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1.

阿秀真的佩服死顾一野了,出门一趟就带了那么多羞死人的碟片!


她买影碟机不是为了让他看这个的!


买都买了,也退不了,只能认了。


怕被孩子们发现,还得找地方藏,谁让他还买了好多动画片,这下小飞和小宝肯定会赖在房里看的,万一被翻出来,就丢人了。


所以当天晚上,顾一野没能抱着老婆睡,中间夹着个顾小宝……


臭小子,霸占他的床位!


半夜,顾一野多次想把小崽子抱到他的小床上睡,但是都以失败告终,很神奇的,只要一抱起来他就醒。


然后就瞪着大眼睛看他,也不哭也不闹,就直愣愣的瞅着他,把他看的心虚不已。


顾一野:“……”


所以说当初生孩子干什么?自找苦吃,霸占了他的床位和老婆,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他都没地方说理去。


说起来他跟孩子抢老婆还要遭人笑话呢。


折腾一晚上,大的小的都没睡好,顾一野第二天是顶着黑眼圈去部队报道的。


惹得高粱笑话他,“知道你素了一年,但也不至于这么拼吧?来日方长懂不懂?”


顾一野连白眼都懒得分给他,一击扎心,“多有意思啊,童子鸡竟然比老司机懂得还多呢?”


高粱:“……”


过分!


看高粱连本都没捞回来,牛满仓乐的直拍桌子,就说他这么高龄的童子鸡在和尚堆出名的部队里都少见,这个岁数基本都结婚了,没结婚也有对象了,现在婚前那啥也蛮常见的。


反正牛满仓是结婚了,虽然老婆还在乡下,不常见,但总归不是童子鸡了。


他这一乐,完全没想到还得罪了另一个童子鸡姜卫星(¬_¬)


大约是张飞和阿秀这个事产生的后遗症叭,他们老九连的都是婚后才那个啥的,而且结婚申请通过还不算,要等领完证办完酒才算。


不然自己要是像张飞一样有个万一的话,留下的孤儿寡母竟然连烈士的一系列福利政策都享受不到。


别的不说,因为没有领结婚证,从法律上来说,小飞根本就无法证明他和张飞的父子关系,所以作为烈士子女可以享受的高考加分,他是没有的。


其他杂七杂八的福利就更别提了,但高考这个加分绝对是最重要的,不是一分两分,那可是20分。


像广东这种高考大省,高考一分就能甩掉一个营的人,这20分……想想都心痛的要死。


只希望以后小飞高考不要离心仪的学校差个十几分,不然就太扎心了。


“你们还不结婚吗?年纪不小了,赶紧的吧。”顾一野想起高荆荆以后会是夏荆荆,总觉得自己让高粱绝后了,于是就开始催婚了。


说起这,高粱就神色极其不自然,犹犹豫豫的推脱道,“再等等吧……”


“等什么?你不是升职了吗?还自卑呢?”顾一野直接撕了那层遮羞布。


这辈子,顾一野因为去猎人学院的缘故,而避开了那次使高粱特战队惨败的演习,再加上陈大山他们自导自演的手段,自然这次他不会因为这个失败而被踢出特战大队,牛满仓还因此升职,得以把老婆孩子接过来随军。


算得上是皆大欢喜了。


既然都被点出来了,高粱也不再支支吾吾的了,“再等等,她爸是军区司令,我才是个特战队的队长……”


“除非他退休,不然你别想摘掉靠岳父的帽子。既然你非江南征不可,那就早点认清这个现实。”顾一野直白的说道,还拿自己举例子,“就像我不管怎么努力,你们都觉得我是靠着大院出身才爬那么快。不同的是,我是靠爹。”


这话说的……


别看他们都是老九连的,平时关系也好,但早年还没在背后说过顾一野靠爹呢?就是这种话背后说没感觉有什么,但被他当面点出来,就可尴尬了。


几个人被他说的脸热,高粱连忙打圆场,“没有这个意思,你能去猎人学院,还活着回来,就说凭这个谁还敢叽歪?”


“就是就是!”牛满仓和姜卫星连连点头应和。


顾一野两辈子的阅历在这,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了,甚至他现在更清晰的认识到顾衡给予他的远比想象中的更宝贵。


“爹是没法自己选择了,我是就这样了,但你不同,岳父是可以自己选的,要是实在过不去心里那个坎,你趁早做决断,别耽误人。”


“我……”


顾一野不怀好意的打量起高粱,“好好的黄花大小伙,回头再给搁凉了,男人过了40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你算算你还有几年?”


高粱:“……”


(╯‵□′)╯︵┻━┻


这TM还能不能好好聊了!说谁不行呢?


去掉“代”成为红一营的营长,尤其是还空缺了一年,回来之后的顾一野就被工作给埋了。


他不在的这一年,训练是一个空降的负责的,就只是镀金而已,心思压根不在这上面,溜须拍马还来不及呢,带的整个营风气都很浮躁。


跟高粱带的特战队约了一场,结果输得一塌糊涂。


把顾一野气的不行,气陈大山这个货烂透了,也是气这些兵自甘堕落。


高粱对于那个空降镀金的家伙也是听说过的,看顾一野气成这样子,还安慰他想开点。


与其生气不如赶紧狠抓训练,争取下次演习来个亮眼的成绩。


这个道理顾一野当然懂了,只是他知道有些事该开始准备了,不能再放任陈大山了。


因为他在新兵中看到了黄天威,不由得想起上辈子这个很有能力的孩子因伤残退伍,救人的三等功还在陈大山的操作下给了于思哲那个废物。


一边要抓训练,一边要对付陈大山,顾一野更是忙的昏头转向。


怕阿秀觉得被冷落了,顾一野就抽空跟她说明了情况,让她着手开始准备去北京,最迟明年年底肯定离开。


陈大山要是被掰倒了,郑源会伤筋动骨,但却不会伤其根本,这个军区他八成是待不下去的,就算留下来,也会被郑源明里暗里的针对打压,那还不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阿秀没想到这么快,好在算算时间还有一年多呢,也不算匆忙。


“正好今年回北京和爸一起过年,到时候我们去看看那边的房子。”阿秀说出自己的打算。


顾一野点点头,不过他的打算却有那么一点不同,“房子是要看,到时候我们贷款买两套,然后全都租出去,这样月供压力小一些,我们两个努力努力能供得起。”


???


阿秀一脸的问号,完全搞不懂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老公脑子坏掉了。


“贷款干嘛?还是贷两套!有这个钱扔给银行,自家吃好点不好吗?还有,都租出去我们住哪?”


“跟爸一起住,他分的房子大,住的下,我们负担生活费就好。”


顾一野啃老啃的毫不羞愧,而且他怎么好说他是重生来的,知道未来房价暴涨的厉害,尤其是北上广,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


“阿秀你算算从我们结婚后,我的工资涨了多少,而房价又涨了多少?”顾一野拿着纸和笔开始算给阿秀看,“以后的大趋势肯定是都往城里跑,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为了更好的医疗条件,那城里现有的的房子肯定是不够的,物以稀为贵,房价肯定还会涨,远的不说,我们就说近的。”


阿秀觉得有道理,就不再多言,继续听下去,只见顾一野在纸上写了1990和1997这两个数字,然后对她说,“就拿北京二环的房子举例,1990年那会儿房价大概是2000元一平方,而现在七年过去,就要六七千了,照这么来看,未来涨到一万根本不是问题。”


“疯了吧……谁会买!怕不是冤大头?”阿秀只知道钱越来越不经用,但没想到不经用到这个地步,“你一年工资都只能买一平方。”


顾一野苦笑,他说一万都是怕刺激到她,未来二环的房子六万都买不到一平好叭……


“不能这么想,你想想现在你按照六千一平花30万买个房子,没几年房价就能长到50万,房价涨了,我们的工资也在涨,但是我们每个月还的钱却还是那么多。我问你,现在的十块钱和以前的十块钱购买力一样吗?现在每个月还几百看起来多,放到几年后,几百块根本就不是钱。”


一直管钱的阿秀对于购买力的变化非常深刻,顾一野这么一通说,她就明白了。


这七年涨了三倍,阿秀也不多想,七年涨到一万就行,这比干什么都来钱。


“买!借钱也要买!”阿秀一锤定音。


看她那财迷的样子,顾一野就乐,忍不住打趣,“你倒是会打算盘,找人借钱一般都不用还利息,你要是非要还,人家肯定记你的好。有借有还,下回再借不难。”


阿秀其实原本没想到这些,被他一说,反应过来这也是个省钱的办法,不由得脸红,没好气的锤他,“那还不是为了那两个赔钱货,没房子以后老婆都娶不到。”

  

【求赞求推荐哇~这本真的快完结了,我原打算就十万字的,现在加上⭕已经二十万字了😂】

评论(5)

热度(16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