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4.

没想到这对夫妻是这个画风!


不对,是没想到顾一野婚后能变成这个样子!


高岭之花,冷漠的混蛋顾一野,原来结了婚会变成这样吗?


还是说,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或者说,这是喜欢和爱的区别。


当年,胡杨出国前对江南征这样说的顾一野——喜欢这样的男人会受伤,也会很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如今想来,只是不爱罢了。


胡杨以为顾一野当时深陷爱河,但直到今天亲眼看到,才知道那根本不算爱。不能否认,顾一野是真的喜欢过江南征,但比起眼前这位,那又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了。


在顾一野心里,江南征有个性,她胡杨任性,那这位顾太太是什么呢?


也许是刻骨铭心吧。


当时又怎么会知道,还会冒出来这么个人,把他吃的死死的。


女人们不得不感慨,这世上的夫妻,真是一物降一物,怎么会有人能让顾一野变成现在这样呢?


年少那会儿看脸,只想着有个这么帅的对象好炫耀,再加上顾一野在同龄人也是最优秀的一波,更是拿得出手。


还真没想过,把人泡到手之后指望他体贴嘴甜什么的,从来也没见他对谁暖过。


都说年少时不能遇见太过惊艳的人,否则以后很难再认真去喜欢旁人。


这话是一点都没错。


再加上求而不得,顾一野当真成为了白月光、朱砂痣的存在。


羡慕吗?


那是肯定的。尤其见顾一野这么体贴疼老婆,还幽默风趣。


嫉妒吗?


倒也不至于。顾一野的好只针对他老婆,她们又不是那位顾太太,想来是没这种待遇的。


胡杨不想看白月光在眼前秀恩爱,但看到阿秀之后,她却觉得瞧着比江南征顺眼的多。因为她看得出来阿秀对顾一野的爱是专一且明显的,而不是江南征那种动摇不确定的。


她得不到的人,能有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另一半,也是一种圆满。


胡杨左看看右看看,意识到他们顾忌自己不敢打趣,于是就自己起头了,凉凉的吐槽,“我说顾先生和顾太太是成心想独占这桌菜吗?还没吃呢,就被你们腻饱了。”


阿秀被打趣的有些脸红,拍开顾一野还在摸她头发的手,小声提醒,“有人呢……”


“没事儿~”顾一野收回手,冲着门外的服务员要宝宝椅,然后回过来才怼胡杨,“羡慕你也找一个来我跟前秀啊,比我秀,算我输。”


天呐!


顾一野你也太不是人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曾经喜欢过自己的青梅竹马呢?明知道人家喜欢过你……


“果然你还是那个冷漠混蛋的顾一野。”胡杨如此评价道。


那要咋?心虚愧疚?


不可能。


顾一野非常守男德,是不可能给任何让老婆误会猜测的机会的,他连前任都能怼,更别提连前任都算不上的青梅。


“谢谢夸奖。”


顾一野皮笑肉不笑的接下了,然后带着阿秀坐下,先把顾小宝抱自己腿上坐着,等会儿宝宝椅来了他再把他放进去。


等都坐下了,顾一野开始给阿秀介绍人,略过了已经认识的赵哲,直接从赵哲老婆身边坐着的胡杨开始,“那就是胡杨,之前你怀孕用的那个油就是找她在美国代购的,你不是一直想认识吗?”


然后对胡杨介绍阿秀,“我老婆,阿秀,职业是厨师,挣得比我都多,过年可以带着叔叔阿姨来我家蹭饭啊。”


阿秀也不傻,她听高粱咧咧过顾一野有个青梅竹马喜欢他,毕竟当年新兵坐火车走的时候,谁都瞧见那一出了,再结合刚才的反应,她就知道胡杨就是了。


听到顾一野秀她挣得多,阿秀臊得很,时下的人对于公职还是很崇拜的,这一屋子高干子弟,哪轮的到她嘚瑟?


胡杨丢了个白眼,都懒得理顾一野,但视线落到阿秀脸上之后,变脸似的带上了笑,“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你好,你寄来的油和书都特别有用,一直都想当面跟您道谢,也没机会。”


那些书其实就是顺便寄的,胡杨都没想到他们会看,国人在产后修复上还没什么观念,坐月子的方式也不太科学,没想到阿秀竟然认真看了,不禁对她的印象更好了。


“不用客气,能帮的上忙就好。”


胡杨之后就其他他发小,囫囵认了一圈,然后就介绍孩子们了,撇去小飞不谈,顾一野结婚算早的了,但他婚后没立刻要孩子,这一圈下来,小宝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


比小宝小的,大人不爱带出门,一来闹腾,而来太小了,天气冷容易生病,所以今天带孩子来的并不多,只有另外一个家里有五岁女儿的孙巍。


加上小飞和小宝,就三个孩子。


正好这会儿宝宝椅来了,阿秀招呼着放自己边上,但是她左手边已经有小飞了,这样一来就只能把宝宝椅放她和顾一野中间,然后顾一野就让服务员把宝宝椅放他边上。


“你吃你的,我来看着他,省的又闹的你吃不好。再说了,当他多讨喜呢,还杵咱俩中间……”


“就吃个饭而已,他很乖,不闹的。”


“那也不行,没把他放墙角自己吃自己的就不错了。”


顾一野不管,他就要和老婆贴贴,儿子也别想抢他的位置。


阿秀拧不过他,只能作罢。


但顾一野看不上小宝,小宝也看不上顾一野好吧,父子俩双向嫌弃。


小宝操着小奶音可可爱爱的,指着小飞不停的说,“葛格,要葛格~”


小孩子就喜欢跟大孩子玩,比起爸,小宝更喜欢和哥哥一起,而且他可记仇了,记得爸爸总是半夜想把他从妈妈身边抱走。


“……那把小宝放我边上吧。”


小飞无所谓的,跟谁吃不是吃呢,而且弟弟吃饭一直都不闹腾,他不嫌弃。


于是,小宝最终如愿以偿跟哥哥坐在一起,而且在哥哥和妈妈的中间,小家伙美滋滋的~


小宝在家都是自己吃饭,他有单独的小桌子和小凳子,到了饭点就坐那等着大人给他整饭菜,每次吃饭前都会问他饭给的多不多,多了他自己会说,然后给多少都吃光光。


阿秀给他把围兜弄好,又拿出辅助训练筷和勺子给他,然后弄了点饭菜,之后就让他自己吃了。


小家伙吃东西非常给力,挖一勺子,“啊呜”一口全给吃光,嘴巴塞的鼓鼓的,一动一动像只小仓鼠,看着吃的就特别香。


看他吃这么美,大人们也跟着胃口大开,顾一野一边给阿秀低声说北京烤鸭的吃法,一边卷了一个餐包给她,下意识就直接喂她嘴边了,不过被阿秀避开了,使眼色示意他注意场合,然后才接回来自己吃了。


“怎么样?是不是外焦里嫩?”顾一野期待满满的问。


阿秀眼前一亮,连连点头,“是呀,这怎么烤的?火候也太到位了。”


正宗的北京烤鸭,确实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镇上也有一家北京烤鸭,但是买过一次家里人就不愿意吃了,因为不咋地,偏镇上其他人家觉得好吃。


王姨和顾一野嫌弃得很……


“那肯定是独门秘方,我要知道我就辞职卖烤鸭了,多挣钱。”顾一野开玩笑道。


“就是吃多了有点腻,这个甜面酱和鸭肉一个甜一个荤……”


闻言,顾一野才想起来似的,夹了点黄瓜丝给她,“吃这个,解腻,其实把黄瓜丝包里面是错误的吃法,会影响鸭肉的口感,不过这个还是看个人喜好和习惯,开心就好。”


吃了黄瓜丝,嘴里确实清爽点了,阿秀又说,“还别说,这大金葱包里面吃还挺好吃的~就是味儿有点冲。”


女人嘛,对于这些总是在意的,好吃归好吃,但是蒜味葱味儿太冲,多不好意思。谁也不想对面人一张嘴就是一股蒜味儿,那自己做那个张嘴的人的话,其实也蛮失礼的。


“我又不嫌弃你。”顾一野笑她那点小心思,“这样,你给我包一个,咱俩就谁也别说谁了。”


阿秀:“……”


互相伤害吗?


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那点小心思还能不知道?阿秀嗔他一眼,然后就学着他刚才的步骤给他卷餐包,“想让我给你包就直说,还找什么借口。”


小飞也卷了一个餐包给小宝,然后偷偷的朝顾一野和阿秀翻白眼。


又不分场合的秀恩爱!


在家就这样被逼着看,出门还要看,有没有天理了?

  

【求赞求推荐~完结拖延症又开始了,我记得我去年就说十万字完结了,结果这都快二十万字了还没完😂】

评论(18)

热度(9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