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3.

从火车站到顾衡所住的军区大院开了一个小时,看起来和A军那边的家属院没什么区别,甚至A军的家属院看起来更新一些。


这两年到处都在搞福利分房,A军也不免建起了新楼,政策出来之后顾一野还跟她商量过,要不要买一套,但是面积不大,也住惯了带院子的民房,想想还是算了。


但这个军区大院也不能说是旧,就很古朴,一看就很有故事。


赵哲把他们送到家门口,还热情的帮忙拿行李,因为小宝睡着了,他太重了所以就顾一野抱着他,没有手,阿秀倒是能干,但有男人在的话,哪能让他动手。


他们的行李也就是看着大,其实拎起来不重,里面都是羽绒服这种。


广东那边服装厂多,做服装的也多,别看羽绒服那边用不着,但是北边的服装店都是从广东订货,货源地嘛,这些衣服就格外便宜。


这就像广西的水果几乎不要钱,火龙果拿来喂猪一样。


“顾叔叔走之前把钥匙给我了,昨天我让我家钱婶来帮忙收拾了一下。”


赵哲一边说一边领着他们进家门,门一开,热乎乎的暖气扑面而来,让阿秀惊叹不已。


“嫂子第一次来北方吧?我们这边冬天就是出门穿貂,在家吃冰,这个时候家家户户会集中供暖。”


这话其实也不对,暖气是近些年才开始有的,现在新房子都会配,但老房子得改造,那家里没钱,自然就还是靠抖过冬。


不过这边是大院,很多设备早就用上了,包括空调也是家家户户统一给装上了,热水器马桶之类的也一样,房子外面看着旧,里面都是新的。


顾一野也好多年没体会供暖了,十八岁去参军以后就在南方,也没回过北京。


进门没一会儿,就热得不行,但是怀里的小猪仔还在睡,而且这小子被裹成个球了,得先把他伺候好才行。


阿秀和小飞先脱了大褂,然后小飞就迫不及待的在家里逛起来,阿秀则是和顾一野一起给小宝脱衣服,再把他塞进被窝,让他好好睡。


伺候好这个小祖宗,顾一野热的一身汗,脱了外套,就去冰箱找冰棍吃,当然是没找到的,顾衡不吃这玩意。


阿秀刚一进门就去烧水了,然而这水是烫的,她就放到窗台去凉一凉,顾一野关上冰箱,这么一会儿,水已经凉了。


就……很震惊。


这么快的嘛?


顾一野喝了好多凉白开,感觉舒服多了,看阿秀这哪哪都感到神奇的样子,便对她说,“今天还算暖和了,再冷一点,出去泼盆热水,瞬间冻成冰。”


“真的?那有机会试试嘛?”阿秀有些跃跃欲试道。


“那得看老天爷了,谁知道接下来几天的天气怎么样。”


阿秀也知道,但总归还是抱着期待的。


看他们安定下来了,赵哲就告辞了,临走前跟顾一野约了晚上的饭,反正他们回来的这么急,晚上也没着落。


还说就是以前他们几个一起玩的,这么多年没见,这快过年了基本都回来了,趁机聚聚。


顾一野没意见,答应了下来,阿秀就更没意见了,但是难免会紧张。


在广东军区那边,顾一野的交际圈都是固定的那些人,也都是军人,但是这边不一样,感觉上就要复杂很多,她怕自己给他丢脸。


所以赵哲走了以后,阿秀就开始拉着顾一野给她参考晚上的装束,换了一套又一套。


顾一野:“……”


不管阿秀换哪一套,顾一野都说好看,一连几套下来,阿秀没气都被他弄出气来了。


“我很认真的问你呢,你能不能别那么敷衍?”


顾一野眨巴眨眼,无辜极了,“我没有啊,我老婆就是穿什么都漂亮!”


“呕——”


因为弟弟醒了,跑来找父母的小飞刚到门口就听到他爸这么说,忍不住反应强烈了些。


虽然知道是顾一野的甜言蜜语,但哪个女人不爱听呢?阿秀正美着呢,结果儿子这么不给面子,气的瞬间变脸,转过身那脸黑的像后妈。


“怎么,你有意见?觉得我不漂亮?”


身后的顾一野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小飞看他那样儿就想丢白眼,越老越不正经,亏得他们班女同学还对他念念不忘,不就长得帅一点,开一次家长会还惦记上了!


真该让她们看看这个老男人是怎么的油嘴滑舌!


这种送命题,小飞也不是傻得,连忙摇头,把锅推给顾一野,“没有,妈你最漂亮,是我爸太那啥了。”


“我夸我老婆,你管得着吗?”顾一野嘚吧嘚吧的回道。


是,你有老婆你骄傲,你清高。


小飞懒得多说,因为他知道再说还是自己被秀一脸,何必呢?


“小宝醒了。”


多的小飞也没说了,小孩子醒了总归是那些事,要喝奶要拉粑粑要嘘嘘……好在顾小宝没有起床气,不会闹脾气。


顾一野不想看阿秀在把时间浪费在换衣服上,于是就帮她选了一套,没有选裙子,因为外面太冷了。虽然他们出门就坐车,下车就到饭馆,可这个天光着腿还是不成啊,这要是不注意,再过十年就得老寒腿了。


说起来后世有光腿神器,这时候就没有。他知道这个还是因为小飞,带对象来见他,结果大冬天就穿个裙子,人走了以后,顾一野提了一句,然后小飞告诉他穿了光腿神器。


好吧,着实是他孤陋寡闻了。


收拾一下行李,再把家里都拾掇一下,合计好过年还需要买哪些东西,这一个下午也就这么过去了。


五点不到,这天就黑压压的了,赵哲先是打电话跟顾一野说了一声,然后过了半个小时来接他们。


临出门,小孩子就是事多,小宝突然说要拉粑粑,没办法,只能等他,家里马桶太大,阿秀怕他掉下去,只能跟着一起去。


眼瞅着阿秀不在,赵哲盯着小飞看了一会儿,估计觉得没什么威胁,然后就拉着顾一野跟他说悄悄话。


“你跟你老婆说了胡杨的事吗?”


胡杨?跟我妈说?


小飞的耳朵悄悄竖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路过他们,跑去展示柜跟前去摸那边的坦克模型。


太刻意了些,顾一野知道,但懒得去指明,本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刻意避着的话,倒是显得心虚呢。


“要说什么?怎么说?胡杨在我这跟你们没区别,我真正的前女友在那边还时不时来我家吃饭呢。”顾一野奇怪的瞥发小一眼,“噢,我跟我老婆说,这个以前喜欢过我?你不觉得太自恋嘛?以前偷偷瞧我的女生多了去了,我要一个个说吗?”


“那不一样,胡杨跟你可是青梅竹马,人家至今都没结婚也没对象。”顾一野的这份自知之明让赵哲不由得撇撇嘴,“都说是心里还想着你呢。”


“有病……之前我老婆怀孕,我还找她在国外买防妊娠纹的油呢,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夸张,她就是忙着学业没空谈罢了。”


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对于顾一野的骚操作,赵哲不禁比出大拇指,就说论扎心,还得是他。


听到马桶的冲水声,赵哲就先出去发动车子,等他走了,小飞踢踢踏踏的从顾一野跟前路过,扬起下巴“哼”了一声,然后咬字清晰的丢下一句评价——


“蓝颜祸水!”


顾一野:“……”长得帅还优秀又不是我的错。


到了地方,是一家私房菜馆,路上顾一野就给阿秀介绍了,他小时候就有的一家饭馆,祖传的秘方,烤鸭特别好吃,尤其是堂食现烤的,滋味绝了。


来的人还挺多,主要是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这一个个拖家带口的,可不就好多人了吗?


顾一野一走就是十多年,一个人走的,回来带了仨,要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都知道他娶了战友的遗孀,就……怎么说呢,无法想象。


在他结婚之前,他们知道的那些只是听胡杨说的,顾一野在那边有了个志同道合的对象,在之后胡杨出国读书了。


再等他们知道消息,就是顾一野娶了战友的遗孀,然后又过了两年,他老婆怀孕生了个儿子。


没见到阿秀之前,众人都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但真正见到阿秀这个人之后,他们却觉得他们的结合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小宝拉粑粑耽误了,所以赵哲和顾一野一家是最后到的,进包厢后,里面的气氛正热闹得很,在加上暖气足,就站了那么一下,就热的不行了。


两个孩子都被裹成了球,小飞大了,自己三下五除二就给扒的只剩件T恤,衣服还很自觉的搭椅背上了。


小宝就不行了,手短力气小,根本弄不动,顾一野招呼小飞帮小宝脱衣服,然后自己先帮阿秀。


帽子围巾带静电,一除去,头发都炸开了,蓬松的很,甚至还有不少是往上竖起来的,乐的顾一野直笑她像“金毛狮王”。


头发炸毛,阿秀也很不舒服,看他笑那么开心就烦躁,手去抹平头发,可是一松开又竖起来。


阿秀:“……”


偏小宝没眼色,指着她头发就惊呼,“妈妈,头发,咻咻~”


家里三个男人都是板寸,没有炸毛烦恼,只有阿秀……


顾一野看情况不妙,赶紧抽两张抽纸,然后拿着抽纸去帮她抹平头发。


还别说,这么一弄,还真不炸毛了。


阿秀觉得好神奇,忍不住赞叹,“好厉害,你怎么知道可以这样?”


“想知道?”弄平了头发,顾一野又用手指给她梳理一下,省的打结。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柔软的黑发间穿梭,轻轻的疏通打结的地方。


阿秀点点头“嗯”了一声,结果却听到头顶上传来这么一句。


“你求我啊~”


阿秀:“……”


众人:“……”


我们不应该桌上,应该在桌底。

  

【求赞求推荐哦~不要逼我跪下来求泥萌😆秀恩爱,努力让野秀秀恩爱~】

评论(22)

热度(10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