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09.

对于这次陪产经验,梁友安和宋三川各有不同的感受,但都是积极正面的。


后来梁友安和罗念说,如果她再年轻个十岁,也许会考虑二胎,那生二胎的话,她一定还让宋三川陪产。


于是,小红书某个孕妈的提问“犹豫要不要老公陪产”下面多了个这样的回答。


【原本我是不想让老公陪产的,看了网上很多说太血腥会留下阴影,会影响之后的X生活……但他坚持要陪产。我是高龄产妇,所以提前住院了,他从住院就陪着我,这一陪就跟着我进了产房。

也许是心理因素,反正他在一边,我就特别有安全感,也不紧张了。虽然生还是要靠自己生,疼也是我再疼,但一下就有了一种被关心被保护的感觉,觉得天大的苦,反正不是自己单打独斗了。老公在我旁边,会帮助医生做助产工作,会给我按摩,会教我怎么呼吸怎么用力,一边握着我的手给我擦汗,一边让我“别睡”、“睁眼”……现在想印象都模糊了不少,反正就这么顺利的把女儿生下来了,没做侧切,也没撕裂。

现在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痛的厉害的时候,老公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满是心疼,说早知道不生了。

至于阴影什么的,反正我老公没有,很和谐。】


由于最后一句车速太快,导致一群孕妈像是闻着肉味的饿狼,纷纷留言“数学老师说最重要的是过程”~


而宋三川在梁友安出了产房累的睡着了之后,突然没头没尾的跟安从说,“有一点我想纠正一下,我亲爸肯定是没有爱过我,但童鹿肯定爱过我的。她愿意忍着那么大的痛把我生下来,本身就是爱,只是对我的爱抵不过她对羽毛球的执念罢了。”


安从听了能怎么说呢?从头到尾没影子的亲爹,不靠谱的亲妈,好好的孩子就摊上这么对离谱的父母,只能拍拍他的肩,安慰道,“大喜的日子,想他们干嘛呀,只要以后不做他们那样的父母就成了。”


同样还是小红书,在某个准爸爸的提问“要不要给老婆陪产?家中长辈亲戚都劝不要,本来很想的,但现在有些犹豫。”下面多了个这样的回答。


【我是一名新手爸爸,直到现在我都很庆幸我当初坚持要陪产。

老婆是高龄产妇,从孕期就很不容易。女儿是顺产的,老婆为此付出了极大的痛苦,性格异常坚强的她,痛苦地扭曲着脸,额头上流淌着汗滴,衣服完全被汗湿透了,在一阵阵的痉挛中,她一声声发出忍受痛苦的呻#吟。她一直怕自己狼狈的样子被我看到,但她不知道,那一刻的她在我心中却是最美的。

怕被医生护士嫌弃没用碍事,我忍着没哭,努力的帮着做些擦汗鼓励打气的小事,幸运的是她也很配合,虽然是顺产,但没有做侧切,也没有撕裂,产后少受了很多罪。

在产房里我看到了妈妈的伟大,也因此和早逝的母亲彻底和解了……对于老婆我充满尊敬和爱意,在产后也对她倍加呵护。

我觉得,对于一个已婚的男人,在他妻子生产的时候一定要进产房,一旦你亲眼见证了女人的生产过程,你会对女人多一些理解,会对自己的老婆多一些疼爱!

至于阴影什么的,反正我没有,很和谐。】


小红书上什么人都有,这个回答遭到了不少大龄男宝的攻击,相反,许多孕妈和宝妈却羡慕的嗷嗷叫,直感慨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


直到后来,有心人发现,这两个点赞过万的回答是一对,两人分别在对方回答下面留言——强哥?/懂姐?


这名儿是真土……有点破灭。


梁友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床头有一束很新鲜的玫瑰花,旁边还有一束气球扎出来的花花~


看到这,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听到声音,宋三川立马凑上前来问她,“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梁友安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肚子,瘪瘪的,这才想起来孩子已经生出来了,连忙问宋三川,“孩子呢?我想看看孩子。”


“这呢,这呢。”宋三川指着边上的小床回道,随后神色变的有些古怪,向梁友安确认,“你确定要看她?”


???


“当然,难道孩子有缺陷?兔唇?还是缺胳膊少腿少手指头?”梁友安越想越离谱,也越来越害怕。


这还得了?宋三川连忙解释,“没有没有,你别着急,等下,我抱给你看……”


由于之前他们上过准爸爸准妈妈的培训班,所以抱孩子根本难不住宋三川,但到底是新生儿,软的超乎想象,那双握球拍握网球的大手抱着这小小的一团,极致强烈的对比让梁友安看着心软成一滩水。


抱孩子之前,宋三川给梁友安摇高了床,方便她看孩子。


看到孩子的瞬间,梁友安的神色也变得和宋三川一样古怪,然后就盯着宋三川看了一会儿,又摸摸自己的脸。


“不是,咱俩都不丑啊,怎么孩子长这个样子?我先说好,我脸是原装的!”


宋三川被她这反应给弄得哭笑不得,“爸妈说刚出生的孩子就这样的,是在羊水里泡久了才皱巴巴的,过两天就好了。”


“那就好。”


梁友安这才放下心来,小心翼翼的捏了捏女儿的小手,又小又软,心中忍不住狼嚎鬼叫。


哪里都小小的,感觉好神奇,撇去皱巴巴不谈,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小家伙眯着眼在睡,可能在做美梦,小嘴巴瞧着都是在笑的样子。


两个新手爸妈就这样盯着一个孩子看,特别的满足。


“名字定下来了吗?过两天该去月子中心了,趁着这两天赶紧办了,省的还要跑一趟。”


梁友安定了月子中心,连带着产后修复一起,45天的那种月子套餐,她是顺产,估摸着两三天就可以离院了,想多住医生也不会允许,医院床位紧张得很,要不是这么多年攒下来不少人脉,梁友安都住不进单人病房。


“就我们之前想的那个允晟,安允晟。不过安从觉得有点男孩子气,可他也想不出来满意的,这个寓意好,就没说什么。”


“名字哪里还分男女?就像女孩也能玩遥控汽车,男孩可以玩洋娃娃一样,不是我说,粱桃的名字就不如我的好。”


“行,妈妈辛苦生的,就听妈妈的,那就大名安允晟,小名呦呦。”


名字就这么定了。


梁友安生完孩子就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她醒来没一会儿就陆陆续续来人了。


先是她妈刘悦梅来送饭,然后是安从来给宋三川送换洗衣服,当然最重要的是顺便看孩子。


“罗念还有粱桃二焦他们昨晚来的,白天要上班,说晚上下班再来看你。”


“嗯嗯。”


梁友安忙着喝猪蹄汤,说是下奶的,下不下奶她不知道,但确实闻着好香,饿死了。


“来,你也喝。”刘悦梅也盛了一大碗给宋三川,“一根猪蹄就煮了好多,这东西喝陈的也不好,不喝浪费了。带孩子好累的,你也补补。”


宋三川:“……”


丈母娘的爱,不敢拒绝,宋三川只能喝了。



可能猪蹄汤太香了,梁友安刚喝完没多久,呦呦就醒了。虽然醒了却不愿意睁眼,闭着眼睛小奶猫一样的哼哼唧唧,小嘴巴砸吧砸吧,瞧着就是想吃了。


宋三川手指在她两边嘴角戳了戳,看小嘴巴慢吞吞跟着手指动,就知道她是真的饿了。


因为之前医生护士交代过,所以他就按铃了。按完铃,护士就来了,然后就说可以试着喂母乳了。


其实产后半小时就能喂了,但那会儿梁友安睡着,所以呦呦第一顿吃的是奶粉。


第一顿吃奶粉的孩子就怕犯懒,因为奶嘴比较好吸,等吃妈妈的奶,有些孩子吸不出来就急躁哭闹。


要喂奶,安从自觉的出去了。护士用热毛巾帮梁友安疏通,顺利的弄出了第一滴奶。


“可以让宝宝吸了,要是还不顺利,爸爸可以帮忙,学我用热毛巾推,或者吸通了……”


“吸通?”宋三川以为自己听错了,吓得都结巴了,“是,是我想的那个吸吗?”


护士见多了这样的,也不解释,直接反问,“不然呢?宝宝吸不出来,做爸爸的帮一下有问题吗?”


宋三川:“……没有。”


护士交代完就走了,反正有事还是按铃。


刘悦梅听到护士说要爸爸帮忙就自觉的出去了,在这些事上,她一直都很有分寸感。


等人都走了,宋三川就感觉好多了,抱着饿的嗷嗷哭的呦呦放到梁友安怀里。


结果,小家伙一靠近就准确的寻到了乳#头,张嘴含住,然后小嘴巴一动一动的吸吮起来,喝的咕噜咕噜的。


看样子是很顺畅了。


宋三川本来有点不好意思的,但现在又觉得很可惜,看女儿喝那么香,自己都馋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求赞求推荐啊~懒惰的我直接名字用了某位小可爱取得~PS:蠢作者没生过孩子,都是百度和听有经验的长辈朋友说的。】

评论(20)

热度(8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