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08.

怀孕到36周的时候,梁友安再一次去医院孕检,因为离预产期只有一个月了,后面每周都要检查。


这次孕检主要是为了评估生产方式,顺产还是剖宫产。首先,梁友安和宋三川都没有那种顺产一定比剖宫产好的陈旧观念,也不会因为坚持顺产而自我感动,没必要……一切还是听医生的建议的好。


幸运的是,胎儿体重正常,双顶径也正常,梁友安的骨盆条件也较好,更没有出现脐带绕颈或羊水异常的情况,再加上梁友安一直都在坚持练瑜伽,身体素质竟然比很多年轻孕妇要好很多。


所以医生建议的是顺产,当然生孩子这事可能会有突发情况,顺转剖的也不少。


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就决定顺产了。


离开医院之后,宋三川还邀功呢,说都是他平时督促她运动,要不然就她以前那么不爱运动的费体力,现在大小得肚子上拉一刀。


“你知道你特像网球届的刘畊宏吗?而我就是那个vivi姐,网上都管这叫新型家暴。”


“这就太过上升了啊,我也没逼你是吧,一直都是建议,自从你练瑜伽我不就没再说什么了吗?”


那顺产的话,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要不要老公陪产呢?


不知道怎么办就问百度,结果说什么的都有,就像当初她查羽转网的时候都建议原地退役一样。


然后梁友安就去问罗念和粱桃,陈一扬孕期都能出轨,更别提陪产了,他没那个胆子。蒋焦焦倒是陪产了,不过据说他哭的比粱桃还厉害,还要粱桃反过来安慰他,可把粱桃气死了,医生也嫌他碍事。


梁友安想了又想,最终决定不让宋三川陪产,她怕他又留下什么心结,影响打球,这才好了几年,要是又心结了,怕不是要崩溃了吧。


但是这事还是得跟宋三川商量好了。


晚上,宋三川照旧给梁友安捏腿,突然听她问,“你有想过陪产吗?”


“当然,蒋焦焦那时候天天炫,我还能比他怂不成?”宋三川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回道。


想到粱桃说的蒋焦焦的表现,梁友安就忍不住翻白眼,接着试图劝说宋三川放弃,“可是我听说生孩子场面很血腥,生完以后还会漏尿什么的,会影响X生活的,那你要是从此不行了怎么办?”


宋三川觉得这也太离谱,一脸你在驴我的表情,“那得是多怂的男人……蒋焦焦说了,根本看不到什么血腥,生孩子时候下面被布盖着,我应该基本只能在床头握着你的手给你擦汗鼓励,至于剪脐带更别想了,国内除了私人医院就没这服务。最血腥的应该是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身上带血的样子吧。”


看这根本劝不动,梁友安就破罐子破摔,耍赖道:“不行,太羞耻了,好狼狈,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么狼狈。你不许陪产。”


“咱俩以后还有好几十年呢,早晚都要狼狈,再说,我当时术后要用尿壶的时候,不还是你给我扶好倒了的尿壶吗?”


宋三川换了条腿给她捏,看她还是不同意的样子,便说,“这样,我们约好了,我只在床头陪你,好不好?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是我老婆,生产的时候我都不陪,那我还配做爸爸,配做你老公吗?”


来了来了,又是这副伤心狗狗的破碎感……


看他这样儿,梁友安也不好再反对,生怕他哭出来。


男人一滴泪,演到你心碎。


梁友安越想越觉得憋屈,她怎么觉得宋三川是知道她吃这一套有意的呢?


“我发现那句话一点也没错,心疼男人就是一切不幸的开端,你看我遇到你之后啊……就一直心疼你。”


宋三川轻笑,也不解释,就问她,“那你现在有觉得不幸吗?”


“那没有。”梁友安嘿嘿笑。


“那不就得了~”


两人说开了,梁友安也想开了,之后还跟罗念说,“虽然他在产房也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会碍眼,但一想到我生孩子痛到死去活来,他还能好好坐在外面玩手机,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所以还是让他陪产比较好!”


罗念听了笑死,然后就讲心里话,“你要说陈一扬这样我相信,但你要说宋三川,他不把手机捏碎就不错了,哪里坐得下玩。”


就是这么一说,宋三川真这样,安从就先把他打死了。


高龄产妇,担心生产当天来不及,所以离预产期三天就住院了。因为不是赛季,宋三川最近也没排比赛,所以就给她陪床了,单人房,也不碍着谁。


住进医院当天下午,护士给发了工具,说是备皮剃毛的工具。


梁友安头胎又没有经验,罗念和梁桃也没给她提过,听到剃毛的工具懵圈得很,不懂咱就问,“剃毛?什么毛?“


护士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听到这话便看了一眼同样懵圈的宋三川,然后偷笑道:“当然是下面的,生孩子的时候方便医生缝合观察,而且术后清理也方便。”


梁友安和宋三川瞬间秒懂,都尴尬的红了脸。


宋三川长得帅,看他这么囧,护士更来劲了,有意逗他,“当然你自己肯定弄不了,这不是看你老公在吗?他可以帮忙,不过如果你老公不方便,到时候我们会帮你处理的。”


梁友安:“……”


她可以两个都不选吗?


不等她反应过来,宋三川抢先一步接过剃刀,“我方便的!我帮我老婆剃就行!”


“那你们忙,有事按铃。”护士见怪不怪了,乐呵呵的走了。


其实梁友安本身也有定期修剪的,只是肚子大了以后不方便才没弄。


看着护士走了,梁友安不太信任的看着他:“你真的帮我剃?”


宋三川听到这话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门口处,把门关上顺便反锁了,等他再走回梁友安的病床面前,才说:“当然,这和刮胡子没什么区别,这事儿我比你熟练,放心。”


梁友安还是不信,抓紧自己的小被子,一点儿不客气的吐槽:“剪刘海那次你也是这么信誓旦旦。”


“这不一样,刘海那还要对齐留点儿,这个一推到底,简单。”


宋三川说完就去脱梁友安的裤子,尽管梁友安不好意思,最后也只能放弃挣扎,宋三川不弄,就得找护士们,外人来更尴尬,那还不如老公来呢。


小心翼翼的弄了几分钟,总算完事了。宋三川觉得……还蛮好看的,就多看了几眼。


“好了吗?”梁友安感觉没动静了,就迫不及待的问他。


宋三川抬起头,“好了。”


梁友安赶紧穿裤子,太羞耻了。


住进医院的第一天,都在做准备工作,一大堆手续流程要跑,也就宋三川精力旺盛,换成刘悦梅,估计得累瘫了。


本来刘悦梅说和宋三川白天晚上轮着来陪,但宋三川拒绝了,说他不累,刘悦梅看他确实精神奕奕一点儿不累,便也没坚持,只说她负责来送饭。


医院的食堂太难吃了,虽说健康,但实在是没胃口,刘悦梅这样正好,省了宋三川还要想办法投喂了。


安从看了一圈儿都没他的事,主要是儿媳生孩子,他也不好插手,偏偏做饭又不咋样……


只能接过帮他们看新家装修的活儿了,省的装潢公司看人不来就糊弄了事,梁友安和宋三川脸皮薄不好意思挑刺儿,安从好意思啊。


他每天都拍好多图,宋三川和梁友安都特别放心。


其实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就没事干了,就是等着生了,可能快生了,所以这两天胎动频繁得很,劲儿还特别大,好几次疼的梁友安得缓好一会儿。


心疼的宋三川天天威胁肚子里那个小家伙,偏这宝贝蛋有恃无恐,也没个消停,折腾的梁友安又气又好笑。


预产期不是一定准确的,有些人会提早,有些人会推迟,谁也说不准。


像罗勒就是迟了一个礼拜才生,但安呦呦明显是迫不及待看这个世界的那种,住院第二天晚上就急着要出来了。


因为傍晚那会儿梁友安就感觉肚子有点不对劲,她也和宋三川说了,两人还按铃找了医生护士,检查完只说快了,因为宮口才开,她这头胎,不顺利的话,要等开到十指还有的磨。


有人从一指到十指磨两天的也有,这个全看运气了。


大约是梁友安孕期运动也没落下,傍晚之后还拉着宋三川散步走动,所以开宮口进程蛮快的,快十点的时候羊水又破了,终于可以进产房了。


宋三川挨个给安从和丈母娘打电话,还发了信息告诉罗念和粱桃,原本犹豫要不要给粱树也通知一个,但想到丈母娘,他最终没打。


之后他就陪着梁友安进产房了,安从和刘悦梅傍晚就有准备了,所以来的很快,罗念还有粱桃因为有孩子,来的就慢一点。


生产应该很顺利,因为他们来了没多久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啼声,再然后护士就出来告诉他们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早就被剧透过了,所以都没有特别的意外,知道大人孩子都好,各个松了口气。

【求赞求推荐哇~这孩子总算生出来了😂这个系列也终于可以完结了,下面出了一次月子应该还有一次车⭕,再带两章娃?我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不过应该快完结了。】

评论(11)

热度(6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