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7.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晚上,心力憔悴的梁友安带着酒找闺蜜罗念求安慰。


“蒋杰今天……当我的面把我的转岗申请扔进了碎纸机。”


梁友安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眼神发直,回忆起那令她破防的一幕,像只受伤的小兽,团在一起保护自己。


“从进公司第一天起,他们就告诉我,一个女人在职场上的最高目标就是超越性别,因为职场对女人有很多的不公,偏见,骚扰……所以要努力让你的工作价值超越性别价值。毕竟工作关系绝对比亲密关系稳定的多,所以从我到公司做特助的第一天起,我就要求自己事事尽责,时时待命。我争取让我的老板在所有的业务上离不开我,可是直到今天我承认……我错了。你的老板离不开你,你就永远没有毕业之日。”


“也是,培养一个这么顺手又忠心卖命的助理,换我,我也不撒手。”罗念理解蒋杰的做法,但她作为闺蜜肯定站梁友安,一个激灵坐直了,出主意道,“要不咱辞职吧?咱这么棒,换个公司不好吗?”


梁友安无奈至极,“这就是我现在的尴尬之处。换个公司,换个岗位,我是带过团队还是做过项目啊?老板不签字,我连个证明推荐信都没有。”


除非她换个公司还去做特助,这个资历她是有的,可做项目带团队的资历,拿不出任何切实的证据,任何一个大公司都不会让这样的菜鸟去搞营销。


罗念明白这就是现实的无奈,目前来说是无解的,便转移话题,“通常这个时候呢,姐妹就该劝你转移转移注意力,咱事业搞不动了,搞搞爱情。但你看看我,我劝你搞爱情,我怕天打雷劈呀!”


为了劝慰闺蜜,都拿自己伤心往事打趣了。


梁友安立马反对道:“你爱情才不白搞呢,你得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小闺女。幸亏咱俩还有罗勒。”


提到罗勒这个小天使,两个女人原本低落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


“就是,所以呀,别跟自己较劲了。我觉得就是时候还没到,你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不甘心,就是差了那么一口气儿。你真到有一天,你下定了决心,我还不知道你,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罗念顺势劝她,也点明了她的问题所在,希望她别钻牛角尖了。】


“她们的情谊真令人羡慕。”越妃感慨道。


到了如今这个位置,她那里还有如此真诚相待的友谊了?有的只是算计和利用,哪怕是自己的兄弟,不也是打着她的幌子四处惹事吗?讲起来都是为了她,其实不过是满足他自己的野心和私欲罢了。


宣后也是羡慕,越妃没有,她更没有,她也想要个罗念这样的知心友人,可身份在这,不过是痴心妄想。


有了梁友安这一番剖析,众人不管是之前就明白了的,还是不明白的,这会儿都理解了她的处境。


确实如她所言,尴尬得很。


“哎,她在想着怎么更进一步,我却羡慕她能有机会一展宏图……”程少商不由想起了楼垚跟她展望过的未来,情绪也低落起来。


万萋萋点点头,“是啊,不管怎么她都有这个机会出门建功立业,不像我们这的女娘……”


男人们默不作声,大环境如此,又能怎样呢?只能说生不逢时吧。


萧元漪很矛盾,她自然也是羡慕梁友安的独立自主,可这放到女儿嫋嫋身上,她就不自觉的生气,一个女娘,为何不能安安分分的?非得去痴心妄想这些有的没的。


【画面转到安从假发店,宋三川坐在小板凳上洗假发。


“美女,你这力度怎么样啊?你哪儿痒跟我说,我再给你多挠挠啊。不额外收费。”同样坐在外边洗假发的安从自娱自乐,说着笑的嘿嘿的。


说实话,很诡异,任谁看都会觉得这家伙精神状态堪忧。


宋三川很无语,根本不想搭理他,闷不做声的继续洗假发。


见他不理自己,安从便直奔主题,问出他好奇了一天的事儿,“哎,今儿那姑娘谁呀?以前没见过。”


“谁也不是。”宋三川明显不想多提。


安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宋三川撇过头看他一眼,知道他又八卦呢,懒得搭理他,有气无力的说他,“省省吧你。”


知道自己八卦,安从略尴尬的辩解道:“我就是觉得她比你大不老少啊!”


宋三川:“……”


“川儿啊……你这个,个人问题得提上日程了。”安从语重心长的催婚,“别老混在和尚堆里头,挺好一个黄花大小伙子,再给搁凉了。”】


黄花大小伙子?


噗——


还有这种说法呐?好搞笑啊!


太污了,懂得都掩面偷笑,不懂得则是一脸茫然。


和楼垚看过小黄书的程少商懂了,和万萋萋对视一眼,确认过眼神,都污了。


文帝摸着小胡子,瞥一眼低眉顺眼,面容冷肃的义子,感慨道,“整半天,宋三川也是黄花大小伙子啊~还好,这样有些人也不算丢人了。”


凌·有些人·不·黄花大小伙子·疑:“……”


怀疑你内涵我!但我没有证据!


再说了,洁身自好丢人吗?有什么好打趣的,这种事当然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哪跟你一样,拿喝醉当借口怪人家爬龙床,谁知道你真醉假醉,自诩深情的渣男!


文帝这人缺点很多,无论当爹当丈夫,他都算不上合格,但人无完人,比他渣的太多,对比下来,他都是好男人了,再说,越妃和宣后都没说什么,凌不疑也不能因为这个明着指责他。


宣后瞥一眼口无遮拦的文帝,然后拉着越妃说话。


“宋三川这是自卑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梁友安,所以才让安从省省吧,因为怎么看都没有未来。”


越妃点头,“是啊,知子莫若父,安从都看出来他喜欢梁友安了。”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尤其是跟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眼神动作都会流露出倾慕之情的。”文帝身为过来人,大谈特谈起来。


【安从把洗好的假发丢给宋三川,甩出来的水珠溅到宋三川脸上,惹得他一阵嫌弃。


“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童鹿走了这么多年了,为谁守身如玉呢?”宋三川不甘示弱的怼道。


安从白他一眼,并不想说这事,便转移话题,“我是说啊,你不是看不上我这假发店吗?这么着,只要你找着女朋友,你妈给你留那小房子,咱也不租了,直接还你。”


这还用上房子诱惑了?


宋三川轻笑,毒舌的讽刺他,“还操心着轰别人,先操心操心别人要怎么轰你吧。”


安从沉默的低下头洗假发。


宋三川却越说越来劲,“那帮人也闹了不少次了,你就不考虑换个地儿,换个买卖吗?”


“我肯定不走。”安从小声嘀咕道。


这么小声的一句,却惹得宋三川这个火药桶炸了,“不是,安从,你别骗你自己,你回答我一句……七年了,你真的还信她能回来吗?她活不活着都没人知道!”


宋三川眼神灼灼的看着安从,希望他多少给点回应,可他始终沉默不语,就一直搓着手中的假发,把逃避进行到底。


宋三川气的把手中的假发摔盆里,“就守着这么一个破店,等着一个压根不会回来的人!”


“安从你……”气上心头,宋三川猛的站了起来,冲他怒道:“你就是一个大傻子!”


发完脾气,宋三川摔门离开,独留安从一个人继续沉默的洗着假发。】


“哎呀,宋三川这是心疼安从了啊,就不能好好说嘛?非得闹成这样!”文帝被这父子情感动到了,有些恨铁不成钢。


说着还狠狠的瞪凌益,瞧瞧人家这个后爹,再看看这个亲爹,简直是放一起对比都是对安从的侮辱。


凌益擦擦汗,又摆出慈父模样对凌不疑说,“儿啊,下一世的你还知道劝后爹再娶,为何……”


越妃听不下去了,重重的放下杯盏,冷哼,“人家安从妻子出走七年都还守身如玉等着,你是妻子儿子都失踪了,一年不到就不找了,忙着娶新的,你有脸说,我还没耳朵听呢,听着就令人恶心。”


老王妃一听,又端起长辈的架子来训斥越妃,“怎么可如此说呢?当时都以为霍君华和凌不疑死了,不娶新妇难道等着绝后吗?”


老王妃到底是长辈,宣后有些担心的看向越妃,再看文帝,又开始装死!


宣后想说,拳头突然就硬了。


面对老王妃,越妃就没落过下风,微微一笑很是柔顺,“听闻老叔母每日就忙两件事,这第一件是想尽办法把裕昌塞给子晟,第二件就是找生子偏方给爬床婢,催她尽快为城阳候诞下子嗣。那我倒是好奇了,若裕昌真的嫁成了,老叔母您真的还希望爬床婢为子晟添个弟弟吗?”


这一招,简直是杀人诛心。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无论是老王妃和裕昌郡主,还是城阳候凌益,抑或是某个爬床婢俱是面色一白。


这后娘有了自己的孩子,还能眼瞧着爵位落到别的孩子头上?再说凌益和凌不疑关系一向差劲,这世子之位未必不能争上一争。


到时候别说找生子偏方了,怕不是直接给下绝育药吧?


文帝瞥一眼那几个看着就烦的家伙,美滋滋的笑了。


轻轻松松离间了这对催婚联盟,完美~


宣后此时才道:“这么说来,宋三川对感情应该也很痴情专一,毕竟有安从这个好榜样在这呢。”


“可不是嘛,给人当后爹这么尽心尽责,自己都没个亲生的孩子,偏偏宋三川还嘴硬得很……”文帝简直操心死了,宋三川和安从这两个,他哪个都愁。


五皇子不只是故意还是无心,突然说,“其实我觉得宋三川只是不想洗假发了,故意发脾气跑了。”


对于这个无厘头的儿子,文帝骂都骂累了,太子和三皇子也无语的瞅着这个弟弟,就说这也太欠揍了。


【另一边,梁友安刚把蒋杰留给她的纪念币放到展示柜上,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人正是蒋杰。


梁友安本不想理会,但刚转身就折回去了,拿抱枕把手机压上,随后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剧,还特意调大了声音。


手机铃声一直响,梁友安努力压抑去接电话的冲动,一会儿吃东西一会儿挖耳朵,终于手机铃声停了。


梁友安调低了电视剧的声音,思索着什么,这时代表着有新信息的铃声响了一下。


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站起身,梁友安无奈的叹了口气。


拿出枕头下的手机,梁友安点开语音——


“尽快到低语酒吧,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蒋杰的命令让梁友安气到摔手机,美好的夜晚就这么没了,她忍不住骂自己,“梁友安,你就是贱!”


说着就转身回了房间。


窗外下起大雨,梁友安却又开始化妆准备出门。】


这一段真是让大臣们又破防,真的是太真实了!


在平民百姓眼里有权有势,可面对上级,还不是跟孙子一样。


有时候想想也想摆烂不干了,辞官回乡,做个富贵闲人,可哪有那么容易啊!


“哎,都不容易啊……”梁邱飞感同身受,都快哭了。


少主公自然不是蒋杰那种画饼的垃圾,但随叫随到这点上,大概所有上级都一样。


作为最大的BOSS,文帝识趣的没说话,说什么呢?这事他干过不少呢!


可他也没办法,每天那么多国事等着处理,他也想摆烂,他找谁说理去!


万萋萋都气死了,“就不能不理嘛!怎么又反悔了?真是……”


“萋萋阿姊,她是想转岗,不是想丢了工作,不工作她吃什么喝什么?寻常人的日子就是很无奈的。”


万萋萋也不是尸位素餐的大小姐,她从小跟着阿父在军营,见过太多了,自然明白,可这不是太气了吗?


懂,不代表不气。

  

——tbc——

  

【📣求赞求推荐哇~😭到现在第二集都没写完,醉了。PS:文中对于星汉人物仅代表我自己的喜好和看法,我觉得应该挺明显的(¬_¬)】

评论(24)

热度(7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