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1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好不容易抽空来一趟,不能无功而返,梁友安知道问题出在宋三川身上,于是就单独找宋三川聊聊,得知了两人打赌金翌输了当球屁的事。


梁友安无奈的说,“我呢,好不容易请来了信息部的同事帮金翌采集信息,你让他捡球,能看出什么水平?”


“所以呢?”宋三川故意装作不懂。


小孩子幼稚,梁友安继续动之以情,“昨天晚上我给你发信息是想着球队里呢,有一个熟人,不说能帮帮忙吧,最起码也不会在这儿捣乱。”


听到这,宋三川有些开心,却还是嘴硬,“咱俩什么时候变熟人了?”


“行,不熟,那当我没说。”梁友安看他这样,也放弃了,起身准备离开。


宋三川见了连忙解释,“我没想捣乱,我就是闲的,想给他一个教训。”


“我还以为你们运动员之间的教训是在球场上呢。”梁友安扎心道,但看他因为这话又有点蔫了,就又改口,“今天下午我还会在这儿,还会继续采集,别胡闹了啊。”


“好~”宋三川也懂见好就收,“既然熟人都发话了,我就把他这个球屁当做屁给放了呗。”


宋三川不再胡闹,梁友安这也可以干正事了,就跟金翌介绍带来的这些设备分别有什么作用,不过这家伙非常不礼貌的打断她的介绍。


这破脾气,梁友安噎的长抒了一口气,转头却又看见了宋三川,想起了艾利克斯之间的谈话,心念一动,就跟艾瑞克和金翌商量,让所有人都做上测试。


怕金翌不同意,梁友安还拍马屁来着,又是沾光又是领袖风范的,金翌这种好面子的当然同意了。


金翌做测试的时候,梁友安去叫宋三川和蒋成林也去测,但金翌却以宋三川扛不了大赛为由反对他做测试。还以手机没电需要租借充电宝为借口,支开了他。


宋三川不想生事,就忍了,离开给他租借充电宝去。而他不在的时候,金翌又出幺蛾子,让梁友安亲自操作设备给他做测试。


梁友安今天穿的紫色衬衣,天热,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就没扣,本也看不到什么,结果金翌却趁着梁友安蹲下,衬衣领口大开的时候,利用高位优势去偷瞄……


看的正开心,梁友安也毫无察觉,临空给来一颗羽毛球,正中金翌的脑袋,他痛的惨叫一声,捂着脑袋栽下了设备。


梁友安专心工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头就见宋三川拿着羽毛球拍,气势汹汹的走近,冲着金翌警告,“你能不能别这么猥琐?”


“你有毛病吧?”金翌想甩锅。


宋三川当然不能如他的愿,直接指明质问,“你眼睛看哪儿呢!”


梁友安这才意识到金翌是跟他耍流氓呢,尴尬的拽了下衣服。


耍流氓被当中戳穿,金翌丢了面子,就闹脾气不测了,甩手负气离开。


这种事尴尬的还有梁友安这个当事人,她神情复杂的看向宋三川,却见他撇开头不敢跟她对视。】


看的气死人了,尤其这个金翌,文帝甚至想把他抄家灭族,谁让他非得针对他的好大儿,还敢欺负好大儿未来的新妇!


“这个金翌知道宋三川是他最大的威胁,所以才故意针对他。”三皇子道。


这种臭不要脸的猥琐货,别说女人们了,男人们都嫌弃得很。


五皇子啧啧摇头,“这能看到什么啊,这点出息!”


可不是嘛,大家都有眼睛,刚才的镜头也都看了,说实话啊,还真没看到啥劲爆的,亏他还乐呵成这样,就冲这一点,就知道这家伙以后没什么前途。


“竟然只拍了下脑袋,要我,直接断他手脚,太猥琐了!”万萋萋气呼呼的。


程少商还是第一次直面这么猥琐的人,挥着拳头气呼呼的应和,“就是!眼睛给他戳瞎了才好。”


偏有人不长眼,非得犯众怒,御史那货振振有词的指责起梁友安,“身为女娘,衣冠不整,活该被欺辱。”


越妃一个茶杯砸过去,正中脑袋,直接给他砸的头破血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嘴这么欠,活该被我砸。”


五公主也想砸,但她哪有越妃的底气,只得骂御史,“那么多男的,怎么就他偷看,也没见其他人刷流氓啊!明明是金翌品行不端!凭什么怪梁友安!”


“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宣后文绉绉的来了这么一句。


有文化的人都秒懂。


偏梁邱飞没听明白,就问他哥梁邱起,“皇后娘娘说的什么意思啊?”


梁邱起翻个白眼,然后接收到少主公凌不疑的眼神示意,便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意思是你心里有佛,看谁都是佛,那你要是心里有屎,自然看谁都是屎。”


“噗——”


话糙理不糙,只能说,文化人骂人就是不一样。


【梁友安追上金翌,冷着脸一通威胁敲打加表态后,把测试的事全都交给同事,自己回到车里听歌小憩,平复心中的气愤。


“小屁孩儿,胡茬子没长硬呢。在这跟我耍流氓。”


在车里睡到夕阳西下,梁友安接到同事的电话,说金翌配合测试了,所有人数据都拿到了。梁友安心中这个所有人不包括宋三川,于是让同事把仪器留一下,准备单独给宋三川做测试。


偌大的球场只剩梁友安和宋三川,梁友安拿着平板操作,轻声道:“开始了。”


仪器中准备的宋三川却有些心不在焉,“你一个人不走,就为了等我吗?”


梁友安瞥他一眼,没明着回答,只提醒他,“专注点,好好做。”


做完测试,梁友安看着宋三川的数据,发现测试成绩,远比金翌要好得多,心中更加确定宋三川才是最合适的潜力狗人选。


“怎么样?成绩还行吗?”宋三川很关心自己的成绩,毕竟是梁友安亲自测的,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想表现好一些的。


“挺好的,这两项测试等到报告出来之后我会发给你看。“梁友安收起平板,然后真诚的道谢,“今天谢谢你了。”


“就嘴上说说?”宋三川窃喜,试探着求赏。


梁友安用手机联系同事,“我们这边呢,已经结束了,艾瑞克,麻烦你把仪器给收了吧,谢谢啊!”


说完,梁友安抬起头看向宋三川,对于他这顺杆儿爬的行为,也没觉得有什么,干脆的应下了,“今天我真的有事儿,回头请你吃小馄饨。”


回到公司后,梁友安跟蒋杰申请把艾迪总身边的悠悠调过来,说白了就是找个备胎,方便她转岗,省的她走了,蒋杰身边没人用。


好在蒋杰答应了,梁友安松了口气。


晚上,结束训练后,宋三川回到更衣室,金翌在泡脚,他的两个狗腿也在边上等他。


看见宋三川,金翌想起了今天白天丢人的一幕,便问他,“今天易速那女的,梁什么来着?你们认识啊?”


宋三川没理他,一边看手机一边换鞋,金翌见他不理,也没消停,“合着是你来给我招来的赞助商。”


“我没那么大本事。”宋三川矢口否认。


金翌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我说呢,昨天晚上好端端的跟我打赌,原来在这儿等我呢。”


宋三川脱了袜子,还是否认,“她是她,我是我,我们两个没有关系。”


“那你就是诚心让我在赞助商面前折面儿呗。”金翌不依不饶的。


宋三川不在理他,捞起衣摆脱上衣,谁想金翌一个气急,将他泡脚的冰水从头淋到他身上。


冰冷的洗脚水刺激的他身体不停的发抖,面对金翌的挑衅,宋三川抄起角落的椅子就要砸过去,但却因为金翌说出梁友安的名字而硬生生停下了。


即使气的浑身颤抖,可为了梁友安不被卷进来,宋三川最终还是没有不管不顾的砸下去。


运动后浑身毛孔打开,这冰水再一刺激,宋三川难受的很。等金翌走后,他丢开椅子,孤独又无力的坐在长椅上。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文帝心疼的不行心疼的直跳脚,但是他又没有任何办法。


三皇子也是气得不行,恨不得自己拿起那把椅子砸过去。


宣后越妃太子等人更别提了,本就是心软的人。


凌不疑的政敌表示内心极度舒适,倒是女娘妇人们反应有些奇怪。


裕昌郡主捂着眼睛,想看又觉得太羞耻,明明该心疼的,但是又舍不得那健壮的身躯。


三公主五公主就完全不需要避嫌了,一个已婚的,一个养面首,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兴奋,就差流口水了。


越妃都掺了一脚,直说,“心疼的我眼泪都快从嘴角流出来了……”


凌不疑:“……”


文帝无语的唤了声“阿恒”,提醒她收敛点。


胆子大的女娘妇人都在看,都不掩饰那种,这明晃晃的放着呢,凭啥不让看!


少年将军凌不疑的身子看不到,还不让看宋三川的吗?


“啧,身材真好。”万萋萋一边夸着,一边吐槽万松柏,“阿父,你真的该好好管理一下了,看看人家那身材,再看看你那肚子。”


万松柏满不在乎,嘴硬道,“你阿父我年轻时候不比他差。”


程姎哪里敢看,一直捂着眼睛,程少商就觉得还好,毕竟拔箭的时候她还见过凌不疑的,只能说……身材都很好呢。


【晚上,奈特请梁友安吃饭,梁友安为了约会很精心的在打扮,穿了件性感的衣裙,可临出门前还是换了一件普通的便装赴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着,实则是在互相试探。


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更多是衡量,没几句话,奈特就不再试探,他向梁友安表明爱意,想带梁友安一起去新加坡发展。


梁友安虽然对奈特有好感,可她还不想结婚,再说,奈特的话从现实角度来说其实句句在理,但那毫不掩饰的优越感,以及认为她就该放弃一切追随他脚步的理所当然……梁友安的笑容却逐渐消失,越来越勉强。


奈特没看出来梁友安的勉强,只当她是故土难离,表示他不着急,这次要在深圳待两个月。】


“没戏,梁友安为了事业做了那么多努力,他轻飘飘一句让她放弃一切重新开始?”虽然文帝觉得女人婚后相夫教子,操持庶务才是正经的,但为了宋三川,他只能用那边的眼光去挑刺儿。


是这个理啊,越妃和宣后很瞧不上这个奈特,和宋三川无关,纯粹是他那种不经意表现出来的高高在上,不就一打工的,嘚瑟什么,不知道还以为他是老板呢。


“说着喜欢女人的独立自信,结果却想娶回来困住,这就是男人。”越妃凉凉的吐槽道。


文帝总觉得她在内涵自己,但没有证据。


程少商最看不上奈特这种男人,拍着手叫好,“非常好,奈特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就可以了。”


万萋萋笑死,可不是嘛,再这样下去,宋三川不需要做什么,梁友安都该断了这段关系。


【深跃杯羽毛球挑战赛开始,梁友安带明宇来给金翌送球衣和球鞋,明宇不理解为什么一场商业赛也要上赶着去送温暖,梁友安就给他举了耐克和李娜的例子,从十六岁持续到三十岁法网夺冠的关怀陪伴,让明宇明白这确实不是个短期项目。


宋三川落寞的坐在观众席当看客,蒋成林时不时就欲言又止的看他。明宇一眼认出宋三川是咖啡馆的那个人,但是不知道名字,梁友安就顺势给两人做介绍。


因为金翌的威胁,宋三川想和梁友安说话,却又怕给她带来麻烦,瞧见她左顾右盼的找什么,体贴的告诉她,“不用看了,这种规格的比赛,奥斯康是不会来的。你就放心送你的吧。”


梁友安放下心来,隔着一个椅子坐到宋三川身边,然后笑着问他,“你今天不上场啊?”


明明很在意,宋三川却装作满不在乎,嘴硬道:“嗯,反正我也无所谓,就当是一份工作,给工资就行。”


看他这个丧,梁友安就劝他,“上一次我听教练说,你技术很好,就是比赛时候的状态不太稳定。难道你一直都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出在哪?”


“心理咨询,加大训练量,改换技术动作,能做的都做了。”说着,宋三川拍了拍身下的板凳,自嘲道:“板凳坐穿,宋三川。”


比赛结束,金翌一抬头就看到宋三川和梁友安坐在一起。


宋三川发现金翌往这看,便想起更衣室的争执威胁,他不想让金翌找梁友安的麻烦,于是面对故意反唇相讥,问她,“你打球吗?”


梁友安一愣,老实回答道:“我,不打。”


“那就别假装有办法的来开导我。”


撂下这句话后,宋三川故作冷漠的转身离开。


比赛结束,梁友安把球衣和球鞋交给金翌,金翌指使明宇去买水,又以量多为由,暗示梁友安也跟着去搬水。】


瞅见金翌的手段,文帝无语至极,“还以为能怎么样呢,结果就这……宋三川也太嫩了,明明比子晟大,怎么这么容易被唬住。”


“那边二十岁好像还是很小的年纪,梁友安都当他是孩子。”凌不疑推测道。


“少年人嘛,不想给心仪的人添麻烦。”越妃倒是很理解。


三公主特别不理解,“他们易速出钱的,干嘛这么卑微!就他一个厉害的?那个蒋成林不也很好?”


三皇子对这个蠢妹妹很无语,“因为老板蒋杰看中金翌,梁友安不是没提过意见,不都被拒了嘛?真能听得进去意见,你当梁友安想搭理金翌?”


【宋三川一个人在高台上看场下的比赛,蒋成林来到了他身边,也不管他不理人,就自顾自的说他想说的。


“川哥,其实我觉得你不应该改变打法和战术的,你的网前搓球无人可解。为什么这两年就放弃了?为什么就不能再前一步呢?”


宋三川没有回答,是反问也是自嘲,“你研究我做什么。”


说到这,蒋成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可没有研究你啊。我……我从小看你拿冠军,你一直都是我青训队的标杆。我拼了命的来到这个队,和你成为了队友。可是,没想到。你却变成了这样。”


宋三川这才知道原来蒋成林是自己的迷弟,可他不想提这事,于是便随口打发走他。


蒋成林走后,宋三川从高台上俯视着这偌大的球场,无力的垂下手臂,心中五味陈杂。


队服上的一抹黄被球场的蓝色淹没,就像曾经高处不胜寒的他,现在却被整个球队排除在外,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晚上,宋三川开夜灯给球拍绑毛巾,渐渐的陷入了沉思,耳边响起梁友安和蒋成林的话,他想起了对羽毛球一向严苛的母亲,也想起了七年前的那场比赛,正在比分十八比十八的时候,一直坐在场边的母亲不见了。】


看到这,众人也都大概猜到这个心结和宋三川母亲有关。


时下以孝治天下,子不言母过,即使都知道宋三川的母亲有问题,可众人是不会明着指责的。


只有文帝嘀嘀咕咕的很是不平,“蒋成林一路看着他拿冠军,明明很优秀了,干嘛那么严苛……要是我家这几个孩子换给她,她还不得生生气死。”


皇子公主们:“……”


“因为宋三川输了,他母亲就不辞而别了?”程少商不可置信的很,“为什么一直打压他,非要揪着错处不放,明明很优秀了,不然怎么会成为别人的标杆,她自己难道拿了冠军不成?”


宋三川的母亲让程少商不由想到了萧元漪,一样的让人窒息,从来没一句好话,讲起来都是为你好。


果然,萧元漪听出了她的指桑骂槐,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她那是为了宋三川好!”


“此言差矣。”袁善见也是被父母坑了的青年,此时也很有共鸣,“敢问宋三川现在很好吗?”


萧元漪:“……”


都快烂到地里去了,好什么好。


程少商头一次觉得袁善见这么顺眼。

  

【求赞求推荐啊,老铁们,蹲屁股也别忘了点个赞呀~PS:努力概括加快进度,再配个图,更有感觉→_→】

评论(19)

热度(7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