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06.

医学上来说,梁友安毫无疑问是高龄产妇,而且她是高龄初产妇,所以孕期检查更是要细心。


宋三川每次都陪着一起,比赛安排都特意空开了孕检那天,整个孕期总共9-11次孕检,本来也没可能次次碰上要打比赛,这么一来也就是少打两场比赛罢了,影响不大。


比赛这种事,贵精不贵多。


梁友安真的没有那么矫情,她甚至还劝他该打比赛就去打,毕竟真的有比赛,又不是出去鬼混。


再说了,宋三川不在她才能犒赏自己的嘴巴,并且真的到那个情况了,有的是人陪她,总归不会让她孤孤单单去检查的。


但是宋三川不听,坚持要全程陪伴,而且理由相当充分,让梁友安不好再多说。


“我其实是不被父母期待的小孩,我妈那个病,就是情绪病引起的,可能从意外怀了我开始就有了……”


虽然跟母亲的心结解开了,但是对于自己的出身,宋三川是有点在意的。尤其他那个人渣亲爹,这辈子是不可能和解了,想都不要想。要不是安从,宋三川可能都不知道有爸爸是什么感觉,或者说安从教会了他如何做一个好爸爸。


“我亲爸从来没管过我,就当是仪式感,反正我的小孩,她的每一次成长我都不想错过。我有的她要有,我没有的,她也要有。”


行叭。


虽然梁友安和粱树算是断了亲,但好歹在父母离婚前,她也是被呵护的宝宝,她的出生绝对是被期待的。


所以,只能任由宋三川这个爸爸发挥了。


就是说,如果连这也要抱怨,梁友安你属实是在凡尔赛了。


不接受反驳。


既然都说到这了,宋三川就跟梁友安说了一件他想了很久的事。


“我不想让孩子跟我姓宋。”宋三川语出惊人,在梁友安困惑的眼神中继续道,“除了这条命,那货就给了我这么个姓,他没养我,这条命就跟他没关系,但是这个姓,我也不想要。要不是年纪大了改姓不方便,我早就改了。”


“那要这么说的话,跟我姓也不合适,你懂的,我也不想便宜了粱树。”说完,梁友安才意识到宋三川的心思,恍然大悟的指着他,“你的意思是……”


“我想让孩子跟安从姓。”宋三川直白的说,“而且你的名字里也有安。”


梁友安点点头,一锤定音,“行,孙子孙女跟爷爷姓没毛病。”


两个不孝子女,谁也不想自己亲爹占着便宜。总的来说,孩子跟谁姓不重要,或者说,跟谁姓都可以,但是跟他们的亲爹姓,就是不行。


如果刘悦梅有这个想法,其实孩子跟刘悦梅姓也可以。


为了家庭和谐,宋三川就让梁友安去探探丈母娘的口风。


刘悦梅知道后,就用那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俩,仿佛在看两个大傻子。


“你外公又不缺重孙,更不缺重孙女,再说了……”刘悦梅收回视线继续画她的梅花,“我跟你外公关系很好吗?你们不想便宜自己的亲爹,我也不想。不知道还以为他对我多好呢。”


梁友安:“……”


那倒也是,她外公这人到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老一辈的传统问题,重男轻女罢了。


对女儿的态度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就当家里没这个人了,往家里贴钱可以,想回来伸手要,不可能。


当年刘悦梅和粱树离婚后一个人拖着梁友安的时候,他们没帮把手就算了,还回头找刘悦梅借钱,因为梁友安舅舅要买车。


那之后就彻底掰了,刘悦梅态度很明确,除非病的快死了,不然别来往,想要赡养费的话先把家产分一半给她,不然就去告她好了。


这种官司哪里有那么好打,还不够丢人呢,反正刘悦梅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既然如此,那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安从整个人都傻了,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明明心里很美,但却还是忍不住别扭的推拒,“不用,这都什么年代了……”


他要是在意这种事的话,也不会和童鹿结婚后没要孩子了,更不会这么多年不再婚。


“反正我不乐意便宜那个姓宋的货。”对亲爹,宋三川那是毫不客气。


“哎哎哎……被人听到不好。”安从当然对那家伙也没好感,但是他不希望宋三川落人口实,就连忙应下,“不过这事……你们要是想好了的话,我这也没意见。但是先说好啊,名字你们自己想啊,别指望赖我,我脑子不够用,咱不费这个劲。”


“叫安呦呦。”宋三川扔出一个名字,脸上的笑半真半假,惹得安从根本不敢确定他是不是来真的。


安从摸摸后脑勺,感觉老别扭了,“不是,这名字……是不是太随便了?”


“鹿鸣呦呦,哪里随便了?”


说完,宋三川抓起包就往外跑,生怕安从一顶假发砸自己脸上。


事实上安从真的抓了假发,瞧着宋三川跑的影子都没了,这才松开手,没好气的骂了句“臭小子”~


孩子的名字目前只定下来个姓,安从和刘悦梅都没什么想法,全凭孩子爹妈做主。


而宋三川和梁友安呢,想一个否定一个,每天都在想,当时还觉得挺好,过几天又觉得不好了。


那天开荤后,两人隔三差五又做了几次,虽然要顾及肚子没孕前来的爽,但总比没有好。


而且梁友安因为怀孕比之前还要容易到,可把宋三川膨胀坏了,容不容易到,那都是他让她到的不是吗?


哎嘿嘿,男人奇怪的胜负欲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梁友安去做了四维彩超,不是医院那种检查性质的,就是专门拍照留念性质的。


这还是她听粱桃说的,粱桃以前做过,因为四维照片很立体了,等孩子出生后把照片和孩子一比照,还真有几分相似,梁友安看了以后,觉得蛮有意思的。


预约了时间之后,宋三川就陪着梁友安去了,进去彩超室的时候,墙上贴着明晃晃的“禁止透露孩子性别”几个大字,两人恍然大悟,原来这还有这个作用呐?


那难怪这么火了,明面说为了留念,但谁知道是不是冲着看性别来的啊?


果然 检查做着做着,那个医生就告诉他们这一胎是小公主,还指给他们看,明显是没有小丁丁的。


宋三川&梁友安:“……”


再抬头看墙上的那个标语,简直就是巨大的笑话。


虽然这个事蛮囧的,但确认了是女孩也很好,之前不敢买的小裙子什么的这不是都可以买起来了吗?


这个孕期真的很忙,除了工作,两人还要忙房子装修的事,另外还要拉着宋三川一起上准妈妈准爸爸的课,固定不变的就是宋三川要训练,梁友安要练瑜伽。


高龄产妇,梁友安又不爱运动,她唯一能坚持下来的就是瑜伽了,正好这个也有助于生产的,她就继续练了。


当然,她是问过医生之后,然后转到了孕妇瑜伽班,没有自己瞎练。


虽然是高龄产妇,但梁友安这胎怀相很好,目前为止孕检结果都很好,一些高龄产妇的易发病她都没有,这让家人朋友们都放心不少。


这个网球俱乐部,多少有点家族企业的感觉,营养师是闺蜜,教练是闺蜜的老公,球员是老公和妹夫,分部的经理人是妹妹,甚至其中一个投资人还是以前的球员。


所以,哪怕带着肚子上班,也很轻松,简直是个行走的大熊猫,谁都会照看着点。


陈哲就跟宋三川吐槽,“你老婆梁友安怀个孕,感觉我们都跟着当了回爹一样……”


结局当然是被宋三川摁着虐了一顿,这叫什么话,他宋三川才是爹,跟你们这些外人有什么关系!


罗勒每次来训练都要跑来摸梁友安的肚子,问妹妹什么时候来跟她一起打球。


有张岩这个后爹兼教练在,罗勒已经拿少儿组冠军了,当然这不影响她偶像是宋三川,教练只是教练,但爱豆必须是网球运动员。


特别奇怪的现象,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觉得宋三川的孩子以后肯定也要打网球。


就像童鹿告诉他,她童鹿的儿子只能打羽毛球一样。


这让宋三川有些烦躁,每次听到之后情绪都控制不住的低落。


梁友安一开始还不明白,但后来次数多了,她哪里还能琢磨不出来?


但是这个事吧,专门谈有点没必要,因为问题没有出在她和宋三川身上,他们对于孩子以后干什么,其实没有想法,并不会把自己的梦想施加在孩子身上。


所以后来罗勒再问的时候,梁友安就像是逗她似的,故意跟她唱反调,“那万一以后妹妹不喜欢打网球,喜欢打乒乓球了怎么办啊?”


“没关系,乒乓球我也会!”罗勒拍着胸口,骄傲的像只斗胜的小公鸡。


“乒乓球你也会啊?”梁友安故作惊讶,然后继续唱反调,“但是如果妹妹跟我一样,不喜欢运动怎么办?”


罗勒还是不放弃,“那就一起玩遥控汽车,过家家也行,我有可多洋娃娃了!”


“行,看出来你是真的想带妹妹玩。”梁友安揉揉罗勒的小脸,“没办法呀,都是干妈的基因太懒了,拖了后腿。”


说着,梁友安那眼神就飘到了宋三川那儿,却看到后者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


这让她想起了202为她制定的儿童模式训练计划,忍不住瞪他。


她都是为了谁啊!结果这货笑的比谁都嚣张!

  

求赞求推荐!为小公举征集名字啦~救救孩子啦!

评论(21)

热度(6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