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2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梁友安和明宇来球队找金翌,却看到金翌和奥斯康的老板谈续约的事。两人被奥斯康的人奚落一顿,看到奥斯康留下的照片,毫无疑问,这是金翌故意透露给奥斯康的,为了坐地起价。


泳池旁边,金翌和王旭、乐乐炫耀自己很抢手,两个狗腿拍马屁说他有商业头脑。


看到宋三川冷着脸走过,金翌故意在他面前大放厥词,“我这人吧,合作看眼缘,谁让她是宋三川的朋友呢!”


宋三川一气之下把金翌踹到旁边的游泳池里,“帮你冷静一下。”


两位狗腿吓得一直喊翌哥,水不深,金翌在泳池里扑腾着大骂,“宋三川,你少在这给我逞能,你要真有点本事,梁友安凭什么签我不签你!”


宋三川踹完人转身就走,听到金翌的叫骂神色微变,但终究是没有停下。


梁友安远远看到这一幕,便追上前,对宋三川说,“其实你刚刚不用那样的,我有的是招可以治他。”


宋三川回头看她一眼,并未停下脚步,气冲冲的继续走着,“他冲我来无所谓,拿我当说辞冲你犯浑,真是有病。”


“你们俩一直都这样啊。”梁友安问道。


“大家都一样。”听到这话,宋三川停了下来,背靠着墙,“全世界都是假想敌,心里想的除了输就是赢。每个人都一样。”


竞技体育就是如此,只有输和赢,说起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没人会记得第二,只有第一才能出人头地。


梁友安敛眉道:“这几天我在看你资料的时候,看到了两年前你跟金翌打比赛的录像。那次也是,你被轻易追到18平的时候,你状态突然就不在了,所以18:18是不是你的心结?”


宋三川没想到她这么费心思,也准确的发现了他的心结,虽然人不对,但也算是压线了。


“是从那次比赛开始的吗?”


不想提到这个话题,宋三川逃避的收回了视线,不去看她,嘴硬道:“没有什么心结不心结的。上了场输比赛可以有无数种原因。但归根到底只有一种,就是菜。所以你不用在这替我分析。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心里清楚。”


宋三川避而不答,梁友安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了。


回家后,宋三川拿出15岁那年获得的银牌,一边摩挲一边回想着梁友安的话,脑子里浮现出当年的情形。


偌大的球场,安从垂头丧气的站在那,少年宋三川拿着刚获得的银牌站在他面前质问他,“你说,我妈走了是什么意思?”


“没事儿,咱爷俩过挺好。我管你。”安从挠了挠眉心,故作轻松的回道。


“呦,银牌啊。”看到宋三川手中的奖牌,安从便转移话题,想看看奖牌,却被少年宋三川躲开,继续逼问他,“你说清楚。她是不要我了吗?”


听到这话,安从生气的反驳:“你胡说什么呀?那是国外有一个当教练的机会,你妈心情不好,想去换换环境。”


“所以她就把我扔给你这个后爹了!”


少年宋三川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被亲生母亲抛弃了。多可笑,被亲生母亲丢给了后爹。


面对少年宋三川,安从无力地低下头,他真的无话可说,事实如此,他能怎么说?】


文帝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蚊子了,“……这什么阿母啊,竟把孩子丢给后爹,心真大。”


“这也太自私了。”程少商吐槽道。


越妃和宣后是非常不理解的,就算三公主和五公主这样的,她们也没说抛弃不管,怎么宋三川的母亲就能……


“别说后爹,安从可比某些亲爹都要负责任。”越妃意有所指。


“后面宋三川的阿母会不会回来?”万萋萋猜测。


【安从发觉宋三川情绪低落,便问他,“怎么了这是?遇到事儿了。”


“我不想打球了。”宋三川痛定思痛想放弃羽毛球生涯,“没意思。”


“输球了?”安从试探的问。


宋三川自嘲道,“我赢过吗?”


安从替他可惜,就劝他不要自暴自弃,可宋三川根本提不起劲。


再三犹豫下,宋三川说出自己想搬出去住,“你这个假发店味道太难闻了,每天一股味儿,还不知道是谁的头发,我在这里每天看到的也都是不幸的人。”


说这个,安从便没话反驳了,对面是肿瘤医院,得了癌的人,大部分都是等死的人。


话一旦起了头,下面的就容易的多,宋三川借机发泄,背对着安从的他眼中含泪,“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逮谁跟谁说我是你儿子,我是吗?我压根儿就不是我!真是奇了怪了,这么多年你这个假爹没当过瘾吗?”


安从心中难过,不由得背过身子撑靠在门边。


宋三川拿起奖牌又看了一眼,想起从小到大的经历,自厌感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出来,“我,从来在哪儿,都格格不入,都讨人厌。”


听到这话,安从也顾不上自己伤心,转过身呵止道:“你别胡思乱想!现在没人敢这么说你!”


阻止了宋三川突如其来的自我厌弃那些话,安从缓缓的走到他身边,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肿瘤医院,“川儿,跟对面儿那些想活命的人相比,什么难事儿都不是难事儿啊。”


宋三川抹了抹眼泪,低头盯着一边就是不看他,也没说话。


看他不为所动,安从只得妥协,犹豫又不舍的对他说,“但如果说,你真的……非想搬出去住的话,我,我不……我不拦着你。”


说完这话,安从脚步沉重的离开了宋三川的房间。


在他离开后,宋三川捂了捂眼,低下头无力的撑在柜子上,懊悔不已。】


这段父子戏,看的人心里酸酸的,文帝一直不停的叹气。


宣后从小寄人篱下,对这段感触更深,“宋三川很想安从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正因为如此,他才格外在意自己不是。”


“如果不把他当阿父,才不会把这样的一面留给安从。”程少商其实很羡慕宋三川,他虽然有个自私的阿母,但他的阿父却很包容他。


哪怕这样争吵也还是以他的感受为先,这要是她家阿父阿母,大概又得挨军棍。


五皇子此刻非常的理解宋三川,因为他也是从小到大都讨人厌……


“竖子,既然后悔,干嘛还那么不管不顾的人说出口呢!”


凌不疑也羡慕宋三川,他身边不管怎么说都还有安从,真好。


“其实宋三川是想安从为自己活,去追求他自己的幸福。”


【另一边,梁友安到母亲刘悦梅家吃饭。


刘悦梅夹了块排骨给梁友安,“吃这个。”


梁友安点点头,边吃边对她说,“妈,我们每次两个人吃饭,你就不用整那么多菜了,我也吃不了那么多。”


“我看你是瘦了,是不是最近工作累的?”刘悦梅关心的问她。


梁友安有些惊喜,“我瘦了吗?还那样啊。”哪个女人不乐意被说瘦了呢?


刘悦梅想到了什么似的,严肃的说,“你可别减肥啊!那外边儿多少小姑娘,嚷嚷着减肥,变着花样地作自己。我闺女又瘦又好看,用不着这个。”


“但是我发现真的得控制饮食了,你知道,我已经到了喝凉水都长肉的阶段了,上了年纪新陈代谢确实会变慢啊。”


“那我就更慢了!”说完刘悦梅响起刚才快递上门送货,“那你以后来的时候,就不要像那个领导下乡慰问困难户,带那么多东西,平时我一个人吃不了喝不了。”


这形容太绝了,梁友安笑着说,“哎呀,我也没买贵的,都是沉的,买得起,拎不动的。”


谁知道刘悦梅叹了口气,竟然自怨自艾上了,“那我这怨谁呀?都怨我年轻的时候瞎了眼。”


梁友安吃饭的动作一顿,已经可以预见她妈后面要说什么了,不由得有些心累。


“这老了老了,孤苦伶仃的,买袋儿米还得让人给我送。我是解脱了,解脱的干干净净,可你躲不掉,这是我没办法原谅自己的。”


梁友安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只能明确的告诉她,“妈,我挺好的。真的,没受苦。”


母女俩继续吃饭,本以为这一话题过去了,谁知道刘悦梅越想越不放心,又问她,“那个梁树跟那小的,最近没找你要钱吧?”


梁友安一愣,随即立马摇头。


“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一对儿不要脸的,用现在的话怎么说?那叫无缝衔接,跟我离婚一年,诶,那小的都生出来了,这不是婚内出轨,谁信啊?”


其实梁友安已经胃口全无,但她还是要劝母亲,盛了碗汤放到她面前,“来,咱们好好的吃顿饭,不要提这些人了,好不好?好好吃饭。”


刘悦梅点点头,看她点头,梁友安冲她笑笑,然后给自己盛汤。


然而今天这事儿就过不去了似的,刘悦梅话题一转,又劝她,“友安,别谈恋爱,别结婚,更别要孩子。”


梁友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敷衍了事。


“这世上除了你自己,谁都可能祸害你,连我都是祸害你的人。”


听到这,梁友安盛汤的动作顿了顿,忍不住闭了闭眼,但刘悦梅没发现,依旧自顾自的说。


“想到这些,哎,我就觉得我对不起你。”


梁友安放下汤勺,双手交握,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遍,然后极其认真的对母亲说,“妈,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梁树他怎么样伤不到我一点儿,但是你每次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真的特别不舒服。而且,我对结婚也没有抱有什么期待,不用替我操这个心了啊。”


听到这里,刘悦梅总算露出了笑容,欣慰道:“我就知道,我闺女比谁都明白。”


这事到此为止,母女俩继续吃饭,画面转移到家中的照片上,都是梁友安小时候的,单人照,没有爸爸的身影。】


“这两家,一个无父,一个无母……”文帝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这个阿母真是的,自己没遇到好男人,怎么能教唆女儿不成婚呢?那宋三川怎么办?”


宣后其实蛮理解梁友安的母亲,不过贵为皇后,她不好明面支持,如果可以,她宁愿小女儿终身不嫁养一辈子幕僚,也不愿意她被推出去联姻,就为了巩固所谓的文宣越三家的关系。


只能说,帝王终归是帝王。


越妃又何尝不是呢,到了这个位置,身不由己的太多了,她其实很羡慕那边的世界,女子的地位好太多了。


“哎,就不能好好吃顿饭吗?倒尽了胃口……”五皇子吐槽。


崔侯也不赞同刘悦梅,“你老了有梁友安,真如她所说不成婚不生孩子,那梁友安老了有谁?不动脑子想想。”


“梁友安的阿母好开明啊!”程少商羡慕死了,“本来就是,凭什么非得成婚生子,生下来的孩子又不跟我姓,天天急着给别人家的传香火,真是有病!”


萧元漪怒不可遏,“说的什么胡话!”


“那我哪一句说错了,阿母生我们兄妹四个,都姓程,以后再怎么有出息,也和你萧家没一点点关系。”


萧元漪被气的头疼,要不是场合不对,她真要好好军棍伺候!


万萋萋却觉得很有道理,忍不住跟万松柏讨论,“少商说的有道理啊,我们女娘拼死生孩子,那孩子承的别人家香火,那当还急个什么劲?”


“你不一样,你招赘,孩子跟你姓!你必须生,不然阿父偌大的家业岂不是便宜了那些同族的人?”


万家那些事说起来都气人,万萋萋觉得没错,不能便宜外人!


凌不疑没文帝那么操心,看文帝那么气,便转移话题,“梁友安其实还是期待恋爱的,倒是这个岳母,看起来可不好说话,陛下不如操心宋三川怎么过岳母这一关。”


文帝觉得有道理!


【饭后,梁友安心情不渝的在天桥上散步,却接到了蒋杰的电话。


蒋杰得知金翌和奥斯康谈续约,打电话通知梁友安不要掉以轻心。无论梁友安怎么说,他都认定了金翌,催促梁友安赶紧拟个新合同。


老板劝不动,梁友安也就不挣扎了,答应下来。


回家后,梁友安正在弄新合同,结果手机推送了粱桃发的新链接。点开一看,却发现她偷偷来自己家拍摄,气的梁友安一个电话过去,把她臭骂一顿。一晚上全是糟心事,梁友安气的扔了手机,难受的头疼。


梁桃在酒吧里自拍,无意中拍到蒋焦焦,蒋焦焦认定她目的不纯,梁桃也不解释。她无意中又发现蒋焦焦开了一辆豪车,就把蒋焦焦骗下车,然后趁机和豪车合影,蒋焦焦认定她是拜金女,逼她把照片删除,梁桃吓得撒腿就跑。


周一,梁友安带着人来找金翌谈判,提高了签约金,并且拿捏住金翌好面子这点,给队里每个队员都送了全年的球衣和装备。


这道德绑架让金翌骑虎难下,只能在合约上签了字,见状,明宇便招呼着队友们去领衣服和装备。


金翌签完字,梁友安立刻打电话向蒋杰报告,蒋杰知道她不看好金翌,正好梁友安又看到宋三川自暴自弃不好好练球,她便也不再坚持。


宋三川独自一个人在训练场练球,梁友安亲自为他捡球,还被他问,“这是什么?一对一帮扶吗?”


梁友安直白道:“签约是我工作立场,不代表我个人的意愿。”


“所以,你在这捡球,是捡自己良心呢?”


“对!”梁友安毫不犹豫的回答。


宋三川意外她的坦诚,点点头,边打球边说,“嗯,明白了,你们就像这些球一样的,被装在轨道里,指哪儿打哪儿,落哪儿算哪儿,是吗?”


打工人的无奈罢了,但梁友安没想到宋三川能做出这么合适的比方,他竟然懂她。


父子俩吃饭,安从却发现豆角没炒熟,这玩意没熟吃了得进医院的,连忙把宋三川碗里刚夹的面和豆角都倒回锅里,又拿去厨房回锅。


宋三川下定决心要退役,便趁机告诉安从,他已经把退役申请交给于教练,等合约结束就离开。


安从嘴上说知道了,看似不再勉强他,实则转头就跑到训练基地,拿了一顶假发来讨好于教练。于教练早就猜到他的来意,当场把宋三川的退队申请交给他,安从把申请当场撕碎。


另一边,宋三川再一次偷偷给病人送钱,结果却被护士误会,当场抓个正着。


解决了退役这件事,安从一身轻松的离开基地,却在门口碰上了梁友安。两人一阵寒暄,安从得知梁友安所在的易速最近和羽毛球队有合作,梁友安也从他那得知宋三川闹着要退役。


梁友安想趁机向他了解宋三川的心结,可安从突然接到医院保安队的电话,被告知宋三川涉嫌偷病人的钱被抓。


梁友安陪安从来到医院,保安一口咬定宋三川偷病人的钱,安从却看到信封上写着劳务费,立刻就猜到宋三川又去给癌症病人送钱。


没想到自己做的事安从都知道,宋三川抬起原本低着的头,眼神灼灼的盯着安从。


保安不信,“蒙谁呢?”哪有这种冤大头?


“我蒙你干嘛呀?”安从急得不行,一拍大腿,坦白道:“这么跟你说,上、上个月,妇科,他也送过,那女病人还给我留了个电话,你不信,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亲自跟你说一下。”


看到这一出闹剧,梁友安不由想起了以前她问宋三川跑马拉松的钱都干什么用了,他当时的回答是吃喝玩乐耍,可现在看来,也许是送给了哪位病人。


她对宋三川这个人,又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事情顺利解决,梁友安想找安从了解心结的事,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家,安从先走一步去开门,独留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


宋三川觉得丢人死了,低着走不吭声,就埋头往前走。


“散财童子。”梁友安笑着打趣宋三川,“刚安叔说病友群给你起了这个外号,怪可爱的啊~”


宋三川冷着脸,闷闷不乐,“你把我当笑话看是吧。”


梁友安笑笑,“不过我今天对你呢,确实有了新的认识。”


实在太丢人了,宋三川第一次没送梁友安,埋头就往楼上自己的房间奔。】


“知子莫若父,安从这个阿父,真是太称职了。”文帝太喜欢安从了,听到这外号,忍不住吐槽,“散财就散财,还童子……”


五皇子大笑,“童子……哈哈哈,这外号取得太好了。”


“可不是童子嘛,黄花大小伙儿呀~”崔侯跟着起哄。


凌不疑:“……”


我怀疑你们污了,并且还有证据!


【安从听到了梁友安之前问的问题,便招呼梁友安坐下,问她,“你那么关心小川的事儿啊,你当八卦听还是……有别的事儿?”


梁友安坦诚的对他解释,“其实我去他们的羽毛球队是给我们易速选一个潜力的代言人。我知道他的成绩在队里不是最好的。可是我老觉着他会有机会的,你说呢?”


安从了解到这些,便一五一十的对梁友安坦白了。


“川儿他妈叫童鹿,以前也是个羽毛球运动员,技术特好。后来跟她同队的一个男运动员谈恋爱,意外怀孕生下的川儿,生完孩子之后啊就退役了。人退了,心没退。所以就把得冠军的梦想,全都压在了川儿身上。”


安从想起一些过往,都是童鹿严格要求宋三川的那些事。


“我当时是队里的穿线师,一直就……特喜欢童鹿。我也知道,她后来嫁给我,多少有些无奈的因素。”


即使是接盘侠,安从也心甘情愿,爱情就是如此。


梁友安又问,“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15岁那年,川儿打一场特重要的比赛,决胜局。18:18,川儿呢就回头往看台上找他妈,那时候人就已经不在了,我估摸呢,就是那会儿落下的创伤。”


安从推测,宋三川是因为发现母亲不见了,顿时信心全无才输了比赛,从此落下的病根。


“她走的这么彻底,再也没有回来吗?”梁友安有些不理解,正常的母亲怎么会因为输一场就彻底离开,她觉得这背后还有故事,便追问。


安从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脑子里浮现当时的画面。


童鹿其实是因为得癌症,不想最后难看的样子被亲近的人看到,因此不辞而别。


她给安从留下一封信,把房子留给了安从和宋三川,还拜托他把宋三川养到十八岁成人。并且让安从隐瞒自己得病,怕耽误宋三川打比赛。


“刚走那两年,我就跟他说,我说你妈呀,去国外啦,当教练去了。那时候川儿小,特天真,就信了。觉得他只要能练出成绩来,就能见着他妈了。”说到这里,安从眼睛都湿了,“所有的劲儿都使出来练,练的特好,这好的我们都觉得……这孩子那坎儿是不是过去了?其实根本没过去!”


安从很懊悔当初听了童鹿的话,导致现在这么个困境,束手无策的他,只能寄希望于梁友安,他看得出来,宋三川喜欢她。


“所以,小安,你看啊,你,你方便的时候,你、你跟他,跟他聊聊。劝劝他。拜托!”


梁友安其实并没把握,但面对这种情况,她只能答应下来。】


萧元漪自我感动上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童鹿也是为宋三川好啊……”


袁善见可不同意,“哪里好了?宋三川就是被她毁成这样的,她这是不负责任!”


程少商冷笑,“这种自以为是的好,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萧元漪气死,程始照旧的拦,总不能任由她得罪袁家,那可是世家大族,他们寒门得罪不起。


这个时代的主流就是天下无不是父母,站在父母的角度,他们真不觉得童鹿有什么错。


要说有错,也就是未婚先孕?


“合着宋三川是私生子啊,那他亲生阿父是不要他?”五皇子的优越感这就来了,再怎么他阿父也是要他的。


文帝什么都没说,又一个茶盏砸过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安从当真深情,哪个男人也做不到他这样啊~”越妃感慨不已。


宣后赞同,“不仅不在意童鹿未婚先孕,还将宋三川视如己出,童鹿走了那么多年,他为她守身如玉……”


这比啥呢?


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谁也比不上安从。


文帝:“……”


这个安从,有他当对照组,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深情了,自己跟他比,就是个渣呀!


妇人女娘们都觉得安从是绝世好男人,可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她们自个儿只能在垃圾堆里挑男人。


【梁友安在楼下喊宋三川一起吃馄饨,但是他因为刚才的事感到很没脸,喊了几声就是不答应。


然而梁友安并没放弃,再接再厉的喊话,“那你要是不下来,我就去把馄饨打包了,馄饨坨了可不好吃哦~宋三……”


这次总算把人喊出来了,宋三川顶着个鸡窝头出现在窗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阿旺馄饨店,梁友安和宋三川面对面坐着吃馄饨。


梁友安一边挑香菜一边对宋三川说,“我们之所以会去你们队里选人,是艾利克斯介绍的,她是个非常有名的球员猎手。”


宋三川注意到她不爱吃香菜,“哦”了一声。


“她说你们队里藏了个宝。其实那个人是你,对不对?”


宋三川一如既往地自嘲,“搁前两年你跟我说这话,我可能还信,现在我谁也打不过。”


梁友安瞧他一眼,主动坦白,“我向安叔了解到了关于你妈妈的事儿。”


毕竟是别人的隐私。


“属他大嘴巴。”宋三川惊讶过后,无语的吐槽。


刚送钱被抓,现在又被她知道自己那点子事,宋三川觉得挺没面子的。


梁友安隐约知道他介意什么,避而不谈,继续问他关于心结的事,“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之前都好好的,就这两年才出了问题?”


妈妈七年前走,但他是两年前才出现问题,肯定两年前出现了什么问题。


宋三川被她这个问题问的愣住,沉默了两秒,他丢下了勺子,拿纸擦嘴,“打羽毛球一直都不是我的梦想,那是童鹿的。我俩吵架吵的最狠的一次,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得了奥运冠军,那上面也是宋三川的名字,不是你童鹿,你还是什么都没有。当时她特别生气,那是她唯一一次打我……这些年来我总会想起那次吵架,我会觉得她的病吧,就是那天种下的。”


“你知道你妈妈得病。”梁友安挺意外的,毕竟安从一直瞒着他,结果他竟然知道?


“昂。”宋三川打算继续吃馄饨,挖了一颗馄饨凉着,继续对她坦白,“大概两年前吧,我从安从的床底下翻出一封信,才确定童鹿为什么要走。安从就没打算告诉我。他是真的……他是真的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傻。谁会莫名其妙,搬到肿瘤医院对面。”


梁友安无声地叹了口气,为这对父子而感到心酸。难怪宋三川要去给病人送钱,他一定是希望远方的妈妈也能得到像他一样的人帮助,而不是孤孤单单的等死。


吃了一口馄饨,宋三川才继续说,“到后来金翌就来了,不瞒你说啊,我说了你肯定也不信,在他进队之前,我都没被打出过18比18,没什么人是我对手的……但后来有过几次交手,他也就知道了我的问题,然后他的战术你也见识过了。”


梁友安愤愤不平,“怎么能用这种方式赢比赛?”


“这怪不得他,现在啊,我不仅输他,我还输别人。输多赢少,所以我应该不是你说的那块儿宝。”说完宋三川却突然愣住了,敛眉想了一会儿,却道:“我去,我单押哎~”


梁友安懵圈的看着他。


宋三川便重复了一遍,“输多赢少,我不是宝~”说完,自己笑着摇摇头。


这大概就是苦中作乐了,梁友安扯了扯嘴角,就当配合他笑了。】


看到这,众人恍然大悟。


越妃感慨,“原来如此,这父子俩,只是心照不宣罢了,其实该知道的都知道,就是谁也不想说破。”


“希望童鹿还活着吧……”宣后如是说道,但其实她清楚机会渺茫。


文帝瞅瞅宣后和越妃,庆幸道,“所以说,娶妻娶贤,瞧瞧这个童鹿,好好的孩子都被她耽误了。”


御史又来找贱了,“怎可称呼阿母的名字,真是不孝至极。”


文帝翻个白眼,都懒得搭理这货,看着就烦,要不是祖制不杀言官,他早就废了这个除了嘴什么都没有的货了。


凌不疑冷冷的说,“左御史尽管参,反正谁也没法制他得罪。”


左御史:“……”


就喜欢你看他不顺眼却又奈何不了他的憋屈样。


萧元漪可有话说了,“少气我,你若再不听话,指不定哪天我就跟童鹿一样被你气死了。”


“阿母也少拿自己的标准要求我,指不定哪天我就跟宋三川一样废了。”程少商就烦萧元漪这一套,完了她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哦,我忘了,女娘反正是要嫁出去的,废了就废了呗,阿母您也无所谓。我不过是您和大母争斗工具人罢了。”


萧元漪被气得脑袋发昏,被程始扶着还不停的指着她,想说什么却一直“你你你……”的啥也说不出来。


程始能如何,他是老婆第一,但女儿这么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家丑,他哪里好意思明着偏,只得给两个儿子使眼色,然后他们帮着周旋。


【罗念的前夫陈一扬时隔三年多突然回来,却是要抢罗勒的抚养权。还声称如果罗念坚决不给,陈一扬就要和她对簿公堂。


罗念慌了神,就打电话把梁友安叫来想办法,梁友安打包票能搞定,还让罗念先跟她回家。


晚上,两人整理证据,奈特介绍了一位业内有名的律师,专门打离婚官司,胜率还挺不错。


说到奈特,姐妹俩就顺道讨论了一波感情的事,不过梁友安虽然觉得有点好感,但却觉得发展太快了。


陈一扬在罗念怀孕期间出轨,两个人因此离婚,三年来是罗念一直抚养女儿罗勒,期间花费高达五十多万,可期间陈一扬一共只打来了一万两千元抚养费。


梁友安熬了两天两夜整理证据,然后陪罗念去找陈一扬谈判,面对这些数据,陈一扬羞愧的抬不起头。


“对于将近三年没有出现的你,罗勒对于你来说,不过就是长高了一点儿,变漂亮了,能说能跑……给你列这个演示文稿,是想告诉你,孩子怎么长到今天的。罗念付出的所有时间,辛苦和陪伴,不是钱可以计算的,也不是你用同等的价格就能买回来,你作为爸爸的存在感。”


陈一扬有羞耻心,所以谈判很顺利,最后结果就是陈一扬必须分担三年的费用,以后必须按月支付两万元抚养费。


回到家后,看着罗念和罗勒相拥的梁友安,心中既兴奋又感动。】


“干的漂亮!”越妃觉得太解气了,“那边的律法真好,那边的女娘真幸福。”


宣后多希望自己活在那个世界,“是啊,付出的时间,辛苦和陪伴,确实不是钱可以计算的,也不是用同等的价格就能买回来……”


如果可以,她也想带着孩子和离,不掺和这些争权夺利的破事。


女人们都很共情,面对滥情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丈夫,支撑着她们活下去的往往都是孩子,和离是带不走孩子的,这么多年,也就霍君华在文帝的支持下成功了,但同时她自己也疯了。


“梁友安真厉害!”程少商既向往那个时代,又崇拜梁友安,作为姐妹也太可靠了。

  

【求赞求推荐啊啊啊~如此粗=长的一章难道不值得留个赞吗?

  PS:我坑比较多,除了老福特四个,绿江还有一个,一共五个。除了观影体其他都是收费的,所以都是优先更新那些,毕竟收了钱嘛(¬_¬)这边更新频率快不了,除了坑多,也是因为观影体三千字写不了啥,所以我一直攒着的,这章9500+,其实搁其他文够更三次了。大家这样看的也比较爽~】

评论(28)

热度(7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