的,你也信!”


人是赶走了,但父子俩看着这一地狼藉,心里一阵凄凉,这得收拾多久啊。


安从看着沾满面粉的假发,心疼的不行。


看他这样,宋三川也不好受,眼神纠结了一会儿,然后问他,“人家有意来收店,才来搅和你的生意。你真不考虑搬?”


“不搬!”


安从果断拒绝,随后一脸心疼的收拾起屋子。】


“好!打的好!”文帝拍着腿吆喝道,“要收店就好好的收,怎么用这种下作手段逼人关店!”


因为和好大儿有一样的脸,文帝爱屋及乌,再说宋三川这脾性,也是很对味口的。


越妃赞赏道,“这脾气我喜欢,快意恩仇,看着真舒服。”


宣后更别提了,她一个憋屈这么多年的,哪能不喜欢这种有仇当场报的。


“嘴硬心软,还说不是父子,这亲生父子都比不上啊。”宣后意有所指道。


崔侯听懂了,连忙附和,“是啊,有些亲爹被打死了,估计亲儿子也不会护一下的。”


文帝斜睨凌益一眼,没有做声。


凌不疑冷嗤,凌益则是尴尬的喝水掩饰那点不快,这是皇后,他可得罪不起。


而梁邱飞和梁邱起则是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心说,这个宋三川跟少主公还是蛮像的,就说这股子疯劲……


看到最后,众人也都明白过来。


程少商恍然大悟,“原来是抢生意来了,我还以为真是死了妹妹呢。”


程家和万家都是纯纯的武将,哪里知道这些生意场上的小把戏,一时间都有些震惊。


“干得漂亮啊!要我,非得把这两个家给抄了!敢动我阿父!”万萋萋觉得特别解气。


“我儿真孝顺!”万松柏笑的眼睛都没了,难得这小棉袄没漏风,于是计上心头,“那下次你大母再收拾我……”


刚刚还豪情万丈的万萋萋立马怂了,跟戳破了的皮球似的,讪讪道,“我说的是外人,大母收拾你那是家事,我可管不着,烦了她连我一起收拾。”


万松柏也讪讪的摆摆手,“……”


【梁友安回公司后,经过公司内网查询,最终确定了买假发的人是小高总手下的职员。


打印好员工资料,梁友安就到办公室给蒋杰汇报这件事。谁知蒋杰听完后,把她辛辛苦苦搞到的证据和资料都放进了碎纸机里。


梁友安不明白,但蒋杰直说凭这点完全扳不倒高力,哪怕不甘心,可梁友安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


蒋杰决定假人事件到此为止,彻底结束,梁友安趁机说起转岗的事。


无论梁友安怎么说,蒋杰还是拒绝了她转岗的请求,甚至还质疑她的选择。


梁友安破罐子破摔,直白的说道:“杰总,我毕了业,回国,进易速,跟我同期的所有人都有了自己明确的晋升通道。只剩下我了,我已经半个多月没有睡过整觉了。可是呢,我的工作价值你随手就可以扔到碎纸机里,这就是我做了四年半的工作,我时刻紧绷,我随时待命,指哪儿打哪儿,生活像被困在同一天里。我真的很疲惫。没有成长。”


蒋杰听完,还是那副不解甚至有点委屈的样子,“友安,你说这种话我真的很失望,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学习的机会、获得的资源,比任何人都要多!怎么还会觉得自己没有成长呢?当然,我知道,最近这段很多大项目,你疲惫不堪,有这些情绪我是可以理解的,这没关系。”


蒋杰拍拍梁友安的肩,敷衍的安抚她。


“我有一个地方倒也是疏忽了,你工资是不是很久没涨了?我马上通知人事部给你涨工资,还有,下一个项目我把你的名字加进去,你加一点儿业绩,这样呢,对你往业务岗位工作过度是很有好处的。这样总行了吧?我还有个会,你好好休息休息,实在不行歇半个月,啊?”】


这话说的……


大臣们都不禁共情了,谁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朝堂之上身不由己太多了,上官轻飘飘一句话,下属的自己跑断腿,然后工作成果也是人家轻飘飘就能全盘否定的。


凌不疑不由想到了他追查的军械案,多少次了,证据都摆在眼前了,可皇帝一想到过去的交情,心一软,惩戒变轻都是小的,直接无罪也是有的。临了,还总是命令他不许再追查。


说起来顾及天下百姓的安稳,但军中将士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每一个将士背后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他怎么忍心?


都说太子耳根子软,太重情义,可凌不疑却觉得文帝其实没什么资格指责太子,他头带的就不好。


文帝难得的没有发言,大臣们见状自然也不敢多说,至于心里有没有骂上官就不好说了。

  

越妃无所顾忌,淡淡的评价道,“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上位者惯用的手段罢了……”

  

文帝总觉得老婆在阴阳怪气,忍不住辩驳,“这蒋杰的顾虑也没错,那高力是老板堂弟,人家是一家人,他能如何呀?”

  

“陛下,蒋杰和高力怎么样和梁友安转不转岗没太大关系吧?”

  

五公主虽然嫉妒梁友安得宋三川的喜欢,但是很羡慕她有自己的事业,看她这番剖析也明白她事业没有进步的空间了,便力挺宣后,“就是,蒋杰那么能,自己去斗啊!天天就一张嘴……谁稀罕他涨俸禄了,干那么多,结果都没挂名,这和要饭有什么区别!”

  

“可不是嘛,就他最没用。”

  

三公主也很不屑,因为蒋杰看起来斯斯文文,但真的很会膈应人,就和她那个驸马一样,脸白心黑,要论恶心人还是文人会。还不如小越候世子,起码那闹起来谁也不占便宜,而她每次都是吃亏的那个。

  

三公主和五公主一直都掐的厉害,这一出闹得,俩人都别扭的撇开头,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刚才附和了对方的话。

  

文帝被老婆孩子一起怼,但看到老三老五这么“和谐”一幕,倒是又乐了。


万萋萋神经大条,也想得开,虽然可惜梁友安没法转岗,但她很有阿Q精神,“好歹涨了俸禄,也不错了?”


“是啊,总比什么都没有强。”程少商附和道。


“我怎么觉得这个杰总说话怪怪的?”程姎不解的问道。


程少商也觉得,“虽然又涨工资又给好处,但确实听着并不那么让人开心。”


萧元漪见两人不解,便想细细的与她们分说,谁知道叫袁善见抢了先。


“这蒋杰一半是在给梁友安画饼,一半是威胁她。没错的话,项目加名字应该很重要,以前的梁友安做了那么多,但是项目完全没有她的名字,也就是做了也等于白做。说出去别人也不会信她做了这个项目。蒋杰抓住了这一点,提醒她,如果强硬辞职,她的履历并不光鲜,下家难找,再以加名字为饵,吊着她呢。”


这一说,几位小辈和万松柏程始这样的大老粗也都明白了。


原来如此。

  

【求赞!求推荐哇!】

总想省略着写,可是这些不写,又感觉没交代清楚,那些名场面我怕不是写到明年才能写到吧?😂

评论(27)

热度(7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