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8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等梁友安赶到低语酒吧,蒋杰给她介绍了体育界第一猎头——艾利克斯,因为之后有项目要接触,所以两人加了个微信。


加完微信,艾利克斯准备走了。明宇没有眼色,想给两人撑伞,就去拿梁友安手里的伞,却被梁友安躲开了。


梁友安把伞递给蒋杰,提醒外面下雨,然后目送蒋杰送艾利克斯离开。


“不是任何时候都需要你来撑着把伞的。”梁友安耐心的对明宇说,“有时候观察比行动更重要。”


明宇这才反应过来,一脸受教的模样,“知道了,职场高手!”


送蒋杰回去的路上,蒋杰和梁友安分析易速,近年的发展虽然稳却到了瓶颈,以及运动品牌市场大环境竞争太激烈,顺势提起“潜力狗”项目。


梁友安想到艾利克斯这个羽毛球领域的球员猎头,瞬间明了蒋杰是想从这个领域入手。


蒋杰肯定她的猜测,并且表示今天喊她来,就是想把这个项目交给她,又一次画饼保证,项目结束就放她转岗。


这话听过不止一遍了,梁友安并不信,而这个项目……情绪不免有些低落。】


“就这么几句话,非得大晚上说吗?”越妃白眼冲天的吐槽。


三公主太赞同亲娘的话了,“就是,大晚上的,都聊完了还把人喊来,跑这一趟就为了加个微信?”


宣后叹口气,“她越是贴心越走不了,有她在,蒋杰太省心了。”


“这个明宇还有的学~”文帝看看明宇,再看看自家老五,恨不得把自家这个丢了。


说起没眼色,凌不疑不由得瞥一眼梁邱飞,冷着脸对他道,“好好跟梁友安学学。”


梁邱飞茫然:“……”


学什么?


梁邱起看弟弟那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数,忍不住捂脸,都想问问死去的娘,当初生弟弟的时候,是不是把脑子生漏了。


程少商无语,“这个蒋杰又在画大饼!”


“我倒觉得这个蒋杰跟这个艾利克斯有点暧昧……”万萋萋以她阅遍话本的经验保证,绝对有点什么。


“这个艾利克斯看起来……”程少商不知道怎么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头一次为自己没文化捉急,“就是很漂亮,但是又跟寻常女子的漂亮不一样。”


袁善见提醒,“英姿飒爽?”


“有点,但感觉也不准确。”


【蒋杰到家后,让司机老张送梁友安他们回家。回家的路上,明宇问她潜力狗项目的重要性。


梁友安给他细说了安德玛和顶级篮球国际巨星库里的商业合作。


“安德玛的销量一路大涨,这就是老板一直想要推进的项目,为易速的产品代言,选择有潜力的运动员,这三大领域无论压中哪一项,对他想要收缩生产线这个提案,都是非常大的支持。”


“这样啊,那这是我们竞争赢小高总很重要的筹码啊。”明宇恍然大悟,但转头看见梁友安萎靡不振的样子,又不解了,“这不是好事儿吗?你这是什么表情?”


梁友安瘫在座位上,声音有气无力,“找到潜力球员,再培养成球星,前前后后不知道搭几年进去才是头,转岗又遥遥无期了。”


明宇立刻劝她,“你别,别说杰总,我也不让你走。”


梁友安没有搭话,只是看着车窗外的大雨发呆,回家后却收起了为狗狗准备的狗窝垫。


明知是大饼,明知是困境,也只能接受。】


“还是没背景,就像寒门子弟一般啊……”文帝不由得联想到了当朝的问题。


这也是他限制一家同辈子弟中只能一个出仕的原因,否则寒门压根没法出头。


士族和寒门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了,皇帝可以说,但身为士族或寒门的大臣可不敢冒头,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权当不知道。


哪怕是凌不疑也得承认,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也是有文帝这个后台的原因。换个寻常士族或者寒门,根本走不到这个位置,走到了也会被怀疑功高震主。


万松柏和程始对视一眼,两人可太有话说了,他们拼杀了快二十年,不也就这样吗?


“这潜力狗项目不就是捡漏吗?”程少商总结道。


袁善见肯定的点头,“就是捡漏,也可以说是赌博。”


“其实就像之前马拉松押宝冠军一样呗。”万萋萋说。


【深圳新翊体育训练基地,一大早的,宋三川拿着拖把在拖地,身上短袖背后印着两行字——


宋三川 深圳新翊


偌大的场地只有他一个人安静的打扫卫生,画面一转,又在维修各种器械。


“哟,宋三川,来的够早的呀,你打扫的呀?”两个背着球包的人一边往这走一边说些有的没的。


走进了之后,那个红衣服的就开始找茬,“这网你绑的?这也太松了!怎么绑的你!”


宋三川冷着脸,压根不想搭腔,随手按下个扭,羽毛球精准的从机器中飞出击中嘴欠的男子。


男子疼的直揉脑袋,生气的指着宋三川质问,“宋三川你要干什么!”


“哎,怎么跟川哥说话呢?”远远的一位平头红衣男子走近,不怀好意的瞅了宋三川一眼,“宋三川,下个月的省队赛我和于教练商量,王旭跟乐乐上。”


王旭和乐乐面露喜色,立马异口同声道:“谢谢翌哥,我们一定好好表现!不辜负您和教练的期望!”


宋三川不快的把修理工具丢到工具箱里。


“你……没意见吧?”被称为翌哥的男明知故问道。


收拾好工具箱,宋三川一言不发的提起来走人。


场馆外,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驶来,停在基地门口,车门打开,梁友安和蒋杰下车。


“艾利克斯到底怎么指点的?”蒋杰依靠着车头问梁友安。


“她只是说这里藏了一个好苗子,假以时日,肯定是可以打出来的。”


蒋杰一边看手机一边问,“名字呢?”


“嗯……这个她没说,我想可能是她第一次跟我们合作吧,也想看看我们的眼力,能不能找到那个潜力狗。我这边已经跟教练打过招呼了,今天是他们公开训练日,人到的也会比较齐。”


蒋杰又问,“那艾利克斯过来吗?”


梁友安知道蒋杰这话问的,为公也为私,但作为助理,她必须要体贴的当不知道这些,不仅如此,她还得找充分的理由让老板对于见不到美女不那么失望。


“嗯……我觉得她太显眼了,毕竟已经来过这好多次了,她一来,孩子们都知道她是谁,所以就有意没让她过来。”


蒋杰觉得有道理,没说什么,带头往训练基地走。】


“缘分来了,想挡都挡不住。”文帝激动的搓手手,“朕敢肯定,这个潜力狗就是宋三川!”


越妃不看好,“未必,哪有这么顺利的?”


凌不疑赞同越妃的观点,“他若是潜力狗,那些同僚怎么会是那种态度,杂活甚至都是他一个人干。”


宣后也认同越妃的话,“宋三川应当是个有故事的人。”


“原来宋三川是干这个的啊!”程少商有点懵,“感觉他干得不开心。”


“梁友安难道就开心了?都是为了生活罢了。”万萋萋反问道。


程姎小声说,“感觉俸禄不会很高的样子。”


【看起来不修边幅的基地教练引领着蒋杰和梁友安到观景台,给他们介绍基地情况,观景台下,球员们都在训练。


叫翌哥的男子叫了一声“宋三川”,宋三川无奈走到他这边场地。梁友安这才看清楚正脸,也知道了原来宋三川是羽毛球运动员。


翌哥要求宋三川配合他一起,与对面的王旭乐乐练习双打。宋三川明显不乐意,但是却没拒绝,摆好姿势准备开始,却被翌哥从后面推的一个趔趄,让他到前场。


宋三川白眼冲天,转身往前场走,抬眼间的一个轻瞟,却发现了观景台上的梁友安,就跟见到了肉骨头的狗一样,眼睛瞬间就亮了。


一改之前的懒散敷衍,宋三川打起精神来,对翌哥表示要陪他好好练练。


结果,开局之后,他一会儿挡着人让其不好进攻挥拍,一会儿突然双手抱头蹲下,任由羽毛球砸到翌哥脸上,骚操作不断。


自己的球员搞事,教练尴尬的直捂脸。梁友安却觉得挺有趣,谁让这个红衣服的球员先犯贱呢?他对宋三川的态度算得上职场霸凌了。不过老板在身边,她不好笑得太明显。 】


“小样儿,看见喜欢的女子了,立刻就跟开屏的孔雀一样,之前多懒散……”文帝觉得同样一张脸,这个宋三川就是表情小动作丰富的多,格外有趣,“你看你看,他在偷笑!”


文帝一边说一边招呼两个老婆一起去看,把越妃和宣后烦的,她们自己会看好嘛!


“看见梁友安,宋三川整个人都精神了,之前有点不着调。”越妃知道这不是凌不疑,但奈何脸一样,性格却很活泼。


宣后看不得有人欺负宋三川,瞧他捣蛋报仇,忍不住掩面轻笑,“这个宋三川,当真调皮的紧。”


“幼稚。”凌不疑冷着脸说道,不过有仇当场报这一点,他还是觉得可取的。


“我要好好表现了~宋三川心里这么想的。”万萋萋就是嘴替。


程少商摇摇头,“不,他想的是,我要让梁友安看到我~”


【宋三川整这一出,惹得翌哥大怒,数落他消极训练,不配合队友,宋三川把球拍扛在肩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看他这样满不在乎的样子,被叫翌哥的提出要单挑,宋三川想也不想答应下来。


单挑开始,宋三川打的很凶,接二连三的让对手丢分。观景台中的蒋杰却没耐心了,问梁友安,“到底是哪个?”


梁友安收回视线,把手中的资料递给蒋杰,“嗯,红色训练服的应该是叫金翌,对吧?老板,这是他的资料。”


“我看了一下,他在队内一年的成绩非常优秀,算得上是一枝独秀了。”梁友安向教练说。


教练意会了,便给他们详细说金翌,“他是两年前来到我们新翊的,国内大大小小的比赛拿了不少冠军,我们业界非常看好他,前几年在重大比赛前因为被疾病困扰,所以大赛成绩不够亮眼,还没能够名声在外。”


“但是今年这孩子状态特别好,羽毛球选手大器晚成型的不在少数,今年大赛,这孩子一定出得来。”


蒋杰看着比赛,还是不知道是谁,于是想再听听宋三川,“对面这个……技术不错。”


梁友安明白他的意思,便问教练,“对面这个球员的资料,您发给我的里面,并没有他。”


“对面的孩子呀,叫宋三川,这是一个天赋型的运动员。”说到这,教练神色复杂,满眼的心疼和可惜,叹着气说道:“之前啊,各组的比赛里拿了不少冠军,曾经一度都没有对手,但后来啊,状态就突然不行,也不是说不行了吧。就是不稳定,忽上忽下的。我们当教练呢,不怕你高,也不怕你低,就怕你状态不好,一旦到了重大比赛,谁敢派这种孩子上场啊?所以啊,这批资料我就没把他给你。”


宋三川和金翌的比分咬的很紧,到了17比15的时候,王旭突然对金翌说,“翌哥,好戏该开始了。”


金翌看着落后的比分,神色却并不失落,反而还笑了。


宋三川看向比分,原本的惬意瞬间消失,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比赛继续,宋三川又得了一分,乐乐故意提醒他,“行啊,川哥,都得十八分了。”


宋三川又看了一眼比分,比赛再次开始,这次一个回合下来就丢了分,观景台上的蒋杰和梁友安对视一眼,大概明白了教练的意思,而教练则是一脸可惜的摇摇头。


接下来,完全印证了教练的评价,宋三川的状态直线下滑,一点也看不出开场时的意气风发。


王旭和乐乐一直都在报分,当比分达到18比18,宋三川看着比分牌,整个人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里再次浮现那个空荡荡的观众席,和另一个18比18的比分牌。


想起过去,宋三川不禁湿润了眼眶,却忘了还在比赛中,即使及时反应过来击中了飞来的羽毛球,却因为球落到了场外,使得金翌再次得分。


梁友安叹口气,心中也为宋三川感到可惜,甚至还有点心疼。】


“哎呀,刚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文帝也一脸心疼,好大儿何时这么狼狈过?就冲着脸,他也无法无动于衷。


越妃和宣后拧着眉没说话,瞧着也是心疼得很。


凌不疑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推测道,“应当是心病,这个金翌也知道宋三川有这个心结,他那两个跟班也知道,所以从17开始就一直报比分,给他施压。”


“卑鄙!”裕昌郡主忿忿不平。


话是这么没说,但比赛嘛,只看结果,他又没下药有没干嘛的,合理利用弱点罢了,其实也没太过。


“原来是瘸了腿的汗血宝马啊。”万萋萋一向话糙理不糙。


“这群人合起伙来欺负宋三川一个,过分!这是在他的伤处反复撒盐啊!”


宋三川的遭遇让程少商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她也是被都城中的女娘们合起伙来孤立的那个,所以格外的看不惯金翌那伙人。

  

【求赞求推荐哇!第二集终于写完了!为自己撒个花~吴磊眼神戏太好了,我的笔力不够,只能写成这样了,大家凑活凑活啊😘】

评论(10)

热度(6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