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4(修)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梁友安送蒋杰去赴和艾利克斯的约,却被蒋杰问她是不是为了去新加坡倒追奈特。


原来奈特追求梁友安被拒后,就在公司制造谣言,诬陷梁友安想跟他去新加坡。蒋杰听到这个谣言,他提醒梁友安要注意影响,梁友安不想解释太多,只能一笑而过。


另一边,回家后的宋三川一边想着梁友安鼓励他的那些话,一边抱着新球拍爱不释手,安从看他这傻样,就好奇了。


“有那么好摸吗?呼噜这块儿甜区,呼噜了半个小时了。”


宋三川把新球拍递给安从,安从扫了一眼球拍,然后问他,“你想换这拍子?”


问完,也不等回答,就检查起球拍,结合宋三川的解释,他得出结论,这球拍和宋三川以往喜欢的不一样,要换有挑战。


话音一转,安从又改口,“但我觉得,你行!”


“为什么?”宋三川奇怪了,他这个起承转合有点不对劲。


安从把拍子横过来,露出品牌标来,一脸兴味的打趣,“这不易速的标吗?那我就大概就能猜出是谁送的,先不说这拍子行不行啊?人肯定行!”


小心思被说破,宋三川不自觉的就不打自招了,“你少跟我在这一语双关!我说这拍子呢,没说人!”


抓住好大儿的小尾巴,安从八卦的调侃道:“我说的是你行啊,你想的是谁呀?”


一向小嘴能叭叭的宋三川一下就被怼的噎住了,恼羞成怒的冷下脸,放下球拍就跑,临走前还扔下多余的话来,“别碰我拍子啊。”


“你又找谁去呀?”安从难得拿捏住好大儿,乐呵呵的追问他的去向。


“你管你爹呢!”


少男心思被看破,宋三川尴尬死了。】


这父子俩太有趣了,文帝可羡慕呀,没好气的白凌不疑一眼,“学学人家!”


凌不疑冷着脸喝水,只说,“那不能,这天底下又有谁能跟陛下这么玩闹?别说我这个义子,就算是亲子也是不行的。”


文帝:“……”


宣后这次站凌不疑,“这宋三川哪都好,就是太口无遮拦了些,怎可和阿父如此说话!”


“所以人家父子交心托底,亲密无间呢~”越妃永远正中靶心。


当了皇帝,就别妄想那些有的没的,伴君如伴虎,谁敢当你爹?


没儿子的万松柏那叫一个羡慕,“这样的父子戏份可以再多来点。”


万萋萋忍不住和万松柏说,“我若是个儿子,约摸也能和阿父如此!”


这个万松柏同意,甚至扬言:“你若给为父生个男孙,我们爷孙也能处成如此。”


“奇怪,安从都不觉得离谱吗?梁友安可是大了宋三川十岁,他这个当阿父的怎么看起来一点也没不满?”汝阳老王妃不理解,这要是她儿子,说什么也不行的。


越妃就不爱听这个叔母说话,直接开怼,“安从都能娶个未婚先孕的女子,又矜矜业业这么多年当个好后爹,大十岁算什么?”


程少商却看到了最棒的一点,“真好,以后梁友安嫁过去,完全没有婆媳矛盾呢,安从看起来也很喜欢她这个儿媳,他们一家肯定很幸福。”


这是萧元漪唯一一次觉得这个女儿说对的,甚至她很赞同。


【宋三川到馄饨摊碰运气,谁知道碰上梁友安正打电话向罗念大发牢骚。


“怎么会有他这样的人啊?还倒打一耙!说我,为了去新加坡倒贴他!搞得现在我老板都知道了,他今天那话明显就是点我呢……哎呀,不要想着调岗的事儿,搞得人尽皆知的,好像我多亏待你一样,你听听!”


宋三川远远的就看到梁友安在打电话,不过他没有凑上前,而是选择在一旁等待。


“我跟你说,真的,有了奈特的对比,陈一扬都站起来了。我现在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我恶心难受!谈感情啊,选人品比选人重要,他至少他不会结束的时候,他恶意重伤你吧,我想想我都头疼,我为了我当时一闪而过的念头,想要借他生子而感到羞愧,我万分羞愧!”


罗念连忙安慰姐们儿,“没必要啊,你那是形势所迫。哎……明天,明天我这活儿就能完事儿了,姐姐这次赚钱啦,回去之后就请你消费,买醉!一雪前耻!”


事儿已经这样了,梁友安又能怎么样,难道去找奈特大闹一场?


听见罗念这么说,倒也是个发泄的途径,便应下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然而到底还是心气不顺,梁友安气的直挠头,把手机扔桌上,“什么人啊!”


宋三川及时的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瞧见他,梁友安有些懵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你又从哪儿蹦出来了?”


“我来吃饭啊。”宋三川淡定的回道,完了还反过来打趣她,“大老远的就看见一个人手舞足蹈的打电话,我还想过来听一会儿呢,我又怕被人说,哎呦,偷听不好~我还特地等你打完了,才过来。”


梁友安被他挖苦一通,又吐槽,“小孩儿记仇也特别不好。”


老板来送馄饨,梁友安道了声谢,老板刚把碗放到自己跟前,对面伸来一只手把碗拽了过去。


???


梁友安懵圈ing……不明白他俩关系已经好到不说一声就拿对方食物了?


结果却看见宋三川开始挑香菜,心中了然他是帮自己弄的,因为上次吃馄饨他明显是吃香菜的。


宋三川一边挑香菜一边对梁友安表决心,兼职都停了,决定剩下两个月就专心训练,还问她新拍子管够不。


梁友安特别为他高兴,肯定的回答,“管!”


馄饨又被推到梁友安跟前,所有的香菜都被挑的干干净净。


看着梁友安笑的开心,宋三川却突然道谢,惹得梁友安有些不习惯,“你干嘛突然这么客气呀?搞得我挺不习惯的。”


“从认识你到现在,就一直在跟你说谢谢。脑子里关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大部分都是温暖的,其实我也挺不习惯的。”


认真地解释完,宋三川蓦地笑了,随后这边又加了一碗馄饨给宋三川。


吃过饭,宋三川送梁友安回家,两个人路过公园看到了跷跷板,就坐下来玩,还荡秋千玩,两个人开心地像孩子一样有说有笑。

回家后,宋三川把当初跑马拉松戴的那个贴着狗头的兔耳朵发箍挂到了床头,眼神坚定的盯着一直看。】


这甜蜜的,把人看的嘴都要笑裂了。


“宋三川记得梁友安不爱吃香菜,还记得给她挑!”虞侯家的女儿羡慕的咬手绢。


然而她虎背熊腰的可以,这一幕多少有点辣眼睛。


文帝被甜的又干了一杯水,然后就忍不住和两位老婆探讨,“你们说,宋三川到底听没听到借他生子那段话啊?”


“我觉得听到了。”越妃猜测。


宣后却不敢轻易断言,只说,“还是没听到的好。”


“听不听到那也是以后成亲了秋后算账,现在他凭什么?”崔侯觉得这个不重要,反而提醒道,“这兔子耳朵都挂床头了,宋三川现在是真的心动了,可是梁友安还当他是小孩儿。”


而吃货理工科女程少商的点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我想吃馄饨,这句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看着就好好吃,呜呜呜~


程少宫也想,便出主意,“看起来是面皮包着肉,要不让厨娘试试?”


“我觉得可以。”程颂很赞同。


万萋萋比起吃更爱玩,指着天幕对万松柏说,“看起来好好玩,阿父,回去让匠人也打造一样的秋千和跷跷板吧?”


“成!”万松柏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程少商羡慕啊,这要放她家,阿母又要骂她玩物丧志之类的……


凌不疑没什么想说的,因为他觉得太幼稚的,这玩的都是什么,两个加起来都年过半百的人了,在这玩小孩子玩的东西!


直男们都觉得没眼看,但是女娘们都很喜欢,觉得很浪漫。


【明宇四处求人,才给金翌凑了62把拍子,梁友安知道这远远不够,想劝金翌使用易速体育的拍子。


正准备出发去羽毛球基地,梁友安却接到了蒋杰太太陈可的电话,说要请她吃饭。


结果刚见面就送给她一套护肤品,东西很显然不是白送的,陈可向她打听蒋杰的行程。


虽然蒋杰说是为了感谢艾利克斯,但其实梁友安离开的时候从后视镜看到了,那个送礼对象根本不是艾利克斯。

  

不过是拿艾利克斯当借口罢了,再说了,梁友安也不觉得艾利克斯是那种当三的人,她那么出名的猎头,需要给蒋杰当三?


梁友安不想掺和老板的家事,而且其实梁友安一直知道陈可不是很喜欢她,甚至很介意她,但她理解,男老板和女秘书,本身社会上就会有异样的眼光看待。


但同为女人,在这事上,梁友安还是共情了。


梁友安安慰陈可蒋杰真的是为了公事才回家晚,还说这行程是公开的,又跟陈可建议下次蒋焦焦打比赛的话可以提前跟她说,她可以为老板空出时间,这样蒋杰就可以去看儿子蒋焦焦的比赛了。


然而陈可心有顾忌,她知道蒋杰看不上蒋焦焦,觉得他烂泥扶不上墙,只回了句“再说吧。”】


“这饭吃的可真噎人。”五皇子共情了,他每次进宫用家宴也是如此了。


越妃冷哼,“呵,男人。”


文帝屁股跟被火燎了似的,“他也没做什么,逢场作戏罢了。”


“是呀,特意用梁友安的名字订包间,还拿无辜的艾利克斯做挡箭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宣后阴阳怪气道。


文帝:“……”


三皇子又找贱了,“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


“你的俸禄养得起吗?”越妃就问他,“这么大人了还靠父母养,哪来的脸。陛下是天子,整个天下都是陛下的,就算要后宫佳丽三千也是养得起的,你都养不起,算什么男人。”


文帝不敢说话,这话明显是在点他呢,还佳丽三千?一个美人就看了那么多年脸色了……


凌不疑瞧见三皇子吃瘪,心里乐的要命,然而面上一派严肃,丝毫不显,“那边的律法应该不支持三妻四妾,很可能一夫一妻无妾。”


“何以见得?”太子好奇。


“现如今所有的女娘,有过婚姻的多少都出现了丈夫有外心的情况,罗念和离了,陈可找梁友安求证,梁友安的阿母也和离了,按照我们这里,蒋杰这种地位也就是纳个妾抬个平妻,何苦每一对都和离?那就说明那边的律法是不支持一夫多妻制的。”


“哎,我还是出生的太早了。”越妃可惜道。


宣后叹了口气,虽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男人们都识趣的不多做评价,生怕招骂。


三公主和五公主支棱起来,那也太棒了吧!简直是仙境!要知道就算是驸马,也是能纳妾的,作为皇帝的女儿,尊贵的公主,竟然还不能独占一个男人,这就离谱!


“这梁友安做得不错,上官的家事的确不应该插手。她做的已经够了。”萧元漪难得夸人。


女娘们看到这段都很愤恨,一面同情陈可,一面又很理解梁友安的无奈,这种事放她们来说,与其戳破,真的还不如安慰一番,闹开了又能如何?


程少商大胆预测,“总觉得后面蒋杰也得被和离……”


“好侄女,我觉得不会。”万松柏唱反调。


万萋萋来劲了,撺掇着设赌,“开个赌局吧?”


“好,万伯父赌什么?”


萧元漪怒瞪这俩不着调的,还没说话呢,就听万松柏说,“跟孩子玩玩罢了,又不来钱,怎么能算赌?娣妇不要那么死板。”


萧元漪:“……”


不来钱就不算赌?


这还真无fuck说了!


“这样,我若赢了,嫋嫋就免费给萋萋做个秋千,你若赢了,伯父私库打开,任你选一件。”


“一言为定!”


怎么都划算,干啥不干呢?


【梁友安和明宇来给金翌送球拍,建议他用易速体育的球拍,金翌搬出合同来说事,故意为难梁友安,梁友安并不反驳,也拿合同说事,金翌无话可说。


宋三川来领易速体育的球拍,金翌得知后,也试了他选的新球拍,对着球拍就是一通挑三拣四,直言宋三川选这个球拍是自我放弃。


宋三川公开向金翌宣战,两个月以后锦标赛一较高下,金翌根本不抖,直接应下。


从那天开始,宋三川每天玩命训练,直到累得精疲力尽。】

金翌找事儿根本没人在乎,因为女娘们都忙着看宋三川训练呢,那飞溅的汗水,那偾发的肌肉,那爆起的血管……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可比陛下那会儿身材好。”越妃挡掉文帝欲捂她眼睛的手,看的目不转睛。


文帝也是武将出身,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比不上宋三川。


宣后默默地低头不去看,但心里是赞同越妃的。


文帝气得恨不得关了天幕,“荒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如此袒胸露ru……轻浮!”


五公主不服气,“人家关起门来训练,全脱了都行,这才露一半!”


“就是就是!”三公主连连点头。


太子都没耳朵听了,咋的,你还想看下面那一半儿?

    

三皇子却注意到宋三川的左腿好像有伤,训练的时候还带着护具,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武将凌不疑香不香不知道,但宋三川肯定香!!!


说实话,这个画面太突然了,一会儿穿着衣服,一会儿光着的,根本不知道下一秒是啥,所以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放完了,压根来不及捂眼睛。


已婚的妇人们看的最开心,毕竟都懂的,小男孩什么的最补了~


万萋萋一边擦口水一边感慨,“原来这就是梁友安的快乐吗?”


萧元漪很想说,梁友安的快乐是你无法想象的,但不合适。


程少商双眼放光:“可以再回放几遍吗?一遍看不够呢~”

  

程姎默默地点头,她也觉得没看够……

  

裕昌郡主甚至愿意吃素十年换再放一遍!


感觉比凌不疑身材还要好肿么破?


袁慎注意到了程少商的眼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白斩鸡一样的身材,决定回去就开始操练起来。


这是属于女娘们的狂欢,男人们则是幽怨的瞥向凌不疑。


真的……轻浮!


明明自己没露身体,但凌不疑总觉得自己被看光了,面对若有似无的打量,忍不住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子。


但好在,程少商看似很喜欢(¬_¬)

  

【求赞求推荐哇~终于写到这儿了!很想放视频,但是没有合适的,于是放个图吧,各自脑补好了~反正我是回看了无数次了。PS:修改了一下蒋杰和陈可那对的戏份!】 

评论(32)

热度(6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