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赠品来了11.

梁友安在医院住了三天,就被月子中心接走了。她是顺产,孩子大小也适宜,没有撕裂没有侧切,孩子各项指标也都很好,所以医生就让她走了。


月子中心派了专车来接,全程服务非常的周到,让宋三川这个老公毫无用武之地。


这个月子中心口碑很好,当然价钱也很美丽。


不过梁友安算了一笔账,在家坐月子要请月嫂不说,她妈刘悦梅还得搭进来多少搭把手,而宋三川估计也是留在家照顾她和孩子的多,不仅耽误训练还耽误比赛。


这样一算,就太不划算了,还不如到月子中心,大家都省事不说,还科学。


刘悦梅第一次到月子中心,她走了一圈,发现其他妈妈精神状态都很好,这才放下心来。


“要不要我白天来这儿陪你啊?”刘悦梅问梁友安,“这边应该挺无聊的。”


梁友安连忙摇头拒绝,“不用,妈你回去画国画或者跳广场舞吧,要是想呦呦了就来看看,没你想的那么无聊,这边日程安排可丰富了。”


“真的?”刘悦梅不太信,坐月子能有什么事,这带孩子有人帮了,那不就很闲了吗?


“当然,每天吃饭、睡觉、做产康,还要逗孩子,一点也不无聊,你来了我都不一定有空陪你。”


刘悦梅:“……”


原来月子可以做那么多事的吗?


梁友安这次没选集中护理,而选的是单人护理,两名专业护理人员24小时负责带孩子。


其实当时她和宋三川在集中护理和单人护理当中纠结过很久,因为专业护理需要和陪护人员同住一屋,当然是分床的,就是为了方便看孩子。


但是集中护理的话,孩子是大部分时间在护理站的,两人恨不得24小时看着孩子,哪里能忍得了不见孩子?


所以最后还是选了单人护理,正好也可以学学人家怎么照顾孩子的,这样回家以后也能有个执行的参照标准。


但这样一来,因为护理师晚上要和梁友安同住一屋,宋三川就不好陪梁友安睡了,但他又不愿意一个人回家睡,离老婆孩子太远了,他接受不了,所以他们选了套房。


两个房间的,宋三川单独住那个小房间。


但对他来说其实就是睡觉的地方,因为他白天要去俱乐部练球,下班以后才会来月子中心陪同,那回来了肯定是陪老婆陪孩子,不到睡觉他应该不会进屋。


月子中心的日程安排特别丰富,梁友安每天早上下午各做一次产康,然后还会做做瑜伽,再参加一些手工DIY的活动,期间还要给孩子喂奶,陪孩子玩,以及跟其他妈妈社交……


总之,比想象中更忙,忙的她都没时间搭理宋三川。


白天都没空回他短信,可不和以前一样回复的飞快。


坐个月子,梁友安没有闷出病来,宋三川倒是逐渐怨妇化了~以前是恨不得一天12小时泡在俱乐部训练,现在是准点上下班,绝不多待一秒。


练球休息的空档满脑子都是老婆和孩子,就想早点练完回去陪她们。


好在他练球的时候还是心无旁骛的,效率高,并没有什么影响。


每天宋三川回到月子中心的时候梁友安都不在,不是去参加手工DIY,就是去和其他妈妈听讲座,还有茶欢会什么的,总之就是很忙。


还好呦呦是在等着他的~


宋三川下班后会在俱乐部洗完澡再来月子中心,这样进门只要洗个手就能抱女儿了。


小呦呦都被他养成习惯了,到了下班的点就很清醒,然后一玩可以玩一个多小时,也不会说话,就咿咿呀呀个不停,外人看挺无趣的,但是宋三川觉得有趣就行。


梁友安看他这女儿奴的样子,越发觉得男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之前还说不要赠品,信了他的邪!


这天梁友安在做巧克力,做着做着发现身边坐下来个人,扭头一看,原来是宋三川抱着呦呦来了。


“你怎么来了啊?”


“呦呦想妈妈了,呦呦的爸爸也想老婆了。”


这嘴一如既往抹了蜜,梁友安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笑,但实在忍不住,笑的眯了眼。


梁友安的眼睛就是那种笑起来弯弯的像月亮一样,特别好看,也特别有感染力。


“贫嘴!”


看她笑,宋三川也跟着笑,夫妻俩对视之间那个甜蜜黏糊,让其他妈妈直呼受不了。


说起来,宋三川在这个月子中心还是很出名的,因为他又帅又年轻,还是最用心学习照顾孩子的。


天天跟在护理师后面偷师,不懂就问,比梁友安这个妈妈都要上心。


梁友安已经听不少妈妈和工作人员羡慕她了,必须要承认,这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甚至还有点爆棚。


产康的安排是循序渐进的,因为梁友安还在这定了产后修复,在孩子满月她恶露排干净之后,就开始了更为精细的产后修复。


然后她就被问以后还要不要和老公X生活……



梁友安的脑袋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就想问不和老公那和谁?


后来才知道是有些产妇产后就X冷淡了,完全不想和老公相扑,就选择不做YD修复。


sorry了,梁友安就是个俗人,她是一定要和老公相扑的。都好几个月没和宋三川相扑了,就很想……


这个选择让她被发了小工具,每天都要夹着训练一段时间的那种,说是可以恢复到产前的紧至。


说起来,顺产生孩子最大的影响就是下面会有不同程度的松弛,如果不好好修复,会影响后续的X生活体验。这种落差其实是双向的,老公那边不提,就连自己都会感觉老公变小了,没以前厉害了。


这小工具用着用着还被宋三川发现了,因为那东西就是个小杠铃的模样,两个小小的椭圆形球球,中间是乳胶连着的。


那会儿已经从月子中心回家了,就自在了许多,家里只有他们一家三口,白天刘悦梅回来给做一顿午饭,月嫂也是请的白班,早饭晚饭都是宋三川负责。


也就是晚上家里只有他们一家三口。


宋三川收拾打扫房间的,结果从床头柜翻出来这个,还包装得特别严实,他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物品,结果就是个这。


就是他拿着这个小东西嘲笑梁友安,“你想举铁跟我说啊,等呦呦再大一点我就带着你训练,买个这种杠铃,能干啥呀……”


梁友安:“……”


服了他了,梁友安为他的直男而感到无语,真的是又羞又好笑,脸红着抢过小工具,一把推开他,“你不懂别乱说,这个不是举铁用的!”


“那是干什么用的?”好奇宝宝宋三川追问道。


“产后修复用的工具,夹着训练用的……哎呀,你懂的!”


那不就是跳O?


宋三川佯装生气,浮夸的做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竟然不夹我,夹它!”


梁友安:“……过了啊。”


好叭(¬_¬)


其实出了月子中心,按道理说就可以同房了,但是宋三川查了百度,说是最好两个月后再那个,所以他一直就没动静。


因为素了太久,他现在连抢女儿口粮都不敢,就怕一个没控制住……


晚上给呦呦喂完奶,宋三川把她抱到床旁边的摇篮床上,然后就搂着梁友安,手自然而然往下,问她,“那东西管用吗?”


“……我怎么知道。”梁友安哭笑不得。


“那我检查一下。”

  

——tbc——

  

【后续审核过不了,放在彩蛋,不是车,只能算是汤,粮票解锁~下一章才是⭕!】

评论(23)

热度(5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