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9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比赛情况不容乐观,比分很快就被金翌追平。


教练叹口气,指着场下的宋三川说,“你看看,这就是我说的那种情况,从两年前开始,一到18分儿状态就不稳定,上场输谁都有可能。运动员伤病可以克服,技术可以提升,就怕心结。我见过很多很有天赋的孩子,就输在这个上面。”


梁友安看过资料,瞬间反应过来,“两年前,就是金翌入队的时候?”


“嗯。”


教练和梁友安说话的时候,场下的比分已经到了18:20,当然金翌是那个20。


最后一分,到了赛点,即使宋三川拼命地救球,还是没能成功。


比赛结束,金翌赢了,宋三川输了。


因为救球而扑倒在地的宋三川红着眼看了一眼比分牌,虽心有不甘,最终却还是黯然的低下头。】


众人都以为宋三川能触底反弹,逆袭赢麻,结果却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明明之前打的那么好,最后就差三分……


输就输了,还输得那么狼狈,瞧着怪让人心疼的。当然这是跟凌不疑关系好的人才心疼,跟他关系恶劣,类似御史那种的,心里早就乐的不行。


只不过碍于帝后妃三人面色不虞,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宣后瞧着狼狈不堪的宋三川,心疼不已,“哎,心病还须心药医。”


“这摔得得多疼啊……”文帝忍不住摸摸自己膝盖,瞧着都疼。


袁善见难得说句人话,“曾经一度没有对手的天赋选手,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落差……龙搁浅滩啊。”


【看完比赛,蒋杰心情大好,边走边和梁友安感慨,“太棒了,这个金翌就是我们要的人,你看他场上的气势,王者之风,有没有?”


梁友安皮笑肉不笑的应道:“有。”


“找教练要资料,越详细越好。你押宝的眼光我最相信,只要你觉得可以……谈长期合作。”蒋杰坐进车里,仍不放心的把车窗降下来,对梁友安吩咐道:“记住啊,要快!”


“没问题。”梁友安一口答应。


球场内,只有宋三川一个人在打扫整理,输了球还要弯着腰干活儿,宋三川有些撑不住的扶了扶腰,随后手撑着坐在了地上。


空荡的球场衬托的他越发渺小,他盘腿坐着,膝盖上破了一处,但他没心思理会,低下头不知道想些什么,也许是在为又一次的失败而低落。


梁友安哒哒的走到他身边,听到动静的宋三川抬头看向她,一个创可贴被她递来,“这次用我的。”


宋三川没说什么,接过了创可贴,用牙咬着撕开。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你的包里会有创可贴?”


宋三川一边贴创可贴,一边怼,“我捡球,你捡乐,不差你一个。”


处理完伤口,宋三川爬起来继续捡球整理球场。


“怪不得你说你不在格子间里上班儿,原来打球就是你的工作。”


“我打球有工资领,怎么不算上班?”


这话多少有点冲,但也没什么毛病,梁友安点点头,理解他输球心情不好,又转而问他,“打多少年球了?”


“十岁开始,十二年。”


“22岁了。”梁友安直白的表示:“是有点儿大了。”


被嫌弃老,宋三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不服气道:“那你多大?我听听。”


“32。”梁友安毫不犹豫的自爆年龄。


听到这,宋三川的情绪更低落了,把整理好的羽毛球放到盒子里,沉默的干活儿。


梁友安也不尴尬,继续对他说,“其实你打球挺好,如果发挥稳定的话,肯定能打赢的。”


类似的话听过很多次,宋三川的胸膛忍不住剧烈的起伏一下,随后他一脚踢翻了装球的盒子,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羽毛球又撒了一地。


梁友安被他这小暴脾气吓一跳,看他要离开球场,连忙叫住他,“宋三川!不好意思啊。”


听到梁友安道歉,宋三川停下脚步,但还是倔强的背对着她,不愿意去看她。


“好好干你的活,我走。”梁友安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放到地上,随后就离开球场,路过宋三川身边的时候,对他说,“一口气喝完,保证能把你胸口的那股气儿给顺了。”


梁友安离开后,宋三川继续整理球场,等做完了一切,才坐在边上的长椅上,拧开瓶盖,咕嘟咕嘟的喝水。


一口气灌了三分之一,刚咽下去,紧接着就连着打了几个嗝。


虽然此气非彼气,但宋三川还真觉得舒服多了,起码胸口没那么闷了,想起梁友安刚才交代的话,忍不住笑了。


笑着笑着,又拧开瓶盖,继续大口大口的喝,大有一口气喝完的架势。】


“竟然二十二了,比子晟还大……”文帝瞥向他的好大儿,忽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岁数还没成婚,真是一个不如一个!”


二十一岁还没成婚的凌不疑:“……”


“妾倒是觉得他们那边成婚应该都挺晚的,你看罗念跟梁友安一般大的,但是孩子也才约摸三四岁,成婚的时候也不算早。”越妃安慰自家的老男人。


“话虽如此,可他们差了十岁啊!”文帝操心死了,年龄这个梗就过不去了。


“陛下比我就大了十岁,当初您怎么没觉着不合适?”


“男子和女子怎能一样?”


性感文帝,在线双标。


宣后不加掩饰的嫌弃,越妃也是白眼冲天,大小老婆对视一眼,忽然达成了默契。


“说是二十二,但看着比子晟稚嫩多了。”宣后对越妃说。


越妃点点头,“性子也比子晟有趣,脾气虽暴,却好哄的很。”


是呢是呢,道个歉就好了,姐姐说什么都乖乖听。


“宋三川情绪低落也有年龄差的问题,他心里知道两人差的太多。”凌不疑跟这俩便宜妈分析道,“他想过有年龄差,但没想到差了有十岁。”


只要不催婚,他就乐意多说点。


“宋三川是自卑的。”宣后说。


越妃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差距确实蛮大,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凑一块儿去。


不少人盯上了宋三川喝的那瓶水,竟然冒泡泡哎,阳光下bulinbulin的,真好看,而且也很有趣,喝完会打嗝。


程少商摊牌了,“我也想喝这个水……”


“我也想。”万萋萋就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这个水特别对她味口,“不过为什么每次都是宋三川收拾球场啊?队里那么多人,他又不是最小的,凭什么每次都是他?”


“应该是金翌的原因。”程少宫猜测,“实力至上,他让其他人都不许帮忙,可不就只剩宋三川了?”


“这个金翌……实力好,但人品太差了,怎么能选他呢?”


“肯定不是金翌,哪有这么顺的?这么容易被看出来的怎么能算是潜力狗?”程少商没有证据,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梁友安大学学过体育管理,她看人准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蒋杰……这次怕是要看走眼了。”


【下班后,梁友安踩点到了一家宠物店,拿着新上的狗粮喂狗狗。


宠物店老板看她这样,忍不住问,“姐姐,这么喜欢的话,你养一只啊。”


梁友安很有自知之明的拒绝了,“唉,像我这种一天三顿都搞不定的人,也不知道明天在哪儿,我不配养狗。”


“这个小西施,他能吃这罐头吗?”梁友安晃着手里的狗粮问老板。


“最馋了,就爱吃你手里那种。”


梁友安这才放心的给狗喂粮,看着小西施吃得开心,笑着跟老板说话,“你这么想哈,虽然我不能拥有一只,但我可以拥有整片狗池!这一个个的都是我的充电桩~”


梁友安和狗狗玩闹的时候,笑得格外肆意,任谁看都会觉得此刻的笑容,真诚的多。


回家后,梁友安一直在看宋三川过往的比赛视频,脑子里一直回想起教练的话……


第二天一早,安从假发店。


安从正跟面前两个来收店的人放狠话,“那说白了不就是要垄断吗?我就把话搁这儿,如果说肿瘤医院对面只能有一家假发店的话,那就是我们安从假发。”


西装革履的一男一女对视一眼,笑的很是不屑,“你要不这样,名片我给您留在这儿,如果您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宋三川突然出现,拿起桌上的名片瞧了一眼,随后眼神不善看向这两人,安从而是悄摸的去瞧宋三川,隐约有些窃喜。


宋三川面无表情的一把将名片捏成一小团攥进手中。


“这什么意思啊?”收店的男人被这无礼的举动惊呆了。


然而谁也没理他,宋三川将纸团准确无误的隔空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临出门还故意撞了一下挡着门口的男人。


要多拽有多拽,把这对男女给气笑了。


“这谁啊这?”


“这是我们大老板,你看这……”安从吊儿郎当的耸肩摆手,直接送客,“没得聊了,不送啊二位。”


把人送走,安从就去店外面的早餐店找宋三川,果不其然他在那吃早饭呢。


安从一边坐下一边调侃好大儿,“不是说,就我这大傻子才信吗?”


被戳穿也不恼,宋三川一口一个汤包,没等咽下去,就脸颊鼓鼓的嘴硬道:“她人在哪儿?回不回来?对我一点儿影响没有。”


完了又开启怼人模式,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好好的一个给国家队穿线的穿线师,怎么着?后半辈子就穿那些假人头了呗。”


“我这工作又不丢人,积德行善。”安从拿起筷子伸向宋三川的那笼汤包,想夹一个吃,却被宋三川一筷子挡住。


“我就吃一个……”


安从正委屈着,边上老板又给上了一笼蒸饺,放到他面前。


他没点呢,那就是别人给点的呗?这个别人还能有谁?不就是他的好大儿?


“给我点的?”安从喜上眉梢的问宋三川。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宋三川没好气道,“给我儿子点的!”


安从也不生气,乐呵呵的说,“总有儿子想当爹!”


本都没捞回来,宋三川就去夹安从的蒸饺吃,安从也不在意,任由他胡闹,父子俩就这样其乐融融的一起吃了顿早饭。】


这种寻常人家的父慈子孝,很难不让在座的人羡慕,无论皇家还是王公大臣,谁家能这样呀?


规矩大过天,就宋三川这样的,早就被告不知道多少次忤逆了。


但现在瞅着……好像这样也不赖?


文帝一边羡慕安从,一边心疼凌不疑,当然,又忍不住甩眼刀子给凌益这个垃圾。


凌益自然是擦着汗装死,而凌不疑神色间不免流露出羡慕之色,如果孤城没有破,想来他和阿父也不比这差……


程少商幽怨的吐槽,“那边真好,不会动不动就被说没规矩。”


“我和我阿父就这样呢~”万萋萋嘚瑟不已,“实在不行,少商你来我家吧?反正你也是女娘,程家又不指望你延续香火,应该没问题吧?”


万松柏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主要是他瞧见萧元漪脸色不好了,自然就更起劲了,“好主意,不知贤弟意下如何?女娘嘛,不涉及承嗣,横竖都要嫁到别家,也就是一份嫁妆的事……”


“这可不行,我和元漪膝下仅活一女,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真的假的?上次嫋嫋差点都被你们打死了,还以为你们不稀罕这个女儿呢。”


程始心虚,萧元漪也被说的没脸。


程姎倒是觉得那只叫莫力的狗狗很可爱,她也想摸摸揉揉。


“蒋杰看上了金翌,但我觉得梁友安应当是看中了宋三川。”袁善见一直插科打诨,虽说有些莫名,但他是家中子弟的老师,倒也没有那么突兀。


大人们的战争他们没法插嘴,程少商就顺势转移话题,“梁友安的押宝眼光很准,之前马拉松前三都被她包了,肯定不是金翌。”


“按照话本的规律来看,应该是梁友安解决了宋三川的心结,然后宋三川重回巅峰,成了易速的代言人,顺便收获爱情。”万萋萋推测。


呃……


好像确实如此,行活儿都这样。

  

【求赞求推荐~依旧写的很慢🙄38集全写完得到明年了吧😂】

评论(9)

热度(6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