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07.

孕后期的肚子就像肚子里揣个西瓜,晚上睡觉翻身都困难,还抱不着宋三川,每次都是宋三川从背后抱住她。


可是吧,孕妇燥热得很,宋三川一个男人也是血热,两个人贴着就更热了,睡得不舒服。


可是不贴着,梁友安睡不安稳,宋三川也不放心,只能忍忍了。


离预产期一个月的时候,梁友安和宋三川搬家了,不算远,还是在福田区,就在他们买的房子同一栋楼里,隔了几层而已。


十分方便盯着装修,后期通风散气也能根据天气情况及时调整。


看他们买房,张岩和罗念也跟着买了,买的还是同一个小区的,目前也在装修。


到了孕后期,梁友安的腿就水肿了,有时候还会抽筋,偏偏肚子大了翻身困难不说,连揉个腿都够不到。


都是宋三川帮她捏腿,而且他学过理疗,手法娴熟,捏的很是舒服。


自从她腿抽筋以后,宋三川睡眠就很浅,一有动静他就会爬起来给她捏腿。


梁友安虽然被捏腿,但她抽筋哪有不醒的,一晚断断续续几次,睡眠质量急速下降,白天上班都打哈欠。


反观宋三川,晚上起来几次,白天还要训练七八个小时,但是他瞧着一点事都没有,依旧是精神奕奕的。


这让梁友安不得不感慨一句,“年轻真好……”


罗念把她买的小衣服一一展示给梁友安看,顺着她的话就说,“你这小老公找的好啊,精力充沛,以后都不愁带不动孩子。”


梁友安想到了陈一扬那个渣男,他就是完全不带孩子的,陪一会儿就喊累,但是陪公司女同事就一点也不累呢~


“那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带孩子也不那么累了。”


“当时他做体能教练的时候,可以一手抱一个孩子,别说你怀一个,就算生双胞胎他都带的过来。”


双胞胎……


“你饶了我吧,这一个就怀的够够的了。”


晚上,饭后梁友安和宋三川一起逛超市,因为梁友安喜欢吃的一种酸奶小区门口的超市没有,所以两人就开车跑到附近商场的沃尔玛。


大超市东西全,但也意味着来的人多,这人多了就有可能遇到熟人。


然而熟人也得分,遇到好朋友,那就是巧遇,遇到前任,就完全的倒霉。


可今天这个人吧,很尴尬的处于两者之间,曾经是好友,差点成为情侣的那种……熟人。


遇见奈特,梁友安和宋三川都觉得始料未及。


奈特先看到的梁友安,但他有些不敢认,主要是那个大肚子让他有点懵圈。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是梁友安,这才出声喊住她了。


“梁友安?”


听到有人喊自己,梁友安便转过身去找人,宋三川也跟着她一起转身找人来着。


然后他们两个都看到一个男的冲他们挥手,然后领着个女的往他们这来。


超市人多,推着车站在中间属于挡路,怕耽误别人,宋三川就护着梁友安往边上站。


奈特属实没点那什么数,走近了之后特别自然的就跟身边那女的介绍起来,“这位是梁友安,以前的同事,这位……”


看到宋三川,奈特觉得很面熟,细想一下便想起来他是当初那个跑来打扰他和梁友安谈话的男孩,现在看这架势……


奈特能看出来宋三川是梁友安的老公,但是就是想膈应他,所以故意装作没看出来。再说,他本来也不知道宋三川叫什么名字。


对于这个垃圾,梁友安太知道他什么人了,见状也没表现出不开心,只是挽上宋三川的胳膊,亲昵的介绍道,“宋三川,我老公。当时我离职跟易速闹得不愉快,所以结婚的时候那边的人都没请。”


其实梁友安差点没认出来奈特,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发生了变化,她总觉得他越来越油腻了。


可能是宋三川太干净了吧。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不请就对了,谁想给前同事随礼啊。”宋三川默默地翻着白眼实话实说。


奈特:“……”


这话说的,也太实诚了,直接把天聊死了。


“不好意思啊,我老公说话比较直。”梁友安嘴上说着抱歉,但看样子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呢。


不过都是社会人,这点小场面完全扛得住,奈特又给梁友安介绍他身边的女的,“我未婚妻,这趟回来就是结婚的,老人家非要在这边办,亲戚朋友都在这嘛。”


女的看起来很乖巧一个姑娘,然而在奈特嘴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只是他的未婚妻。


“那恭喜啊,婚礼什么时候啊?”


梁友安心想着既然碰到了也聊到了,这个礼估计跑不掉了,虽然也没几个钱,但是想到这钱扔给这个王八蛋,就心疼得很,还不如多买点狗粮喂流浪狗呢。


“这个月底。”


宋三川立马抢先回答,语气有点冲,“那真不巧,我宝宝预产期在月底,不然还能喝你一杯喜酒。”


我宝宝……


奈特承认他被恶心到了。


就不明白,梁友安拒绝了他,结果却选个这么幼稚的小男人?还是女人年纪大了,就喜欢这种腻歪的男的。


“那确实是不巧,我们结完婚就立马要回新加坡了,不然还能喝上你们宝宝的满月酒。”


宋三川:“……”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最好的前任就该当做已经死了”吗?


怎么就能跟没事人一样?


梁友安和他是这种你结婚我去恭喜,我生孩子你来送礼的关系?


奈特这人惯会找优越感,一直在新加坡,也不清楚深圳这边的事,更多只是听一些朋友随口一提。


知道梁友安离开易速之后自己搞网球俱乐部,还搞垮了一个俱乐部,虽然后来又重新弄了一个,据说做的还很不错。当初她和宋三川结婚的事,也闹到挺大,毕竟经理人和球员……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你现在还在做网球俱乐部?你老公也还在里面打着?”


宋三川长得帅,身材还好,往这一站就是人群中最惹人注目的焦点,想要比过他,也就只能从事业上着手了。


运动员吃青春饭,他就不一样了,是高管。


天呐!


梁友安和宋三川觉得这人怕不是村通网吧?


“是啊,前两天小高总和蒋总还约我们吃饭呢。蒋总这不是看我老公的赞助要到期了,想谈谈合作的事。那小高总就烦人了,老是想收购我们俱乐部。”


这就尴尬了不是。


奈特自己攀不上的小高总和蒋总,这争相抢着约这夫妻俩。


他还想再说什么,宋三川就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上的表,然后故作惊讶,“哎呀,这么晚了呀!对不起我们要先走一步了,孕妇不能太晚睡,我们买完东西赶着回家休息呢。”


行叭……


看着梁友安的孕肚,也实在不好意思拖着。这年头一家也就愿意生一个,怀着宝宝的孕妇,就是家里的大熊猫,奈特怕自己再多说一句,这宋三川就冲过来揍他。


等走远了,宋三川才跟梁友安吐槽,“我发现你以前看男人的眼光真的有问题,前有杨开奇,后有奈特,你说说这俩都是什么货色。被杨开奇冤枉背锅,伤心的远走他国,奈特就更离谱了,竟然想借他生子……”


这两个确实那啥,梁友安被他吐槽的心虚,摸着鼻子耍无赖,“哎呀,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渣呢?没有他们的对比,怎么能知道你的好呢!”


“这话不对,我不需要对比就知道你的好,初恋就是你,可没有喜欢过别的渣。”宋三川这话说的就太酸了,完了走了几步他觉得不对,又改口,“你说得对,我年轻的时候就看上你这个渣女了,睡了我,夺了我的第一次,还不想负责任……”


梁友安被他说的脸红,连忙去捂他的嘴,大街上说什么第一次不第一次的,都不害臊吗?


“我不是都道过歉了吗?没有不想负责任,就是怂了。你说你那么年轻,还这么帅,是不是?我要是年轻十岁,怎么可能放过你这样的极品!”


“那不一定,你好像就喜欢差十岁的,杨开奇就比你大十岁。”


梁友安:“……”


小老公翻起旧账来真是没完没了。


不过他也就是嘴上厉害,即使吃醋也还是一手推着推车,一手牵着她的手慢慢走,不像其他下头男,一生气就不管不顾的大步大步往前走,把老婆直接撂下。


梁友安牵着他的手晃了晃,撒起娇来,“那谁让你晚生十年呢,我大学的时候身边要是有你这种男生,怎么可能看上杨开奇那种油腻老男人呢?你说你干嘛来的那么迟?害我等了那多年。”


宋三川还郁闷呢,“那我也不能决定我的出生……”


回到家洗完澡,宋三川照例给梁友安抹防妊娠纹的油,结果抹着抹着,肚子上鼓起了一个小包,同时梁友安也突然叫了出来。


“她踢疼你了?”


“是有点,最近太活泼了。”


听到这,宋三川把手覆在鼓包上,俯下身警告道,“赶紧睡,听见没?再闹妈妈,小心等你出来,爸爸打你屁股!”


还没出生就被威胁的安呦呦:“……”

  

【求赞求推荐~下一章赠品应该就出生啦!呦呦当小名,大名等出生再揭晓(¬_¬)】

评论(13)

热度(6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