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2.

自从顾一野说要在北京买房,阿秀也忙起来了。


没办法,北京房价太高了……


为了家里那俩赔钱货,只能拼了老命的干呀。


顾一野看她这么辛苦,就后悔跟她说这个了,因为他想起了上辈子积劳成疾的阿秀……


于是又抽空跟她谈了谈,毕竟钱可以慢慢挣,身体要是垮了,那别提买房了,挣点钱全都得搭进医院。


阿秀最近也一直在想这个事,然后就觉得光凭给人打工是没钱途的……


最挣钱的肯定还是自己单干,就问哪有比老板挣得多的打工人呢?


顾一野肯定不能退役下海经商,别说他不愿意,他就算愿意,阿秀也要把他打醒。


阿秀对顾一野迷之自信,她觉得她老公是整个军区最有才华和能力的,是最闪耀的那颗星。其一,顾一野确实很优秀,其二也少不了张飞以前的一些洗脑。


而且随着顾一野越走越高,许多福利就不是用钱能衡量的。起码房子是不需要烦的,不同的职位会给分不同规格的房子,虽然不是个人所有,但确实随便你住,连房租都不需要交。


如果能顺利干到退休,其实连养老国家都包了,哪里需要靠孩子和房子。


现在部队也在大搞福利房,质量肯定比商品房好,但是价格却要比商品房低得多,这种政策只针对军人,外人想买都没有资格。


越听顾一野说,阿秀越觉得她该自己单干了,于是这段时间她认真规划了一番,当然中间少不了询问顾一野的意见,修修改改的,总算有了个完整的计划。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可如果按照先前买两套房子的想法,那绝对没有余钱做本金。所以,最后两人商量先买一套房子,大一点的,反正买来自己也不住,就是个投资,过些年还会卖掉买新楼的。


想也知道,现在买的房子,过个二十年是没法儿当婚房的,肯定是现在买当投资,然后小换大,老换新。


留下来的余钱,作为阿秀做生意的本金,她打算开个私房菜馆。


少了一套房子的压力,两人心中都松快不少,一套房子几十万,压力能不大吗?


既然决定买房,顾一野就找顾衡打听现在北京房屋买卖的行情和政策。


这自然就免不了扯到以后的发展规划,顾一野说,顾衡听,父子俩依旧很默契,都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儿子一家打算回北京发展,顾衡当然不会拒绝,很早他就和两人谈过孩子以后上学的问题,确实北京的教育环境比八月镇好,商机自然也是北京更多。


但是部队嘛……


其实哪边都有郑源陈大山那种人,甚至北京这边情势更复杂。不过顾衡相信,顾一野既然做出了决定,他就肯定有办法应对。


顾衡一开始听说他们要买房还觉得没必要,他分的那套房子很大,完全住的下,反正他全国到处跑这个教学,不怎么回家。


但是等他打听完房价和政策以后,就明白了,这是投资呢。


顾衡平时一心研究冷战相关的课题,顺带着上上课,衣食住行都被部队安排的明明白白,哪里知道房价涨成这样了。


想到家里两个孙子,这房子确实有必要买,总不能以后结婚了,兄弟两个都带着老婆住一个家里吧?


打听完房价,顾衡就翻出他的几张存折看了看,对比了房价的涨幅和工资的涨幅,他决定不能再让钱躺在存折里生灰了。


因为现在贷款买房的前提是有一定的存款,至少为总房价的30%,而顾衡估摸着这小两口应当是没那么多存款的,所以打算帮他们解决了存款问题,至于还贷……他们自己努力去吧。


听顾衡说完政策,顾一野心说这不就是后世的首付吗?


顾一野合计了一下,暂时没法拒绝。家里存款不够,如果能卖掉现在的房子,约摸是能凑齐的,但卖掉了他们住哪?


暂时不能卖,那就只能接受亲爹的金钱“羞辱”。


等卖了房子再还给爹叭~


说定了他们买房的事,顾衡就说自己了,他让顾一野他们看房子的时候顺带帮他看看门面房,到时候租出去的钱拿来还贷,轻轻松松,等于无息贷款买了门面。


“虽说退休了我也有退休金,根本不愁养老吃喝生病,但我这钱放那一天天的贬值,也不是个事,也该做些投资了。”


顾衡自己的钱,他要买啥都成,买门面说实话也挺好的,地段买的好,根本不愁租,还一口价。


忙忙碌碌到了年底,顾一野麻溜的请了年假,因为他多年没回北京了,这趟带着老婆孩子回去陪亲爹过年,哪有不准假的道理?


年底饭店没生意,这年头都是在家吃年夜饭,而且家家户户都要过年,老板忙了一年也想好好休息一下,阿秀这边的假也好请。


就这样,顾一野和阿秀带着俩孩子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原本他们是要带张妈一起的,但是一来她不愿意,二来北京的冬天太冷了,又怕她水土不服,还怕她冻出个好歹来。所以最后王姨留了下来,和她一起搭伴儿过年,只有他们一家四口回了北京。


阿秀一直都想看看北方的大雪纷飞,想看看名副其实的雪景,这种期待让北方汉子顾一野完全不理解,就是说那玩意儿到底有什么好看到的,冻死个人了。


这个嘛,得看地域,就像内陆的人看到海就兴奋,但海边人更喜欢看山,反而觉得海就普普通通。


火车快到北京的时候,阿秀就趴在窗口一直看边上白茫一片的雪色。


没下火车的时候,阿秀就嚷嚷着回家了以后要玩打雪仗和堆雪人,结果一出火车,冷风一吹,整个人都冻傻了。


顾一野好笑的把她的围巾往上提一提,遮住她半张脸,然后又去摸小飞和小宝的手和背,发现还是热乎的,这才放下心来。


“还想堆雪人吗?”顾一野瞧着瑟瑟发抖的阿秀,明知故问道。


“堆!我多穿点就好了!”阿秀还是坚持完成她的梦想。


小飞连忙应道:“我也要!我也要!”


“我要堆这么……”小宝伸长胳膊囫囵画个圈儿,“大的雪人!”


两个孩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看到地上厚厚一层雪,一脚下去就多个坑,心里痒痒的,要不是知道这在火车站人多容易走丢,早就撒丫子跑没了。


看母子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顾一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到时候看着他们多穿点,省得冻着了。


顾衡有个特约教学,要过两天才能回来,自然他也不好来接,所以顾一野提前联系了北京这边的发小。


这家伙有够夸张,出了大厅就能看到他拉的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大院之草顾一野荣归故里”。


瞬间,顾一野的拳头就硬了。


冲过去把横幅扯下来卷吧卷吧揉成一团,摁着他就是一通蹂、躏,直到他求饶认错才松手。


“顾一野,顾一野!嫂子在呢,第一次见,给点面子……”


阿秀第一次见顾一野这么玩闹的一面,和高粱他们在一起时的痞气不一样。


不是说现在这样陌生,只是瞧着现在的顾一野,隐约可以窥见他十八岁以前的生活,应当也是一段难以忘怀的肆意青春。


放过发小,顾一野拉着他走到阿秀和两个孩子面前,向他们介绍道:“这是我发小赵哲。”


阿秀笑着道了声“你好”,然后就招呼俩孩子叫人。


“叔叔好。”


“蜀黍好~”


赵哲笑的连连点头,反手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红包给他们,然后在阿秀推拒的时候解释,“嫂子,第一次见孩子,这是规矩,回头野子见我孩子,也是得回的,有来有往嘛。”


阿秀还不知道有这规矩,就默默地看向顾一野,见他点头,这才让俩孩子收下。


“行了,天怪冷的,先上车再说吧,有什么话路上也能聊。”


是这个理,就这么一会儿,小飞和小宝的鼻尖尖都冻红了。


上了车,小飞玩心大起,一直在窗户上哈气,然后用手指头在上面写字画画,小宝觉得有趣,就扒着他一起乐呵。


赵哲瞧见坐姿板正的顾一野,忍不住唏嘘,“你说你要当兵,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结婚不回来,生孩子也不回来……”


“一年就二十天假,而且之前孩子小。”


“那不还有二十天吗?怕不是嫂子太漂亮,舍不得给我们看吧~”


阿秀脸红ing,心想北京人都这么直白的嘛?


顾一野斜眼睨他,虽然没说话,但顾营长的气势出来了,惹得赵哲不敢再臊阿秀。


心里却有些感慨,就说当年那么多小姑娘追着顾一野跑,谁知道最后谁也没摘下这朵呛口的高岭之花,这个年……大院里有热闹看咯。

  

【求赞求推荐哇~努力完结这一本ing!去年夏天围脖开坑,断断续续更到现在,总算见着完结的曙光了。】

评论(5)

热度(9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