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3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梁友安的人设实在太爽了,尤其是帮助闺蜜争夺到孩子抚养权这点,让众多女娘对她好感度直线飙升。


方才还看她不顺眼的三公主直接黑转粉,毕竟她已经是一位母亲。


而裕昌和五公主在这边也没法恶毒,设身处地的话,她们也想要这种两肋插刀的姐妹。


【梁友安帮闺蜜罗念解决了孩子抚养权的事,就强打精神来到羽毛球队里,她坐在观景台那边的沙发上滴眼药水补妆,想靠化妆掩盖满脸的疲惫。


滴了眼药水的梁友安就像个瞎子,闭着眼睛四处摸索纸巾,想擦擦流出来的眼药水儿。


这副模样却被宋三川发现,他趁机坐在她对面,收好了蓝牙耳机,然后就单手撑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梁友安闭了会儿眼,一睁开却于朦胧中看见宋三川在她对面,还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这让她有些懵圈,尴尬又有些疑惑的往旁边瞧一眼,然后就毫不客气的回看过去。】


天幕有意慢放了这一段,还对这两人各自的反应怼脸拍,高清得很,宋三川那副痴汉样儿简直绝了。


文帝拍着腿激动道:“啧啧啧,臭小子,还挺会!可比朕当年还要……”


话没说完,就发现宣后又用那一言难尽的眼神瞅他,只得又把话咽了回去。


越妃嫌他吵,不由得向宣后投去感激的眼神。


裕昌郡主被宋三川的眼神狙击了,捂着扑通扑通的跳的心脏,心中暗自忏悔,她只是暂时爬墙宋三川而已,其实心中最爱的还是凌不疑!


二公主吃瓜看戏,不亦乐乎,“宋三川的眼神都拉丝了呀~”


“这眼神很难不坠入爱河!”三公主的小心脏也是激烈的跳个不停,就说她们哪里经历过这么直白的热烈的感情啊?


五公主也爬墙了,就恨宋三川不是这边的人,不然她绝对要把人抢来做幕僚。


“天啦,他的眼神又纯情又热烈,好勾人啊~”万萋萋一脸磕到了磕到了,拉着程少商激动的说个不停,把她衣服都抓皱了,“梁友安好厉害,这种眼神攻势下她还能这么镇定!”


程少商看得清楚,“梁友安根本没往那处想,她把宋三川当孩子看。”不过这眼神似曾相识啊……


萧元漪却觉得宋三川太不含蓄了,没规矩。程始这次可不顺着她,又拿他俩当年那点子事出来说,万松柏也声援他贤弟,堵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另一边,凌不疑又遭到崔侯的指教,“子晟,好好学学,你看看宋三川,喜欢就直白的表现出来嘛!”


“就是,喜欢却憋着不说出口,好女娘就是别人家的了!”文帝凉凉的扎心道。


凌不疑:“……”


他才没有宋三川那么不要脸!


【意识到自己太露骨了,宋三川连忙拿打趣遮掩,“可以啊,几天没见,这眼袋比眼睛都大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个卧蚕呀?”梁友安极力挽尊,还眯着眯眼给他看卧蚕。


然而,宋三川毫不留情,直接吐槽,“那感觉你这个卧蚕可能马上就要破茧而出了。”


“有什么夸张吗?我才熬了两天的夜,就这么挂相,去年还不这样呀。”梁友安心中感慨年纪大了,便想回家休息了,然后谨慎的拜托宋三川帮忙,“哦,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就是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啊?”


宋三川一如既往坐姿狂野,靠在沙发上看向梁友安,好奇她要自己帮什么忙。


“今天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我一整天都在队里,谢谢啊。”


“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翘班啊?”


梁友安简单解释,“这两天没怎么睡,早上还去了趟律师行。”


宋三川立马紧张起来,担忧的抬头看着她问,“你去律师行干什么?你惹什么事了?”


“我没惹事儿,是事儿惹我了,走啦~”


说着就要走了,宋三川却担心她疲劳驾驶,主动帮忙开车送她回家。


回家路上,两人自然而然的聊起来,梁友安挤兑宋三川混日子,宋三川却满不在乎,还告诉她,自己申请了专车司机的资质。


梁友安意外于他的果断和迅速,可她也知道他的心结,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劝。


“梁友安,你有没有一种事儿,就是其实你心里早就不想做了,可就是放不下。那不是舍不得,是害怕。”


宋三川絮絮叨叨的说着,梁友安本来在看资料的,听他这么说,再也安不下心来。


“以前我每天就是挥拍、步伐、体能、康复,连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都在复盘动作得失。可真要说明天开始不练了。害怕的是第二天睁眼不知道该做什么。”


“其实我心里也感觉得到,连你听我的事儿都觉得我没戏了,对吧?但我告诉你啊,有时候放弃,就是比坚持更勇敢一点。”


宋三川这些话,句句戳中梁友安的现状和心理,她无心工作,便收起资料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发呆,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放弃,真的比坚持更勇敢吗?】


“这梁友安不会反过来被宋三川劝的不要这份工作了吧?”程少商猜测道。


程少宫赞同的点点头,“八成是的。”


文帝忍不住翻白眼,“这没把人劝回来打羽毛球就算了,自己还反被劝的要丢了工作,什么事儿啊!”


“梁友安那份工作也没什么前途,早早了断比较好,还能重新开始新事业。”凌不疑还是挺看好梁友安的。


三皇子随爹,嘴欠依旧,“一个女娘干这个就挺好,真是不知足。”


五皇子心里怼这三哥,那照这么说,你一个庶子当个闲散王爷就挺好,干嘛觊觎皇位,非得跟太子争。


连他舅小越候都管不住,还好意思嫌弃太子管束不好太子妃,以为小越候干的坏事少了?


五皇子心里门儿清,但却一句也不敢说出口,谁让人家是宠妃真爱的儿子,他一个意外,能活着就不错了。


五皇子不敢,可五公主敢啊,斜眼一瞥,就顺着他话说,“是啊,有些人确实不知足,搞清楚自己身份,别惦记不该惦记的。”


这话一出,皇室中人谁不知道她意思,太子废是众人皆知的,跟他比,三皇子太出挑了,真的兄友弟恭就该藏拙,而不是高调的秀。


“小五!”文帝呵斥这个被宠坏的小女儿,警告的瞪她。


五公主可不怕,“父皇为何又瞪我?我哪错了?我顺着三皇兄的话说的,我也没反驳他,我要错了,那三皇兄也错了!您不能厚此薄彼,偏心也要有个度。再说了,做哥哥的也不知道让着妹妹,还天天要妹妹让着他,也不嫌丢人。”


太子妃一向不喜这个小姑子,但今天却觉得她人不错,起码在立场上来说,她们是一处的。


宣后尴尬的很,抱歉的看向越妃,随后也呵斥五公主,太子一如既往地做和事佬,“五妹还小,三弟莫要往心里去,我替她向三弟赔不是。”


“是啊,五妹都快嫁人了,也没几天快活日子了……”太子妃也帮着劝。


这次的助攻还是很到位的,起码文帝一听到就心软了,他也知道小越候世子烂泥扶不上墙,可这个女儿也没多出挑,王八配绿豆罢了,可到底是自家女儿,他还是舍不得的。


越妃看三皇子还在那生闷气,顿时也没好气了,这个儿子说他有脑子也不多,说他没脑子却也有一点,最烦人的是嘴太贱。


“我若再听你说这些瞧不起女娘的话,以后你就不必来见我了。说话之前过过脑子,别连自己阿母骂进去了都不知道,还在那沾沾自喜!”越妃嘴毒,自己亲儿子她也不会给面子,“你凭什么瞧不起梁友安,我就把话放在这,你若不是皇子,混的还不如曹成!人家梁友安凭自己本事工作,独立生活,供养老母,你呢!除去食邑和赏赐的金银珠宝,你的俸禄怕不是连那一屋妾室都养不起!”


曹成惶恐,三皇子被训得抬不起头,越发觉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母妃,三弟知错了……”二公主作为贴心小棉袄劝道。


“你别为他说话,说多了他都飘了,以为他自己多厉害!殊不知人人都让着他呢,难怪说外甥随舅,蠢到一起去了。”越妃出马,谁也不能幸免于难,包括她亲哥。


小越候没想到火还能烧到自己身上,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又听越妃利刃出鞘,“你若能随你故去大舅一半的聪慧,也不至于被个蠢货撺掇着想那些有的没的。”


这一通怼,越妃浑身舒畅,三皇子和小越候彻底蔫了,他们实在说不过。


文帝再次感慨这个老婆的战斗力,就是说,把他想说却不方便说的都说了。


而他们不知道,宣后和太子此刻却和梁友安共情了,也在想着宋三川那句话。


放弃,真的比坚持更勇敢?


谁也没想到天家竟然吵起来了,大臣家眷们纷纷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和听到。


凌不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这个三皇子虽然比太子合适继承大统,但是本身毛病也不少,尤其这个嘴,贱死了。


【梁友安去医院做完体检,却遇到了奈特,从他口中得知他是有意随她时间凑的。


体检完,奈特顺势请她吃饭。用餐间,奈特再次提出带梁友安去新加坡,滔滔不绝讲述他们美好的新生活,想让她做全职太太,梁友安很不耐烦。


这时,梁友安突然接到体检中心的电话,得知她的彩超有问题。


梁友安急忙赶过去,却被告知她有巧克力囊肿,会影响到卵巢排卵,每次来例假都会促使它生长,自然也会影响到以后怀孕生孩子。


这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医生建议她尽快结婚生孩子,怀孕不来例假,囊肿就会慢慢萎缩。要不然就需要手术切除,可手术的后遗症就是影响日后怀孕生孩子。


罗念得知后让梁友安别太焦虑,因为医生说很常见。梁友安把医生的建议告诉罗念,罗念吐槽这B超单是催婚催孕符,于是顺势劝梁友安和奈特在一起,毕竟生个孩子就能解决,她还对人家有好感。


正好罗念周末要搬家,而之前奈特帮忙介绍律师,她就想以感谢之名邀请奈特吃顿饭,顺便给梁友安把把关。


梁友安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这一出发展让众人惊呆了,怎么好好的就得病了,竟然就不能生孩子了!


时下香火传承非常重要,不能生的女人再漂亮能干都一无是处。


文帝看梁友安答应了,急得直跺脚,“哎呀,要生孩子找宋三川呀,他年轻身体好,肯定比这个奈特管用!”


宣后没耳朵听,但其实她心里也是赞同文帝的。


“宋三川干什么呢?梁友安都要和别人谈婚论嫁了!”万萋萋也急死了,她磕的CP要BE了!


这发展属实给万萋萋整不会了,话本子里没这一出啊。


越妃也着急,但她还有理智,“我看这对成不了,听听奈特之前那些话,梁友安都不耐烦了。”


其实大部分男人们都觉得奈特的话没什么毛病,男主外女主内,天经地义的。


已婚的都放的开,未婚的公子女娘红了脸,毕竟涉及到例假和生孩子什么的。


“那边医术好高明,身体里长东西也能知道。”理工科妹子程少商十分好奇那个B超单。


有些女娘则是默默算自己的小日子,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情况,这现成的医嘱,多好呀!


一个不能生,惹得所有人都关注起来,十分好奇梁友安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若是和奈特结婚生孩子,宋三川怎么办?若是和奈特掰了,她和宋三川能那么快结婚生孩子吗?那要是做了手术,以后和宋三川还可能有孩子吗?


“只说会影响,没说一定不能生孩子。”凌不疑默默提醒道,“但无论手术不手术,宋三川都比奈特合适。”


毕竟年富力强(¬_¬)


【转眼到了周末,梁友安带着奈特来罗念家,罗念做了一大桌子菜招待他们,感谢奈特帮她找律师打官司。


奈特对罗念的手艺赞不绝口,还大谈特谈生意经,口口声声要给梁友安介绍客户。


饭后,奈特把梁友安送回家,借着酒劲紧紧抱住她不放,梁友安拼命挣脱他的怀抱,找借口把他撵走了。】


天知道,奈特抱住梁友安的那一刻,众人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黑暗中,还孤男寡女,擦枪走火那就太顺理成章了!


文帝急得都站起来了,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天幕,直到梁友安挣脱并且把人赶走才蓦地松了口气,“呼——,这就对了嘛,臭不要脸的家伙,没成婚呢就想……轻浮!”


“女娘一个人住还是不要轻易让男人进门,什么喝水,就是没安好心!”崔侯气呼呼的撂了茶碗。


五皇子却觉得还好,“奈特其实还好了,赶了他真走,要是遇到真的人渣,保不齐就霸王硬上弓了。”


“我竟然觉得你说得对。”五公主呆滞脸。


越妃不看好,“这个奈特太精于算计。”


宣后也赞同,“梁友安的态度很明确了。”


之前奈特抱住梁友安的时候,程始赶紧捂住程少商的眼睛,生怕自家女儿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急得程少商直拍他手,她就想看个发展,怎么还给捂上了?


万萋萋眼睛被程颂捂住,不过她反手就把他胳膊折了,“离远点,别耽误我看,要捂就捂你自己眼睛。”


而程少宫又默默卜卦了。


【奈特走后,罗念来到梁友安家,两人准备继续喝酒。


梁友安想着刚才的事,忍不住跟闺蜜抱怨感慨,“罗念,这人不对,生理需求都会被灭火,更别说结婚了。”


“哎,我看你呀,就是缺少滋养,才会得什么囊肿。”罗念吐槽,一开口就老司机了。


梁友安没辙了,幽怨得很,问罗念,“怎么办呀?你说……”


“嗯?”罗念忙着倒酒,没仔细听。


“是!人呢,到了年纪,连身体都给你报警了。还出来个人跟你求婚,看上去水到渠成,更要警惕,是危险!是陷阱!”


罗念明白她意思,便也坦白她的想法,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但是说真的,就他,刚刚在饭桌上,那种不加掩饰的算计感,是有点儿让人下头。”


要不就是闺蜜呢?


“你懂我!还把私人感情掺和到工作里,真来不了。”


梁友安和罗念就恋爱这事讨论了一波,梁友安说了跷跷板理论,罗念却觉得她把恋爱想太复杂了。


梁友安说起她对爱情的理解,越发肯定奈特不行。


罗念也同意奈特这人没劲,但她不同意跷跷板理论。


“你就是没遇到对的人,但凡遇见对的人了,你根本就不会想玩跷跷板这种连手都拉不着的项目。你就想玩相扑!”


梁友安被闺蜜生动形象的的比喻给整乐了,想象一下,忍不住捂着脸笑。


“那种24小时,肌肤相亲的撕吧在一起的那种。”罗念边说边用手比划着何为撕吧,太绝了。


梁友安也不装了,直白的表示,“你把我说的,我有点激动了,哈哈哈哈……”


闺蜜俩笑了一阵,梁友安下定决心过段时间休年假把手术做了,还说要是手术做瞎了,就把遗产就留给干女儿罗勒,换她给自己我养老送终。


罗念直说,没有遗产也让罗勒给她送终,有了她这话,梁友安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这段别说未婚的公子女娘了,连已婚的听着都脸红不已。


什么生理需求,什么滋养,什么相扑,什么肌肤相亲……


“这两个女娘在一起怎么净说这些?”文帝被相扑比喻整得老脸一红。


凌不疑也被震撼到了,“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我倒是觉得挺中听的。”越妃也被说激动了,“这个罗念真不错。”


宣后脸也是红的,转移话题说,“这下罗勒这孩子压力大了……如此看来,他们那边,女娘也可以给长辈养老送终。”


“难怪梁友安的阿母没有再嫁,她有梁友安养老送终,不需要靠儿子。”崔侯总算明白过来。


凌不疑早猜到了,听崔侯说了,便替他补充,“不止如此,女娘应当也是可以继承家业的,孩子也可以随母姓,无需招赘。从罗勒就能看出来,那个陈一扬对于孩子不随自己姓没有多纠缠。如果女娘没有继承权,他完全没必要抢抚养权,反正以后都要嫁出去。如果像我们这里,他这种情况肯定需要再婚生子传承香火,可他没有,说明那边男女在法律上的地位是平等的,权利相同。”


妈呀,那是什么神仙世界!


对比一下,她们活着的这边简直就是粪坑。


“我觉得陈一扬都是好男人了。”三公主懒洋洋的感慨。


越妃赞赏的看一眼这个蠢女儿,“确实,比你父皇都强多了。”


“阿恒!”文帝觉得太没面子了。


“我都没拿陛下和安从比,知足吧。”越妃连个笑都懒得给,她其实想说,根本不配和安从比。


这都是留面子的了。


几家子跟中了邪一样的精准扶贫,把他一个种地的扶到皇位上,他还挺委屈呢。


越妃这些年也不是一点怨言都没有,只是时至今日,只能憋着。


这俩的事,宣后不想掺和了。她仔细想想,越妃心里比她更苦吧,不干净的爱情,尤其是曾经得到过纯粹的爱情,这个落差哪里是她从来没得到的比得上的?


凌不疑瞧着宣后这样反应,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这位又要自怨自艾,到底是养大自己的,她能想开,他是为她开心的。


程少商羡慕啊,“真好,那边因为儿子抛下女儿的情况一定没我们这多。”


程始心虚,连忙摁住萧元漪,这事说到底就是他们错了。可别闹大了,再丢人了。


程少宫落寞的给妹妹道歉,“少商,都是我的错……”


“阿兄没错,又不是阿兄让阿父阿母抛下我,只带你走的。”程少商对事不对人,这个哥哥,她没有意见。


万萋萋则是拉着万松柏感慨时不待我,“要是他们那边,阿父也不用这么糟心了。”


万松柏心大,“是呀,那样可能就没你万十三了,我直接培养你大姐不就好了。”


也不是他万松柏非想生儿子,而是这个时代家业只有儿子可以继承,否则要充公到族里,完全脱离家族又不行,他拼了一辈子怎么能便宜那些垃圾货。


“阿父!”万萋萋不满的撒娇。


【蒋成林听说宋三川要退役,就来家里找他算账,可宋三川心意已决。无奈下,蒋成林却表示希望宋三川不要这么窝囊离开,起码挺直腰杆走出去。


梁友安一早来到公司后,听同事说奈特亲手给自己送了礼物,她收拾好礼物盒准备还回去。谁知道奈特故意当着很多人的面跑来,跟她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同事们因此猜测他们在交往,梁友安看出奈特故意而为之,就找他出去私聊,奈特随即承认他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宋三川陪金翌来易速,正好看见这一幕,借口请喝咖啡打发走金翌,实则跑去偷听梁友安和陌生男人的对话。


梁友安看不惯奈特的做事风格,当面拒绝他的感情,奈特对她穷追不舍,梁友安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劝奈特趁早死心。


奈特对她冷嘲热讽,“说白了,就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不好满足,男人优秀,不想仰视,男人没本事,更不想俯视。我很想知道,像你这种不愿意被贴标签的女性,最终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另一半。”


梁友安都想不到以前的暧昧对象能下头到这种地步,正打算反驳,却见宋三川突然出现。


瞧着宋三川不加掩饰的打量自己,奈特感觉浑身不对劲,故意挑衅,“怎么了,小朋友?”


宋三川可不像他这么委婉,“看一看啊,这讨人嫌的嘴脸什么样,我躲着点长。”


梁友安低头偷笑。


“你说什么呢?你认识……”奈特质问道。


不等他说完,宋三川就打断他,对一边偷笑的梁友安说,“想喝咖啡啊,姐姐可以请杯咖啡吗?”


这声姐姐叫的可太甜了,梁友安满口答应,扬言咖啡管饱。】


“这小嘴跟抹了砒霜似的,甚合我意。”越妃叫了声三皇子,“老三,好好学学,嘴毒和嘴贱是有本质区别的。”


三皇子:“……”


文帝则是招呼他的好大儿,“子晟啊,看看宋三川嘴多甜,之前还梁友安梁友安的,这都叫上姐姐了,你好好学学!早点娶新妇!”


“嘿,宋三川真有意思,一语双关,梁友安讨厌奈特,他就要躲着长,隐晦的表白呢~”万萋萋激动的分析起来。


程颂白她一眼,“做学问的时候你但凡使上这一半的力,也不至于垫底了。”


“你知道你越来越奈特了吗?宋三川那么好的榜样你不学,偏学奈特,就不爱听你说话。”万萋萋一脸晦气的撇过头不理他。


程少商要被奈特呕死了,“给他脸了,连个总都算不上,优越感倒是总也有,不就是被拒绝后恼羞成怒了,真下头!”


这些新词儿很容易理解,很多人都用上了,程少商用的贼溜。


袁善见:“……”


按照这么说,他下头无数次了啊!天啊,原本不觉得,可看了奈特以后,袁善见总算醒悟了,难怪程少商烦他,他就是优越感强,还总是恼羞成怒,下头话一波接一波。


二公主悄悄和自己的驸马说,“你也叫我一声姐姐呗?听着怪甜的~”


驸马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低声应下,“等回房了就叫。”


【买咖啡期间,宋三川像梁友安打听,她是不是拒绝别人呢,梁友安避而不答,反而教训他偷听不好。


但宋三川已经知道答案了,低头间唇角控制不住的翘起,偷乐ing~


梁友安这才好奇他怎么突然出现,然后从宋三川处得知金翌是来找自己闹事的。为此,他还特意叫上宋三川。


金翌口口声声称自己的网球拍是德国货,可现在已经停产,队里只剩下二十多把,他每月都要换两三把,梁友安答应不惜一切代价帮他找球拍。


宋三川也用的这个球拍,梁友安就让他留下来选个替换的球拍,金翌又借机冷嘲热讽,梁友安冷着脸让悠悠送他走,见她面色不佳,金翌也不敢在放肆,只得借坡下驴,悻悻离开。


梁友安向宋三川推荐易速体育生产的最好的球拍,希望这球拍成为他的屠龙宝刀。


宋三川不知道梁友安哪来的信心他能用好这把拍子,梁友安却告诉他,“易速选了金翌,但我还是想选你。”


从未被人如此坚定的选择过,宋三川怕辜负了她的期待,低下头失落的说道,“你也知道我的心结,我已经要退役了。”


“你真的想退役吗?那你为什么一边叫交着退役申请书,一边上医院捐钱?你是不是心里也在期待着,也许多帮一个,也许就是今天。也许就差这一次,我就能好?”


梁友安说着说着眼睛就湿了,她真的很看好宋三川,鼓励他突破心理障碍,好好训练,在两个人月以后的锦标赛堂堂正正的赢金翌一次,用成绩证明自己。


宋三川却担心自己赢了的话,梁友安选人的工作就砸了,但她却表示只要答应赢了以后签到易速,就不亏。


闻言,宋三川直感慨奸商难改,不过他的信心确实被激发,故意把拍子还给梁友安,“我不练。”


梁友安正要失望,却见他转着拍子来了个大喘气,“给我拿把新的呗~”


见他答应了,梁友安终于笑了出来。】


“竖子,总算打起精神来了。”文帝大喜,仿佛下一秒宋三川就能拿冠军似的。


越妃笑着吐槽,“看来这小子就是缺个女人鼓励啊~”


“梁友安这算不算一语双关呢?”宣后自己脑补产糖。


“怎么不算呢?”文帝不管,就是双关了!


“这两人真是甜蜜。”程姎看这俩在一起就身心舒畅,甜滋滋的,空气都仿佛冒着粉红泡泡。


万萋萋疯狂喝水,“甜的齁死我了。”


五皇子撇撇嘴,“不是说不练嘛?”


程少商忍不住吐槽,“原来不练等于给我拿把新的。”


“看他偷笑的那不值钱的样子!”三皇子表示没眼看。


许多人眼神不自觉的往凌不疑那飘,同一张脸,笑起来原来那么甜的吗?


凌不疑:“……”


看我干什么!我是不会对你们笑成这么不值钱的样子的!

  

【求赞求推荐哇~又是满满的一章!动动小手点赞赞呀~PS:谁有第六集宋三川健身的视频链接推荐哇?下一章也许可以配个视频?😋】

评论(27)

热度(6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